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四章【意外事故】(上)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5:52
字体大小 + - 关灯

”张扬道:“什么?”

宋怀明道:“艳红同志在前往荆山的路上出了交通事故,汽车失控落入了清台山的悬崖,目前正在抢救,尚且不知道是否有人员伤亡。”

张大官人打了个激灵,瞬间睡意全无,他从床上爬了起来:“宋书记,我马上去……”

宋怀明道:“张扬,哪怕是有一线希望,也要救她!”

外面的雨下得很大,张扬顾不上向任何人解释,他开着自己的坐地虎驶入瓢泼的夜雨之中。

宋怀明此时已经身处在他的座驾内,秘书钟培元低声道:“现在就走吗?”

宋怀明点了点头道:“马上出发!”

因为下雨的缘故,从滨海到春阳整整花费了三个半小时,途中张扬打电话联系了江城市委书记杜天野,杜天野也知道了这件事,目前已经身在汽车出事的现场正在组织营救。

一路之上,张扬反反复复都在想着白天和刘艳红见面的情景,想不到人生如此变化无常,白天还好好的,晚上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刘艳红发生事故的地方在清台山黑山子乡,张扬对这里极为熟悉,来到现场的时候,已经是清晨六点多钟,天色已经放亮,雨却没有减小的趋势,现场已经被临时封闭了起来,张扬的车辆被**拦住,他推开车门跳了下去,看到站在不远处的乔鹏飞,他呼喊着乔鹏飞的名字。

乔鹏飞转身看到张扬,赶紧走过来把他带了进去。

乔鹏飞并不知道张扬会过来,他向张扬道:“雨太大,前方的道路发生了

坍塌,抢救车辆过不去。已经派人员绕行了,不过他们到现在仍然没有找到失事的车辆。”

江城市委书记杜天野穿着雨衣站在高处,他明显有些焦急了,从知道出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四个小时,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失事车辆。

乔鹏飞陪着张扬来到他的身边,大声道:“杜书记,张扬来了。”

杜天野看到张扬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三人来到一旁临时搭起的帐篷内。

张扬道:“杜书记。你怎么知道刘书记的车从悬崖上掉下去了?”

杜天野道:“从现场的情况来看,应该是有车辆从紧十八盘冲下了悬崖,昨天晚上宋书记突然打电话给我。说刘厅长出了事情,汽车在清台山落下了悬崖,苏醒后给他打了电话。我组织人员连夜在这一带的山路上进行排查。两小时前,在这儿发现了车辆撞击的痕迹。”

张扬道:“车辆撞击?”

杜天野道:“从现场散落的零件上来看,应该是发生了一场事故,可是雨

这么大,下面能见度很低,消防队员本来尝试从悬崖爬下去,可是没能成功。”此时对讲机响了起来,却是派去绕行进入悬崖底部搜索的队伍遇到了麻烦,通往谷底的桥梁被山洪冲断了。他们无法继续前行。

杜天野忍不住骂道:“混账!”

张扬道:“我试试!”

乔鹏飞和杜天野同时望向他。

张扬道:“我从悬崖上爬下去,既然刘厅长能够给宋书记打电话,证明她仍然活着,越早找到她,生存的希望就越大,不能耽搁了。”

杜天野和乔鹏飞都知道张扬的身手出众,不过在这么大雨的前提下爬下山崖。也要冒着相当的风险。

杜天野道:“可是……”

张扬道:“别可是了,如果刘厅长在这里出了事情,你们两个都得承担连带责任!”

杜天野咬了咬嘴唇道:“好,鹏飞,让人准备绳子。”

张大官人准备好。带上了急救包,以他的轻功根本不需要什么绳子的保护。但是考虑到山下的刘艳红可能受

到了重伤,也考虑到众目睽睽之下,毕竟不适合表现的太过骇人,还是收敛一些的好。

老天爷似乎偏要给张大官人的营救行动制造障碍,雨越下越大,张扬还没有从悬崖上滑下,上方就有松脱的山石落了下来,张扬一手握住绳索,一掌将山石劈开。乔鹏飞赶紧走过来,将自己的安全帽给张扬扣在头上。

杜天野大声道:“多加小心!”

张扬笑了笑,向两人竖了竖拇指,然后拉着绳索向山崖下滑去。

山上的雨水汇集在一起,从悬崖上奔流直下,临时形成了一条瀑布,张扬辨认出这山崖正是他当年营救楚嫣然的那个,一晃五年过去了,想不到他又会来到崖下救人。

绳索并不够长,放下百米已到尽头,可是悬崖却仍然没有到底,张大官人目力虽然很强,可是谷中都是雨雾,根本看不清是否有人在,他将绳索系在一棵长在山崖间的松树上,贴身沿着湿滑的崖壁继续向下,一边小心下行,一边大声叫道:“下面有人

吗?”他中气十足的声音在山谷中回荡,却无人应声。

张扬心中凉了半截,他现在下行的深度已经超过了一百米,想当初楚嫣然是幸运被松树拦住,否则早已摔得粉身碎骨,如果刘艳红乘坐的汽车真的从山崖上冲了下来,车内人员只怕凶多吉少了,不过刘艳红打给宋怀明的那个电话是在出事之后,从宋怀明接到电话到现在也有四个多小时了,就算刘艳红侥幸在车祸中活命,很难说她能够撑到现在。

宋怀明来到现场的时候,张扬已经下去了一个多小时,省委书记亲临现场并没有声张。杜天野将宋怀明请到帐篷内,宋怀明焦急道:“怎样?有没有找到艳红同志?”

杜天野道:“宋书记,您不要着急,我们已经动员了所有的力量,张扬在一个多小时前也爬下了悬崖,去寻找刘厅长的下落。”

宋怀明道:“为什么这么久还没有消息?”

杜天野道:“雨太大,多处山体出现了坍塌,环境恶劣,直升飞机的搜救

无法进行,本来我们安排了营救人员从山下绕行,可是桥梁也被山洪冲垮。”

宋怀明道:“一定要抓紧时间。”他抬起手腕看了看表:“我接到艳红同志的电话已经过去了五个多小时,时间过去的越久,她面临的危险就越大。”

杜天野道:“宋书记,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刘厅长所乘坐的汽车在坠崖前应该发生了一场事故,现场留下的痕迹显示还有另外一辆车。”

宋怀明抿了抿嘴唇道:“但愿所有人平安无事。”说这句话的时候,宋怀明却清醒的意识到车内的人员只怕凶多吉少了,刘艳红微弱的声音仍然回荡在他的耳边,想起昨晚刘艳红极其虚弱地呼唤他的名字,宋怀明的内心刀绞般疼痛,在死亡面前,刘艳红唯一想起的人是自己,他仍然记得刘艳红用尽最后的气力说出的那句话:“怀明……我爱你……”

宋怀明的眼眶有些发热,他坚毅的面庞紧绷着,他绝不可以在人前落泪,无论结果怎样,他都必须要承受,宋怀明深吸了一口气,低声道:

“我相信吉人自有天相!”这句话他更像是在安慰自己。

杜天野随身的对讲机中传来了张扬的声音:“我……好像看到汽车了……”

杜天野将对讲机拿到嘴边:“张扬,现场情况怎么样?”

张扬道:“我正准备过去……”

宋怀明将对讲机要了过去:“张扬,一定要找到艳红同志……你自己也要多加小心!”

“放心吧!”

张扬此时双手抓着岩石的缝隙,他已经看清了下方的车辆,确切地说,只是车辆的一部分,车辆在坠落的过程中一分为二,张扬看到的是车辆的后半部分,突出崖壁的松树挡住了它,雨仍然没有停歇的迹象,落在车身铁皮的声音让人心惊肉跳。

张大官人一颗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儿,他小心地靠近那部分汽车,看到从车身缝隙中不断滴出的血水,一条手臂耷拉在虚空之中,张扬攀援在树枝上,顺着手臂找到了一张血肉模糊的面孔,从短发上辨认出这是一个男

人,他早已停止了呼吸。

虽然雨声很大,张扬仍然凭借着他超强的耳力听到了细微的呼吸声,这呼吸声来自于车辆内部,因为汽车从高空中坠落,受到了强烈的冲击,车身严重扭曲变形,张扬掀开座椅,看到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被夹在在座椅下狭窄的空间内,不是刘艳红还有哪个。

刘艳红的身躯在不断颤抖着,仿若风中凋零的花朵,随时都可能被风雨吹打得七零八落,张扬低声道:“嗨,刘姐,你还好吗?”

刘艳红在这样的状况下,她的意识居然还能保持清醒。气若游丝道:“嗨……真巧……”

张扬看到她的惨状,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出来了:“放心,你不会有事,我绝不会让你出事……”张扬首先点中她的穴道,帮她止血,然后将挤压着刘艳红的车身向周围推开。

刘艳红颤声道:“我……的身体……失去知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