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四章意外事故(上)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5:48
字体大小 + - 关灯

龚奇伟道:“你打算怎么安排经贸团的行程?”

张扬道:“先让他们在北港考察一下,明天下午去滨海,保税区建设刚刚开始,没什么吸引人的地方,其实无论北港还是滨海,只要他们愿意投资,都是一件好事。”

龚奇伟点了点头,这句话证明张扬的境界的确是提高了。他想起一件事:“对了,我听说纪委监察厅刘厅长正在北港,你有没有见过她?”

张扬摇了摇头道:“没有……”他并不想自己和刘艳红见面的事情被别人知道。

事情总是那么凑巧,龚奇伟问起刘艳红的时候,刚巧刘艳红打来了电话。

张扬向龚奇伟笑了笑,起身走到一旁接通了电话。

刘艳红道:“考虑的怎么样了?”

张扬道:“没啥可考虑的,您说的那事儿我真没兴趣。”

刘艳红道:“先别这么急做出决定,我要去荆山办点事儿,等我回来后,你再给我答复。”

张扬听到她要去荆山,马上想起了荆山市委书记吴明,张扬笑道:“去见吴书记啊!”

刘艳红居然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轻声道:“别胡说八道,我是去办公事。”

张扬道:“说句真心话,吴书记的人品可不怎么样,您可小心上当受骗啊!”

刘艳红啐道:“多嘴,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管了。”

张扬道:“得,我是好心没好报。”

刘艳红道:“对了,我跟你说的事情,你不要对其他人说。”

“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绝对是60xs员的典范,打死都不说。”

刘艳红笑着挂上了电话。

当晚的宴会,北港市方面极为重视,市委书记项诚亲临现场,发表了一番热情洋溢的讲话,张扬对他的评价是索然无味。比政府一招的饭菜还要平淡。

当晚宴会之后,莎拉让张扬带他去市里玩玩,张大官人有点害怕她的热情,找了个借口,把莎拉交给傅长征伺候,自己则驱车返回了滨海。

乔老那边虽然没有指定让他相陪,可是身为地主,每天都是需要问候的。

今天乔梦媛陪着乔老在北港范围内转了转。以乔老的智慧。很快就觉察到了那些对他进行暗中保护的便衣**。本来当天下午准备前往春阳,可是三点多的时候下起了暴雨,乔老打消了冒雨前往的念头。当晚又回到海洋花园入住。

张扬打电话问候的时候,乔老让他过来一趟。

张扬就在乔老隔壁的别墅,打着雨

伞走了过来。

乔梦媛在门前等着他。接过他手里的雨伞,递给他一条毛巾。

张扬擦了擦身上的雨水,乐呵呵走向乔老道:“乔老,今天玩的怎么样?”

乔老道:“还好,一整天都没见你人影,我还以为你故意躲着我呢。”

张扬笑道:“我倒是想跟着您,可又怕打扰了你们祖孙俩的二人世界,我毕竟是个外人。”

乔老笑道:“我和梦媛可从来没把你当成外人。”

听到爷爷这句话,乔梦媛俏脸微微一红。不知老人家为什么要把自己也给算上?

张扬在乔老的身边坐下,解释道:“我刚刚回来,很多事情都需要处理,而且还有很多会等着开,您老千万不要见怪。”

乔老微笑道:“知道你忙,我可没有怪你的意思,今天梦媛陪我到处转了转。想不到北港还有那么美的景色。”

乔梦媛道:“上午我陪爷爷去了白岛。”

张扬道:“没有安排爷爷在白岛住一夜?”

乔梦媛笑道:“本来想安排的,可是他又想下午去春阳,没想到离开白岛之后就下起雨来,所以我们临时取消了行程,在滨海多呆一夜。明天一早再走。”

乔老道:“张扬,你跟我来。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张大官人眨了眨眼睛,心说什么神秘的事情,乔老居然还要和自己单独说,连乔梦媛都要回避?他嗯了一声,和乔老一起来到他的房间内。

乔老示意张扬关上房门,拿出一张照片递给张扬,张扬接过去一看,这是一张黑白照片,照片上的乔老一身军装,抱着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从眉眼中能够辨认出这小丫头就是乔梦媛。

乔老微笑道:“其实每个人都做不到绝对的公平,在我的儿孙中,我最偏爱的就是梦媛。”

张扬笑道:“看得出来!”

乔老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最近我们家发生了一些事,你应该有所耳

闻吧。”

张扬点了点头。

乔老又道:“我这次专程来滨海一趟,你也明白我是为了什么。”

张扬没说话。

乔老笑道:“你不好回答就不说,听我说就好。”

张扬道:“乔老有什么吩咐?”他看出乔老是有事情要交代自己。

乔老道:“过去我的这些儿孙中,最让我放心的就是梦媛,这孩子懂事孝顺,从来不给家里招惹麻烦,但是她的性情却又最为执着,尤其是在感情方面。”

张扬笑了笑,过去乔梦媛对待许嘉勇情根深种,如果不是许嘉勇一次一次的伤害了她,或许他们早已成为伉俪。

乔老道:“可现在,她却成为我最担心的一个,我担心她会受到伤害。”

张扬道:“这方面我倒有不同的看法,梦媛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她能够处理好自己的事情。”

乔老摇了摇头道:“过去她和许嘉勇恋爱的时候,家里上上下下全都反

对,我也不喜欢,因为我看出姓许的小子动机不纯,可是我又无法改变她,只能顺其自然,后来他们的分手着实让我松了口气。”

张扬没说话,心中默默揣摩着乔老的意思。

乔老道:“最近她受到的打击不少,我担心她会精神崩溃,可是这次来到滨海,见到她,我又放心了,梦媛看起来似乎比我想象中坚强,可我也看出,她之所以能够承受这么多的风雨,是因为你的缘故。”

张大官人听得心惊肉跳,乔老这番话等于将乔梦媛对他的情愫点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这厮不知该如何回应。

乔老道:“等你有一天为人父母的时候,你就会感觉到,如有可能,总是尽可能帮着儿女做点事,想扶着他们走一程,可是最终你又会发现,放手越晚,对他就越是一种伤害,可就算你能够做到放手,心里却放不下这份牵挂。”

张扬道:“您老说得是责任感。”

乔老点了点头道:“不错,就是责任

感。”他望着张扬道:“我不瞒你,我很欣赏你,欣赏你的勇于担当的胆色,一度我也幻想过你和梦媛能够走到一起。”

张大官人面露尴尬之色,他的心思即便以乔老的睿智也难以明白。

乔老道:“后来我知道你已经有了未婚妻,这世上常常会出现有缘无分的事情。我也希望梦媛能够找到一份属于她自己的感情,但是我又发现她似乎很难再接受别人。”

张扬道:“其实您老不必太过担心。”

乔老道:“后辈感情上的事情我管不了了,可是我只是担心她会受欺负,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张扬望着乔老,已经知道他想委托自己什么事情,他点了点头。

乔老道:“我都没说,为什么你就答应下来?”

张扬道:“我会尽我所能避免她受到伤害。”

乔老却摇了摇头道:“其实这世上真正能伤害到自己的都是自己在乎的人,你若不在乎,又怎么会受到伤

害?”

张扬内心一怔,乔老分明在暗示他,要他不要伤害乔梦媛,张扬低声道:“我明白了!”

乔老微笑道:“人生真的很奇怪,有人把钱看得很重要,有人把权看得很重要,有人把感情看得比生命还重要,可是真正等老了,你会发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只不过是一个匆匆过客,过去你认为重要的东西,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

张扬道:“乔老,其实您也没能完全看破,这世上毕竟有太多您在乎的事情。”

乔老点了点头道:“看破却放不下,这世上的多数人都是如此。”

乔梦媛将张扬送出门外,张扬从她手里接过雨伞,临行前忽然问道:“你想不想知道你爷爷跟我说了些什么?”

乔梦媛道:“秘密之所以成为秘密就因为很少有人知道,你若是告诉我,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张大官人对乔梦媛的这句话深感认同,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秘密。和别人相比,他的秘密应该更多一些,

这世上很少有人会相信他从大隋而来,一个人如果拥有了太多的秘密,那么他就会产生一种孤独感,因为每一个秘密都是一桩心事,压在你的内心深处。

即便是性情开朗的张大官人也会有郁闷的时候,压在心底的秘密如同一杯杯的苦酒,只能他自己去慢慢体味。

凌晨三点钟的时候,张扬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惊醒,他皱了皱眉头,拿起电话看了看,却发现号码属于省委书记宋怀明。

他有些奇怪,宋怀明很少给他打电话,尤其是在半夜三更的时候,难道发生了什么要紧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