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一章【使命感】(下)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5:34
字体大小 + - 关灯

张扬笑道:“海心,这么着急去哪儿啊?”常海心笑盈盈看了他一眼道:“张书记好,程局长好。”程焱东笑道:“你们聊,我还得赶紧回局里办点要紧事儿。”张扬道:“什么要紧事啊?”程焱东抱怨道:“本来说好了要给局里的几位主要领导开会,您这边一开会,我那边可不就泡汤了嘛。”张扬笑道:“嗬,搞了半天是我耽误了你的要紧事。”程焱东笑道:“不能这么说,我再要紧的事情也不如领导开会重要。”张扬把他叫住,走到一边,低声将乔老来滨海的消息告诉了他,张扬已经安排乔老在海洋花园的别墅入住,虽然乔老随行有保卫人员,为了稳妥起见,张扬还是特地交代程焱东要出动jǐng力做好安全防范措施,当然有一点要特别注意,一定要穿便衣,不要被乔老发觉,而且这件事要严格保守秘密。程焱东走后,张扬和常海心的目光接触在一起,顿时变得暧昧了起来,常海心小声道:“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一句话把对张扬的想念和埋怨全都表达了出来。张扬笑道:“去我办公室说话。”常海心道:“不去,我还有事儿。”张扬道:“什么事情比领导找你还重要。”他到是会活学活用。常海心忍不住笑了起来:“我二哥和薛燕今天晚上过来,说有重要事情跟我商量。”张扬道:“海龙要来啊!”常海心道:“要不要一起去接待一下?”张扬道:“好啊!我回去换身衣服。”常海心道:“你事儿真多,跟女人似的。”张大官人笑了起来,还是第一次有人说他像女人,咱可是纯爷们,如假包换的纯爷们。常海心跟他一起回到办公室内,张扬道:“今儿从京城一路赶回来,风尘仆仆的,晚上见我二舅子,我得穿得稍微整齐一点。”常海心啐道:“谁是你二舅子。”张扬去里面套件换了身休闲运动装,常海心在外面等着他,不多时看到张扬换好衣服走了出来,还拿了一条长裙出来,原来是他抽空在京城给她买得:“试试看!“常海心俏脸绯红,含羞道:“你买这东西干什么?”张扬道:“我对选衣服是个外行,不过当时看到就感觉特别适合你,你试试看。”常海心怯怯道:“在这里啊?”张扬道:“怕什么?我这儿又没人敢随便进来。”常海心咬了咬樱唇,来到张扬的套间内,想要关上房门,张扬道:“我的人品你还信不过?”“当然信不过!”常海心飞速换好了那条湖绿sè的长裙,拉开房门,在张扬眼前转了一个圈儿,张大官人笑眯眯道:“真好看,你穿什么都好看。”虽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崇尚物质,可是多数女人都容易被物质打动,因为她们从这微小的细节中看到了关爱,常海心主动搂住张扬的脖子:“我还以为,你都把我给忘了。”“怎么可能?”张大官人的手搂住常海心的纤腰,将她压在墙上,另外一只手撩起她的长裙,身体挤压在常海心已经cháo湿的地方。常海心察觉到了他的意图,红着脸道:“不要在这里……”她的话没有说完,就感觉到深入体内的灼热,于是她紧紧拥住了张扬,闭上美眸,附在张扬耳边的呼吸随着他的动作变得急促起来:“我想你……”张扬当晚并没有陪乔老吃饭,乔老需要一个空间,他要和孙女好好谈谈。常海心走出市委书记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换回了她原来的衣服,张扬为她新买的那条长裙需要好好洗一洗了。回到奥迪车内,等了一会儿,才看到张大官人衣冠楚楚,胜似闲庭信步的走了出来,来到常海心车内,张大官人心满意足地笑了笑。常海心啐道:“流氓,一回来就想着这事儿。”张大官人笑道:“还没过瘾,今晚上咱俩是不是再加个班?”常海心道:“受不了你,你找别人吧。”张扬笑道:“什么话,你当我是那么随便的人吗?”常海心道:“你随便起来不是人!”说完她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常海龙和薛燕一起过来,是为了探望哥哥和妹妹,当然两人顺便也通知他们一件事,就是两人决定今年七一要结婚了。常海天有些诧异道:“这么快啊?不是说你们把婚期定在元旦的吗?”常海龙笑道:“我们又商量了一下,还是七一的rì子好。”张大官人眼皮翻了翻,忽然咧嘴笑了起来。常海龙道:“你笑什么?”张扬道:“我怎么就不能笑了?”常海龙道:“总觉着你笑得不怀好意。”张大官人道:“海龙,薛燕,你们俩是不是奉子成婚啊!”一句话把薛燕臊得满脸通红,果然让张扬给说中了,薛燕怀孕了,等不到元旦了,真要是等到那时候,恐怕肚子就大了。常海龙尴尬道:“张扬啊张扬,你丫就是一张破嘴。”常海心格格笑着,挽住薛燕的手臂道:“真的?”薛燕摇头,可是羞涩的表情却已经藏不住这件事的真相。常海天替他俩解围道:“结婚是好事儿,赶紧回去跟双方家长都说一声,还有一个月就到rì子了,从现在就应该准备了。”张扬笑道:“恭喜恭喜,到时候我封个大红包给你们。”常海龙道:“不要你的红包,我新房的装修是中式风格,你帮我写几幅字就行了。”张扬道:“成,你要什么我写什么。”二舅子结婚,答应的当然要痛快。常海心笑道:“马上又有喜酒喝了。”常海天道:“海心,眼看家里就剩你一个了,你也得抓紧了。”常海心道:“我啊,是个不婚主义者,你们都结婚了,爹妈谁来照顾?”常海龙笑道:“什么话?我们结婚了就不管爹妈了?你少拿我们当挡箭牌,张扬,你是上级领导,也应该关心一下下属的个人问题,遇到合适的给海心介绍一个。”常海心瞄了张扬一眼。张大官人装腔作势的嗯嗯啊啊,心说我就是你便宜妹夫啊,你丫让我给海心介绍对象,太扯了吧。常海心道:“张书记正事儿都忙不完,哪顾得上这种小事呢,你们啊就别为我cāo心了,真担心你们妹妹嫁不出去啊!”常海天道:“这倒是不担心,只担心你眼光太高。”张扬此时接到了乔老的电话,却是乔梦媛下楼的时候不小心把脚给崴了,乔老让他赶紧回去帮她治疗一下。张大官人笑着答应下来,他向常家兄妹告辞。张扬走后不久,常家兄妹也结束了晚餐,常海心独自返回住处,常海天兄弟两人一路,返程的路上,常海龙道:“哥,你有没有觉得海心看张扬的眼光有些不对啊。”常海天叹了口气道:“你以为她迟迟不谈恋爱是为了什么?又为了什么从岚山到东江,又跟着来到了滨海?”常海龙道:“可张扬和楚嫣然都快结婚了啊。”常海天道:“女孩子的心理很难把握,我们虽然是当哥哥的,可有些话也不方便说,有机会还是让爸妈劝劝她吧,我看海心并不适合留在滨海工作。”张扬来到海洋花园,看到程焱东的车就停在乔老所住别墅的隔壁,原来程焱东接到张扬的命令后,马上安排人对海洋花园周边实施了严密的安防措施,张扬抬起头,看到程焱东站在二楼别墅的平台上,张扬微笑示意,并没有停留,快步走入乔老所住的别墅中。进入别墅之前,负责乔老安全的jǐng卫人员,还是对张扬进行了例行检查。乔老虽然不在乎这些事情,但是身边的jǐng卫人员仍然对安全工作不敢有丝毫懈怠。张扬来到客厅内,乔老正陪着乔梦媛坐在沙发上,乔老起身道:“怎么这么久才来?”张扬笑道:“外地来了一个朋友。”乔老道:“梦媛崴到脚了。”乔梦媛坐在那里,脚翘在一张小板凳上,她摆了摆手道:“没事儿,这会儿已经不疼了。”张扬道:“怎么这么不小心啊!”他走了过去,来到乔梦媛面前蹲下,捧起她的脚看了看,当着爷爷的面,就被他把脚捧在手里,乔梦媛不禁有些脸红。乔老关切道:“怎样?”张扬帮着乔梦媛揉捏了两下,笑道:“不妨事,休息一下就好了。”乔梦媛道:“我早就说没事,可爷爷还是坚持把你叫来了,真是小题大做。”乔老呵呵笑了起来:“我关心你反倒不对了。”张扬道:“以后你要小心啊,不要让老人家担心。”乔老招呼张扬坐了下来,老人家看来很开心,他笑道:“张扬啊,我帮梦媛请个假,她答应这几天陪我到处看看,然后我们再去江城那边玩。”张扬笑道:“我一直都建议梦媛要多多休息,最近她整天忙于工作,实在是太紧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