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八章【重新调查】(下)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6:14
字体大小 + - 关灯

文浩南继续道:“潘强枪杀冯敬国的动机只有一个,那就是你,他得不到你,也不想别人得到你,所以他就选择了铤而走险。”

丁琳道:“我想我们已经没必要谈下去了。”

文浩南很有风度的笑了笑,他站起身向丁琳告辞。

丁琳根本没有起身的意思,脸扭向一旁。

文浩南道:“对了,你对冯敬国了解吗?你知不知道他有很大的问题?”

丁琳道:“文警官,你有没有觉得自己很无耻!”

文浩南微笑道:“我只是在努力还事实一个真相。”

文浩南转身离开。

来到外面的警车内坐了进去,他的助手赵柯启动了汽车,轻声道:“头儿,情况怎么样?”

文浩南摇了摇头道:“这个女人很不简单,想从她嘴里得到真实的情况很难。”

赵柯道:“对了刚才孟祥柱打电话过来,说已经查到了冯敬国的一些资料,这个人果然有些问题,一个海上缉私科的副科长居然拥有多处房产和数辆豪车。”

文浩南道:“我早就说他有问题。”

赵柯道:“当然不能排除他的财产是丁家给他的。”

文浩南道:“你以为丁家会这么好心?更何况,他还没有来得及把丁琳娶进门,命就没了,丁家会为一个死人付出这么多?”

“可潘强是丁高山的干儿子,他杀了人,丁家毕竟要做出一些赔偿。”

文浩南笑道:“赔偿?你当丁家全都是善人?我能够看出丁琳对冯敬国根本没多少感情,丁高山之所以会将女儿嫁给冯敬国,还不是因为他所处的位置,丁高山这么看重一个海上缉私科的副科长干什么?这其中肯定有奥妙。”

“丁高山和冯敬国都已经死了,想要调查出真相很难。”

文浩南道:“无论事情做得再严密,可百密难免一疏,冯敬国是个缺口,要把这个人的问题彻底调查清楚。只要打开了一个缺口就好办了。”

北港这段时间风声鹤唳,市委书记项诚终于有些耐不住性子了,他决定派人去东江一趟,和几位省领导直接面谈一下,他并不反对省里派驻工作组的事情,但是凡事都得有个限度,这样下去,北港的干部群体被搞得人心惶惶。工作都不好进行了。项诚想来想去,感觉最合适的人选是龚奇伟。

龚奇伟对项诚的传召颇感意外,因为项诚很少主动找他。

项诚把自己的意思告诉了龚奇伟。龚奇伟一听就明白了,这绝不是一个好差事,一来这是去省里劝各位领导转变念头。给北港松一口气,二来项诚是看自己不爽,想把他从眼皮底下支开两天。龚奇伟道:“项书记这件事可能不好办,省里的态度很坚决,这次一定要将刘厅的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项诚道:“查了好几天了,到现在还不是一无所获?谁敢确定刘厅的事情一定就和北港有关?奇伟同志,这次你去东江一定要和省里的几位领导好好沟通一下,如果这样调查下去,势必会影响到我们的正常工作。还请省领导们给我们一定的信任。”

龚奇伟明白项诚的意思,其实这几天的事情他也都看在眼里,除了自己这个新来北港的干部之外,市里其他的主要领导基本上都被调查组叫去了解情况。项诚的这句话没错,省纪委调查组的存在已经影响到他们的正常工作了。龚奇伟道:“项书记,我知道您的意思,可是我去也未必能够说服领导们改变做法。”

项诚道:“我知道这是个苦差事。奇伟同志,我也不是故意要将这件苦差事交给你,可是我考虑过,除了你之外,别人都不合适,你刚来北港,省里把你派来这里工作首先建立在对你充分信任的基础上。我相信你和领导们沟通起来更容易一些。”

项诚把话都说到了这种地步,龚奇伟唯有硬着头皮把这个差事接下。

比起北港干部群体被省纪委搞得不胜其烦。张大官人这段时间过得倒是惬意,除了上班之外,他还抽时间帮助柳丹晨治疗了一下腰伤。当然,张大官人也是很注意分寸的,别看柳丹晨就住在市委招待所,张扬除了疗伤之外也很少跟她联系,距离是必须要保持好的,不然很快就会有新版本的绯闻传出,而且为柳丹晨疗伤他基本上都把常海心叫过去陪同,这是为了避嫌。

常海心对此却颇有微词,认为张扬拿自己当挡箭牌,心里却不知又打起了什么主意。

张大官人对此的回应就是天地良心,至少在目前他帮助柳丹晨只是抱着治病救人的念头,压根没有任何的非分之想。

不过常海心和柳丹晨倒是投缘,几次接触就已经成了相当要好的朋友。

虽然省纪委调查组这两天没有过多的关注张扬,但是张扬仍然对他们在北港的工作非常好奇,以魏龙兴为首的这帮人在北港究竟能有什么发现?张大官人并不看好这帮人,事实上,他认为刘艳红无论是能力还是对北港干部群体的了解都要比魏龙兴强得多,连刘艳红都无法搞清楚的事情,他魏龙兴来到之后就能迎刃而解?张扬不相信,一点儿都不相信。

相比省纪委工作组而言,省**厅工作组的工作涉及到滨海的地方更多,自从上次董正阳的事情之后,程焱东就对文浩南产生了一些看法,表面上虽然客气,可实际上对文浩南的调查工作也不像过去那样配合,程焱东认为文浩南这个人做事太过极端,而且目空一切,根本没有把他们这些地方**看在眼里。

为了文浩南再次来滨海调查的事情,程焱东专门找到了张扬,他有些郁闷道:“张书记,不是说文浩南这次是来查刘厅的案子,可是他又把丁家兄弟的案子翻了出来,甚至专门调查当年丁高山女婿冯敬国被杀的资料,我看他这次不仅仅是为了查刘厅的事情吧?”

张扬道:“他想查就让他去查,你只管配合就是。”

程焱东叹了口气道:“上次就是因为配合他工作,董正阳莫名其妙的死了。”

张扬道:“那件事不是已经查清楚了吗?”

程焱东道:“张书记,说句不怕你生气的话,我对你的这位干哥哥很不喜欢。”

张扬笑道:“你喜欢与否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现在负责刘厅的案子,省厅工作组的负责人,他现在可是钦差,你必须要全力配合他的工作。”

程焱东道:“文浩南这个人太自我,好像除了他自己正确,别人都是错误的,除了他自己聪明,别人都是傻瓜。”

张扬道:“得了,你别发牢骚了,与其埋怨别人,不如自己好好做事。”

程焱东道:“我真是搞不懂了,省里这次究竟是唱哪一出啊,派来这么多的工作组,这根本就是让大家产生内部矛盾,我们查不清楚的事情,难道工作组下来就能够查清了?真要是这样,我也没脸在目前的位置上呆着了。”

张扬笑道:“你不看好他们能够破案?”

程焱东摇了摇头道:“一点都不看好,声势倒是不小,可这样干只会打草惊蛇,张书记,你等着瞧吧,省里的这些工作组虽然热情很高,声势很大,可到最后他们还是查不到什么东西。”

张扬道:“是啊,刘厅没有解决的事情,他们一来到就解决了?我也不信。”

程焱东道:“我听说文浩南最近再查冯敬国的问题。”

张扬道:“冯敬国?你是说丁高山的女婿?”

程焱东点了点头道:“冯敬国在和丁琳婚礼当日被杀,凶手已经锁定为丁高山的干儿子潘强,不过潘强当天就畏罪潜逃,直到现在也没有任何的下落。”

张扬道:“文浩南查他干什么?”

程焱东道:“开始的时候我也不明白,到后来我才意识到,文浩南这次过来的目的不仅仅是要查刘厅长遇害的事情,他想要查出北港的犯罪网,他的心很大,想下一盘很大的棋。”

张扬道:“听起来应该是好事啊,至少在扫除犯罪方面,他和你的目的是相同的。”

程焱东道:“我来滨海已有一段时间了,很多事我都在查,做任何事都是要有步骤的,文浩南领衔的这个专案组已经严重干扰了我们的正常工作,张书记你能不能和他好好谈谈?”

张扬点了点头,事实上他对文浩南还真没有多少办法。从他们的立场来看,文浩南和魏龙兴之流显然影响到了他们的正常工作,可是从人家的角度来说,人家是为了工作,张扬道:“其实大家都是为了工作,只不过工作方法不同罢了。”

程焱东道:“张书记,您真打算听之任之啊?”

张扬道:“你还记得市纪委副书记严正吗?”

想起上次严正率队前来滨海调查的事情,程焱东不由得笑了起来:“记得!当时他们在滨海赖着不走,还是您高明,拿着他们的账单前去追债,搞得这帮人灰头土脸的。”

张扬微笑道:“这次省里的调查组不是冲着咱们来得,如果我没猜错,北港市领导们比咱们还要难受,咱们急什么?皇帝不急太监急。”医道人好少半天都没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