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六章【天使与魔鬼】(上)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6:56
字体大小 + - 关灯

张扬先将陈岗送回市委家属院又将袁孝商送回皇冠大酒店袁孝商暗自佩服他的冷静来到皇冠大酒店门前张扬停好车低声道:“我不想伤害她……”

袁孝商点了点头今晚的全过程他都看到了张扬是误杀了桑贝贝

张扬道:“不是我害怕承担责任误杀大不了判几年我就出来了但是我的前途我好不容易打拼的一切都完了”

袁孝商拍了拍他的肩头道:“张书记别担心没事你回去睡一觉什么事情就都忘记了”

张扬握住他的手背:“谢谢”

袁孝商道:“用不着别忘了如果没有你我儿子早就被人绑架了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张扬有些激动地握了握袁孝商的手

袁孝商提醒他道:“桑贝贝家里还有没有什么亲戚朋友?会不会有人去找她?公安方面我会让大哥将这件事挡住你放心我不提起今晚的事情”

张扬点了点头

袁孝商又道:“别忘了那个江乐他知道今晚你和桑贝贝发生了冲突”

张扬咬牙切齿道:“他敢胡说我就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袁孝商暗叹天使到魔鬼的转变果然是刹那之间今晚之前张扬还是那位道貌岸然的滨海市委书记可是他因为一时冲动而酿成大错人啊为什么不珍惜自己已经拥有的东西?即便是张扬也是如此

送走了袁孝商张扬驱车离开他直接返回了滨海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张扬并没有开灯摇晃了一下脖子唇角却露出一丝笑容:“想不到你来得这么快”

沙发旁的落地灯亮起桑贝贝好端端地坐在沙发一双美眸望着张扬脸的表情似喜还颦:“杀人凶手你居然还有心情去喝酒?”她闻到了张扬身浓烈的酒味儿

张扬笑眯眯来到桑贝贝身边坐下下打量着她道:“到底是国安出身这演技真的很不一般”

桑贝贝道:“这么yīn损的主意也只有你能够想出来让我装死就算了还要把我毁尸灭迹这么高的山崖扔下去你还怕我不死居然要在麻袋里面填这么多石块差点没把我呛死”

张扬笑道:“不搞得逼真一点怎么可能取信于人?”

桑贝贝一把揪住他的耳朵:“你压根就是想把我害死”

张扬道:“如果我想把你害死就不会让赵天才去接应你我算好了时间就算你无法从麻袋中脱身他也应该可以在两分钟内找到你”

桑贝贝叹了口气道:“想不到你还真有些本事居然有这么多的朋友”

张扬道:“秦桧还有两个相好的呢何况我这种以诚待人的好干部”

桑贝贝揪住他的领口盯住他的双目道:“你是个杀人犯”

张扬道:“背着我去和别的男人勾搭杀你多少次都不冤”

桑贝贝啐了一声她并没有放开张扬的领口低声道:“那个江乐知不知道内情?”

张扬道:“他不知道你装死这件事我让他过去只是为了配合表演一下为下一步的事情做铺垫”

桑贝贝道:“现在陈岗和袁孝商都掌握了你杀我的证据如果他们举报了你这次你可就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张大官人充满信心地摇了摇头道:“不会”

“这么有信心?”

张扬道:“陈岗被我捏住了把柄他不敢拿这件事要挟我除非他遇到了麻烦想跟我拼个鱼死网破至于袁孝商我救过他儿子在道义他暂时不会出卖我”

桑贝贝道:“我真是搞不懂你为什么要主动制造把柄交到别人的手中呢?”

“在坏人的眼中或许坏人才是安全的如果你太完美别人就会对你敬而远之但是如果你有了缺点他会因为你的缺点而认同你会真正从心底接纳你”

桑贝贝道:“真的?”

张扬点了点头道:“真的”

桑贝贝叹了口气道:“你们官场中人心机实在是太深张扬知不知道我装死的那段时间我真的有些担心”

“担心什么?”

桑贝贝居然变得有些忸怩:“我担心你真的把我扔到海里再不管我担心你将计就计的把我给害死”

张扬笑道:“我为什么要害死你?”

桑贝贝道:“在天街的时候你看我的眼神好吓人真的好像妒火中烧的样子”

张扬道:“说实话那会儿我真的有些嫉妒了”

桑贝贝道:“你这人真的很可怕占有yù实在是太强”

张扬道:“我都没承认你怎么知道我想占有你?”

桑贝贝啐道:“滚一边去别跟我耍流氓啊”

“你说这么大半夜你一个单身女子来到我房间里咱俩究竟谁流氓啊?”

桑贝贝双手伸出去卡住了张扬的脖子恶狠狠道:“信不信我掐死你”

张大官人笑道:“不信我这么可爱你怎么舍得?”

桑贝贝道:“张书记能不能别逼我吐”她放开了张扬的脖子整理了一下衣服在一旁坐下忽然留意到张扬的身还有不少的血迹不由得笑道:“别忘了毁灭犯罪证据”

张扬低头看了身的血迹也笑了起来:“还别说这些人造血还是挺逼真的”

桑贝贝道:“这可不是什么人造血货真价实的人血袁孝商和陈岗都不是普通人物虽然今晚咱们戏做得不错难免他们还是会存有疑心说不定他们会拿这些血样去化验如果用动物血去冒充整个计划就前功尽弃了”

张扬点了点头袁孝商、陈岗两人都和jǐng方有着密切的联系想要验证血样的真实与否对他们来说并不算难事

桑贝贝考虑得并没有错袁孝商当晚就将采集到的血样交给了大哥袁孝工也很快就查出了结果这血样是人血无疑

袁孝工将这一结果告诉他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他敏锐地觉察到袁孝商可能遇到了什么事情但是他并没有询问对这个弟弟他一直都很放心孝商不会做出格的事情

陈岗整个晚都处于忐忑不安中和袁孝商相同的是他也想到了去化验血样甚至考虑过要将这件事告诉弟弟陈凯可是几经考虑之后他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今晚的事情对他而言未必是坏事掌握了张扬的杀人证据就等于握住了一张牌或许这张牌可以扭转他过去一贯被动的局面

张大官人第二天依然准时去单位班一切都在按照他的计划正常进行例会之后张扬回到办公室发现浩南在那里等他虽然省纪委工作组已经离开了北港可是省公安厅调查组的调查取证工作并没有结束浩南仍然留在北港

张扬知道浩南最近一直在调查丁家的事情搞得程焱东也是满腹怨言已经严重干扰到程焱东本来的计划可浩南是省厅的人程焱东也只能是敢怒而不敢言

张扬现在对浩南的态度是敬而远之他总觉得自己和浩南在为人处事方面格格不入两人离得越近矛盾就会越多这并不意味着张扬怕他而是出于对国权夫妇的尊敬他可不想因为自己和浩南的事情让干爹干妈再伤脑筋

见到浩南张扬还是保持着一定的尊敬毕竟是自己的干哥哥:“浩南哥找我有事儿?”

浩南点了点头微笑道:“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是找你闲聊”

张扬已经习惯于浩南的这种说话方式只要他找自己肯定是为了公事不然浩南不会过来找自己他和自己一样应该也发现彼此之间尿不到一壶所以没必要的话很少会主动来往浩南在北港的这段时间除了公事并没有主动私下和他联络过想想也真是有些无奈张扬和家的这对姐弟似乎天生就有裂痕难不成是浩南夫妇对自己太好所以激起了家姐弟的反感?

张大官人笑了笑亲自给浩南倒了杯茶

浩南道:“其实前几天我就想找你你刚巧去了东江”

张扬点了点头道:“因为一些公事”

浩南道:“本来想给你打电话可是想了想有些事情还是和你当面谈清楚的好”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你说”

浩南喝了口茶道:“据我说知丁琳和冯敬国结婚当天你在现场是不是?”

“不错我在现场”

“据我说知当时你刚到北港不久你和丁家并不熟悉”

张扬道:“我是和北港前市委副书记蒋洪刚一起过去的怎么?你觉得奇怪?”

浩南笑道:“和你们一起过去的还有平海驻京办主任郭瑞阳?”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不过笑声很快就停住了他盯住浩南的双眼道:“你在查我啊?”

浩南摇了摇头道:“别误会不是查你是在调查丁家的事情刚巧得知了这些事所以才想起来问”

张扬道:“你想知道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