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走火了(下)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6:25
字体大小 + - 关灯

宋怀明听张扬说刘艳红以后可以恢复自如行走,无疑是他听到的最好消息,他笑道:“既然张扬这么说了,你就听他的,张扬祖上传下来的骨伤秘方相当的有效,他说你能恢复健康就一定能够。”

刘艳红道:“宋书记,您可真是有福气,找了个这么一个有本事的女婿。”

宋怀明不禁笑了起来。

柳玉莹道:“怀明对张扬欣赏的很。”

张大官人道:“别夸我了,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几个人同时笑了起来。

宋怀明和柳玉莹先行告辞,张扬则留下来多呆一会儿。

刘艳红望着张扬道:“麻烦你了。”

张扬道:“咱们之间还用得着说这样的客气话吗?”

刘艳红道:“其实我一直都想好好跟你说声谢谢。”

张扬笑道:“你说不说我心里都明白。”他帮刘艳红倒了杯茶,喂她将那颗易筋丹服下。

刘艳红道:“我真的能够恢复行走能力?”直到现在她对张扬的话仍然不敢全信。

张扬道:“只要你配合治疗,应该没什么问题。”

刘艳红舒了口气道:“张扬,我发现你还真是无所不能啊。”

张扬道:“也没那么大的能力,我要是真有能力,应该混到厅级了。”

刘艳红道:“贪心不足蛇吞象。”

张扬道:“这不叫贪心,叫进取心,人要是没点进取心还怎么进步?”

刘艳红道:“最近北港那边怎么样?”

张扬笑道:“您这还没恢复健康呢,就开始想工作了?刘姐,我劝您一句,最近这一年,你还是安安心心的养伤,工作上的事情就彻底放开吧,说句你不爱听的话,地球离开谁都照转。”

刘艳红道:“我知道。我也明白,对了,我听说现在是魏龙兴同志接替了我的工作,目前他在北港调查,你跟他有没有接触过?他有没有为难过你啊?”

张扬道:“为难我?谁有这个本事啊?”

刘艳红笑了起来,她毕竟伤后身体虚弱,歇了一会儿,方才道:“每个人的工作方法都有不同。魏龙兴这个人我在过去就有过接触。他很有能力,成功的办过几次大案,很受上层的器重。”

张扬道:“我刚才还和宋书记谈这件事。魏龙兴去北港之后搞得动静太大,我担心他这样做非但解决不了问题,反而会打草惊蛇。”

刘艳红道:“可能他有自己的打算。”

张扬道:“刘姐。你在北港倾注了这么大的精力都没有取得太大的进展,换成他就能玩得转?我不信!”

刘艳红叹了口气,有些疲惫的闭上双目。

张扬看出她累了,起身告辞,临走的时候,刘艳红又叫住他,轻声道:“张扬,过去我跟你说过的话,你不必当真。”

张扬愣了一下。马上就明白了刘艳红因何会这样说,这次的受伤对刘艳红的打击显然是巨大的,虽然她从未抱怨过,可是她的内心中远不如表面上看起来这样平静。刘艳红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这次的事故绝不是意外,而是一起针对她,针对省纪委调查组的一次谋杀。

刘艳红并不怕死。但是她害怕下半生会始终这样躺在病床上,她开始担心自己的遭遇会不会同样降落在张扬的身上,或许她不该让张扬过多的牵涉到这些事中,所以她才会对张扬说出这样的话。但是刘艳红并不了解张扬,她的遭遇已经激起了张大官人的愤怒。已经让张扬悄然下定决心,一定要挖出北港幕后的黑手。一定要为刘艳红讨还公道。

张大官人潜入秦清位于芙蓉园的住处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秦清依然没睡,坐在客厅内,静静望着阳台的方向,张扬的身影刚一出现,就已经被她发现。

张大官人笑道:“我还想给你一个惊喜,想不到啊,你居然在这里守株待兔。”

秦清温婉笑道:“你是一只不听话的兔子。”

张大官人张开双臂,秦清咬了咬樱唇,扑入他的怀抱中,紧紧拥抱着他的身躯,俏脸贴在张扬的面颊上,柔声道:“我好想你。”

张扬将秦清横抱起来,来到沙发上坐下,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轻声道:“我的秦书记今儿怎么变得这么楚楚可怜?”

秦清道:“这两天我总是睡不好。”

张扬笑了起来,他的大手探入秦清的睡裙内,抚摸着她光滑平坦的小腹,低声道:“怀上了?”

秦清羞不自胜的点了点头,螓首埋入他的怀中,小声道:“你不会生我气吧?”

张扬道:“我为什么要生你气,秦书记甘愿为我生孩子,我有什么理由生你气?开心都来不及。”

秦清搂住他的脖子,抵住他的前额道:“真的?你不骗我?”

张扬点了点头道:“回想起来,你上次就很想要个孩子,是不是?”

秦清小声道:“人家害怕以后要是年纪大了,就算是想生都生不出来了?”

张扬拍了拍她弹性十足的60xs道:“这么好的一块地怎么可能种不出庄稼?”

秦清啐道:“别胡说,我跟你说正经的。”

张扬道:“清姐,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工作怎么办?”

秦清道:“我让你来,就是跟你商量,我想……最近把工作给辞掉,现在刚刚怀孕不久,再过几个月,我的肚子就大起来了。”

张扬叹了口气道:“你好不容易才有了今天的位置,熬了这么多年,现在为了这个孩子,就要全部放弃吗?”

秦清道:“无论在官场中走到哪一步,我终究还是一个女人。”

张扬道:“市里会同意你辞职?”

秦清道:“有什么同意不同意的,我都想好了。”她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留下这个孩子。

张扬道:“让我想想,还有没有两全齐美的方法。”

秦清躺在他的怀抱中,小声道:“除了远离国内,我想不出其他的办法。”

张扬道:“你家里那边怎么说?”

秦清道:“就说我出国深造……”她抬头看到张扬有些复杂的表情,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你是不是不喜欢我这样做?”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只是觉得委屈了你,为了我,你放弃的实在太多。”

秦清捧住张扬的面孔道:“在我心中,这世上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

张大官人心中情动,大手又开始不安分起来,秦清捂住他可恶的一双手道:“别,我看书上说,现在不适合……”

张扬笑道:“不适合什么?”

秦清咬了咬樱唇,挥拳在他胸口打了一下:“你好坏!”

张扬道:“那啥……我今晚岂不是要忍……”

秦清红着俏脸道:“不如,我帮你……”

张大官人望着秦清花瓣般的柔唇,不由得咽了口口水道:“那啥……辛苦秦书记了……”

张大官人首先想到的就是安语晨,秦清怀孕的事情不能公开,也不能将这件事告诉楚嫣然,再宽容的女人也不能任由自己男人随便在外面生孩子。可张大官人也没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其实他早就想过有一天,自己的这些爱人们,为自己生出一大群孩子,到时候一大家子人和和美美,团团圆圆,其乐融融,在大隋朝的时候理所当然的事情,可拿到当今社会就变得非常复杂,那时候三妻四妾享尽齐人之福,人家说你有本事有能耐,现如今肯定要落人口舌,别人会说你不道德,甚至违反法律,这叫重婚罪,至少也是个流氓罪。

如果说安语晨怀孕生子,是张大官人不得已而为之,秦清这次怀孕就是她冷静考虑之后的选择,女人随着年龄的增长会产生一些奇怪的想法,睿智如秦清也不能免俗,她知道自己和张扬的这段关系见不得光,可是她又渴望拥有一个家庭,所以秦清反复考虑之后决定要一个孩子,一个属于她和张扬的孩子,当然付出的代价她也考虑清楚了,必须要放弃自己的事业。

张大官人现如今真是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操心。第二天一早龚奇伟就打电话过来问他和宋怀明沟通的情况,张扬把昨晚和宋怀明谈话的内容如实向龚奇伟说了一遍。

放下电话,秦清也醒来,偎依在他身边,轻声道:“这么辛苦,大清早就忙着工作上的事情?”

张扬点了点头道:“最近北港事情不断,这次来省里我也有公务在身。”

秦清道:“什么事情?”

张扬将事情简略的告诉了她。

秦清道:“我前两天去探望过刘厅长,照你所说,省里已经将疑点锁定在北港内部,认为是北港方面有人要谋害刘厅长。”

张扬道:“目前的情况来看是这样。”

秦清道:“我对纪委的工作并不了解,如果说有人想害刘厅,肯定是因为她危及到了一些人的利益,如果继续任由她继续查下去很可能会将一些人挖出来,所以这些人才不惜铤而走险向刘厅下手。”

张扬道:“据我所知,刘厅在北港的调查并没有取得太大的进展。”张扬这么说是有理由的,如果刘艳红真的找到了问题的突破口,她就不会找自己帮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