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五章【失去理智】(上)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6:53
字体大小 + - 关灯

陈青虹来到吧台向那男子笑了笑道:“江先生您又来捧贝贝的场?”

那男子笑了笑道:“只是闲聊几句。无弹窗更新快”

陈青虹向桑贝贝道:“贝贝你给9包送两瓶路易十三过去。”

桑贝贝道:“我这忙着呢。”

陈青虹心中暗怒如果不是因为袁孝商事先交代过她早就将桑贝贝给开了这小妮子实在是个麻烦太不听话了一个雇员而已居然敢违逆自己的意思陈青虹仍然保持着微笑:“贝贝张老板点名要你过去啊你们老朋友了。”

桑贝贝道:“我不认识他!”

陈青虹被噎得愣在那里。

桑贝贝转身又和那男子说笑起来。

陈青虹向桑贝贝招了招手附在她耳边低声道:“贝贝张老板什么脾气不用我提醒你吧?”

桑贝贝道:“他什么脾气跟我有关系吗?”

陈青虹已经了解这妮子软硬不吃的xìng子她叹了口气想了想实在是没多少办法终于还是先往张扬所在的9包走去。

袁孝商看到陈青虹一个人进来就感觉有些不妙他微笑道:“陈总我听说你们最近了几位大学生。”

陈青虹笑道:“我正想跟你们说这事儿呢.”

陈岗假惺惺道:“我们就是喝酒聊天还是清净点好。”虽然他打心底喜欢青可人的女大学生可也得看看身边有谁。更何况今晚的气氛不对主角不是他。

张扬望着陈青虹犀利的目光穿透了室内暗淡的光芒看得陈青虹内心一颤。虽然陈青虹和张扬打过不少次的交道。但是她并不了解张扬。

袁孝商笑着举起酒杯道:“张书记消消气陈总桑贝贝呢?”袁孝商对陈青虹也不满意了居然这么简单的一件事都搞不定。

张扬道:“我没生气啊袁总以为我生气了?”他转向陈岗笑道:“陈书记我的胸襟和气量至于这么小吗?”

陈岗摇了摇头道:“以我对你的了解你大度得很啊!”陈岗看出来了。今儿自己是负责捧哏的张扬说什么他跟着捧两句就得不过他也不相信张扬能够闹出多大乱子。

张扬的目光再度投向陈青虹道:“让桑贝贝过来给我倒酒!”

陈青虹求助地望向袁孝商。袁孝商使了个眼sè道:“还不快去?非得要张书记不高兴。”

陈岗这会儿有些看明白了张扬今天应该不是设圈套坑他在天街发脾气真正难堪的不是他而是陈青虹和天街的幕后老板袁孝商。虽然袁孝商将关系撇得很清楚但是瞒不过陈岗。张扬和袁孝商之间的关系一直都不错按理说张扬也不会给他难看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桑贝贝真惹毛张扬了男女之间闹些摩擦是很正常的。看来张扬也有冲动的时候想到这里陈岗暗自发笑。这厮何时不冲动?

陈青虹再度来到吧台心中实则是恼怒到了极点。

桑贝贝仍然在和那个姓江的男子说话看到陈青虹一脸怒容桑贝贝道:“怎么了?”

陈青虹忍气吞声道:“张老板点名让你过去贝贝我平时带你不薄你不要让我难做。”

那个姓江的男子倒是显得很好说话:“贝贝你去吧我走了。”

桑贝贝道:“你等着我我去去就来。”

陈青虹听到她总算答应去一趟也不由得松了口气。

桑贝贝快步走向9号包房陈青虹担心她出言无状顶撞了张扬赶紧跟了过去抢在桑贝贝前头将房门打开笑道:“张书记我把贝贝给来了刚才吧台太忙。”

桑贝贝走进房内站在那里一双美眸虎视眈眈地盯着张扬。

陈青虹赶紧打圆场道:“贝贝赶紧去给张书记敬酒。”

袁孝商对张扬笑道:“今晚天街的确很忙张书记多担待一些贝贝你过来给张书记敬杯酒他肯定不生你气。”

陈青虹走过去将几的红酒端给了桑贝贝桑贝贝拿起红酒走向张扬忽然一扬手将一杯红酒全都泼在了张扬的脸陈青虹一声惊呼。

陈岗坐在张扬身边也被溅了几滴红酒无论是陈岗还是袁孝商都没有想到桑贝贝会有这样的胆sè。

张扬望着桑贝贝很平静地扬起手中的酒杯抿了口红酒。不过他的脸身都沾了不少的酒水显得颇为狼狈。

桑贝贝道:“张扬你给我听着我有我自己的活法轮不到你来干涉我要是喜欢一个人我可以为他付出一切哪怕是我的生命但是如果我厌恶一个人那么我会跟他恩断义绝不要以为你有些势力你当我什么?玩物?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我是个人不是谁的附庸跟什么人交往是我的zìyóu你休想限制我!”桑贝贝说完转身就走。

陈青虹想要拦住她却被她一把推开:“我不干了!”

陈青虹被眼前发生的一切给弄懵了今晚究竟是唱得哪一出啊!

陈岗看到眼前的一幕却不由得想起洪长青跟他摊牌的事情他不禁暗暗心惊女人的心思果然是最难捉摸的。这样的情况陈岗不好插口。

袁孝商却不能不说话他低声劝道:“张书记别生气。”

张扬笑了笑他站起身来慢慢走出门去。

陈青虹不敢阻拦他。

袁孝商赶紧起身追了去握住张扬的手臂低声道:“张书记这里是天街陈书记也在。”他在提醒张扬要顾及自己的身份。

张扬道:“放心吧我没事我就是想看看究竟是谁找她。”

袁孝商苦着脸道:“张书记算了!”

张扬已经甩开他的手走向吧台。

桑贝贝已经准备收拾东西走人了她在吧台前和那名姓江的男子说着什么那男子起身也要跟她一起走可看到走过来的张扬他愣在了那里脸写满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和恐惧结结巴巴道:“张……张……书记……”

袁孝商内心一震他万万想不到那名男子认识张扬。

张扬望着那名男子唇角露出了一个极其不屑的笑容:“江秘书这么巧啊!”

那男子正是新任市委书记龚奇伟的秘书江乐看到张扬他脸都吓白了。

张扬指着他的鼻子道:“你跟我进来!”

桑贝贝道:“江乐你别理他!”

江乐咬着嘴唇不知如何是好张扬道:“9号我等你!”

陈岗更没有想到今晚的这顿饭会演如此戏剧xìng的一幕当他看到张扬返回之后不久江乐诚惶诚恐的走入包房之后陈岗方才明白敢跟张扬抢女人的居然是龚奇伟的秘书这厮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了。

张扬端起面前的酒杯递给江乐道:“喝杯酒!”

江乐伸手去接张扬不等他碰到酒杯左手已经一个耳光打了过去打得江乐原地转了一个圈嘴唇的血都流出来了江乐捂着脸满脸委屈地看着张扬。

张扬道:“我碰过的东西你也敢碰?”

陈岗和袁孝商对望了一眼今天的事情看来真的是麻烦了。张扬明显是妒火中烧刚才被桑贝贝泼酒的怨气全都发到了江乐的头。

江乐的脑袋耷拉了下去:“张书记……我跟她没什么……”

张扬道:“跪下!”

江乐愕然望着张扬。

房门被从外面推开桑贝贝怒气冲冲的闯了进来指着张扬的鼻子道:“你干什么?跟别人耍什么威风?有种冲我来!”陈青虹随后也跟了进来今天最难做的就是她。

张扬根本没有看她盯住江乐道:“我让你跪下!跪下!”

江乐的嘴唇动了动终于屈服了慢慢跪了下去。

陈岗心中暗叹今儿张扬是被妒火蒙住了双眼什么事情都不顾了他低声道:“算了。”又向江乐道:“江乐你跟张书记道个歉不就行了。”

江乐头都不敢抬颤声道:“对不起张书记……以后以后我再也不敢到这里来了。”

桑贝贝一旁怒视江乐表情已经充满了鄙夷冷冷道:“没种的东西!”

张扬指了指江乐充满嘲讽的向桑贝贝笑了笑然后向江乐道:“滚!以后不要让我在这里看到你。”

江乐如获重赦起身顾不看桑贝贝一眼快步向门外走去。

袁孝商本以为这件事会就此收场却想不到桑贝贝忽然向张扬冲了过去她的手中还cāo着一只酒瓶看来是要给张大官人当场开瓢这妮子真是野xìng难驯。

张大官人岂能让她攻击到自己一拳迎了去将桑贝贝扬起的酒瓶砸了个稀巴烂此时的张扬宛如一头被触怒的雄狮抓住桑贝贝的头发狠狠将她向一旁推去桑贝贝虽然彪悍可是力量方面毕竟比不张扬被推得向后推去后脑勺重重撞击在墙壁之身体软绵绵躺倒在了地面。

陈青虹吓得尖叫了一声。

张扬怒道:“贱人作死吗?”

大过年见红各位来点月图个吉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