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狭路 中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5:17
字体大小 + - 关灯

张大官人这句话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被查薇从车上撵了下去,查薇指着公交站台道:“从西康门你可以抵达京城任何一个地方。”

望着查薇的小车绝尘而去,直到车灯完全消失在夜色之中,张大官人张开双臂,握紧双拳在空中用力地挥舞了一下,女人真是喜怒无常啊!

虽然下车的地方是公交站台,可是多数公交车都已经停运,张大官人等了二十多分钟才守到了一辆出租车,他让司机将自己送到了北港驻京办。

张扬返回自己房间的时候,遇到了项诚,他本以为项诚已经回去了,却没有想到他今天还在。

项诚也刚刚从外面回来,这两天他一直都在忙于薛老的后事,明显憔悴了许多,看到张扬,项诚点了点头道:“回来了!”

张扬道:“项书记也这么晚?”

项诚道:“刚去薛家,陪他们聊了聊。”他叹了一口气,忽然提出邀请道:“张扬,一起吃点东西吧。”

张大官人愣了一下,随后又点了点头。

项诚提议道:“这么晚了,咱们别麻烦厨房了,门口有家羊蝎子,我刚才经过的时候还亮着灯。”

张扬和项诚一起转身出门,果然看到对面的羊蝎子还在营业。

张扬叫了三斤羊蝎子,要了四个小菜,让老板开了瓶红星,给项诚倒了一杯。如果在北港,很难想像,他们两人有可能单独坐在一起喝酒聊天,可是在京城这种事自然而然的发生了。

项诚端起酒杯低声道:“愿薛老一路走好。”

张扬并不喜欢这悲怆的祝酒词,可他还是端起酒杯和项诚碰了碰。这两天他们虽然都在薛家帮忙,可是真正碰面的机会并不多。在张扬看来,薛老走后,项诚也失去了政治上的最大依靠,以后的仕途想必已经到了尽头。

项诚道:“张扬,说起来。咱们还是第一次单独喝酒聊天呢。”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道:“不瞒您说,刚才项书记邀请我的时候,我真是有点受宠若惊。”

项诚笑道:“可能是我过去给人的印象一直都是太严肃了,张扬啊,你说句实话,你心里对我究竟怎么看?”

张扬道:“项书记,您是我上司,我不敢妄加评论。”

项诚微笑道:“没关系。这儿是京城。我们就是朋友,没什么上司和下属,你照实说。我保证不给你小鞋穿。”

张大官人心中暗道,你可没少给我小鞋穿,可惜咱家脚太大。骨头太硬,把你的小鞋给撑破了。张扬道:“项书记,您让我说,我就说两句,您给我的印象就是有点保守了。”

项诚道:“我觉得你做事情有些太激进了,看来咱们之间理念的确不一样。”

张扬道:“项书记,您是不是不喜欢我这样的?”

项诚毫不隐瞒地点了点头道:“我更喜欢听话的。”说完他不由得笑了笑道:“其实当领导的,谁都喜欢听话的,换成你。你也不会喜欢一个整天和你对着干,唱对台戏的。”他缓缓放下酒杯道:“不过我做事一直都是对事不对人,我也承认你们这些年轻人的身上的确存在着很多的闪光点。滨海撤县改市成功,国家级保税区落户滨海,这都证明了你的能力,也是从这两件事开始,我逐渐改变了对你的看法。”项诚说得很坦诚。

张扬并不相信项诚改变了对自己的看法。在张扬看来,项诚目前只是没有太多的精力顾及自己,单单是北港已经够他头疼的了。张扬道:“项书记什么时候回去啊?”

项诚道:“明天一早,你什么时候回去?”

“后天,我在京城还得处理一些事情。”

项诚道:“本来以为咱们能一起走呢。”

张扬并没有将乔老要前往滨海的事情告诉项城。他微笑道:“最近可能有个美国经贸团要前往滨海考察,到时候还希望项书记抽时间接见一下。”

项诚愉快答道:“没问题。”他停顿了一下又道:“今天在薛老的葬礼上。我遇到了一位中纪委的朋友,他说董正阳的家人仍然在上告。”

张扬道:“那件事我已经写了一份完整的报告,董正阳的死和我无关。”

项诚点了点头道:“说清楚最好。”

张扬不知项诚为什么会突然提起这件事,而项诚的这番话把他重新拉回到现实中来,在京城的这些天,他忙于薛老的后事,几乎忘记了发生在滨海的这件事,项诚的话,让他意识到,董正阳之死的风波仍然没有完全过去。

两人聊了几句,以他们之间的关系根本不可能探讨过于深入的话题,不过张扬还是看出,薛老的死对项城来说是一个深重的打击。

张扬回到房间的时候已经是午夜零点,他推开房门走进去,就觉察到轻微的呼吸声,张大官人闪电般冲了过去,不等对方袭击自己,已经一把扣住了对方的咽喉。

鼻息间闻到淡淡的体香,张大官人已经辨明这隐身在黑暗中的人是丽芙,他闪身来到丽芙身后,将她的娇躯拥入怀中,黑暗中贴近她的面颊道:“深更半夜,居然送上门来,这是不是叫做羊入虎口?”

丽芙吹气若兰,俏脸贴着他,两人耳鬓厮磨,丽芙道:“怕你不成?”

张大官人的大手探上丽芙诱人的双峰,轻轻揉捏道:“好像又大了些。”

丽芙低低啐了一声,转身搂住他的脖子,张大官人趁机将伊人压倒在床上,丽芙小声道:“一身的烟酒味儿,去洗个澡,我在床上等你。”

张大官人闻了闻丽芙,身上果然香喷喷的,他笑了笑,放开丽芙,飞快地去洗了个澡,钻入被窝里,发现丽芙仍然穿得齐齐整整,不由得诧异道:“你怎么还不脱衣服?难道是要等我来脱?”

丽芙勾住他的脖子,小声道:“我来找你,是有正事。”

张扬道:“什么正事,也要等到咱俩办完正经事再说。”伸手去褪丽芙的衣衫。

丽芙抓住他的大手:“有人要对你不利!”

张大官人的手也不由得停了下来,低声道:“谁?”

丽芙道:“还记得金谷军事基地的事情吗?”

张扬点了点头道:“当然记得,咱们差点死在那里。”

丽芙道:“当初金谷军事基地的负责人李昌普死在那里,他有个哥哥叫李昌杰,不知从何处得到了情报,怀疑是你杀了他的兄弟。”

张扬道:“干我屁事啊?当初金谷军事基地发生爆炸的时候,咱们两人被埋在了地下,李昌普怎么死的我根本就不知道。”

丽芙道:“不知是谁提供给了他这个消息,根据我掌握的情报,李昌杰已经来到了京城,他的目的就是要查清这件事,为他的弟弟报仇。”

张扬道:“这棒槌,肯定让人给忽悠了。”

丽芙道:“我得到了这个消息,赶紧过来提醒你。”

张扬不屑道:“这儿是中国的底盘,他在北韩再牛逼,来到我们的地盘上也不敢放肆。”

丽芙道:“总之,你小心为妙,我最近要离开一段时间,你自己一定要多多保重。”

张扬道:“今晚你究竟是过来提醒我还是为了和我告别的?”

丽芙柔声道:“两者兼而有之。”

张大官人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个北韩棒槌,我还真不放在眼里。”

丽芙的纤手轻轻抓住他蓬勃欲出的部位,娇声道:“你自己才是个大棒槌!”

丽芙的消息显然是非常准确的,第二天上午,张扬就接到了李昌杰的电话,这位年轻的北韩将领邀请张扬前去吃饭,说是要感谢张扬为他父亲李银日解除病痛。

因为有了丽芙之前的提醒,张大官人已经意识到李昌杰这次肯定是宴无好宴,张扬和李昌杰从未打过交道,不过他知道有些事必须要尽早弄清楚,逃避不是办法,如果李昌杰认定了自己就是杀死他兄弟的真凶,那么以后肯定会有不少的麻烦。张扬仔细考虑之后,还是决定亲自走一趟。

正所谓艺高人胆大,即便是李昌杰今天摆的是鸿门宴,张大官人也不怕他,以他的本领,就算李昌杰想对他不利,他也有足够的本领全身而退,更何况这里是在他的主场。

李昌杰住在锦绣园,这里是北韩方面在京城建设的一套拥有鲜明民族风格的一套建筑,平时北韩方面的重要人物来到京城疗养或看病,都会选择这里作为长期居住的地方。

张扬也不是第一次前来,过去为李银日诊病的时候,他就多次来过这里。

张扬和李昌杰从未打过交道,只知道李昌杰是李银日的长子,是北韩军中的少壮派人物。

张扬不认为自己和李昌杰之间有什么解不开的仇恨,从严格的意义上来说,他应该是李家的恩人,如果不是他,李银日早就不在人世了。

张大官人此次登门表现出足够的气魄和胆色,他是一个人前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