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七章【求医】(上)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6:04
字体大小 + - 关灯

张大官人笑道:“听起来好像很内行似的。”

柳丹晨道:“那是当然,我虽然不是体制中人,可是你们体制中的事儿我还是听说了不少的,当干部的有几个主动请假的?除了我们这种平民老百姓,请假还得扣工资,我们京剧院的领导从来都不请假,说不来就不来了。”

张扬道:“你这是诋毁我们国家干部的形象,自从我来到滨海就没有好好休息过一天。”

柳丹晨笑道:“知道你辛苦,可你不能否认,多数领导从来都不请假吧?你也不能否认,但凡是个领导干部,基本上都是全勤吧?”

张大官人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道:“那啥,咱们不谈这个,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这次来滨海是路过呢还是专程过来的?”

柳丹晨道:“专程过来求医的!”

张扬把坐地虎停在海岛渔村前,笑道:“原来是有事相求啊!怪不得不远千里而来。”

柳丹晨一双美眸眨了眨道:“是你说我腰伤厉害,如果不及时治疗,可能会影响到我以后的演艺事业,所以我就趁着这二十天假期过来求医了。”

张扬笑道:“你当我随便给人治病,不要诊金啊?”

柳丹晨笑道:“我没多少钱,你要是非得要诊金,不如我唱戏给你听。”

张大官人哈哈大笑,小妮子倒是非常的有趣。

来到海岛渔村,张扬点了几个菜。柳丹晨很大方地说道:“张书记,你随便点,这顿算我的。”

张扬道:“那哪儿成呢?虽然你应该付我诊金,可你初来滨海,我身为地主,这顿饭应该我请。看看想吃什么,随便点。”

柳丹晨笑道:“话可是你说的!”

此时常务副市长董玉武刚巧也过来吃饭。看到张扬带了一个女孩儿站在海鲜池前面点菜,他本不想打扰他们,可目光和张扬遇到一起。赶紧走了过来,笑道:“张书记,这么巧啊?”

张扬道:“不巧。这地儿咱们都常来,遇上也不止一次了。”

董玉武道:“既然遇上了那就一起吧,回头军强同志也过来。”

张扬道:“算了,你们吃你们的,我们随便吃点就走。”

他和柳丹晨点了几个菜来到包间内,柳丹晨道:“张书记,刚才那个人对你很尊敬啊。”

张扬笑道:“他是我们的常务副市长。”

柳丹晨道:“你真是不简单啊,这么年轻就当上了市委书记,国内也不多见吧。”

张扬道:“滨海是个县级市,我这个市委书记听起来威风可事实上就是县委书记。处级干部,摆在京城里连蝼蚁都算不上。”

柳丹晨道:“咱不能妄自菲薄啊,有道是宁为鸡首不为牛后,别看京城那些干部的级别高,还不如你这个地方官自在。”

张扬笑道:“各有各的好处。”

说话的时候。房门被敲响了,进来的却不是服务员,而是市委宣传部长王军强。张扬看到是他,心说这厮也没多少眼色,明知道自己不想外人打扰还非得进来。

王军强笑着向张扬道:“张书记,真是不好意思。打扰您了,今天市委宣传部严副部长来了。”

张扬道:“严慕云?”

王军强点了点头道:“严副部长下来视察宣传工作,所以我安排她来这里吃饭,您……”他没把话说完,意思已经表达得很明显,是想张扬过去和严慕云见个面。

张扬笑道:“领导来视察,我当然要过去了。”他正准备起身过去一趟,却听门外传来武意的声音:“张书记,您是不是故意躲着我啊!”

声音过后,武意走了进来,张扬没想到她也和严慕云一起来了。

武意看着张扬,目光马上就落在了柳丹晨的身上,她惊奇道:“你不是柳丹晨吗?”

柳丹晨有些诧异,她没想到在这里也有人认识自己。

武意笑道:“真是你啊,你肯定记不起来我是谁了,我在央视见习的时候采访过你,你还记得吗?当时你正在演出盗仙草,我给你写了篇报道,说你是冉冉升起的明日巨星。”

柳丹晨笑了起来:“那篇夸张的文章原来是你写的啊!”

武意走过去和她握了握手道:“你好,我叫武意,目前是北港电视台的记者。”

柳丹晨微笑道:“柳丹晨!”

武意有些不满地瞪了张扬一眼道:“张书记,我还当你为什么躲着我,原来是有美女要招待啊。”一句话把柳丹晨说得有些脸红。

张扬道:“我是怕了你们当记者的了,这张嘴真是想什么说什么,没影的事儿也能编出来,我压根就不知道你会来。”

武意道:“我是跟着过来采访的,怎么着?你还不乐意见到我啊?”

张扬笑道:“乐意,乐意,武意,既然来了,一定要多多宣传我们滨海的光辉业绩,别总盯着阳光照不到的角落。”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武意邀请他们去隔壁坐。柳丹晨虽然觉得有些不合适,可看到武意如此热情,也不好意思拒绝,再加上张扬也点头了,只好跟着他一起来到了隔壁房间。

武意还没有来得及为严慕云介绍,严慕云却已经将柳丹晨认了出来,她惊喜道:“柳小姐!”

柳丹晨也认得严慕云,她有些诧异道:“梁夫人,您在北港工作?”

严慕云欢喜无限的向柳丹晨招了招手,示意她来到自己的身边坐下,向众人道:“我们可是老相识了,京剧院的钱院长和于红昭都是我的老朋友,柳小姐是我们京剧界冉冉升起的未来之星,前途不可限量。”

张扬坐下笑道:“这天下说小不小,说大不大,怎么走到哪儿都能遇到熟人!想不到严部长和京剧界这么熟。”

严慕云道:“你不知道,我过去就是京剧院出身,只是因为嗓子坏掉了所以才不得不放弃钟爱的京剧事业。她如果不说,在座的人都不知道她还有这段历史。

柳丹晨微笑道:“想不到严台长是我的前辈。”

严慕云笑道:“我现在早就远离了京剧界了,不过,这并不妨碍我成为一个忠实的观众,柳小姐的戏我看过两场,你真的是近些年来难得一见的新星,前程不可限量。”

柳丹晨被她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张扬道:“严部长对今天的视察情况还满意吗?”

严慕云道:“我今天来是按照市委领导指示,进一步了解各县市宣传工作的进展情况,同时强调一下近期工作的重点,眼看就是七一了,为了迎接香江回归,全国上下都会开展相应的庆祝活动,我们北港也不能落后。”

滨海市委宣传部长王军强道:“严部长,我们已经有了初步的方案,刚才已经给您过目了。”

严慕云微笑道:“这次总体的原则是,要在欢乐祥和中迎接七一的到来,既要达到我们想要的喜庆效果,又要避免铺张浪费。”

张扬道:“还要放烟火吗?”

王军强和董玉武全都面露尴尬之色,不知他这会儿提出放烟火是什么意思。

武意却格格笑了起来:“张书记,你还嫌那把火不够啊!”

张扬道:“这样的盛大节日怎么少得了烟火。”

严慕云不禁莞尔道:“烟火要放,可是安全工作要放在第一位,一定不能再有什么闪失,大喜的日子,如果发生了一些意外的插曲,那就乐极生悲了。”

柳丹晨对他们市里的庆祝工作并没有太多的兴趣,之所以过来也是碍于情面。

严慕云道:“柳小姐,我们市里在七一前夕有一个大型的演出,你有没有兴趣过来参予一下。”

柳丹晨面露为难之色,她的演出事务都是剧院来安排的,自己从未单独联系过外面的演出,她如实将自己的情况告诉了严慕云。

严慕云笑道:“这样啊,我抽时间和京剧院联系一下,真的,我特别喜欢你。”

武意道:“柳小姐,要不你给我们唱一段吧。”她也是个没事找事的主儿,和柳丹晨只不过是初次见面,居然提出了如此非分的要求。

柳丹晨有些为难地看了看张扬,张扬马上替她解围道:“柳丹晨前两天刚刚失声,最近都在休假,医生让她近期不要开嗓,否则还可能会复发。”

武意有些惋惜道:“这样啊,张扬,你们怎么认识的?”

张扬笑道:“你到底是记者,刨根问底。”

武意道:“你倒是说啊,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

柳丹晨道:“张书记其实是我远方的表哥。”

“表哥?”武意诧异地瞪圆了双眼。

张扬和柳丹晨吃过饭后来到附近的沙滩上散步,张大官人笑道:“我什么时候成了你远方的表哥了?”

柳丹晨莞尔笑道:“我如果不那么说,那个武意肯定还要继续追问下去,我是怕了这帮记者了。”

张扬道:“滨海太小,到哪儿都能遇到熟人,你这个大明星来到我们这里想低调也低调不了。”

柳丹晨道:“我是来求医的,张书记,你觉得我的腰伤是不是能够治好?”

张扬道:“应该没什么问题,你做好住一个星期的准备,我为你治疗三次,应该就能将腰伤彻底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