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二章【对立】(上)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5:38
字体大小 + - 关灯

乔老道:“年轻的时候一宝要注意身体不然等老了,后悔都晚了。”

乔梦娱笑道:“爷爷,我没什么大事儿,而且我现在身体不知有多好,滨海城市虽然不大,可空气要比京城好的多,我现在每天早晨都坚持锻炼,五公里跑无论刮风下雨从不间断”

乔老道:“知道锻炼就好。”

乔梦娱道:“爷爷,您别担心了,张扬都说我没事,您赶紧去休息吧,今儿赶了这么远的路,早点睡,明天我还要陪你在附近看看呢。”

乔老连连点头,他向张扬道:“张扬,你一定要帮梦娱把脚治好了。”

张扬笑道:“您老放心吧!”

乔老走后,乔梦娱一双妙目朝张扬的脸上望了一眼,轻声道:“你也回去休息吧。

张扬笑道:“没事儿,我今晚就住在隔壁,抬脚就到。”

乔梦娱抿了抿樱唇道:“我刚才看到程焱东了,你是不是专门安排他过来负责jǐng戒工作?”

张扬点了点头道:“以防万一,最近发生了不少的事情。”

乔梦娱幽然叹了口气,感觉脚部一暖,却是张扬又将她扭伤的脚握在手中,乔梦娱红着脸道:“干什么?不是说没事了吗?”

张扬道:“你明儿还要陪老爷子到处去转,我得及时把你的脚给治好了。”

乔梦娱道:“已经不疼了。”

张扬道:“还是扭伤了脚筋的。”乔梦娱的玉足生得极美,足趾晶莹,宛如一颗颗花瓣,足部的肌肤宛如婴儿般柔软,握在手中,感觉到一种**蚀骨的滋味。

张扬的手指在她足踝轻轻揉捏着,乔梦娱感到有些痒,下意识地将足趾缩起。

张扬道:“奇怪啊,你的脚怎么一点都不臭呢?”

乔梦娱啐道:“你的脚才臭呢。”

张扬哈哈笑了一声,灼热的目羌盯住乔梦娱,看得乔梦娱含羞垂下头去,黑长的睫毛微微战栗着,张扬道:“梦娱,舒服吗?”

乔梦娱低低嗯了一声,可随即又摇了摇头。

张扬道:“你若是喜欢,我可以帮你这样按摩一辈子。”

乔梦娱忍不住笑了起来,她缩回了脚:“你愿意,我还不愿意呢。”她尝试着活动了一下足踝,感觉已经完全好了。于是小心站了起来,试着走了几步。

张扬道:“怎样?”

乔梦娱点了点头道:“你的医术要比人品好许多。”

张大官人道:“你可真够没良心的,我帮你治好了伤,居然连一句好话都没捞到。”

乔梦娱笑了笑,轻声道:“去洗手吧,我冲杯咖啡给你喝。”

张扬道:“不用洗手,从现在起,我一个月不洗手了,晚上带着你脚丫的味道睡觉。”

乔梦娱啐道:“恶心!”她起身去了餐厅不多时端着两杯香气诱人的咖啡走了过来,张扬接过其中的一杯,抿了一口道:“梦娱,这玩意儿晚上还是少喝,容易兴奋。”

乔梦娱道:“没事儿,我最近睡眠很好。”

张扬道:“不做梦吗?”

乔梦娱道:“谁不做梦啊!”

“梦到过我没有?”

乔梦娱摇了摇头:“还真没有,你说你有什么地方值得我梦到的?”

张大官人笑道:“不寒碜我两句你不舒服是不是?”

乔梦娱道:“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爷爷要来滨海的事情?”

张扬道:“乔老的意思,我当然要尊重老人家的意见。”

乔梦娱道:“你瞒着我的不止这件事啊!乔家最近出了事情,你也没说。”说起这件事,乔梦娱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

张扬道:“那些流言蜚语,管它做什么”

乔梦娱道:“如果只是流言蜚语,爷爷不会亲自前来滨海一趟。”

张扬道:“我不明白了。”

乔梦娱深深看了他一眼道:“你怎么会不明白?装糊涂才对。”

张扬道:“梦娱,我总觉着,人和人能够相知相识本来就是一种缘分,无论你承认与否,咱们之间的缘分都是割舍不断的。”

乔梦娱幽然叹了口气道:“你不用开导我,也不用为我担心,爷爷这次来到滨海,我见到他老人家,心中什么事情都明白了,你放心吧,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任何事我都承受得起,我需要做的,就是做好自己的工作,孝敬自己的家人。”

张扬道:“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乔梦娱道:“张扬,你说话越来越有领导派头了。”

张扬笑道:“咱们两人谁当领导都无所谓。”

乔梦娱道:“你是市委书记,我只是个小小的招商办副主任,在我眼里你永远都高高在上。”

张大官人的流氓劲儿又犯了:“那啥,其实我倒愿意你在上面。”

乔梦娱对张扬可谓是了解颇深,越是他说这种话的时候,越是不能搭腔,否则这厮只会蹬鼻子上脸,她只当没有听见,轻声道:“我听说时维在京城和徐建国闹了矛盾?”

张扬知道乔梦娱在故意岔开话题,笑道:“她就是那个脾气,你不用担心,事情已经说开了。”

乔梦娱道:“张扬,有没有觉得最近好像有人在针对乔家?”

张大官人当然看出了这一点,不过这个人藏得太深,而且乔老在政坛呼风唤雨多年,难免会得罪一些人,想要找出背后针对乔家的真凶,并不是那么容易。

张扬道:“最近的确有种山雨yù来的咸觉,很多事情接距而来,真的有些看不透了。”

乔梦娱道:“看不透就不要去管,其实人活得简单一点不好吗?官场上,每个人都在带着假面去辛苦经营着,可有没有想过,这么辛苦是为了什么?政治上获得了提升又带来了什么?就算你如愿以偿的达到了权力巅峰,可到最后忽然发现,身边连一个分享的人都没有,那又有什么快乐可言?”

张扬感觉乔梦娱的这番话似乎另有所指,难道她所说的是乔振梁?抛开最近的家庭风波,乔振梁在仕途之上算得上风得意,他在历经了短时间的蛰伏之后,终于又迎来了政治上的天,担任了津海市委书记。可是乔振梁在家庭中却变成了孤家寡人,妻离子散,很难说现在的乔振梁会拥有真正的快乐。

张扬道:“每次和你谈完话之后,我都感觉到灰心丧气,我对官场的兴趣直线下降,或许终有一天,我会因为你而放弃这条路。”

乔梦娱的美眸眨了眨,轻声道:“别拿我当借口,我也不愿意成为你的借口,如果给我一个再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和你做朋友。”

张大官人皱了皱眉头,乔梦娱的这番话充满了和自己划清界限的意思,可她越是这样声明越是证明了她内心的波动,她的心中早已充满了张扬的影子。

张扬微笑道:“我走了!”他起身向乔梦娱伸出手去,向她握手道别。

乔梦娱将手交到他的掌心,却冷不防被张扬拥入了怀中,然后张大官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亲吻在她的柔唇之上。乔梦娱的娇躯颤抖了一下,然后感觉到自身的血液仿佛在瞬间被人抽空,轻飘飘的如同坠入云端。

张扬很快尖放开了她,微笑道:“做个好梦!”

张扬当晚并没有离开海洋花园,而是来至隔壁的别墅内,程焱东已经布置好了当晚值班的人员,看到张扬过来,他笑道:“忙完子?”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看到茶几上的酒菜,走过去,自己倒了一杯,捻了一颗花生米塞到嘴里:“焱东,蛮会享受啊!”

程焱东道:“长夜漫漫,只能用这种方式打发寂宾。”

张扬笑了起来:“这两天恐怕要辛苦你了。”

程焱东道:“乔老这次过来,完全是私人xìng质喽。”

张扬点了点头道:“老爷子不想人家知道,所以你只需要暗中保护就行了,千万别让他发现,不然肯定会不高兴。”

程焱东道:“我和乔主任打过照面,她应该知道了。

张扬笑道:“她不会说。”

程焱东道:“其实乔老已经退了,还会有什么人对他不利呢?”

张扬道:“最近京城发生了很多事情。”

程焱东道:“我也听说了一些传言。”

张扬道:“传言不可信。”

程焱东笑了笑,就没有继续说下去。

张扬把那杯酒喝了,打了个哈欠道:“那啥,我先去休息了,明天一早还得去北港开会。”

从张大官人卧房的窗口可以看到对面别墅的全貌,夜深了,仍然有一间房亮着灯,张大官人可以断定那一定是乔梦娱,他想了一会儿,还是放弃了借着夜sè掩护潜入乔梦娱房间的想法,拿起电话,拨通了乔梦娱的手机号码。

乔梦娱果然没睡,慵懒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听到张扬的笑声,乔梦娱忍不住啐道:“这么晚了,你还打电话?”

张扬道:“看到你亮着灯,知道你没睡。”

对面的灯光马上熄灭了。

张扬笑道:“关灯了?”

乔梦娱叹了口气道:“看来我应该听从你的建议,不该喝那杯咖啡。”

张扬道:“让你失眠的恐怕不是那杯咖刚吧?”

“讨厌!”乔梦媛挂上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