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五章【余波未了】(下)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6:01
字体大小 + - 关灯

陈凯道:“大哥,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情?”

陈岗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啊”

陈凯道:“大哥,说给我听听,就算我帮不上忙,至少有人帮你分担一下”

陈岗道:“今天洪长青过来找我,她让我给她调动工作”

陈凯道:“这女人怎么这么不懂事?最近北港有许多不利于你的留言,在这个当口上她怎么还敢胡闹?”

陈岗道:“或许她正是因为这些事,所以才过来要挟我,女人,果然是最不可相信的动物”

陈凯道:“大哥,这个洪长青真是麻烦,当初她在滨海出了事情,还不是你帮忙把她调到了开发区?这才多久时间,又不满足了?”

陈岗道:“这个女人非常贪心,我真是后悔”他抿了抿嘴唇道:“之前有人往省纪委寄我的黑材料,举报我利用手中权力要挟女下属保持不正当的男女关系”

陈凯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张扬,他低声道:“是不是姓张的?”

陈岗摇了摇头道:“我试探过他,这件事应该不是他干得,至少在目前,他没有对付我的必要”

陈凯道:“会不会很麻烦?”

陈岗道:“虽然有人举报我,但是省纪委应该没有掌握什么确切的证据,否则我现在也不会坐在这里”

陈凯道:“大哥,你有没有听说省纪委副书记刘艳红遭遇车祸的事情?”

陈岗点了点头随即又叹了口气道:“真是麻烦”

陈凯道:“这女人命真是硬,从这么高的山崖上摔下去,居然没摔死她”

陈岗有些不满地看着弟弟道:“这种话你千万不能乱说,现在外面都认为这不是一起意外的交通事故,说有人设计谋害纪委工作组”

陈凯道:“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们做得,怕什么?”

陈岗道:“你不要忘了,刘艳红来北港多少跟我有些关系现在她出了事情,难免会有一些人怀疑到我身上”

陈凯叹了口气道:“哥,北港绝非久留之地是时候该下定决心了”自从上次被张扬抓住把柄之后,陈凯就产生了离开国内的想法陈岗道:“想走?哪有那么容易?你以为张扬是吃素的?我敢说他一直都在盯着我”

陈凯怒道:“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明明抓住了我们的把柄,却不把我们置于死地他究竟想从我们身上得到什么?想要折磨我们吗?”

陈岗道:“他想利用我们,正是因为我们存在价值,所以他才一直没有将手中的证据公诸于众”

陈凯道:“哥,我受不了了,这样下去我就快要疯了,好像有人拿着一把刀瞄准了我的脖子,而我偏偏不知道这把刀究竟什么时候才会落下,恐怕他还没有杀我,我已经被折磨疯了”

陈岗道:“走,是我们唯一的办法小凯,我们必须加紧进程了”

刘艳红虽然在春阳出事,可这次事故却让北港方面的很多人感到心惊,袁家兄弟也是其中之一,在得知刘艳红在春阳坠崖重伤之后袁孝工第一时间将他的几个兄弟召集到老四袁孝商家里,原因很简单,现在袁孝商的妻子和儿子全都去了澳洲,家里就他一个,商量事情也方便一些,过去他们常去老二袁孝农位于灯塔山的别墅可是自从袁孝农在那里包养了情妇刘恬之后,几兄弟就不愿意去那里了袁孝农当晚是最迟到达的一个,距离约定的七点过了二十分钟,一走入袁孝商的房门,他就忙不迭地解释道:“塞车,这北港最近也不知怎么了?每天这个点都塞车”

老三袁孝兵嘿嘿笑了一声却没有说话袁孝农却不乐意了:“老三,你笑什么?”

袁孝兵道:“我乐意”

袁孝工冷哼了一声道:“你少花点时间在陪女人逛街上,就不会恰巧赶上塞车”

“呃……”

袁孝工不耐烦地摆了摆手,显然不想听他继续解释袁孝商拍了拍袁孝农的肩膀道:“二哥,别解释了,大哥过来的路上在一百门口看到你了,大包袱小行李的,还给刘恬买了辆甲壳虫?”

袁孝农这才明白为什么哥几个看他的目光透着怪异,他讪讪笑了笑道:“她今天生日”

袁孝兵又笑了起来袁孝农这会儿有些发窘了,脸皮发热,他知道兄弟几个都反对他和刘恬来往,今儿搞不好要开批斗大会了袁孝工却没有接着说他,低声道:“省纪委副书记、监察厅厅长刘艳红在前往荆山的途中出了事故,现在上头高度怀疑这件事是故意谋杀,北港的一些人被列为重点怀疑对象”

袁孝兵道:“这下北港又要风声鹤唳了”

袁孝工道:“我把你们叫来,是提醒你们做事一定要小心谨慎,省纪委副书记出事,已经震动了高层,我看这次要对北港动真格的了”

袁孝农道:“她在春阳出的事情,为什么要盯上北港?难道怀疑是北港内部有人干得?”

袁孝工道:“最近一段时间,针对北港领导层的举报很多,省纪委之所以在短时间内又向北港派出工作组,就是为了了解这些事,刘艳红刚刚离开北港,就在途中出事,上头怀疑这件事和北港的一些人有关也很正常”

袁孝兵道:“北港还真是不太平,丁高山兄弟俩死了没多久,现在刘艳红的事情也怀疑和北港有关,我看北港没人有这么大的胆子,动省纪委副书记?除非是不想混了?”

袁孝工道:“无论是谁做的,这件事已经造成了严重的影响上头不会轻易算了,不把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绝对不肯罢休”

袁孝农道:“大哥,其实你不必太担心,反正这件事跟咱们兄弟没有关系,我们又没做什么?刘艳红就算死了也和我们扯不上一毛钱的关系”

他的一句话却激怒了袁孝工,袁孝工怒道:“放屁你什么时候能把眼光放得长远一点?你懂不懂什么叫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丁家兄弟死的时候你幸灾乐祸,刘艳红出事你认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拜托你用用自己的脑子,这些事情如果都和北港有关,上头会怎么看北港?这一系列的事情很可能已经激怒了高层,促使他们下定决心要将北港的事情查个水落石出,难道你以为我们可以独善其身吗?”

袁孝农无言以对袁孝工道:“之前我怎么教你?我让你这段时间务必要保持低调,你看看你自己又是怎么做的?整个北港谁不知道你袁孝农袁大老板风流多金?谁不知道你为了一个女人可以挥金如土?”

袁孝农道:“大哥……我……我也没干什么?”

袁孝工怒道:“你的钱是从哪里来的?是不是要别人好好查查你?你可以解释清楚你收入的来龙去脉吗?你是比别人聪明还是比别人有能力?”

袁孝农咬了咬嘴唇,他有些无法忍受了,大声道:“大哥我知道你看不起我,你们几个全都看不起我”

袁孝兵怒道:“老二,你胡说什么?”

袁孝农愤然起身道:“我说错了吗?在你们心中,你们几个才是亲兄弟,我算什么?头脑又不灵光,还贪财好色,我只是兄弟里面的累赘”

袁孝商道:“二哥,没人这么看你”

袁孝农用力摇了摇头道:“我还没傻到那个份上,有些事我明白”

袁孝兵想把他劝出去,以免进一步触怒老大袁孝工却道:“让他说”

袁孝农道:“我有今天不是仰仗着你们,我也是出生入死辛辛苦苦拼回来的,老大,我知道你这些年一直都在照顾我们,可我今天拥有的一切并不是靠你施舍得来的,你骂我我忍了,谁让你是我大哥,可是你凭什么对我的私生活指手画脚?凭什么?”

袁孝商上前拖住他:“二哥,你少说两句”

袁孝农大声道:“不就是个女人吗?我拼死拼活半辈子为了什么?赚钱?赚钱又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享受?”

袁孝工道:“任何事情都要有个分寸,谁都想活得随心所欲,可是你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就不得不去考虑别人的感受,要知道这个世界上不仅仅有你自己,你还有亲人还有朋友”

袁孝农点了点头,脸上浮现出一丝奇怪的微笑:“大哥,冠冕堂皇的话我听过很多了,我不怕什么?死都不怕,是你自己害怕,你比我们中的任何一个都害怕失去”

“你住口”袁孝工怒吼道袁孝农道:“你害怕失去名誉,害怕失去地位,害怕……”

袁孝兵不等他把话说完,冲上去,一记大力的勾拳将袁孝农打得仰身倒在了地上,袁孝商赶紧上前抱住了老三袁孝农慢慢从地上坐起身来,擦去唇角的鲜血,他看了看,然后呵呵笑了起来,低声道:“打得好,你们才是兄弟……”他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向门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