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走火了(中)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6:20
字体大小 + - 关灯

张扬道:“没事儿,让我们哥俩好好亲近亲近。”正说着没事,小更新却不给他面子,在他身上热乎乎来了一泡童子尿。张大官人的身上被弄湿了一大滩。柳玉莹赶紧把孩子给接了过来,让保姆去给张扬拿宋怀明的衣服换上。

这当口儿宋怀明回来了,看到张扬的狼狈样子,不禁微笑道:“张扬,你抱他干什么?这小子可是六亲不认,想撒尿的时候根本不打招呼。”宋怀明是深受其害。

柳玉莹笑道:“行了,童子尿金贵着呢。张扬,好像童子尿能入药吧?”当母亲的看儿子,那是怎么看怎么顺眼。

张扬笑道:“是,我最近肝火大,小更新这一泡尿刚好帮我去火。”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张扬起身去客房换了宋怀明的衣服出来。

柳玉莹向宋怀明道:“你今天来这么早啊?”

宋怀明道:“今天刚巧没什么事,知道张扬过来,所以我早点回家吃饭了。”

柳玉莹道:“你们爷俩聊着,我去准备晚饭。”

宋怀明点了点头,目光打量着张扬,发现张扬换上自己的衣服,从他身上似乎看到了自己的一些影子,不由得露出一丝微笑。

张大官人道:“宋叔叔,最近工作是不是很忙啊?”

宋怀明道:“还好。”他饮了口茶道:“上次的事情多亏你了。”

张扬道:“别说出事的是刘厅长,就算是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我也一样会去救她。”

宋怀明笑了笑,他低声道:“我听嫣然说,当初她就是在那个悬崖出事的,你们就是在那里第一次相识?”

张扬道:“是,当时她和人飙车,直接就开到悬崖下面去了。”虽然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张扬想起当时的情景,心中仍然被温暖涤荡着。

宋怀明却没有感到温暖,虽然没有亲眼目睹当时的惊险场面。可宋怀明听张扬说起仍然会感到心有余悸,他几乎就失去了女儿,楚嫣然当时的叛逆应该是因为他的缘故,如果不是遇到了张扬,也许他们父女之间的隔阂仍然会继续存在。宋怀明感慨道:“你们都长大了,成熟了。”

张扬道:“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怎么都得成熟一点。”

宋怀明道:“艳红同志的预后情况并不乐观,省人民医院的专家说,她可能要终身瘫痪。以后恢复行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说这句话的时候宋怀明心中是充满期待的。应该说他对张扬抱有相当的期望,认为张扬的医术或许可以创造出奇迹。

张扬道:“回头我去医院看她,顺便帮她诊治一下。”在没有掌握刘艳红最新状况之前。张大官人也不敢轻易打包票。

宋怀明道:“张扬,你一定要尽全力治好她。”

张扬点了点头:“我会尽力。”

宋怀明将茶杯放在茶几上,低声道:“有些人的胆子很大。恣意妄为,这一系列的事件,都代表着他们正在挑战我们的法律,挑战我们的制度,也在挑战着我们的底线。”

张扬道:“一个人有了病必须要治,但是也要分清状况,在病症没有确诊之前,就一味的下猛药,可能会适得其反。”张大官人的这句话说得隐晦。但是宋怀明还是马上听出了他在暗指什么,他看了张扬一眼,低声道:“你想说什么?”

张扬笑了笑道:“省里最近派了工作组到北港,他们的声势很大。”

宋怀明听出了张扬的言外之意:“你说他们雷声大雨点小?”

张扬道:“不是我说的,我对具体的情况并不了解,宋叔叔,他们去了这么些天。到底有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宋怀明道:“你对省里派驻工作组的事情持有不同意见?”

张扬道:“不止是我,可以说北港上上下下对省里派驻工作组的事情都持有不同意见,我算是受干扰比较少的一个,也被新任纪委副书记魏龙兴同志叫去了解了两次情况,我说句不客气的话。工作组对北港的实际情况并不了解,他们来到北港之后。一切都从头开始,很多事情都推倒重来。宋叔叔,我想问您一句,在您心中,魏副书记和刘厅的工作能力谁更强?”

宋怀明没说话,他不好做出评价。

但是张扬能,张扬道:“刘厅在北港的调查工作上倾注了很大的精力,我认为她对北港的事情比其他人要了解得多,连她至今都无法破局的事情,我不相信魏龙兴同志就能解决好,如果我不巧看走眼了,就证明魏龙兴同志的能力那不是一般的强,当省纪委副书记对他都是屈就了。”

宋怀明道:“他干扰你们的工作了?”

张扬道:“我认为工作组去北港之后只起到了两个作用,第一是干扰我们正常的工作,第二就是打草惊蛇,他们这么大的声势,就算是真凶就在北港,这段时间也知道收敛了,谁还敢顶风作案啊?您等着看吧,这件案子等着工作组解决,肯定是遥遥无期。”

宋怀明的手指交缠在一起放在膝盖上,双眉微皱,很认真地考虑张扬刚才的这番话,过了一会儿才道:“你这次来东江,真正的目的就在于此吧。”

张扬笑道:“宋叔叔,果然什么都瞒不住您,不过我主要还是过来探望刘厅长的,这件事是顺带,其实跟领导沟通也轮不到我,那啥……我们龚副书记也来了。”

宋怀明道:“龚奇伟什么时候也学会这一套了,有事情不会直接找我?非得通过你来兜圈子。”

张扬道:“上命不敢违,领导们做出决定的事情,想要请你们收回成命太难了,所以当下属有当下属的难处,我也不想来,可几位市领导都逼着我过来做桥,让我先过来跟您沟通沟通。”

宋怀明道:“只要是说的有道理我都接受,什么上命不敢违?谁都有判断失误的时候。”

柳玉莹此时过来叫他们吃饭,于是两人中断了谈话。

晚饭后,张扬要去省人民医院探望刘艳红,宋怀明决定和他同去,柳玉莹听说他们要去看刘艳红,也提出要和他们一起过去。

张大官人心中暗乐,琢磨着柳玉莹对宋怀明还是有那么的一点不放心,不过话说回来,宋怀明对刘艳红的确是很不错啊,当初刘艳红出事之后,他能够第一时间从东江赶到春阳,单从这件事来看他们之间的关系就非同一般。

刘艳红的伤情已经稳定,省里请了国内第一流的专家为她诊治,看到宋怀明几人一起过来,刘艳红笑了笑:“嫂子来了!”

柳玉莹将刚买的一束鲜花插在花瓶中,来到床边坐下,握着刘艳红的手,眼圈不由得红了,女人心肠总是软的。虽然柳玉莹在心底深处一直将刘艳红定义为可能性极大的情敌,也一直对她小心提防,可是看到她现在的样子也不禁心头发酸。

张扬笑道:“刘厅,精神头好多了。”当着宋怀明的面,他可不敢乱喊姐姐。

刘艳红道:“你还知道过来看我啊!”

张扬道:“早就惦记着要过来,可是工作实在是太忙,最近大小检查不断,我得把公事安排好了才能过来探望您。”

宋怀明道:“张扬这次是专门过来帮你拿出一个治疗方案的。”

刘艳红道:“能捡回一条命已经万幸了,现在我这头脑时而清醒时而糊涂的,医生说我得了脑震荡,对过去的事情产生了部分失忆。”

张扬笑道:“其实部分失忆是好事儿,把烦恼的事情全都给忘了,剩下的酒只有开心的事情了。”

刘艳红笑道:“哪有那么巧啊。”

张扬来到刘艳红身边帮她诊脉,又将一缕真气输入刘艳红的经脉之中,了解刘艳红的病情花费了他接近二十分钟的时间,他放开刘艳红的手腕。

宋怀明关切道:“怎样?”

张扬道:“和那些医生说的差不多。”

宋怀明听他这样说,目光顿时变得有些失落。当着刘艳红的面他并不好问,到底刘艳红会不会瘫痪。

张扬道:“不过也没那么严重,如果治疗得当,恢复顺利的话,应该可以走路。”

刘艳红最近已经接连被专家宣判了下半生将在轮椅上渡过,听到张扬这样说也不由得惊喜道:“真的?”

张扬道:“我从不说谎话,不过你也别太高兴,恢复过程肯定是相当漫长的,一年内应该可以下床行走,想要恢复成正常人的样子只能看你的造化,至于跑跑跳跳,近五年内你是别想了。”

刘艳红道:“我还想什么跑跑跳跳,你只要让我能走路就行了,哪怕是一瘸一拐我都认了。”

张扬取出一个随身的玉瓶,轻声道:“这里面有我配制的易筋丹,可以帮助你经脉的修复,每隔三天服用一粒,目前你的治疗主要是固本培元,机能方面只能慢慢恢复,半年之后才可以为你进行康复治疗,刘厅,你一定要有耐心。”

刘艳红道:“有没有耐心都得老老实实在这张床上躺着。”言语中流露出颇多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