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二章【今生无爱】(下)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6:43
字体大小 + - 关灯

.\\网张扬低声道:“为什么不告诉他这一切为什么不告诉他你为他做得所有这一切?明明相爱的两个人为什么要分开?为什么要彼此折磨?”

佟秀秀含泪道:“我今生不会再爱……”

两人谈话的时候赵天才和伍得志就坐在咖啡馆对面的汽车内两人从窃听器内把咖啡馆内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赵天才道:“我就说过张扬肯定有鬼果然被我猜对了……”他转向赵天才却发现赵天才的墨镜下流出了两行热泪

赵天才拍了拍伍得志的肩膀伍得志扭过头去默默拭去脸的泪珠低声道:“天才我什么都明白”

伍得志明白眼前的一切是张扬和赵天才合伙布局他们故意要让自己看到这一幕听到这一切唯一蒙在鼓里的是佟秀秀张扬可以骗得过佟秀秀但是骗不过自己

伍得志并没有感到被欺骗的愤怒相反他反而因此而感动不仅仅为了佟秀秀对自己的那份恒久不变的真情也因为这两个肝胆相照的朋友

龚奇伟的这次东江之行并没有达到他想要的结果确切地说应当是没有完成市委书记项诚交给他的任务其实龚奇伟前来东江之初就已经明白项诚给自己出了一个难题扔给了自己一个烫手山芋省领导不会那么快收回成命就在龚奇伟准备无功而返的时候他却接到了宋怀明秘书钟培元的电话让他去省委书记办公室去一趟

让龚奇伟意外的是宋怀明的话题却从张扬开始

宋怀明道:“奇伟同志我想问你一件事提名张扬成为北港市委常委的事情你有份参与?”

龚奇伟有些迷惘地摇了摇头他不喜欢说谎张扬被提名成为北港常委的事情他根本不知道

宋怀明道:“那就是项诚的意思了”

龚奇伟道:“其实以张扬去滨海之后的政绩成为北港常委也很正常”

宋怀明摇了摇头道:“我不同意”

龚奇伟马沉默了下去宋怀明说不同意就意味着将这件事盖棺定论他发表意见也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宋怀明道:“他太年轻他的资历还不够”

龚奇伟道:“宋书记也许应该多给年轻人一些机会”

宋怀明点了点头道:“奇伟他需要的是磨练而不是鼓励”他停顿了一下道:“我听说你对省里下派工作组一事抱有不同意见?”

龚奇伟道:“宋书记我这次来是代表北港市领导层……”

宋怀明打断了他的话:“我不想听你代表谁我想知道你自己的想法”

龚奇伟道:“宋书记我个人也不赞同工作组对地方政务干涉太多的做法就算能够起到一时的jǐng醒作用但是无法从根本解决问题”

宋怀明道:“你有从根本解决问题的方法?”

龚奇伟道:“我在了解北港想要找到从根本解决问题的方法首先要了解这座城市”

“你需要多长时间?”

龚奇伟想了想:“少则半年多则一年”

宋怀明道:“我给你半年的时间如果你仍然无法了解北港这座城市那么我会重了解你”

龚奇伟抬起双目望着宋怀明从宋怀明目光中看到的是坚定和果决他意识到宋怀明已经对北港的问题忍无可忍已经没有太多的耐xìng半年是宋怀明留给自己的期限在他看来这半年的时间足够考察龚奇伟能否胜任北港的工作

龚奇伟道:“我会尽力”

宋怀明道:“我不要听这句话我只要看到效果看到成绩”

龚奇伟道:“宋书记北港或许会牵动很大一批人的利益”

宋怀明道:“你记住你对我负责你只需要向我交代”

杨宁发现了丈夫的心事自从龚奇伟从省委回到宾馆之后就长时间的陷入沉思之中杨宁来到他身边搂住他的肩头:“奇伟晚陪女儿一起去看场电影”

龚奇伟有些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点过头之后又如梦初醒般道:“你说什么?”

杨宁叹了口气:“你啊过去在南锡的时候整天忙于深水港的工作现在到了北港我本以为你会轻松一点可想不到你的事情多了要不这样等暑假到了我几天假和雅馨一起去北港多陪你几天你一个人在那边工作我还真有些不放心”

龚奇伟笑道:“有什么不放心的?你还担心我在外面找情人啊?”

杨宁嗔道:“你敢”说完她又搂住丈夫的脖子将脸亲昵的贴在他的脸

龚奇伟笑道:“老夫老妻的了女儿还在”

杨宁道:“她洗澡呢”

此时浴室内传来龚雅馨的声音杨宁在丈夫脸吻了一下起身去给女儿拿换洗衣服

龚奇伟看了看时间给张扬打了一个电话他是问张扬是不是明天一早和他一起回去

张扬道:“龚书记我还有点事情可能要晚一天回去”

龚奇伟道:“你来我这里一趟我有事情想跟你谈”

张扬来到龚奇伟的住处摁响门铃之后开门的是龚奇伟的女儿龚雅馨女大十八变张大官人差点儿没认出她来直到龚雅馨叫了声张叔叔张大官人方才认出眼前这个清纯可爱的女学生居然是龚雅馨他笑道:“原来是雅馨都成大姑娘了我几乎都认不出来了”

龚雅馨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这位张叔叔还是过去的样子龚雅馨对他的印象深刻还因为张扬救过她的xìng命

龚奇伟夫妇从里面走了出来杨宁道:“女孩子一天一个样别说是你她爸爸都快不认识她了”

龚奇伟笑道:“听这话就是在指责我不顾家”

张扬笑道:“嫂子龚书记可是顾家好男人在我面前没少念叨你们的好处”

杨宁道:“你这张嘴就是会说话我和雅馨出去逛街了来了趟东江刚好买点衣服你们俩聊不过晚的时间得给我们留出来我们一家人去看场电影”

张扬爽快地点了点头道:“嫂子放心我不会耽搁你们合家欢的”

龚奇伟等到她们两母女走后苦笑着摇摇头道:“张扬你别见怪你嫂子啊说话太直”

张扬道:“这么久不见一家人当然要好好聚聚”

龚奇伟招呼他在沙发坐下从冰柜里拿了瓶矿泉水给他

张扬喝了口水提醒他道:“这水可是另收费的黑着呢”

龚奇伟笑道:“我知道所以这些水都是你嫂子从市买来的用冰箱不额外收费”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

龚奇伟把今天午见宋怀明的事情告诉了张扬

张扬听说宋怀明已经给出了期限也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过去岳父大人做事的手腕没有那么强硬难道他已经预知到了什么风吹草动?

龚奇伟道:“张扬宋书记对北港的现状很不满意他希望我们能够从根本改变北港地区的面貌”

张扬道:“龚书记这里没有外人你直说你有什么打算?”

龚奇伟叹了口气道:“我到北港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可是我发现北港的工作比我预想中要复杂得多直到现在我都没有找到头绪”

张扬道:“宋书记让你感到压力了?”

龚奇伟道:“你还记得我刚去北港任职的时候和你说的那番话吗?”

张扬点了点头低声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我们之间的关系约默契别人就会认为无机可乘他们会对我们敬而远之但是如果我们之间出现了裂痕就会有别有用心者蜂拥而至”他当时对龚奇伟的这句话并没有太过注意可是当刘艳红出事之后他开始反复回想最近一段时间自己身边发生的一切

无论是刘艳红还是龚奇伟他们的努力都无法将北港破局刘艳红出事之前想到了一个办法只有走入某些利益团体的内部才能发现他们的问题龚奇伟过去所说的那句话和刘艳红似乎想到了一处

龚奇伟低声道:“我一直都当你是我的好朋友好兄弟”

张扬道:“我这样的一个人你相信我会违纪吗?”

龚奇伟摇了摇头:“你的境界不止于此”

张扬道:“如果我的缺点暴露于人前有些人会不会主动拉拢我?”

龚奇伟道:“会也许他们的目的不仅仅是拉拢你”他停顿了一下又道:“也许有人想通过你去打击宋书记”

张扬道:“风险很大我若出事谁来证明我的清白?”

龚奇伟向他伸出手去两人的手久久握在一起

张扬之所以决定晚一天离开是因为他还要去见一个人——顾允知顾允知刚刚从京城回来不久张扬去探望他的时候顾允知一个人正在后院整理顾佳彤的衣冠冢细心地除去坟冢的杂草只是离开了几天这后院显得荒芜了许多

张扬将带来的一束百合放在衣冠冢前站在那里闭眼睛默默缅怀伊人的音容笑貌

顾允知低声道:“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

求双倍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