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九章【大嘴巴】(上)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5:22
字体大小 + - 关灯

张扬从头到尾都没有向周围的那群北韩士兵看上一眼,淡然道:“李昌杰,在我们国家,敢于单刀赴会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勇者,一种是傻子,我之所以敢来,我就有走出去的把握,明打明的来,你斗不过我,玩心计和谋略,你们这帮人连幼儿班水平都算不上。”

李昌杰冷冷道:“信不信我跟你同归于尽。”

张扬笑道:“吓我?现在枪在我的手里,你没有任何的发言权。”

李昌杰呵呵笑道:“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枪里根本就没有子弹?”

张扬道:“无所谓,就算没有子弹,我一样有把握制你于死地!”他将枪口移开,手枪在手中转动了一下,然后轻轻放在桌面上,重新恢复到刚才的坐姿。

那群北韩士兵看到张扬放下了武器,马上一拥而上,将他包围起来。

张大官人有些疲倦地打了一个哈欠:“真是没有创意,李昌杰,我想问你,你以为在中国的土地上,枪杀一位市委书记,能够轻松逃脱责任吗?”

李昌杰道:“外交上的事情非常微妙,上升到国家的层面,往往考虑的会是大局。”

张扬道:“那好,我们不妨赌一下,如果你死在这里恐怕连浪花都不会泛起一个。”

李昌杰望着桌上的手枪道:“枪里有子弹。”

张扬笑道:“有没有子弹,我掂得出份量。”

李昌杰道:“为什么要放弃好不容易得来的主动权?”

张扬道:“我刚才只是想证明,只要我愿意,随时都可以夺去你的xìng命,我不杀你,是因为我跟你无怨无仇,对你父亲也是一样,当初我既然救他,就没理由要翻山涉水的去金谷军事基地杀死你的兄弟,你所谓的RFIV型病毒。我也毫无兴趣。李昌杰,如果我没看错,你应该是一个yīn谋论者,你习惯于这样的思维。”

李昌杰笑了笑,他挥了挥手,示意周围的士兵全都散去,甚至连那位姓朴的副官也随同一起离开。

手枪依然摆在桌面上。

李昌杰拿起香酿给张扬倒了杯酒,自己也将面前的酒杯满上。端起酒杯道:“如果我说。从始至终我都没有想杀你的意思,你会相信吗?”

张扬淡然道:“放弃和没想过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念头,你现在不想杀我。或许是因为你发现自己没有杀我的能力。”

李昌杰道:“我承认,我怀疑你是杀害我弟弟的凶手之一。”

张扬道:“凭什么?就凭你得到的那些资料?”

李昌杰道:“种种迹象表明,有南韩间谍潜入了金谷军事基地。我在现场发现了几具尸体。”

张扬道:“你怀疑我和他们合作?”

李昌杰点了点头道:“的确这样想,但是我父亲对你非常的信任,他认为如果你想对我们不利,绝不会花费那么大的周折。”他将杯中酒先干为敬。

张扬道:“他倒是了解我,没枉费我为他治病。”

李昌杰道:“因为弟弟的事情,我做过一番详细的调查,我有足够的证据可以证明,你去过金谷军事基地。”

张扬道:“你究竟想知道什么?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和李昌普的死没有一丁点的关系。”

李昌杰道:“通过我的分析。你去金谷军事基地是为了救一个女人!”他从资料袋中取出了一张丽芙的照片:“这个女人叫夜莺,是贵国的优秀特工。”

张扬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道:“看来你真的做了不少的功夫。”

李昌杰道:“这个女人被关押在金谷军事基地。”

张扬道:“作为友好邻邦,兄弟般的国家,贵国对待我方的人员似乎不够友好。”

李昌杰道:“在她潜入金谷军事基地之前,我方就得到了消息,她是双重间谍。”

张扬微笑道:“你在说一个电影故事吗?”

李昌杰道:“据我得到的资料,这个女人已经死了!”

张扬道:“根据你描述的情况。那天晚上应该死了很多人。”

李昌杰道:“我一定要抓住那个杀害我弟弟的凶手。”

张扬道:“这件事好像和我无关。”

李昌杰道:“这个世界上有件事始终永恒。”

张扬望着李昌杰等待着他的下文。

“利益!如果你想得到一些东西,就必须拿出打动对方的利益作为交换,我手里有别人出卖夜莺的资料,利用这份资料,你可以轻易地挖出这个背后yīn谋的主使者。”

张大官人心中一动。

李昌杰望着张扬道:“我相信。有些真相是不会被埋没的,我要找到李婉姬。如果你可以帮我做到这件事,我会给你满意的报答。”

张扬叹了口气道:“虽然我很想帮你,但是我的确不知道这个女人的下落。”张大官人意识到,李昌杰之所以这么迫切地找到李婉姬,不仅仅是要为弟弟报仇,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为了RFIV病毒。

李昌杰道:“我的耐xìng一向都很好,张书记,我认为我的条件应该足可以打动你,有些事情的黑暗,是你想象不到的。”

张扬道:“我还是喜欢阳光下的生活。”

李昌杰摇了摇头道:“世界不会永远充满阳光。”

张扬干了最后一杯酒,起身道:“我走了,希望我们能有合作的机会。”

李昌杰道:“一定会有!”

张扬离开锦绣园之后,第一时间将他和李昌杰会面的情况告诉了丽芙,丽芙道:“李昌杰开出的条件的确诱人,如果他的手上有章碧君出卖我的资料,我们就可以利用这件事将章碧君扳倒,李婉姬的事情,我会找人调查,你暂且不要轻举妄动。”

张扬道:“你什么时候回来找我?”

丽芙轻声道:“或许马上,永远都不回来!”

延绵多rì的雨停了,可是这场波及乔家的风雨却依然没有过去,比起乔老和乔振梁表现出的淡然,乔家的小辈们远没有那么能沉得住气,时维因为听到这件事,大为光火,溯根求源,居然找到了袁新民身上,于是乎,她带着郭志江把袁新民给揍了一顿。

张扬得知这件事之后匆匆赶到了袁新民在京城的保牛协,最近这厮把保牛协搬到红旗农场来了。时维从来都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角sè,郭志江脾气一直都很好,但是他对时维的话言听计从,时维让他帮忙出气,他自然责无旁贷,郭志江的身手虽然和张扬没办法相比,可是对付袁新民这样的角sè还是绰绰有余。

两人上午来到保牛协,袁新民过去和时维也认识,乐呵呵迎了上去,时维二话不说先给了他一个大嘴巴子,袁新民自然受不了这个气,冲上去要跟时维拼命,郭志江当然不能让女朋友吃亏,三拳两脚把袁新民给放倒了。

保牛协虽然没几个人,可红旗农场里面的**可不少,以徐建国为首的这帮小子都是袁新民的哥们,一听说袁新民在自己的地盘挨揍了,所有人都涌了上来,虽然大家都认识,可毕竟有亲近远薄,时维是个女流之辈,他们可以不计较,但是饶不了郭志江。所以双方当场混战,郭志江双拳难敌四手也受了伤。

徐建国这群人虽然多,可是战斗力却不行,损伤比郭志江严重的多。

张扬赶到的时候,战斗已经进行完了,徐建国、袁新民都是鼻青脸肿的坐在地上,郭志江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他仍然站着,时维同发散乱的和他站在一起,颇有共同进退的架势。

徐建基和乔鹏飞也赶到了,看到眼前的情景,徐建基真是哭笑不得,他指着徐建国骂道:“建国,你脑子是不是有毛病啊,都自己人,你们闹什么?”

徐建国捂着被打肿的半边脸,怒道:“谁他妈跟他们是自己人,你问问他们,好好的,到我们这里就打人?袁新民招他惹他了?上来就给人家一个大嘴巴子,时维,要不看在你姥爷的份上,今儿非花了你不可。”

时维凤目圆睁:“来啊!有种你过来试试!”

乔鹏飞道:“建国,时维过来打人是不对,可你倒是帮忙劝架啊,大家都是朋友,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你不帮忙劝架,怎么还跟着打起来了?”乔鹏飞言语中流露出不满。

徐建基当然明白怎么回事儿,他瞪了徐建国一眼道:“赶紧给时维他们道歉。”

徐建国道:“凭什么啊?她上门找事儿,我凭什么给她道歉?要道歉也该他们给新民道歉。”

袁新民捂着嘴巴,一脸的委屈,脸上五个手指印肿起老高。

时维道:“给他道歉?我没抽烂他那张破嘴都是便宜了他,你到处胡说什么?你敢再胡说一句?”

袁新民面对彪悍的时维也不禁有些心虚,徐建国可不怕她,怒道:“时维,我说你们乔家怎么这样啊?自己家出了丢人的事儿,还理直气壮的找别人晦气,新民说了有怎么了?又不是他一个人说,四九城里面谁不知道……”话还没说完呢,他就挨了一脚。

这一脚是徐建基踹得,把徐建国踹得一屁股坐倒在地上了,徐建国懵了,自己哥哥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啊!

再看乔鹏飞一张脸已经气得铁青,双目死死盯住徐建国,如果不是碍于大家的面子,乔鹏飞早就冲上去狠抽这小子两个大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