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三章【别坑我】(下)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5:46
字体大小 + - 关灯

刘艳红道:“你对女孩子总是非常的宽容。

张扬笑道:“其实我对你也很宽容,虽然被你整天利用,可是我从不求回报。”

刘艳红道:“好像我给你多少委屈似的。”

张扬笑道:“您要是真觉得过意不去,回头跟上头说说,帮我提升提升,我在县处级的位置上已经徘徊很久了。”

刘艳红忍不住笑了起来:“还是个官儿迷!你年轻轻的就已经到了这种级别,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张扬道:“这世上就没有知足的人,知足其实就是自满,咱们当国家干部的一旦自满,就肯定要止步不前,您是想我上进呢?还是想我止步不前?”

刘艳红早就习惯了他的这一套,遇到张扬要官的时候,她就会避重就轻,转移话题:“你在丁高山兄弟俩的葬礼上帮助丁琳解围,痛打了董正阳,博得了她的好感。所以她才会将那张欠条拿出来,说起来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放了蒋洪刚一马。”

张扬道:“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久,蒋洪刚也已经承担了相应的责任,不过我倒没觉得自己给了他多大的人情,只是还事实一个真相罢了。”

刘艳红道:“蒋洪刚虽然是权力斗争的牺牲品,可是从他落难这件事暴露了不少的问题,第一,丁家兄弟到底有没有走私犯罪行为?如果有,为什么这么多年他们会在北港平安无事?究竟是谁在给他们掩护?第二,谁杀了他们?杀他们的究竟是生意上的竞争者,还是隐藏的更深的一些人?第三,无论蒋洪刚承认与否,他都或多或少利用自己的职权为丁家兄弟创造过便利条件,北港像他这样的干部究竟有多少?

张扬道:“您说的这几件事好像都是**的任务。”

刘艳红道:“想要搞清北港目前的状况。必须要各个部门协同配合。我来北港虽有几次,可是每次调查总是无法深入进去。我感觉北港有一张看不见的防护网,这张网相当的严密。一旦发现漏洞,马上就会进行弥补,如果不深入内部。很难找到其中的真正问题所在。”

张扬道:“你是不是怀疑项诚有问题?”

刘艳红道:“很有可能。

“那就查啊!”

刘艳红道:“我调查过,对项诚、宫还山,甚至一些北港主要领导的财政情况进行过秘密调查,都没有发现问题。甚至可以说,他们基本上都能称得上清廉。”

张扬道:“清廉是好事儿,只有官员清廉了,老百姓才有好日子过。”

刘艳红道:“有些事太完美了,反倒让人生出疑心。”

张扬道:“你还是怀疑!”

刘艳红道:“北港肯定有问题,根据我现在掌握的资料。过去几年中,从北港走私到内地的各种商品,其数额是惊人的。然而北港警方每年破获的走私案件在全省也位居第一。可是数额却不大,正应了雷声大雨点小这句话。”

张扬道:“刘书记。你是不是怀疑北港**系统也有问题?”

刘艳红道:“没有证据之前,我不能乱说话,但是这次我一定要彻查北港的问题。”她走到张扬的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张扬,我有一个想法。”

张扬道:“刘姐,我怎么感觉您又想坑我了?”

刘艳红白了他一眼道:“还记得当初你刚来滨海的时候,我怎么交代你的吗?”

张扬点了点头:“记得,你让我锋芒不要太露。”

刘艳红道:“我发现了,你小子就喜欢跟我对着干,我让你往东,你偏要往西,我让你往西的时候,你已经呆在东边的大道上了。”

张扬笑道:“我也发现了,你们这些当领导的全都是又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

刘艳红道:“小子,你给我老老实实听着,我现在跟你说正事儿。”

张扬道:“你说!”

刘艳红道:“北港的问题太复杂,我也不瞒你,我们的调查工作已经陷入了困境,要想把事情全部搞清楚,就必须要从侧面着手。”

张扬道:“怎么个意思?”

刘艳红道:“想调查清楚情况,就必须打入敌人内部,假设滨海有这么一个60xs集团存在的话,那么,只有打入60xs集团内部,才能够获得他们的罪证。”

张大官人马上就明白了:“您是想我假扮成60xs分子,打入敌人内部?刘姐,您可不厚道啊,我自从踏足官场以来,可谓是两袖清风,您这是要毁我啊,咱能别坑我行吗?”

刘艳红道:“张扬,总得有人付出,而且这种付出是值得的。”

张扬道:“您还是找别人付出吧,我老老实实当我的市委书记,我也不求升官了,可咱不能丢人啊。”

刘艳红道:“你不要忘了你是国家干部,肃清干部队伍中的渣滓,也是你的责任。”

张扬道:“我的责任就是把滨海的经济发展上去,管好职权范围内的事儿,刘书记,真对不住,这种事情我不能干,搞不好会把我自个儿给折进去,看在咱们认识一场的份上,您就别害我了。”他起身向刘艳红告辞。

张扬明白刘艳红的意思,她是要自己给她当官场卧底,这种事情,换成过去他还会有些兴趣,可是现在他不再是过去那个喜欢冒险的人了,而且他已经是滨海市委书记,他的一举一动不仅关系到自身的名誉,也关系到很多人的声誉,他不可以再去冒险。

莎拉率领的经贸团在当天下午抵达北港,张扬亲自前往去迎接他们,北港市方面对此也表现出了足够的重视,市委副书记龚奇伟亲临现场。

莎拉还是一如既往的热情,看到张扬,马上呼喊着他的名字,扑上去一个热情的熊抱。张大官人虽然是个风流人物,可是对美国大妞的这种如火热情也有点消受不起,毕竟今天不是私人性质的会面,在公众场合下,这么多记者的长枪短炮的包围下,一举一动都代表着政府形象,所以张大官人得装,装出矜持而体面的微笑,装成彬彬有礼的君子,其实这厮认为自己至少拥有百分之八十的君子成分,除了对心上人,他很少去刻意占异性的便宜。

龚奇伟也微笑和莎拉握手:“莎拉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莎拉道:“龚市长,想不到你也来滨海了。”她这次前来的目的地是滨海,说句实话,到现在为止,她都没有搞清楚北港和滨海的关系,以为是同一个地方呢。

龚奇伟道:“欢迎你到北港来做客!”

走入市政府一招,安排代表团入住的时候,张大官人才把北港和滨海的关系向莎拉解释清楚。莎拉眨了眨眼睛道:“你是说,我来错地方了?我们是要去滨海啊。”

张扬笑道:“滨海和北港本来就没有分别,今天现在北港参观,晚上北港市委项书记专门为代表团举办了一个欢迎宴会。”

莎拉道:“我对这种宴会没兴趣,每次来到中国,都是没完没了的宴会,你们中国人可真喜欢吃啊!”

张大官人被她这句话呛得满脸通红,可又想不出反驳的理由,人家说得的确没错啊。

跟着张扬过来的滨海县委办公室主任傅长征及时道:“我们中国有句老话,民以食为天,其实这句话是个放之于四海都适用的标准,美国老百姓的第一件事也是吃饱肚子吧?”

莎拉一双绿色的眼睛眨了眨,充满暧昧地看着张扬道:“我还听说你们有句话叫,食色性也!这句话中和吃饭放在同样重要地位的还有60xs,看来你们的祖先要比现在更为开放。”

傅长征心中暗笑,但凡有眼睛的都能看出这美国妞恨不能一口把张书记给吞下去。

安排美国经贸团入住之后,龚奇伟把张扬叫了过来,他是担心张扬从南锡挖墙脚,把原属于南锡的项目挖到滨海来。

张扬听龚奇伟说完不由得笑了:“龚书记,你放心吧,我肯定不会干挖自己墙角的事情。如果不是在京城凑巧和他们遇上,他们经贸团也不会想起到这边来。”

龚奇伟感叹道:“你的人脉真是没的说。”

张扬道:“龚书记,今天上午你把有些人可给呛得不轻。”

龚奇伟笑了笑道:“我只是实话实说,张扬,我提议将福隆港的扩建纳入北港市重点工程,你该不会有什么想法吧?”

张扬道:“北港、滨海本来就是一家,何必分得那么清楚。”

龚奇伟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过去你开口闭口都是政绩,现在居然不提了。”

张扬笑道:“因为我终于发现了一个事实,政绩和你的官职未必是成正比的。”

龚奇伟道:“只有专注于官位的人才会专注于政绩,你能有现在的认识,证明你已经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您别夸我,听您这么一夸,我还真有点臊得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