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章【失声】(下)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5:28
字体大小 + - 关灯

那家小店的味道真是不错,张大官人发现不但高手藏于民间,美食多数也藏于民间。

和美女在一起吃饭总是容易招人侧目,古人的很多话都有道理,红颜祸水,和美女相处,很多时候必须要面临一定的风险。张大官人已经不止一次的面对过这样的场面,他和柳丹晨谈话的时候,就有不少双眼睛不停往这边看。当然不是看自认为玉树临风高大威猛的张大官人,几乎所有的目光都专注在柳丹晨的身上,即便是有人看张扬,也只是顺便扫那么一眼。

美女是让人赏心悦目的,可是美女身边的这位往往是招人嫉恨的,这世界上不乏挑事的人在,坐在张扬邻座的三名男子表现的更加肆无忌惮了一些,他们开始的时候还偷瞄柳丹晨,可几杯酒下肚之后,目光就变得肆无忌惮起来。

柳丹晨应该是习惯了这种目光,她根本对这些人视而不见,这也是最好的应对方法。

张大官人开始的时候也对这些目光视而不见,可过了一会儿,听到一人道:“你们说这他妈什么世道,好白菜怎么都让猪给拱了?”

张大官人知道那家小店没有白菜这道菜,也没有猪,人家是借着这句话骂自己呢,这世道心里不平衡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柳丹晨道:“你怎么老走神呢?我请你吃饭,你这是对我的不尊重。”她看出张扬想发火。

张扬笑眯眯看着她:“得,我看你总行了吧。”

柳丹晨道:“其实啊。这个世界上不顺心的事情太多了,如果每件事你都去计较,肯定得累死。”

张扬道:“也是!”

柳丹晨又给他倒了杯酒,轻声道:“干杯,祝你一路顺风。”

张扬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微笑道:“其实跟美女一起出双入对的,是个高风险的职业。就算我心里再光明磊落,也禁不住别人羡慕嫉妒恨呐。”

柳丹晨笑道:“别胡说了,我算哪门子美女啊。你那个养养妹妹才是真的漂亮呢。”

张扬笑了笑。

一旁那位又骂上了:“我cāo,这老天爷是不开眼啊,好逼都让狗rì了。”

柳丹晨听到这话。脸也红了起来,这人说话太不堪了。

张大官人听到这里,哪还按捺得住,看来全民素质都等待提高啊。看到他站起身来,柳丹晨赶紧也站了起来:“我吃饱了,咱们走吧。”

张扬挥了挥手道:“老板,结账!”

老板走了过来。

一旁三人极其轻蔑地看着张扬,有人向地上猛啐了一口唾沫,嫉妒,**裸地嫉妒。

张大官人并没有马上发作。柳丹晨本想抢着去结账,张扬却拦住她,向那老板道:“老板,多少钱,帮我把那桌三个哥们的帐也给结了。”

柳丹晨有些不解地看着张扬。不明白为什么人家骂他,他还帮着那些人结账。

那三人听说张扬要帮他们结账,其中一人骂道:“谁他妈稀罕,老子有的是钱!”

张扬微笑点了点头,抽了五张百元钞票递给那老板,然后和柳丹晨一起离去。他选择的路线是从那三人身边经过,柳丹晨不知他葫芦里卖得什么药,一颗芳心忐忑不安。

张大官人用传音入密向柳丹晨道:“去前面等我!”话音刚落,他一把就抓住三人中的一个的脑袋,狠狠撞击在桌面上,另外一个还没站起身来,张扬已经抄起桌上的酒瓶,啪!地一声砸在他的脑门上,剩下的那位抓起凳子:“我cāo……”

话没说完呢,张大官人一拳已经砸在了他的面门上,打得这厮满脸开花,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内,张大官人已经将出言不逊的三个家伙尽数放倒在地。望着倒地呻吟的三人,张扬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这世上怎么这么多犯贱的人?”

柳丹晨从刚才张扬让她先走的时候对发生的这一幕就早有预料,现在果然得到验证。

张扬帮着付账是有目的的,现在这三个家伙被他揍得滚地哀嚎,恐怕连付账的能力都没有了。

柳丹晨骑着摩托车来到张扬身边,张扬在后座上坐好了,笑道:“赶紧走,待会儿jǐng察来了!”

柳丹晨也不禁笑道:“你这人脾气真的很不好。”

张大官人振振有辞道:“怪我吗?我没干过的事情他们凭什么乱说啊!”

柳丹晨怎么听怎么别扭,什么叫没干过的事情?这厮的脸皮好像有点厚啊!

张大官人从不认为自己的脸皮厚,他认为这是一种心理素质的表现。和乔老一起长途并不是第一次了,张扬顺便为乔老检查了一下身体,乔老的身体状况很好,心情似乎也很好,看起来并没有受到最近传言的影响。但是张扬感觉到这只是表面,乔老的心情肯定不像看起来那么快乐,而且传言一定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不然他这次不会专程前往滨海一趟。

乔鹏飞心情不好,他没有爷爷的那种境界,乔梦媛并非大伯亲生女儿的消息最近深深困扰着他,这不仅仅是大伯的事情,也关系到乔家的名誉,乔鹏飞几次都想问爷爷这件事的真相,可是看到爷爷安之若素的镇定神情,他又打消了念头。

他们开两辆车出来,乔鹏飞开着自己的吉普车,张扬陪着乔老坐在他的商务车里。中午在鲁南休息站调整休息的时候,张扬和乔鹏飞来到树荫下乘凉,乔鹏飞道:“这次我就不去滨海了,爷爷也不让我跟着过去,你帮我照顾好他老人家。”

张扬笑道:“没问题,对我你还信不过吗?”

乔鹏飞道:“不是信不过你,而是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搞得我心情很烦。”

张扬道:“乔老没事啊。”

乔鹏飞道:“爷爷遇到任何事都是风波不惊,他不会把心里的想法告诉我们,人上了年纪,最害怕的就是刺激。”

张扬道:“鹏飞,你是不是担心那些流言?”

乔鹏飞在张扬面前并没有隐瞒,他点了点头道:“不知是谁在造谣,诋毁我们乔家的名誉,如果让我找到这个人,我一定饶不了他。”

张扬道:“清者自清,这些捕风捉影的事情,何必去计较?如果你真的计较了,最后只能坏了自己的心情。”

乔鹏飞道:“张扬,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张扬道:“不信谣,不传谣,梦媛是我永远的朋友,你也一样。”

乔鹏飞道:“从鹏举哥的事情开始,就是一个yīn谋,有人在针对我们乔家,不停地搞yīn谋。”

张扬道:“有句话说得好,他强任他强清风绕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流言蜚语越多,越是要保持冷静的心态,我现在才发现一个道理,这世上什么事情都不能认真,你要是认真,你就错了。”

乔鹏飞笑道:“不是说,这世上最怕认真二字吗?”

张扬道:“认真也得找准目标,不知道目标是谁,你跟谁较劲呢?总不能跟全世界较劲吧?”

乔鹏飞道:“你才跟全世界都较劲呢。”他望着商务车的方向,看到爷爷从车里出来了,在勤务兵的陪同下走走看看。

乔老看到树下聊天的他们两个,也笑了笑,朝他们走了过来。

两人起身迎了过去,乔老道:“坐你们的。”

乔鹏飞道:“爷爷,您累不累?”

乔老摇了摇头道:“不累,这么久没出门,一出来感觉还挺新鲜的。”

乔鹏飞道:“爷爷,等你去滨海玩几天,我就过去接您,陪您去江城那边再好好转转。”

乔老道:“你啊,刚刚去阳上任还是老老实实的把工作搞好,我的事情不用你管,张扬负责招待我,梦媛也在那边。”说到这里,乔老停顿了一下,望着他们道:“你们两个没把我来平海的消息告诉梦媛吧?”

张扬道:“您老都专门交代了,借我一胆子我也不敢说。”

乔老笑道:“我就这么可怕?”

乔鹏飞道:“不是可怕,是您老气场强大,我们对您奉若神明。”

乔老哈哈笑了起来:“你这小子,跟着张扬学得油嘴滑舌的。”

张大官人这个冤枉啊:“乔老,您这话就不公道了,他油嘴滑舌跟我没关系,是他自身的天赋使然,我这叫口齿伶俐,跟他那种油嘴滑舌有本质上的区别。”

乔鹏飞道:“张扬啊张扬,枉咱们兄弟一场,关键时刻,你就把我给卖了。”

乔老看到他们斗嘴,露出会心的笑容,这些年轻人让他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他也有过朝气蓬勃青激昂的年代,可如今,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走到了人生的黄昏。乔老道:“这世上最珍贵的就是友情,你们在这条路上走得越久,就会发现友情越来越可贵。”

张扬道:“您老人家放心,以后我们会相互帮助,共同发展,狼狈为jiān,同流合污的。”

乔老听到他最后两句话不禁又笑了起来:“你啊,开头还像那么回事儿,可越说越不像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