第一千一百零七章【收集证据】(上)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7:05
字体大小 + - 关灯

张扬也没瞒他,将自己过来的目的说了,张战备在这里干了几天建筑活,对这边的情况有了一些了解,他看了看周围,低声道:“据我所知,这边工人村是得到了内部消息,说市里有文件,按照一平方三百块补偿,所以谁家都加盖,那是钱啊。

张扬听他这么说不由得有些愣了,一平方三百块的补偿决议是常海天递上来的,到现在还没有正式论证过呢,怎么消息就流传了出去?这事儿不对啊,难道滨海领导层内部有人泄密?了解这件事的不外乎几名常委,张扬心中暗道,十有八jiu是常委中有人在捣蛋。

张扬和张战备寒暄了两句就上车离去,周山虎道:“张书记,这边的违章违建是不是要治理一下了?”

张扬道:“还是交给常海天去办。”他让周山虎把自己送到了毓湾风情酒店,这里是台商开设的海景酒店,也是滨海目前环境最好的一家,过去曾经是香港人开发的别墅群,后来因为种种原因烂尾,去年一位台商买下了这里,重新装修之后,今年四月才正式迎宾。

张扬都是第一次过来,周山虎把张扬送入酒店,自己先行离去,张扬按照胡茵茹所说的地址来到了毓湾7号,这是一栋联排别墅,胡茵茹所住的是A座,毓湾大酒店开业时间不长,加上定位高端,平时来这里的客人并不多,不过安防非常的严密,胡茵茹走的时候,就留给了张扬一张房卡,凭着房卡,张大官人才得意大摇大摆的长驱直入。

张扬向周围看了看,这才用房卡打开了房门。

走入房内,并没有见到胡茵茹,他来到二楼,倾耳听去。听到卧室内有水流之声,马上猜到胡茵茹正在沐浴。

张大官人微微一笑,推门而入,在床上坐下等着胡茵茹。

胡茵茹不多时洗完澡出来,身上裹着一条白色浴巾,香肩美腿全都裸露在外,肌肤细腻,极其性感。乍看到张扬,她也吓了一跳,娇嗔道:“怎么不声不响的进来了?”

张大官人迎上去,将她的娇躯拥在怀中:“你给我房卡,不就是想我悄悄进来吗?”

胡茵茹俏脸之上蒙上一层娇羞:“呸,谁想你悄悄进来。”

张大官人一转身。将她的娇躯压在床上,大手托起她的8xs,嘴唇吻上她的樱唇,胡茵茹的呼吸顿时变得急促起来,她柔声道:“不吃饭了?”

张大官人笑道:“先吃饭前甜点。”

胡茵茹啐道:“哪儿有饭前甜点给你吃?”

张大官人扯开浴巾,在胡茵茹的一声嘤咛之中已然剑履及第,胡茵茹一双诱人的玉臂揽住了他的身躯,因为他的动作,手指掐入他坚实的背肌之中。娇声道:“贪吃鬼。”

张大官人笑道:“咱们在一起像不像做三明治?”

胡茵茹一双60xs倏然夹紧,附在他耳边道:“热狗才对……啊……”

午后张大官人和胡茵茹来到酒店的西餐厅,胡茵茹是无论如何也不肯点三明治和热狗了,俏脸之上娇羞仍在,点了几道西餐,佐以红酒,坐在临海的窗前,望着不远处的碧海蓝天,听着涛声阵阵。周身的肌肉渐渐放松。整个人宛如融入这美丽的自然中。

胡茵茹道:“说得简单,对了,你能肯定元和幸子就是她本人?”

张扬放下酒杯道:“什么意思?”

胡茵茹道:“我刚才观察过她,真的,从她的目光中我看到了和佳彤几乎一摸一样的东西,这世上没有人会如此相像。”

张扬皱了皱眉头,低声道:“你怀疑元和幸子就是佳彤?”

胡茵茹点了点头道:“我凭直觉判断的,你不是说,当初在尼亚加拉河并没有找到佳彤的遗体吗?”

张扬点了点头道:“可这并不能证明她仍然活在这个世界上,如果元和幸子就是佳彤,那么她不肯能见到我还能伪装的如此冷静,漠然,我留意过她的眼神,对我没有任何的感情。”

胡茵茹道:“也许她失忆了,也许她有某种不得已的苦衷,张扬,你为什么不去多了解她一下?”

张扬摇了摇头道:“没可能的。”

桑贝贝绝对是个伪装大师,现在的桑贝贝即便是回到天街,也没有人能够认出她的本来面目,她身穿白色T恤,蓝色牛仔裤,简简单单扎了一个马尾,脸上卡着一副黑框眼镜,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女学生,肤色也一改昔日的白皙细腻,变成了海边姑娘常见的黧黑色。

张大官人进入她的桑塔纳内,笑道:“厉害啊,你真是千变女神。”

桑贝贝笑了笑,露出一口雪白整齐的牙齿,因为皮肤变黑的缘故,所以牙齿显得格外雪亮:“女神我可不敢当,你这个杀人凶手仍然逍遥法外啊。”

张扬笑道:“我也不好受,你这个厉鬼每天都缠着我,我时刻担心你找我索命。”

桑贝贝道:“我才懒得缠你,还不是你求我帮忙。”

张扬不再调笑,正色道:“情况查得怎么样了?”

桑贝贝道:“元和幸子所住的地方我已经查到了,就在毓湾大酒店。”

张大官人不觉一愣:“啥?毓湾大酒店?”

桑贝贝道:“怎么?你知道?”

张大官人摇了摇头,只是感觉这件事非常凑巧,没想到元和幸子和胡茵茹居然在一家酒店入住,桑贝贝递给张扬几张照片,上面都是一些元和幸子日常活动的情况,桑贝贝道:“我跟踪了她的一些活动,发现这个女人很不简单,她似乎非常在意自身的安全,基本上都有保镖在身边保护。”

张扬道:“她身边有几个日本忍者,功夫都算不错。”

桑贝贝道:“她现在正在临海餐厅和一个朋友吃饭,你猜猜是谁?”

张扬道:“我怎么能够猜到?”

桑贝贝道:“武直英男,就是上次被你揍过的那个,驻华副大使武直正野的儿子。”

张扬暗忖,这两人怎么会走到一起,看来元和幸子政坛上也有不少关系,低声道:“或许人家是老相识。”

桑贝贝笑眯眯道:“现在是潜入她房间最好的机会。”

张扬点了点头:“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