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六章【天使与魔鬼】(中)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6:59
字体大小 + - 关灯

文浩南道:“我听说当晚发生了一些事情,丁高山的养子潘强杀死了他的女婿冯敬国。”

张扬点了点头道:“确有其事,不过这已经算得上是陈米烂谷子的事情了,北港公安系统也一直都在跟进这件案子,潘强也被全国通缉。”

文浩南道:“这段时间我深入调查过这件事,冯敬国这个人有很大的问题,他生前曾任北港海关缉私分局海上缉私科副科长。通过我们这段时间的调查发现,他有大量财产来历不明,而且他和多起贪污渎职案有关。”

张扬道:“这我倒不是太清楚。”

文浩南道:“你不清楚?但是北港方面早就掌握了这方面的材料,我们工作组来到滨海这么长时间,他们都没有主动像我们提供这方面的材料,张扬,你说这些事正常吗?”

张扬道:“其实大家做事的方法不同,你想这么做,别人想那么做,人家不告诉你未必是想主动隐瞒什么。”

文浩南道:“张扬你这种态度让我很失望,我在滨海的调查工作中也受到了不少的阻碍,我们工作组过来是为了帮你们解决问题,而不是给你们找麻烦,我认为无论从私人感情上还是工作关系上,我们都要建立一种互信的状态。”

张扬道:“浩南哥,我并不是想要对你刻意隐瞒什么,假如我们同样想到达河的对岸,你可以选择坐船,我可以选择从船上走过去,其他人或许选择游泳过去,甚至乘着滑翔伞直接飞过去。大家方法不同而已,没必要一定要将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别人。”张扬的这番话说得已经非常明确。文浩南这个人太自我。总喜欢以自我为中心,认为其他人都应该给他主动让路,认为只有他自己是正确的。

文浩南道:“冯敬国贪赃枉法的事情你也早就知道?”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清楚。我是滨海市委书记,又不是滨海公安局长,再说冯敬国的事情属于北港管。跟我也没多少关系。浩南哥,咱们今天是不是有些跑题啊?刚才明明在谈论丁高山的问题。”

文浩南点了点头道:“你对蒋洪刚这个人了解吗?他和丁高山的关系是不是仅限于同学那么简单?”

听文浩南这样提问,张扬就明白文浩南查了这么久还是没有找到事情的突破口,张扬道:“蒋洪刚的问题纪委方面已有定论,据我说知,两次调查的结果都是一样,他从丁高山那里只是借款,并没有其他受贿的不法行为,有借条啊!”

文浩南反问道:“换成是你。觉得可能吗?平白无故的借给别人这么多钱,难道不图任何的回报?”

张扬道:“可能,这个世界上。人和人之间不仅仅是金钱关系。还有感情这档子事儿存在,你说是不是?”

文浩南道:“张扬。这世上任何人的行为都不会是无目的的,他们有动机,每个人都不会平白无故的付出,付出之时,他们就想过有朝一rì会索取回报,你说是不是?”

张扬皱了皱眉头,文浩南这句话充满了影shè的成份,难道他是在冷嘲热讽自己和文家的关系?认为自己当初救他姐姐,只是为了索取文家对自己在仕途上的帮助?张扬道:“你把世界看得太险恶了。”

文浩南意味深长道:“不是我把世界看得太险恶,而是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那么单纯。”他缓缓放下茶杯,目光盯住张扬道:“张扬,你难道真不觉得北港、滨海都存在着很大的问题?”

张扬道:“任何地方都存在问题,但是都不是一天之间能够改变的。”

文浩南笑着点了点头,他低声道:“我已经对丁家的所有物业展开了全面调查,相信不久之后就会有结果。”

张扬道:“我也祝你早rì能够取得进展。”

文浩南站起身向张扬告辞,张扬起身相送,来到门前却凑巧遇到了从香港过来的胡茵茹。最近一段时间她的工作重心在香江,没想到她会突然而至。张扬刚好有了借口,不必远送文浩南。

张大官人将胡茵茹请入办公室内。

胡茵茹笑盈盈看着他,投身入怀,美腿轻巧地将房门踢上,娇声道:“张扬,有没有想我?”

张大官人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胡茵茹灼热的樱唇已经印在了他的嘴唇上,送给他一个缠绵悱恻的长吻,张扬捧起胡茵茹的俏脸道:“让我看看你瘦了没有。”

胡茵茹笑着在他胸膛上捶打了一下,柔声道:“老夫老妻的了,还这么肉麻。”

张大官人道:“你过来,怎么没事先打个电话?”

胡茵茹道:“这样啊,马上就是七一了,海兰这两天要来内地做节目,歆颜也受邀回来演出。我也要回江城制药厂处理一下生意,本来没想过来的,可是到了江城忽然想你了,就直接开车过来找你,想给你一个惊喜。

张扬笑道:“干什么?查岗?害怕我办公室里藏着女人?”

胡茵茹道:“那可不一定,以你的xìng情,藏着女人也很正常。”

张扬笑道:“我可不是那种人,你都看到了,从我办公室里走出去的是个男人。”

胡茵茹娇声道:“这年头男人也不可信,说不定你的口味变了。”

张大官人哈哈大笑,伸手想去抱胡茵茹,却被她轻巧避过。

胡茵茹整理了一下衣裙,来到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轻声道:“我这次过来是谈公事的,北港恒能集团公开招标广告和企业宣传片,我代表公司过来投标。”

张扬道:“好事啊,要不要我帮忙啊?”

胡茵茹笑道:“跟你没关系,你一插手就成了假公济私了,我们的广告公司做得红红火火,在业界口碑很好,恒能集团的老总上次去香港的时候我们见过面,只是大概谈了一下,我们还是准备走正规程序投标。”

张扬道:“现在投标猫腻很多,中标的未必是最有实力的那家。”

胡茵茹道:“这我都清楚,不过还是有很多公平的招标的,你们保税区不就是很正规吗?”

张扬笑道:“我们这儿是一片净土。”

胡茵茹看了他一眼道:“自吹自擂。”

张扬望着胡茵茹娇俏的模样,心中不禁一阵sāo动,胡茵茹从他灼热的眼神已经明白他的心思,不无嗔怪地瞪了他一眼,轻声道:“我先回酒店,你有时间去找我,中午一起吃饭,我有话要跟你谈。”

张扬点了点头,此时傅长征敲门进来,他向胡茵茹礼貌的打了声招呼,来到张扬身边,低声道:“元和夫人来了。”

张扬道:“请她进来。”

胡茵茹听说张扬有事,起身告辞。

她还没有离开,元和幸子已经从外面走了进来,胡茵茹对元和幸子闻名已久,但今天才是第一次见到,当她看到元和幸子的时候,不禁惊诧的瞪大了双眸,失声道:“佳彤……”

元和幸子转向胡茵茹,微笑道:“这位小姐一定是认错人了,在下元和幸子,并不是顾佳彤。”

胡茵茹凝视她良久,主动向她伸出手去:“你好,元和夫人,我叫胡茵茹,你真的很像我的一个朋友。见到你,我还以为……”

“以为顾佳彤复生了?”元和幸子明澈见底的双眸带着笑意。

胡茵茹始终没有离开她的双目,点了点头道:“真的有这种错觉,不好意思。”

元和幸子淡然笑道:“我已经习惯了,如果可能,我希望我们也能够成为朋友。”她抽出一张自己的名片交给胡茵茹道:“有机会一起喝茶聊天。”

胡茵茹也将自己的名片给她,然后礼貌地告辞离去。

张扬邀请元和幸子坐下,让傅长征去给她泡了杯茶,元和幸子并没有碰那杯茶,轻声道:“张先生还记得当初招标时的承诺吗?”

张扬微微一怔,听元和幸子话里的意思好像要向自己发难,他笑道:“当然记得,我们滨海市zhèngfǔ会竭诚为各方投资商提供便利。”

元和幸子道:“福隆港的改造扩建工程已经由我们竞标拿下,但是直到现在滨海zhèngfǔ仍然没有能够提供给我们想要的便利。”

张扬道:“元和夫人何出此言啊?保税区建设指挥部一直都在做前期动员工作。”

元和幸子道:“张先生,说和做从来都是两回事,常海天先生答应我,要在七一之前完成福隆港的前期准备工作,可是现在毫无进展,昨晚我们位于港区的指挥部却遭遇了失窃,丢失了很多重要文件,请问连我方最基本的安全都得不到保障,还谈什么竭诚为我们提供便利?”元和幸子虽然语气平静,但是每句话都是在质问张扬。张大官人不由得有些着恼,如果元和幸子所说的一切属实,那么己方的工作实在是有些太不到位了,他马上拿起电话打给了常海天,电话接通后,语气严厉的质问道:“海天,你搞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