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四章【妒火中烧】(上)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6:50
字体大小 + - 关灯

项诚道:“我在这个位置呆不了多久时间了我只想平平静静的过渡安安稳稳的把最后的这一班岗站好等我退下来后我不想别人竖起拇指去表扬我我也不想别人戳着我的脊梁骨骂我。无弹窗更新快”

陈岗道:“项书记您为北港所做出的贡献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有数。”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表情显得耐人寻味。

项诚望着他的目光变得更冷:“有数就好我希望每个人心里都有数。”说完这句话他闭双目道:“我建议增补张扬为市委常委的事情让省里给否了。”

陈岗道:“这件事我也听说了我还听说是宋书记征求了某位同志意见后的决定。”

项诚睁开双目:“哪位同志?”

“龚副书记。”

项诚道:“他和张扬过去关系不是一直都很好吗?”

陈岗道:“我也搞不明白不过有些听说的事情未必是真的。”

项诚意味深长道:“世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对谁都是一样。最近你和张扬之间关系好像转暖了。”

陈岗被他问中要害表情尴尬道:“我和他本来就没有多大的矛盾。”

项诚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啊!”

陈岗心中暗骂项诚说话刻薄可是人家是自己的顶头司总不能因为一句话就跟他翻脸。

项诚道:“有些事还是如实地转达一下。”

陈岗点了点头。他又想起一件事:“项书记我把纪委工作组在北港期间衣食住行全都记录下来啦……那……”

项诚望着陈岗自作聪明的样子忍不住想骂这厮根本是从张扬那里学来的居然还自鸣得意以为立了多大功劳似的项诚送了陈岗一句话:“邯郸学步!”

离开项诚的办公室陈岗的唇角却露出一丝冷笑如果项诚真的以为他是在邯郸学步就错了。自己就要留给他这种邯郸学步的假象当别人以为你是在自作聪明那么你欺瞒他的目的就达到了陈岗绝不是一个傻子他比任何人对北港的形势都吃得要透省纪委工作组虽然走了绝不代表着这件事会就此结束。刘艳红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省里绝不会稀里糊涂的算了。

陈岗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并不多。终有一天。他的那点腌臜事全都会暴露出来张扬不捅或许是不屑于捅出来或许是还没到时候但是这种被别人捏住咽喉的感觉很不舒服无法自如呼吸随时都可能闭过气去。如果自己不能尽快摆脱他的控制。那么早晚都会死在他的手中。

陈岗早已冷静地分析过自己现在的处境他所需要的是时间。只有麻痹周围的这些人他才能赢得更多的时间。对他来说时间就意味着机会。

项诚刚才点破龚奇伟反对张扬市委常委的事情绝不是无意提起他是想要通过自己将这一信息透露给张扬其目的是挑唆张扬和龚奇伟的关系。陈岗虽然把事情看得很透但是他仍然会去做只有甘心被别人利用才能获得别人的好感才能有效地去麻痹别人。

出于这样的想法陈岗约见了刚从东江回来不久的张扬说是约见时间地点都由张扬定实质是把主动权交给张扬等待着张扬的召见。

张扬也很爽快直接告诉陈岗晚去皇冠大酒店。

最近一段时间袁家兄弟处于深深地悲伤之中袁孝农虽然在兄弟之中并不讨喜可毕竟是血浓于水手足情深。袁孝工动用了一切可能的手段去破案虽然抓到了袁孝农的情妇刘恬但是从她口中并没有得到太多有用的线索当天晚迪厅的情况过于混乱昏暗的灯光下没有人关注那场凶杀案的发生。公安内部也分成了两派其中一些人认为这场案子发生的非常偶然因为在袁孝农被杀之后他身的钱包和手表被掳劫一空。

袁孝工却不那么认为他认为一切都是假象抢劫是为了掩盖谋杀的事实二弟的死肯定是一场预谋。

袁孝商和大哥持有相同的观点他和大哥同样悲伤但是比起袁孝工他更为理智他建议大哥将这件案子交给别人去处理不要在刘恬的问题过多纠结。

陈岗在皇冠大酒店拥有免单权只要他打一个电话这里就会给他准备好最私密的房间。

袁孝商听说陈岗张扬吃饭特地去门前迎接。

张扬看到站在门前的袁孝商微笑过去和他握了握手道:“我还以为是陈书记约我吃饭呢。”

袁孝商笑道:“是陈书记我只是负责迎宾北港纪委书记总不能站在皇冠的大门口当迎宾先生吧?”

两人都笑了起来张扬道:“你二哥的事情查得怎么样了?”

袁孝商叹了口气道:“没什么进展。”

张扬道:“事情已经发生了就不要太伤心了。”

袁孝商道:“今晚如果没什么事等你和陈书记吃晚饭我们一起放松放松。”

张扬笑道:“回头再说吧。”

两人谈话的时候看到桑贝贝身穿白sè丝质衬衫黑sè短裙婷婷袅袅走了过来一条纤长的美腿毫不吝惜地暴露人前张大官人的目光不由得亮了一下今晚这丫头穿得如此惹火不知想干什么?说起来他们两人已经有rì子没联络过了。

桑贝贝看到张扬美眸横了他一眼手袋甩到肩头仰起下颌一扭一扭的从张扬身边走过压根就没有理会他。

张大官人不由得有些愣了自己啥时候得罪她了?

桑贝贝走了几步却又停了下来以一个曼妙的姿势转过来望着张扬道:“喂你不认识我了?啊?你不认识我了?”

张大官人笑道:“贝贝干啥这是?我们这么大两人站在这里你都没看见还怨我了?”

“你怎么这么久没找我?”

袁孝商暗自发笑他只当没看见向张扬道:“你们聊我还有点事情要去处理。”

桑贝贝已经手指戳到张扬心口窝了。

张大官人咳嗽了一声道:“那啥……形象形象注意维护我的正面形象。”

桑贝贝忍不住想笑小声骂道:“你就是那啥……”

“啥?”

“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满口的仁义道德背后却是男盗女娼的角sè。”

张大官人道:“男盗女娼我一个人有难度咱俩搭配还差不多。”

“滚你!”桑贝贝几乎要抡起手袋打他最终还是放弃了。她忽然恢复了淑女模样:“找我啊?”

张大官人咧嘴笑道:“不好意思啊我来吃饭的本来打算晚一会儿去天街找你的没想到今儿你来这么早。”

桑贝贝道:“吃饭啊我刚好没吃你带我去啊!”

张扬乐了她也不问问吃饭的是谁。

桑贝贝道:“你傻乐什么?难道觉得我跟你出去跌份儿?”

张扬道:“你腿挺长的过去穿衣服的时候我都没发现。”

桑贝贝凤目圆睁:“你个臭流氓小心我去纪委举报你。”

张扬道:“好啊纪委陈书记刚好在。”

于是乎桑贝贝就大摇大摆地跟着张扬去吃饭陈岗看到她跟着进来被吓了一跳他被惊吓的原因之一是因为心虚想当初他第一次见到桑贝贝就动了心思没想到这小妞是奇辣无比不但抽了他弟弟一个耳光还搞得兄弟俩下不来台那时候他就明白了桑贝贝跟张扬之间肯定有暧昧关系。陈岗这样的思维很正常他认为天下男人都跟他一样。

桑贝贝跟着张扬坐下了她根本没把陈岗放在眼里无非是一个**分子真是想不透张扬为什么要跟这种人吃饭。

张扬笑道:“陈书记我在大堂遇到了贝贝所以就把她带过来一起吃饭了你不介意吧?”

陈岗连连摇头道:“不介意不介意大家都是朋友了。”心中却暗暗想道这厮真是大胆居然敢带着小情人如此招摇要是这件事传到宋书记耳朵里只怕够他喝一壶的可陈岗转念又一想万一这件事传出去这厮该不会认为是自己从中捣鬼吧?所以说无知者无罪知道的越多反而越麻烦。

桑贝贝没搭理他。

菜来之后张扬示意桑贝贝去倒酒当着陈刚的面桑贝贝表现的倒是乖巧给陈岗斟满面前的酒杯陈岗颇有点受宠若惊的意思桑贝贝虽然穿的xìng感惹火可陈岗不敢朝她多看一眼张扬的女人他可惹不起。

张扬看出了陈岗的局促他笑道:“陈书记贝贝不是外人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只管只说。”

陈岗道:“也没什么要紧事就是给你接风。”

张扬道:“我听说省纪委工作组已经离开了北港?”

陈岗点了点头道:“不错说是回去向领导汇报工作不清楚还会不会回来。”

张扬道:“调查了这么多天他们也调查出什么结果没有?”

陈岗笑道:“没什么进展否则他们也不会离开。”

章鱼苦苦追赶可惜越追人家跑得越远唯有立足现实这个月咱们的目标放在四千张月票好久没有四千张了双倍期如果达不到就太惨淡了!诸君清点一下票仓还有月票的抓紧投出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