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章【失声】(中)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5:26
字体大小 + - 关灯

张扬问明了柳丹晨的所在,来到化妆室门外,发现房门紧闭,他敲了敲房门,里面无人应声,倾耳听去,听到里面有些动静,肯定有人。张扬清了清嗓子道:“**,柳小姐,找你了解一些情况。”

没多久柳丹晨就过来开门,看到是他不由得柳眉倒竖,凤目圆睁,一副怒发冲冠的样子。其实柳丹晨原本也不是个脾气大的人,可今天遇到了这倒霉事儿,满腹的委屈,自然想找一个发泄的对象,张大官人此时出现,偏偏又冒充**,柳丹晨满腔的怒火自然瞄准了他。

张大官人笑得阳光灿烂:“你别冲我发火,我不这么说,你还就不开门了,想骂我是不是?可惜你现在说不出话。”

柳丹晨气得一甩手将门又关上了,听到张扬在门外道:“那啥,我走了啊,你要是想把嗓子治好,以后得去平海找我了。”

柳丹晨慌忙又把门给拉开了,她想说话,可惜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看到张扬果真转身走了,赶紧快步走了过去,伸手拍了拍张扬的肩头。

张扬转身笑眯眯看着她,其实张大官人早就算准了她得过来开门。

柳丹晨指了指化妆间,把他给请了回去。

张扬在椅子上坐了,环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嗯啊了一声道:“嘴好干!”

柳丹晨真是哭笑不得,这厮根本是在提醒自己给他端茶倒水啊,不过有求于人,她首先要礼下于人,柳丹晨虽然发不出声,可微笑还是会的,脸上虽然挂着泪珠儿,可唇角已经荡漾起温婉妩媚的笑意,诱人的风情让张大官人心头也不禁一颤。

柳丹晨毕竟是唱戏出身,表情之丰富远非常人能及,她给张扬泡了杯茶双手奉上。

张大官人喝了口茶。轻声道:“我看你是心里存在yīn影,自从那天薛老寿宴之上遭遇变故,你心里始终没有放开这件事,今天第一天登台,恰恰唱得又是穆桂英大破天门阵,所以在舞台上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天的事情,情绪一紧张,就造成了失声。现代医学的理论解释是神经系统出了毛病。简称神经病。”

柳丹晨被他引得忍不住想笑,可惜无法出声,一双妙目有些幽怨地看了他一眼。心说我都惨到这份上了,你还好意思说笑。

张扬道:“你别怕!”

柳丹晨咬了咬樱唇,她找了张纸。拿起狼毫,在上面工工整整写了一行小楷,她说不出话来,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和张扬交流。

张大官人惊奇地发现柳丹晨居然写得一手好字,却见柳丹晨写道:“我以舞台为生,失声之事对我来说至关重要,还望张书记多多帮忙。”

张大官人笑道:“怕什么?失声又不是60xs,小事一桩。”

柳丹晨俏脸羞得通红,啐道:“你……”她想不到自己居然能够发出声音来了。

张大官人可不是故意要调戏她。只不过是通过这种方式转移柳丹晨的注意力,人的注意力一旦得到分散转移,神经系统自然而然的就能够得到放松。

柳丹晨虽然说了一个字,可马上又发不出声音来了,她是被自己突如其来的一个字给吓着了,马上就想到,我怎么突然能够说话了?我不是失声了吗?一想到这茬儿。马上又说不出来了。她又在纸上写道:“我又发不出声音来了。”

张扬道:“你这也是强迫症的一种,内心里给自己心理暗示,神经太紧张了。”

柳丹晨写了三个字:“怎么办?”

张扬道:“你坐好!”他让柳丹晨坐下,从腰间取出自己的针囊,刚刚抽出一支金针。却想不到柳丹晨看到金针,一张俏脸变得煞白。额头上布满冷汗,瘫倒在座椅上。

张大官人看到她的模样顿时明白了七八分,这丫头晕针。

张扬道:“你把眼睛闭上!”

柳丹晨拼命摇头。

张扬道:“我看你是不想唱戏了。”张大官人的恐吓果然起到了效果,柳丹晨赶紧将双目闭上。

张扬运针如风,迅速在柳丹晨颈部穴道之上刺了一针。

柳丹晨眉头不停颤抖,过了一会儿方才听到张扬道:“好了!”睁开双目,看到张扬已经将金针收了回去,她长舒了一口气,抽出纸巾擦去额头的汗水。

张扬道:“你说句话试试。”

柳丹晨张开嘴,却无论如何也发不出声音。

张扬伸出手指,在她肩头一点,柳丹晨感觉被击中的地方又酸又麻,实在是难以忍受,她不禁叫了一声:“啊!”

张大官人道:“好了!”

柳丹晨道:“我……真的好了!”听到自己发出的声音,她方才放下心来。

张扬点了点头道:“不过你最近最好还是休个长假,让自己的情绪能够得到缓冲和放松,失声这种事,和情绪的关系很大,如果你工作压力过大,jīng神紧张,都可能导致复发,还有,你脊椎有毛病,需要抽时间治疗一下。”

柳丹晨道:“张书记,您什么时候能抽出时间?”她现在对张扬的医术已经深信不疑了。

张扬笑道:“只能等下次来京的时候再说了,我明儿就要返回滨海。”

柳丹晨道:“这么快!”言语中充满了失落,她可不是舍不得张扬走,而是因为张扬现在走了,就没人给她治腰了。

张扬道:“要不,你就抽时间去滨海找我!”

柳丹晨恢复了正常言语能力也颇为开心,她真诚道:“我请你吃饭,一来表示对你的感激之情,二来给你送行。”

“小事一桩,不用请吃饭。”

柳丹晨道:“我这人不喜欢欠情,张书记,你不能拒绝啊!”

两人出了门,正遇到过来看情况的钱楼,听到柳丹晨的招呼声,钱楼也是倍感欣慰,知道柳丹晨的声音已经恢复了。

张扬道:“钱院长,要多给柳丹晨休息啊,人不是机器,这么连轴转,身体吃不消的。”

钱楼被今天的事情也惊出了一身冷汗,他笑道:“马上我就给丹晨放假,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吧。”

柳丹晨微笑道:“钱院长,这可是您说的,给我一个月假期吧。”

钱楼道:“一个月太长了吧,还有一个多月就要到七一了,咱们的演出任务很重啊。”

柳丹晨讨价还价道:“二十天!”

钱楼道:“那好,就二十天,你利用这段时间,养jīng蓄锐,回来后刚好赶上七一演出,咱们还得去香江参加专场演出呢。”

张扬打车过来的,虽然北港驻京办有车给他用,他不想别人说三道四,还是打车省心。

柳丹晨虽然迅速蹿红,可是在京剧界毕竟还是一个新人,也没买汽车,刚买了一辆红sè珠峰150代步,张扬跟着她来到车前,柳丹晨道:“你会骑摩托车吗?”

张扬点了点头道:“马马虎虎!”

柳丹晨道:“那你带我吧,前面不远的地方有家小饭馆特好!”

张扬启动了摩托车,柳丹晨侧身坐在他身后,手臂轻轻揽在张扬的腰前。按照柳丹晨的指引,他们来到那家小店,店名就是——那家小店。

虽然是晚上十点,饭店里仍然是宾客盈门,因为里面满座,所以只能临时在路边给支了一张桌子。

柳丹晨笑道:“条件简陋了一些,张书记不要见怪。”

张大官人道:“和星级酒店相比,我宁愿吃路边摊。”

柳丹晨把菜单递给张扬,张扬道:“你来,我不熟。”

柳丹晨点了一个特sè烤羊头,又点了几道凉菜,张扬一看居然全是荤菜,不由得笑道:“我还以为像你这样的明星,十有60xs都吃素菜,没想到啊,你居然这么喜欢吃肉。”

柳丹晨笑道:“不仅仅是喜欢吃肉,我还特喜欢吃辣,顿顿都离不开辣椒。”

张扬赞道:“经常吃辣皮肤还这么好?你是在告诉我自己是天生丽质难自弃吧?”

柳丹晨格格笑道:“我师父当年都提醒我,少吃辣,少吃荤腥,可是我就是戒不掉,对了,忘了告诉你了,我家是川西的。”

张扬点了点头道:“那边的水土养人。”

说话间伙计已经上菜了,柳丹晨道:“你喝什么酒,我去给你买,他们这边只有二锅头。”

张扬道:“入乡随俗,二锅头就成!”

柳丹晨叫了瓶红星,帮着张扬将面前的玻璃杯倒满,她自己却不喝,要了瓶雪碧。

张扬道:“你不喝点儿?”

柳丹晨道:“从来都不喝酒,这是师父立下的规矩,做我们这行的,有些应酬场面是少不了的,可是越是那样的场面越是要保持头脑清醒,所以师父给我们立下门规,不许喝酒。”

张扬道:“你师父是哪位啊?”

柳丹晨道:“她已经故去了,所以我不方便提起她的名讳。”

张扬端起酒杯道:“严师出高徒,看到你现在的成就,我相信尊师一定是位德艺双馨的长者。”

柳丹晨微笑道:“是,没有她,就没有我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