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七章【求医】(下)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6:08
字体大小 + - 关灯

祁山道:“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被人包装成为一个毒贩,自从我弟弟死后,警方针对我的调查就没有中断过,可是他们拿不出一丝一毫的证据,不是因为我隐藏的好,掩饰得好,是因为我根本没有做过,我不可能为我没做过的事情去承担责任。”

张扬道:“祁山,你知不知道,一个人如果说谎,即使他掩饰的再好,他的生理上都会产生细微的变化。”

祁山微笑道:“什么变化?”

张扬道:“脸部表情会变得不自然,自然流露出的表情和刻意控制的表情是有着根本区别的,就像我们在看电影的时候,即使是再优秀的演员,也能够从他的脸上看出表演的成分。”

祁山微笑道:“听起来有些道理。”

张扬道:“当一个人说谎的时候,他的瞳孔,他的呼吸,他的心跳,哪怕是他的动作都和平时会有很大不同。”

祁山将手伸向张扬:“我知道你擅长把脉,你帮我看看,我有没有说谎?”

张扬伸出手去,可是就在他的手指即将搭在祁山脉门上的时候却又缩了回去。

祁山充满问询地看着他。

张扬微笑道:“不用把脉,你跟我说的肯定是谎话。”

“何以见得?”

张扬道:“无商不奸,指望商人说实话,老母猪都能上树。”

两人同时大笑起来。

祁山给张扬的感觉很神秘,他总觉得这个人捉摸不透,张扬并不否认,他对祁山是非常欣赏的,祁山为人精明,做事慷慨大方。单纯从友情的角度来说。这个人值得一交,可是祁山的身上总让他感觉充满了太多的秘密。

清晨柳丹晨如约来到海滩边,看到了张扬已经在那里等待。她微笑道:“张书记,让您久等了。”

张大官人转身望去,却见柳丹晨上身穿着粉红色的紧身运〖〗动衣。下穿灰色七分裤,姣好的身姿展露无遗,暴露在外的手臂和小腿肌肤牛乳般白皙细腻。

柳丹晨被他的一双眼睛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轻声道:“看什么?没见过?”

张扬笑道:“你刚叫我什么?”

柳丹晨这才意会过来,她笑道:“表哥!”

张扬道:“今天约你过来,是帮你治疗腰伤,你的腰伤是自小练功落下的,之所以会受伤,是因为你练功的方〖〗法不正确。所以必须纠正这一点,我教你一套拳法。”

柳丹晨道:“不是按摩或者针灸吗?”

张扬道:“外伤还需外功治,按摩和针灸要在以后进行。现在必须先将你的筋骨舒展开来。筋络活动开之后,才能进行下一步治疗。”

柳丹晨不解道:“我自小练功。筋络应该早就活动开来了。”

张扬道:“你练功的方〖〗法只是针对于局部,无法应对全局,也就是说,你的筋骨有些地方锻炼到了,而有些地方没有锻炼到,长期以往,日积月累,就形成了一种不平衡,正是这种积累下来的不平衡改变了你的脊椎结构,我教你的这套拳法,叫太极拳。”

柳丹晨笑道:“我还当是什么高深的功法,太极拳我也会。”

张扬微笑道:“世界上会打太极拳的只怕有数亿之多,可是真正得到其中真昧的又有几个?我教你的是一种我改良过的拳法,其中有太极,也有空明,我精简了七个招式,形成了一套拳法,你仔细看着。”

张大官人迎着东升的旭日站定,慢慢舒展双臂,在沙滩上打起了一路七式太极,张扬所谓的太极,只是利用其名,招式已经神似而形不似了,这套拳法重在舒缓筋骨,对柳丹晨这种自小练功的女孩子来说似乎没什么难度,她看了一遍就打得似模似样了,可是真正想将这套拳练到位却还需要下不少的功夫。

柳丹晨在武功上的天份还是让张大官人颇为惊艳的,她的悟性不次于安语晨,看一个人在武功上的天份并不是要看她能否在短时间内将招式练熟,而是要看她对于细节的把握,对于每一个动作的理解,柳丹晨很容易就抓住了这套拳法的精髓。

柳丹晨仅用了一个小时的功夫就将张扬的这套拳法掌握,张大官人赞道:“不坏不坏,你的悟性真是不得了。”

柳丹晨道:“还是老师教得好。”

张扬笑道:“我可不敢当你的老师。”他看了看时间道:“我得去上班了,你自己好好练习,三天之后我帮你正骨。”

省纪委工作组这次前来北港显然是要有所作为,魏龙兴在和张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并没有暴露这一点,如果说第一次仅仅是为了相互认识,叙叙交情,那么他们的第二次见面就是正式谈论工作了。

张扬本以为魏龙兴会询问和刘艳红有关的问题,但是魏龙兴这次找他却是为了董正阳,魏龙兴询问的是张扬当天在丁氏兄弟葬礼上殴打董正阳的细节。

张扬听到魏龙兴提起董正阳的事情明显有些不耐烦,这件事他认为已经画上了一个句号,干妈罗慧宁也跟中纪委方面打了招呼,这个魏龙兴刚刚来到平海,就提起这件事,难道他还想在董正阳的事情上制造一些文章?张扬道:“董正阳的事情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也专门把当时事情的经过写了一个详细的报告,上缴给中纪委,警方也做过调查,整件事已经没有任何的疑点可言,魏厅如果对这件事还有兴趣的话可以去调出相关的材料。”

魏龙兴道:“张扬,你不要误会,我提起这件事并没有任何针对你的意思,可能你不知道,我来平海工作之前,在中纪委任职,董正阳家人上告的材料正好由我负责。”

张扬道:“魏厅,您觉得我在这件事上有问题?”

魏龙兴摇了摇头道:“这件事已经平息了,你也将事情的经过说的很清楚,我提起这件事并不是想追究责任,也不是因为好奇,我是想尽可能的了解事情的全部,这段时间,我了解了一些事,做了一些工作,知道董正阳和丁家兄弟结怨的缘由。”

张扬没有说话,这些事情他都知道,他之所以保持沉默是因为他想听听魏龙兴所说的是怎样一个版本。

魏龙兴道:“董正阳和丁家兄弟归根结底是因为抢地盘而发生的矛盾,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已经具有黑社会犯罪的性质,虽然当年没有找到丁家兄弟挑断董正阳脚筋的证据,可是从董正阳对他们的仇恨来看,这件事绝不是误会。”

张扬笑道:“想不到魏厅还是一个侦破高手。”

魏龙兴道:“任何部门都不能独立完成任务,必须要和其他兄弟部门相互配合,如果我们只将每件事分门别类的单独对待,那么注定我们看到的问题是片面的,纪委工作组过去在北港始终无法取得进展,和他们的工作方〖〗法也有很大的关系。”

这句话让张大官人非常的不爽,魏龙兴有否定刘艳红工作成绩之嫌,以为他自己很了不起吗?张扬道:“有些事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魏龙兴道:“所以我们才决定对北港的事情进行全面调查,将过去的一切推倒重新来过。”

张扬道:“那就是否定一切了?”

魏龙兴也察觉到了张扬语气中包含的不满成分,他笑了笑道:“没办法,必须要这样做,推到方能重建!”

张扬笑了笑,他的笑容中充满了嘲讽的成份。

魏龙兴道:“对于蒋洪刚同志的问题,我们也开始重新审查,我们认为他和丁高山之间的关系绝不是一张欠条那么简单,在他担任北港市委副书记的过程中,他很可能利用职权为丁高山创造了便利条件,我们要查清其中任何一个细节,绝不会有任何的疏漏。”

张扬道:“魏厅真是雷厉风行啊。”

魏龙兴道:“张扬,以后的工作中肯定有不少需要你协助的地方。”

张扬道:“我尽量帮忙,不过我估计也帮不上太大的忙。”

魏龙兴笑了笑,起身告辞。

张扬却因为魏龙兴的来访心情变得有些郁闷,他意识到这只是一个开始,因为刘艳红的事〖〗件,省里有了一个直接插手北港的理由,省纪委工作组,省公〖〗安厅专案组,这些人的到来势必会造成权力上的重叠,最终会导致利益上的冲突。

认识到这一点的不仅仅是张扬,北港市委书记项诚也和他抱有相同的看法。最近几天项诚的心情也非常不好,纪委书记陈岗从项诚的脸色意识到自己来得并不是时候,可他又不能不来,挤出一个笑容道:“项书记!”

项诚道:“有事?”

陈岗点了点头:“想跟您汇报一下省纪委工作组的事情。”

项诚道:“这事儿你应该找魏厅沟通吧。”

陈岗叹了口气道:“项书记,省里是不是对我们干涉的太多了?”

项诚道:“那是因为我们北港的干部不懂得自我约束,现在终于引起了上头的注意,事情闹到今天这个地步,是有些人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