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四章【妒火中烧】(下)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6:52
字体大小 + - 关灯

张扬道:“省纪委对咱们地方纪委工作有些干涉太多了你这位纪委书记的工作可真是不好干啊”

陈岗感慨道:“虽然省里是好意但是他们这次的做法还是伤害了不少同志的工作热情既然把工作交给我们就要给予充分的信任”他端起酒杯道:“不说了咱们喝酒”

张扬和陈岗喝了杯酒桑贝贝很乖巧的帮助他们倒不过显得有些心不在焉时不时的看着自己的手表

陈岗道:“项书记有意让你进入北港常委层”

张扬道:“我听说了”

陈岗道:“常委们多数都是赞成的却不知这次为什么省里会卡下来”

张扬酒杯已经端到唇边微微一笑道:“陈书记有什么话不妨明说”

陈岗叹了口气道:“我听说龚副书记和你是老朋友了当初你还救过他的女儿”

张扬道:“你的消息倒是灵通”

陈岗道:“在体制中干了这么多年朋友还是有几个的”

张扬把杯中酒喝完低声道:“知不知道是谁在省里说我的坏话?”

陈岗心中暗笑张扬啊张扬你表面不在乎原来还是很在乎常委的位置

陈岗道:“我只是听说了一些消息到底是不是真的我也不能确定”

张扬暗骂陈岗是一只老狐狸被自己捏住了七寸还敢不老实居然想方设法的要把自己绕到圈套里去刚好给他来个将计就计张扬道:“我在这件事之所以受到阻碍原因是有人在宋书记面前说我作风不正”

陈岗心中一怔原本项诚是让他来离间张扬和龚奇伟之间的关系却想不到真有此事龚奇伟难道真的在宋怀明面前说张扬作风不正吗?不对啊按理说他不应该和张扬树敌?陈岗擅长顺坡下驴他叹了口气道:“张书记看来你也听说外面的很多流言了其实有些话并没有什么证据我看这些捕风捉影的事儿还是别信了”

张扬道:“陈书记是不把我当成朋友了?”

陈岗道:“怎么会?可是外面听来的东西未必是真的很多人说咱们之间有仇可是谁知道咱们两人能够在这里推心置腹的谈话很多人说项书记针对你谁能想到提名你当北港常委的就是他都说你和龚副书记是老朋友了……”说到这里陈岗停顿了一下道:“有些话我真的不方便说不然你会觉得我在搬弄是非”

桑贝贝插了一句话道:“你不正是在搬弄是非吗?”

陈岗脸皮够厚哈哈笑道:“桑小姐真是风趣”

张扬道:“不聊这些公事了其实我对北港常委的位置没什么感觉咱们喝酒”

陈岗笑着点了点头看到桑贝贝和张扬靠得很近心中又是羡慕又是嫉妒这张扬的胆子也太大了公然和小情人卿卿我我这证明了一件事他认为自己目前对他构不成威胁也就是说自己暂时安全

房门被礼貌地敲响得到应允之后袁孝商走了进来跟随他前来的服务员还带着一瓶茅台袁孝商面露微笑道:“两位贵客大驾光临我打扰不是不打扰也不是思来想去还是厚着脸皮过来打扰了”

张扬笑道:“我和陈书记就是喝点闲酒没什么事情要避讳你的坐下一起喝酒”

袁孝商欣然坐下他先分别向两人敬酒

陈岗关切道:“孝商你二哥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

袁孝商点了点头道:“还算顺利”

陈岗叹了口气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孝农为人忠诚仗义想不到居然落到这种下场”

张扬道:“陈书记不开心的事情咱们就别提了珍惜现在才是最重要的喝酒喝酒”

几个人同干了一杯酒桑贝贝的手机突然响了她接完电话之后起身要走却被张扬一把给抓住了:“哪儿去啊?”

桑贝贝道:“有客人找我”

张扬道:“你不是负责调酒吗?什么时候开始学人家接客了?”

桑贝贝柳眉倒竖道:“你才接客呢?怎么说话这是?”

袁孝商和陈岗两人坐在一旁想笑又不敢笑表情非常的滑稽桑贝贝这小妮子xìng情有点太烈了普通人只怕消受不了

张扬道:“我也去我倒要看看哪位客人这么重要”

桑贝贝横了他一眼道:“干你什么事?”

张扬显然被她的语气给触怒了:“怎么不干我的事情?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情”

“难道我卖给你了?你凭什么管我?”

张扬道:“你最好给我老老实实留下否则我让你好看”这厮似乎真有点火了

桑贝贝怒道:“我怕你啊?我现在就回去等着等着你让我好看不来你是孙子”

陈岗已经把头给低下去了真他妈太好笑了这桑贝贝真是一朵奇葩居然敢跟张扬翻脸

桑贝贝站起身来气呼呼的走了

袁孝商却感觉这件事有些不对陈青虹那边他特地交代过务必要关照桑贝贝按理说陈青虹不会干这样的蠢事这件事问题可能出在桑贝贝身

张扬道:“走去天街看看我到要见识见识是哪位找她?”

陈岗也感觉事有蹊跷自己可不想趟这浑水他笑道:“我就不去了我这晚……”他本想说自己晚还有点事张大官人已经搂住他的肩膀道:“陈书记咱诚实点好不?我知道你想去”

陈岗真是哭笑不得他的确想去可自从被张扬给抓住把柄之后他对天街可谓是敬而远之

袁孝商看出这其中玄机重重他乐得置身事外对眼前情景只当视而不见反正无论陈岗去不去他都得陪着过去任何人都有好奇心只不过大小不同罢了袁孝商很想看看今晚张扬唱得是哪一出?

陈岗没奈何只能跟着去他悄悄观察了一下张扬的脸sè发现这厮一脸怒容陈岗是个人jīng儿在他看来天下间没那么巧的事情虽然桑贝贝就在天街班可没理由就这么巧给遇了而且张扬这个省委书记的女婿又是滨海市委书记就算找情人也得避讳点这么理直气壮光明正大的还真不多见不过陈岗也想不出这厮做戏的理由自己的把柄就在他手里他压根没有哄骗自己的必要

陈岗找到机会低声劝张扬道:“张扬别激动要注意影响”

张扬道:“你放心我冷静着呢”

袁孝商静静旁观他真正感兴趣的是陈岗和张扬的关系

袁孝商陪着张扬和陈岗来到天街途中他已经通知了陈青虹陈青虹准备好包间自己也在入口处等着几个人一进去她就笑着迎了过来张扬本想直奔台被陈青虹先给入包房

陈青虹道:“我去把贝贝叫来”

袁孝商朝陈青虹使了个眼sè跟着陈青虹走出门外低声道:“桑贝贝到底怎么回事儿?”

陈青虹咬了咬嘴唇道:“我也不清楚她挺招人的最近不少客人都围着她打转”

袁孝商这段时间因为二哥的葬礼忽略了天街的事情他不禁责怪道:“我不是说过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她吗?”

陈青虹道:“我一直都在照顾她袁总她又不是普通小姐我让她调酒客人要买酒难不成我不卖给人家?这样下去生意没法做了”

袁孝商道:“你不知道张扬跟她的关系?”

陈青虹道:“我知道他们什么关系?这段时间他又没过来次来把rì本商人揍了一顿这次来该不是又要打人?袁总拜托您了贝贝这孩子我不敢用了留在这里是个祸害”

袁孝商向远处的台看了一眼看到桑贝贝正在那儿调酒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正坐在台前微笑和她聊着什么袁孝商道:“那人是谁?”

陈青虹道:“好像姓江最近半个月经常过来捧场每次都是喝杯酒聊聊天人挺本分的从来不见他乱来和贝贝好像认识他们很投缘我看到过他送桑贝贝回家”

袁孝商道:“你没有摸摸他的底?”

陈青虹道:“我怎么知道他有会员卡很多都是你送得人情我是认卡不认人而且他跟桑贝贝这么熟我得给那个小姑nǎinǎi面子”

袁孝商皱了皱眉头道:“我不管那人是谁你马让桑贝贝去包房陪张扬我看张扬压着火呢”

陈青虹道:“烦死了回头我不怕得罪人把她给辞了省得这么麻烦”

袁孝商瞪了她一眼转身走入包房内

陈岗和张扬在一起低声聊着什么袁孝商越发觉得诡异这样的两个人怎么会坐在一起?商场没有永远的敌人看来政坛转变立场快张扬一来到滨海就把陈岗的弟弟陈凯踢了出来这两人本应为敌才对可看他们现在的样子好像亲密的很这个世界永恒的只有利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