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七章【求医】(中)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6:06
字体大小 + - 关灯

柳丹晨欣然点头。

张扬道:“不过你也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我帮你治病的事情,你不能告诉其他人,这件事就是咱们两人之间的秘密。

柳丹晨道:“好,就像你是我远房表哥一样,除了咱们两人,谁都不告诉。”

张扬哈哈笑道:“那你对我的称呼是不是应该改一改啊。”

柳丹晨有些忸怩地叫道:“表哥!”

张大官人乐呵呵应了一声:“表妹!”

柳丹晨被他这声表妹叫得俏脸通红。

张扬的手机又响了起来,电话是武意打来的,却是武意和祁山刚刚联络过,知道他们两人晚上约好了吃饭,武意道:“张书记啊张书记,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什么话都不说明白,祁山来了你都不告诉我一声。”

张扬笑道:“我整天这么多事儿,难不成每件事我都得向你汇报一遍?你要是真想这样,来滨海吧,给我当办公室主任。”

武意啐道:“美得你,祁山待会儿要来滨海,晚上咱们还是海岛渔村吧。”

张扬道:“别,来市委招待所吧,我估摸着他晚上未必回去,我来安排吧。”

武意道:“你把柳丹晨给叫上,我挺喜欢她的。”

张扬笑道:“你什么时候开始对女人感兴趣了?”

武意道:“你这人从来都没什么好话,我感觉和她投缘行不行?再说了,晚上你和祁山喝酒,我一个人陪着你们两个,你们不闷,我还闷呢。”

张大官人心说谁让你陪了?这武意根本就是托词。她八成是兴起了采访柳丹晨的念头。所以说防火防盗防记者,只要你的身上有新闻价值,就能被记者给惦记上了。

当晚祁山专程来到了滨海。他的本意是请张扬吃饭,张扬坚持要自己做东,在市委招待所安排了一桌饭。宴请祁山,也顺便给柳丹晨接风洗尘。

祁山和武意一起到来,看得出武意特地打扮了一番,张大官人不禁调侃道:“武意,今天晚上打扮得比中午要精致,女卫悦己者容,你究竟是为了我还是祁山啊。”

武意性情爽朗,并不在意张扬的调侃,她笑道:“就是打扮给你们两人看得。省得你们待会儿说看到我吃不下饭去。”

祁山笑道:“你是秀色可餐。”

武意道:“秀色可餐还是吃不下饭去,光顾着欣赏秀色了,哪还顾得上吃饭?”三人都笑了起来。

柳丹晨这会儿走了过来。她头发还有些潮湿。仍然是简简单单的衣裤,不过无论她穿得怎样朴素。都有一种出水芙蓉般的清秀味道。

祁山从不看京剧,自然不认识这位冉冉升起的明日之星,还以为张扬又换了一位女朋友,通过武意的介绍才知道眼前这位美丽少女居然还那么的有来头。

张扬招呼几个人入座,他笑道:“祁山,其实我们市委招待所的饭菜也不错,你品尝一下,和你的慧源宾馆相比如何?”

祁山微笑道:“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酒菜无所谓,关键在于和谁一起吃饭。”

张扬道:“商人的嘴巴真是会说。”

武意和柳丹晨一起做了,她第一句话就是提问:“你们俩真的是表兄妹?”

张大官人真是哭笑不得,这记者的毛病就是多。

柳丹晨道:“是啊,姑表亲,我妈是他姑姑,不是亲的那种,我妈和他爸爸是堂兄妹。”小妮子编起谎话来也是朗朗上口,搞得跟真的似的,武意居然都让她个蒙住了。

张扬心中暗乐,心说到底是当演员的,演得可真像。

祁山道:“北港真是不太平,丁家兄弟俩才死了没几天,想不到噩运又落在了袁孝农身上。”

张扬道:“每天都有人死,每天都有意外发生,所以咱们这些活着的人更要珍惜自己的生命。”

祁山道:“袁孝农的死可不是意外,他去迪厅找刘恬,不知什么原因被人前前后后捅了十三刀,现场的情况太乱,没有留下太多的线索,对了,刘恬已经被找到了,这女人只是哭,否认自己跟袁孝农的死有关。”

张扬道:“袁孝农应该不是他杀的。”

祁山举杯跟张扬碰了碰,他饮酒都是浅尝辄止,这并非是对张扬不够尊重,而是因为他的酒量有限,而且有胃溃疡的缘故:“你那么肯定?”

张扬道:“刘恬是袁孝农的情妇,她吃的喝的穿的用的全都是袁孝农提供给她的,袁孝农死了对她没有任何的好处。”

祁山叹了口气道:“女人的心思很难猜,不能用常理去对一个女人做出推论。”

武意听到这句话可不乐意了:“祁山你什么话啊,好像很歧视我们女性。”

祁山笑道:“我可不敢,只是就事论事,针对这件事而言。”

柳丹晨道:“其实任何人都是这样,每个人都有不被别人了解的另一面,祁先生这样说对我们女性的确不太公平。”

祁山笑道:“我随口说的一句话,把两位女士都给得罪了。”

张扬道:“你就是这个臭毛病,不尊重女性,这一点你要向我多多学习。”

武意道:“拉倒吧啊,在这方面你还不如祁山呢。”

张扬笑道:“我哪方面不如他?祁山,我发现武意挺护着你的?”

祁山笑道:“那是因为我比你有钱,我比你大方,平时咱们在一起吃饭总是我结账。”

武意道:“是,吃人家的嘴软,所以我当然向着他说话了。”

张大官人目瞪口呆道:“想不到你们俩配合的倒是默契啊,武意,你说话得有良心啊,今晚这顿饭可是我做东。”

武意笑道:“一顿饭是远远不够的,至少得十顿八顿的才能小小的收买我一下。”

柳丹晨道:“张书记挺好的,至少在我看来他就是一个谦谦君子。”

张大官人咧着嘴得意笑道:“听到没有,听到没有,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柳丹晨笑道:“其实我是吃了人家的嘴软,今天连吃你两顿了,我要是再不帮你说两句好话,良心上过意不去。”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张大官人也乐不可支,想不到柳丹晨倒是蛮幽默的。

武意总算说动了柳丹晨,她们吃饱饭之后,就去柳丹晨所住的房间去个人专访了。

张大官人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不由得摇头道:“这个武意,什么时候都忘不了她的职业。”

祁山微笑道:“其实人一辈子能够专注于一件事就很不容易了,我喜欢敬业的人。“

张扬道:“你这话的意思就是说你喜欢武意了?”

祁山哈哈笑道:“张书记,你还是那么喜欢乱点鸳鸯谱。”

张扬道:“你还是忘不了林雪娟?”

祁山低声道:“从上次的事情发生之后,我就没有见过她,只知道她和霍云忠正在闹离婚。”

张扬喝了口酒道:“真要是能够顺顺利利把婚给离了,也是一件好事,你等了这么多年,总算有机会了。”

祁山望着张扬摇了摇头道:“咱们两人的感情观不同,喜欢一个人未必要得到她,只要她能够幸福就已经足够了。”

张大官人却道:“扯淡,你说的是单相思,如果两个人相互喜欢,却因为种种的原因无法在一起,你以为她会幸福?”张扬摇了摇头道:“如果两个人真心相爱,幸福就是相互占有。”

祁山道:“你们当领导的境界太高,我理解不能。”

张大官人道:“你挖苦我。”

祁山道:“不敢,不过咱们真的很不一样。”

张扬凑了过去:“祁山,我觉得武意好像对你有点意思。”

祁山笑道:“别乱说了,我感觉她对你有意思呢。”

张扬道:“你看不出她一直都向着你啊!”

祁山道:“她跟你对呛,那是想引起你更多的注意,我虽然不是什么情场高手,可这么简单的事情我还看得出来。”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道:“祁山啊祁山,我就纳了闷了,你这么精明一个人,怎么一谈感情就成了二傻子呢?”

祁山道:“不谈感情,人活在世上如果整天想着感情,那该有多累?”

张扬道:“最近我听说一个传言,说丁家兄弟和袁家兄弟有仇。”

祁山淡然笑道:“张书记,外界的风言风语多了,我也听说了一些,说丁家兄弟和袁家兄弟几个全都是走私起家的,因为争夺利益,所以袁家兄弟下手把丁高山兄弟俩干掉了,丁家为了报仇,所以找人干掉了袁孝农。这种事,你以为可信吗?从丁高山兄弟死开始,警方就展开了调查,直到现在也没有查到丁高山兄弟两人走私的证据,说袁家兄弟走私更是可笑,袁孝工就是北港市**局长,这不等于说他知法犯法,既然如此,为什么你们纪委不对他采取措施?”

张扬道:“祁山,我听说你和袁孝商生意上的往来比较多。”

祁山望着张扬的双目道:“你是说我也有嫌疑喽?”

张扬道:“我没说啊,你自己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