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一章【去意已决】(下)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6:38
字体大小 + - 关灯

张大官人啥毛病都没有这段时间他表现的像是一个思想家常常陷入沉思之中他开始考虑如何安排自己的感情和婚姻如何在现代社会道德和古代婚姻观念之间找到平衡他开始考虑自己的仕途将要走到什么地方?是不是将北港作为他仕途的终结太多的事情积压在他的脑子里也许解决好眼前的问题才是最现实的

来东江期间张扬抽时间去了趟省党校他的研究生课程仍然在进行中张大官人也就是去走走过场教务主任张立兰对他非常照顾其中固然有张扬捏住了她和吴明偷情证据的缘故不过张扬从未打算利用这张牌张立兰也意识到张扬大概永远也不会揭穿这个秘密面对张扬的时候也比过去坦然多了

张扬在张立兰的办公室内说了会话离开办公室的时候在外面遇到了宋怀明的秘书钟培元钟培元最近也在省党校培训看到张扬钟培元笑着迎了过去:“张书记这么巧?”

张扬笑道:“我这不一直都在党校研究生班嘛过来汇报一下学习情况”

钟培元道:“我最近参加一个短期培训工作太忙想争取到学习机会不容易”

张扬道:“一起吃饭”

钟培元道:“宋书记和荣厅长约了一起吃饭让我过去呢”他主动邀道:“张书记一起过去”

张扬笑道:“你们高层吃饭我凑什么热闹”

钟培元笑道:“我可不是什么高层”

说到这里张扬的电话响了起来有道是无巧不成书电话是宋怀明打来的让他中午去粤cháo阁茶餐厅吃饭老丈人有命张大官人不敢推辞只能应承下来

把张扬叫过去一起吃饭实际是荣鹏飞的主意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他和张扬之间发生了一些误会荣鹏飞能够感觉到张扬在疏远彼此之间的距离所以想找机会跟他好好交流一下刚巧有了宋怀明邀他吃饭这个机会张扬又在东江把张扬叫来一起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张扬和钟培元一起来到粤cháo阁宋怀明和荣鹏飞已经到了看到他们两人一起到来宋怀明道:“怎么?你们怎么遇到的?”

钟培元笑着把他们在党校见面的事情说了

宋怀明点了点头道:“年轻人一定不能放松学习”

在长辈面前张大官人从来都表现的戒骄戒躁他笑道:“宋叔叔放心我不会中断学习的”

荣鹏飞道:“听说你来东江了所以我特地让宋书记把你叫来吃饭”

张扬笑道:“谢谢荣厅吃饭还能把我想着”

荣鹏飞道:“我什么时候也没忘了你”

宋怀明招呼他们坐下中午并没用酒荣鹏飞见宋怀明主要是向他汇报前往北港的调查情况他这段时间在北港的调查情况总体来说进展不大目前工作组由浩南率领继续留在北港工作

宋怀明道:“说起工作组的事情我必须要提醒你们一下你们的调查工作尽量不要干涉到地方党政机关的正常工作下派工作组是为了调查清楚情况而不是要干涉地方内政”

荣鹏飞道:“宋书记放心这一点我专门强调过”

张扬道:“具体的执行过程中很难掌握这个尺度”

荣鹏飞道:“张扬你不用有太多的顾虑省里下派调查组只是为了搞清楚情况我们不是以干涉地方内政为目的的而且现在还是有些发现的”

张扬道:“什么发现?”

荣鹏飞微笑道:“暂时保密”

张扬道:“有什么可保密的你害怕我泄密啊?”

宋怀明不无责怪地看了张扬一眼荣鹏飞是他的老朋友他认为张扬应该对荣鹏飞保持尊重但是张扬对荣鹏飞的态度似乎显得太过随意

荣鹏飞笑道:“张扬我发现你最近对我有些抵触情绪”

张扬实话实说道:“不是对你是对你们的工作方法有些意见其实你们查得很多事情都跟我们有所重复每人都有自己的工作方法现在你们已经对我们的工作和调查造成了影响”

荣鹏飞道:“所以我希望大家坐下来好好谈谈增进沟通只有彼此之间互通有无才能真正做到相辅相成”

张扬道:“荣厅你的意思我都明白可是我总觉得有些事情人们的出发愿望往往是好的可是在事情的具体执行过程中会出现偏差”

宋怀明道:“你有什么想法全都直截了当的说出来别掖掖藏藏的”

张扬道:“我觉得省厅工作组的工作方法有些问题这次说是要调查刘厅那场事故可是工作组查得范围很广甚至连丁高山的女婿冯敬国当年被杀的案子都翻了出来涉及的范围是不是太广了点?工作组这么做等于否定了我们之前的所有工作这让我们的同志怎么可能没有想法?”

荣鹏飞道:“你说得也有道理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产生这一状况的真正原因在于你们方面没有给予工作组充分的配合所以才造成了误会才造成了工作的重复如果一开始大家就能够坦诚相待也不会造成这么多的矛盾和误会”

张扬看了宋怀明一眼道:“当着两位领导的面我大胆地说一句其实工作组对地方的情况远不如我们这些人了解与其下派工作组不如给地方干部以足够的信任让我们去解决这些问题合适一些”

宋怀明道:“你这话是针对我喽”

张扬道:“是您让我直截了当的说出来的我说出来您又不高兴了”

宋怀明道:“我哪有不高兴?你这小子格局还是不行眼睛就盯着地方这一小块儿能不能提升点高度多一些大局观?”

张扬道:“不是格局的问题我是就事论事那刘厅长这件事来说谈到对北港情况的熟悉省纪委领导之中没有人能够过她连她都无法取得进展的事情你们以为魏龙兴同志一接手就能够势如破竹迎刃而解吗?”张扬摇了摇头道:“我觉得不可能就算你们看好他能连烧三把火也只不过是毛皮而已北港内部的问题没那么容易解决”

荣鹏飞道:“总得要有个开始如果我们不去查问题永远不会有结果现在我们既然发现了问题就要将事情查得清清楚楚就要解决问题”

张扬道:“我并不是反对解决问题而是我希望各位领导能给我们这些干部多一点信心相信我们能够解决好自己的问题”

宋怀明和荣鹏飞对望了一眼两人都陷入沉默之中

午饭之后荣鹏飞告辞离去宋怀明向张扬提议去后面的骊河走走眼前的骊河过去曾经是一条严重污染的水道宋怀明来到平海之后特地强调了东江城内的河道净化问题通过一段时间的治理这里的河水已经恢复了昔rì的清澈碧绿河畔开辟的沿河景区绿柳成荫花香鸟语走在其中心旷神怡

宋怀明在河边的凭栏前站定望着清澈的河水道:“我初来东江的时候经过骊河远远就闻到一股恶臭当时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让这里的河水回归清澈”

张扬微笑道:“宋叔叔您让东江改变了许多”

宋怀明道:“任何的改变都不是一rì之间可以促成的骊河虽然清澈了但是和解放前仍然无法相比我看过东江史志解放前的时候骊河的水可以直接饮用现在的水看起来清澈但是其中仍然含有许多看不见的杂质和毒素”

张扬听出宋怀明的言外之意低声道:“官场也是这样”

宋怀明微笑道:“不仅仅是官场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有黑有白有混有清有恶有善我们想改变但是不能cāo之过急”

张扬道:“我倒是不急”

宋怀明道:“你有句话说得对自己的问题要靠自己去解决”

张扬听宋怀明这样说内心一动他小声道:“宋叔叔您是不是改变主意了?”

宋怀明道:“当初之所以派刘艳红同志去北港深入调查是因为最近针对北港领导层的举报越来越多在没有查实证据之前我们不会贸然作出处理但是事情一开始就遇到了这么大的挫折也并不在我的预料之中应该说我们低估了这件事的难度也低估了它的风险”他转向张扬道:“我们的党从没有一刻放松过反腐的工作态度一定要明确方法却要有所选择雷厉风行如果解决不了问题反而有可能会打草惊蛇所以做事就必须要张弛有度”

张扬细心品味着宋怀明的话其中有很多他不解的地方既然宋怀明知道要选择做事的方法为什么这次采取了这样雷厉风行的行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