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四章【意外事故】(下)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5:55
字体大小 + - 关灯

张扬道:“有我在,你不会有事。”根据他的初步判断,刘艳红身上有多处骨折,而且她的左腹还有两处贯通伤,这个坚强的女人不知是怎样撑到现在的。

张扬利用急救包中的夹板将刘艳红骨折的地方迅速进行了固定,在为她救治的过程中,张扬发现刘艳红的情况比他预想中还要严重,她的脊椎也出现了两处骨折,断骨已经对她的脊髓造成了损伤,甚至会影响到她以后的肢体功能。张扬取出一颗逆天丹塞入刘艳红的嘴里,这颗丹药可以增强刘艳红的生命力,帮助她继续支撑下去。

通过对讲机,张扬向上方等待的人们通报了刘艳红的情况。

宋怀明得知刘艳红仍然活着的时候方才稍稍松了口气,他对张扬还是拥有信心的,只要张扬能够找到刘艳红,就一定能够保住她的生命。宋怀明曾经亲眼见证过张扬让岳父楚镇南死而复生的奇迹,相信有张扬在,这种奇迹还会出现。

张扬利用车身钢板固定了刘艳红的身体,避免她骨折的部位移动,从一百多米的山崖下,将刘艳红背上山崖是一个非常困难的过程,即便张大官人轻功一流,但是他必须要考虑到刘艳红的承受能力,避免给她造成新的伤害。

这段距离花费了张扬接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当张扬背负着刘艳红出现在山崖上时,等候在这里的人群发出一阵欢呼。

江城市最精锐的医疗小组已经迎了上去,为首的是江城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左拥军。医学专家于子良也应邀专门前来。协助张扬将刘艳红抬上了担架。

省委书记宋怀明来到担架前,亲自护送担架进入救护车。

救护车内,护士马上进行急救输液,采血配型。刘艳红大量失血,首要面临的是输血。

宋怀明望着身受重伤陷入昏迷的刘艳红,心疼地咬了咬嘴唇,低声道:“情况怎么样?”

张扬道:“身体多处骨折。而且有内脏损伤。”

于子良经过初步检查后道:“可能合并多处脏器破裂,必须要马上进行手术。”

左拥军道:“已经让春阳县人民医院准备好了手术室,赶到后就可以展开手术。”

于子良点了点头。

张扬悄悄将于子良叫到一边。将自己所了解到刘艳红的伤情告诉了他。在手术上,张扬帮不上太大的忙,他对于子良的医术非常信任。

宋怀明和张扬一起离开了救护车。江城市委书记杜天野、春阳县县委书记沙普源、县委副书记乔鹏飞全都围拢了过来,杜天野道:“宋书记,您也辛苦这么久了,先去春阳县休息一下,等候手术结果。”

宋怀明道:“车里还有其他同志吗?”

沙普源道:“宋书记,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当时和刘厅长一起在车里的有两个人,车身在坠落的过程中分成了两部分,司机和前半部分一起坠落到了谷底,发生了爆炸。目前救援队找到了那部分的残骸,尸体已经找到了。”

张扬道:“另外一个也死了,我亲眼看到了他的尸体。”

宋怀明叹了口气,显然刘艳红是这起事故中的唯一幸存者。

时隔数年之后,张扬再次踏入了春阳县人民医院的大门。县人民医院方面专门为他们准备了休息室,这些领导们因为亲临现场指挥,身上的衣物大都已经沾湿,乔鹏飞专门安排人去准备了一些衣服提供给领导们换上,虽然是一件小事,从中却能够看出乔鹏飞考虑事情是非常周全的。

张大官人车上就有替换的衣服。换好衣服出来,刚巧遇到了杜天野,杜天野道:“宋书记去手术室等着了。”

张扬叹了口气。

杜天野道:“依你看,刘厅长有没有生命危险?”

张扬道:“命肯定是保住了,但是会不会瘫痪很难说。”

杜天野微微一怔,张扬道:“她的脊椎多处骨折,从出事到获救间隔时间太久,脊髓神经不可避免地受到了损伤。”

杜天野道:“那岂不是很麻烦?你有办法的是不是?”

张扬道:“先治疗外伤再说,等于博士他们做完手术,我再想办法为她进行后续治疗。”

他们来到手术室外,看到宋怀明正站在窗前,凝望着窗外陷入沉思,没有人去主动打扰他。

张扬向乔鹏飞使了个眼色,乔鹏飞和他一起来到走廊的尽头,乔鹏飞道:“有事?”

张扬道:“乔老和梦媛今天要到春阳来,他们是不是已经到了?”

乔鹏飞摇了摇头道:“我刚才给他们打过电话了,让他们暂时不要过来了,出了这种事情,我根本没办法离开。”

张扬道:“现场调查的结果出来了没有?”

乔鹏飞道:“具体的情况还要等刘厅长苏醒之后再调查,不过根据目前我们掌握的情况,昨晚刘厅长所乘坐的轿车应该和另外一辆车相撞,所以才发生了失控,冲下了山崖。”

张扬道:“有没有找到那辆车?”

“没有,只是在现场找到了一些保险杠的碎片,证明不了什么。应该是那辆车肇事后,趁着天黑雨大,逃逸了。”

张扬低声道:“很难说这是一次意外。”

“什么意思?”

张扬道:“刘厅从事纪委工作多年,只怕得罪了不少人。”

乔鹏飞道:“你是说这起交通事故是有人刻意制造出来的?”

张扬道:“我个人的猜测罢了。”

荆山市委书记吴明也在闻讯后专程赶来,听说刘艳红目前还在急救之中,吴明也是一脸的悲怆,他愤愤然道:“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一个熟悉的声音道:“如果不是你邀请她去荆山,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张扬走了过来。

吴明有些错愕地望着张扬:“张扬,你什么意思?我根本就不知道艳红同志要来荆山的事情。”

张扬看到吴明的表情并不像是作伪,他皱了皱眉头。

宋怀明转过身来:“大家都静一静,这里是医院!”

所有人都沉默了下去。

手术室门前的灯光此时熄灭了,他们赶紧迎了上去。

不多时看到于子良从里面走了出来,他摘下口罩,来到宋怀明面前向他汇报道:“宋书记,刘厅长的性命是保住了,不过,她身体骨折情况很严重,预后还很难说。而且她在坠崖的过程中头部受到了撞击,可能会造成部分失忆。”

宋怀明点了点头。

于子良又跟张扬打了个招呼,让他跟着自己来办公室一趟。

张扬知道于子良有事情要跟自己商量。

来到办公室后,于子良将刘艳红的几张CT片插入灯箱上,指着片子道:“她的胸椎腰椎都有骨折,而且严重压迫到她的脊神经,骨折虽然可以处理,但是脊髓的损伤我们无能为力……”他停顿了一下又道:“即便是世界上最顶尖的神经外科医生也无能为力。我可以断言,除非出现奇迹,她的后半生都将在轮椅上渡过。”于子良望着张扬,他对张扬一直寄予厚望,他相信只有张扬拥有这样的能力,虽然他对张扬神乎其技的医术也无法理解,但是他仍然坚信张扬可以制造奇迹。

张扬道:“一切要等她的外伤恢复再说,这种物理性的损伤非常难治,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于子良道:“时间拖得太久,而且她伤得太重。”

张扬道:“我检查过头她的伤情,根据现在的情况来看,如果以后能够恢复行走功能已经万幸了,不过她的治疗肯定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多久?”

“也许一年,也许一辈子……”张扬对刘艳红的伤情也不敢过于乐观。

刘艳红苏醒过来,她睁开双目,眼前的景物从朦胧渐渐变得清晰,她看到一双关切的眼睛,这眼睛像极了省委书记宋怀明,刘艳红道:“怀明……”人在重伤后,思维会变得简单,没有更多的力气去想太多,换成平时刘艳红绝不会这样称呼宋怀明,而且是在她无法确定眼前究竟是不是宋怀明本人的前提下。

宋怀明笑着点了点头:“你醒了!”

刘艳红的意识渐渐清醒了,她有些不好意思,虚弱道:“宋书记……”

宋怀明看到刘艳红还认识自己,心中顿感欣慰,看来刘艳红的失忆状况并不严重,道:“好好休息,大家都很关心你,对了,吴明同志也专程从荆山赶过来。”

刘艳红道:“帮我谢谢大家!”

随着刘艳红的脱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这次的车祸造成了两死一伤,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这场车祸是人为造成的,所有人开始考虑这场车祸究竟是不是一个阴谋。

宋怀明和张扬在这一点上的看法相同,他们都认为刘艳红的这次事故并非是意外,而是一场刻意谋杀。

确信刘艳红没有生命危险之后,宋怀明当天下午就要返回东江,临行之前,他专门把张扬叫到自己身边,低声道:“这次的事情你怎么看?”

张扬道:“宋叔叔,我和多数人的看法一样,这起事故绝不是一场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