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五章【失去理智】(下)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6:55
字体大小 + - 关灯

陈青虹本想过去看看却被张扬吼住:“谁都不许管她!”这厮发起脾气来声势相当骇人。无弹窗更新快

袁孝商和陈岗原本都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念头可是马发现桑贝贝躺下去手足抽搐了几下就毫无声息了他们开始意识到可能出事了陈岗和袁孝商都走了过去陈青虹看到桑贝贝躺在那里一动不动面如死灰她伸手探了探桑贝贝的鼻息发现声息全无陈青虹毕竟是个女人吓的尖叫起来。

袁孝商非常冷静一把掩住了她的嘴唇。

陈岗摸了摸桑贝贝的脉搏根本探不到任何的脉息几个人的心情顿时沉了下去谁都没有想到张扬这一推居然推出了人命。

陈青虹颤声道:“我去叫救护车……”

袁孝商沉声道:“且慢!”他抬头望向张扬。

发现张扬此时的表情也流露出些许的慌张袁孝商道:“情况好像不妙。”

张扬冷冷道:“装死吗?”他走过去来到桑贝贝的身边蹲了下去陈岗面sè凝重地看着张扬他已经确定桑贝贝既没有呼吸也没有心跳脑后流出了一大滩鲜血应该是已经死了。

张扬摸了摸桑贝贝的脉门又俯身听了听她的心跳脸的表情变得有些惶恐看得出他强装镇定低声道:“不妨事只是晕了过去……”

袁孝商和陈岗对望了一眼。两人从对方的表情中都已经看出谁也不相信张扬的话。

陈青虹道:“我去叫医生。”

张扬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双目之中凶光毕露一一句道:“今晚的事情大家最好都只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陈青虹被他吓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陈岗低声道:“怎么办?”

袁孝商有些不甘心再次摸了摸桑贝贝的颈侧仍然没有任何的脉动而且桑贝贝的体温似乎变得有些凉了。他在心底已经确定桑贝贝死了他望向张扬。

张扬的表情显得非常的焦灼不安。

陈岗此时的心情极其复杂张扬落难是他乐于见到的事情今晚的事情显然是过失杀人身为纪委书记陈岗对法律非常的熟悉他知道这件事的后果。就算张扬因此而落难。他也不会有什么善终他有把柄被张扬握在手里。张扬要是出了事情。肯定自己也完了。

袁孝商想得却是另外一回事事情虽然发生在天街可是天街幕后的老板就是自己如果桑贝贝死在张扬手中一事暴露那么以后天街甚至连皇冠大酒店也不要想做什么生意。还有一件相当重要的事情。张扬对自己有恩如果不是张扬。他的儿子早就被人给劫走了袁孝商应该何去何从。全都要看张扬自己的意思。

陈青虹有些不甘心她伸手去摸桑贝贝的脖子感觉到桑贝贝的肌肤已经凉了此时她开始渐渐接受了桑贝贝死亡的事实颤声道:“她……”她本想说桑贝贝死了可是袁孝商及时制止了她。

几个人全都将目光投向张扬这件事是张扬惹出来的应该怎么办自然也要看他的意思。

张扬道:“贝贝醉了我送她回家。”

他走过去将桑贝贝从地扶起。

陈岗明白了张扬的意思他想要将今晚这件事掩盖住了。陈岗没有表态他知道无论自己想还是不想已经被扯进一个天大的麻烦之中了。

袁孝商向陈青虹道:“陈总桑贝贝喝多的事情你知道应该怎么做我听说你刚才已经把她辞退了?”

陈青虹虽然害怕但是她还没有被吓傻袁孝商的这些话根本就是在提醒她陈青虹连连点头现在无论袁孝商说什么她唯有点头应承。

张扬向袁孝商道:“孝商你帮我一起送她回去。”

袁孝商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张扬又向陈岗道:“陈书记麻烦您帮忙开车。”

袁孝商和陈岗都见识过张扬的身手谁都知道他的厉害张扬这会儿完全镇定了下来他正在做着把两人拖入泥潭的事情。

袁孝商并没有任何的犹豫陈岗却不免有些担心这厮该不是想杀人灭口吧?不过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如果他想抽身事外反倒让人生疑。

于是在袁孝商和陈岗的帮助下张扬抱着桑贝贝经由电梯来到楼下袁孝商现在发现了预留这架私密xìng极强的电梯的好处至少张扬带走桑贝贝的情景没被太多外人看到。

袁孝商在事情发生之后表现的积极配合张扬将自己的汽车钥匙扔给陈岗陈岗开了张扬的车袁孝商帮着张扬将桑贝贝送入车内。

汽车启动之后陈岗方才道:“去哪里?”

张扬道:“蔺家角!”

陈岗咬了咬嘴唇他这辈子虽然没少干坏事可是帮人毁尸灭迹的事儿还是头一次干张扬啊张扬今晚把他和袁孝商全都变成帮凶了。

途经杂品店的时候张扬让陈岗停车让袁孝商下去买麻袋和绳索。

袁孝商已经知道张扬要干什么了桑贝贝躺在后座一动不动张扬的表情yīn沉的吓人。

陈岗按照张扬所指的方向来到了蔺家角的黑礁崖确信周围没人张扬抱起桑贝贝的尸体向走去袁孝商拿着麻袋和绳索跟在后面张扬向陈岗道:“你在车里等着顺便帮我望风。”

陈岗这会儿神经都吓得抽搐了点了点头摸出一盒烟抽出一支点燃。看着张扬和袁孝商一前一后走向黑礁崖背脊满是冷汗张扬这小子真是心狠手辣难怪这么年轻就爬升到了现在的位置以这小子的身手今晚该不会将自己灭口吧?陈岗越想越怕可想想还有袁孝商还有陈青虹张扬不可能将他们全都一网打尽。换一个角度来看张扬也不是什么好鸟他抓住了自己的把柄这次自己也抓住了他的把柄秃子别笑老和尚大家谁都不是什么好人!陈岗的内心在激烈交战着。

袁孝商和张扬来到黑礁崖顶黑礁崖并不算高但是下面水深浪急的确是毁尸灭迹的绝佳地点。

张扬摸了摸桑贝贝的颈部似乎还存着最后的一丝期望他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俯下身吻了吻桑贝贝业已失去温度的面颊转向袁孝商道:“你帮我把她装在麻袋里我不忍心!”

袁孝商点了点头他来到桑贝贝面前望着桑贝贝失去光彩的美丽俏脸心中也是一阵惋惜他将桑贝贝的尸体装在麻袋之中这会儿功夫张扬搬了不少的石块过来将石块塞入桑贝贝所在的麻袋袁孝商想起他刚才的话心中暗叹还说不忍心下手比起我还要歹毒几分。

张扬放了不少石块在麻袋中然后将麻袋捆好。

袁孝商帮他抬起麻袋感到这麻袋极其沉重别说里面是具尸体就算是一个活人抛下去也没命了。

张扬看了袁孝商一眼低声道:“我数到三咱们就扔下去。”

袁孝商点了点头听到张扬低声数道:“一、二、三!”两人同时发力将装着桑贝贝尸体和石块的麻袋扔下了黑礁崖。

两人举目望去却见麻袋沉入深不见底的海水之中。

袁孝商向周围看了看确信周围没人两人迅速撤离了黑礁崖回到张扬的越野车内。陈岗低声道:“怎样?”

张扬道:“走!离开这里!”

陈岗迅速调转车头向远处驶去。

汽车回到北港市南郊张扬让陈岗将车停下陈岗踩下刹车望着前方的灯火仍然有些惊魂未定。

张扬指着一旁的十里香砂锅道:“下车我你们喝酒压惊!”

整个晚都是张扬在指挥陈岗和袁孝商已经完全沦为陪衬他们每个人都需要镇定一杯酒下肚陈岗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点点恢复了温度他变得僵硬的头脑渐渐活络了起来这是个让他终生难忘的夜晚。

北港市纪委书记陈岗滨海市委书记张扬北港富商袁孝商三人坐在北港南郊的一个砂锅夜市喝酒这是普通人无法想像的情景。

张扬落下酒杯目光盯住袁孝商道:“陈青虹那边不会出问题吧?”

袁孝商当着他的面打了电话陈青虹那边一直都在等着他的电话袁孝商道:“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陈青虹颤声道:“办妥了除了我们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她自己刚才说不干了大家都知道她甩手走了。”

袁孝商道:“陈总我想不用我再叮嘱你应该怎么做只要这件事多一个人知道我就拿你试问。”

陈青虹道:“我明白我明白……我什么都不知道……”

袁孝商挂电话端起酒杯跟张扬碰了碰道:“我保证天街那边不会出问题陈青虹的嘴巴很严。”

张扬又将目光转向陈岗陈岗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连袁孝商都想不透何以陈岗会对张扬惧怕到这种地步?

陈岗道:“你放心我什么都不会说。”

张扬给自己倒了满满一玻璃杯酒举杯示向两人然后一饮而尽:“以后我不会忘记你们对我的好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