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七章【应对】(下)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24:51
字体大小 + - 关灯

张扬赞道:“到底是学舞蹈出身的,腰是腰,腚是腚,怎么扭都是那么好看。”

查薇被他这句话说得满脸通红,还好现场灯光闪烁,根本看不清她的脸sè,轻声啐道:“什么好话到你嘴里都那么难听,你真是粗俗。”

张扬道:“我要是不粗俗点儿怎么能衬托出你的高雅,我这叫自我牺牲jīng神,甘心给你当垫脚石,当今这个功利时代,像我这样乐于奉献的人已经不多了。”

查薇呸了一声,本想再骂他一句,却看到远处徐建国和江光亚带着两个女孩过来了。

张扬也看到了这俩小子,笑道:“今儿是怎么了?大聚会吗?”

查薇道:“这两天大家心情都不好,所以周兴国联络大家一起出来放松一下,徐建国他们是奔着徐建基过来的。”

两人说话的饿时候,江光亚带着许怡也进入舞池,看到了他们江光亚一边晃着一边靠近。

几个人晃了一会儿,张扬看到周兴国朝他招手,于是向查薇说了一声,先来到周兴国身边,原来是宙斯迪厅的老板黄善到了,黄善一脸的笑,其实这厮平时也是个喜欢端架子的人,可那得分对谁,面对这帮公子哥他不得不笑,黄善道:“张书记,您第一次来宙斯吧,欢迎多提宝贵意见。”

张扬道:“还好啊,迪厅都这个样子,太闹!”

黄善笑道:“闹才好,要得就是闹,平时大家工作生活压力就够大了,来这种地方,节奏一响,上下这么一抖,什么烦恼都抛到一边了。”

徐建国一旁道:“黄老板,你生意不错啊,赶明儿帮我布置布置。在我红旗农场那边开个分店吧。”

黄善笑道:“那感情好,不过,你那地儿有点偏。”

徐建国道:“偏啊,要不咱俩把地方换换。”

黄善听得一阵心惊肉跳,徐建国这小子可不好缠,这厮该不会惦记上自己的迪厅了吧?

徐建基笑道:“建国,你小子就没个正形,做生意方面你得跟黄老板多学习。除了吃喝玩乐,我还真看不出你的强项在哪儿。”

徐建国道:“哥,你别门缝里看人,我也有追求。”他忽然道:“咦,哥,那不是我嫂子吗?”

几个人都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却见洪月正在舞池中和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相对跳舞,两人一边跳,一边在笑眯眯聊着什么。

真是无巧不成书,徐建国道:“怪了哎,哥,洪月姐是咱们家的媳妇儿,啥时候被人家给撬走了?”

徐建基也是个爱面子的主儿,一张脸臊得通红:“呃……”

周兴国道:“跳舞不正常吗?你小子跟着添什么乱?”

徐建国道:“那不成,我得问问她去。”

徐建基还没来得及制止。徐建国已经向洪月走去。

周兴国知道徐建国年轻气盛,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主儿,赶紧让张扬跟过去。

徐建国来到洪月面前晃啊晃啊,笑道:“洪月姐,真是您哪,我还以为我看错了呢,你是来找我哥的吧。“

洪月其实早就看到了徐建基他们一帮人,只是没过去打招呼,她笑道:“建国啊。我和朋友过来跳舞的。你玩你的。”

徐建国很不友好的挡在了那名男子身前,向洪月道:“洪月姐。我哥最近可惦记你了,他就在那边,你去跟他聊两句吧。”

和洪月一起过来的那名男子有些不爽地拍了拍徐建国的肩膀道:“朋友,你有事以后再说行吗?”

徐建国绝对是个充满尿xìng的人物,他一转身一拳冲着那名男子的面门就招呼过去了,嘴里骂咧咧道:“谁他妈跟你朋友?你丫配吗?”

徐建国是存心为大哥鸣不平,他认为自己这一拳一定要把那男子揍个满脸开花痛哭流涕。却没有想到那男子居然是个练家子,一侧身躲过徐建国的迎面一拳,然后顺势抓住他的手腕,向怀中一拉,右膝顶在失去平衡前冲的徐建国的腹部,徐建国闷哼了一声,身体一个踉跄趴倒在地面上。

洪月见状赶紧拦住那名男子:“常彰算了!”

张扬也没有想到徐建国和那名男子刚说一句话就交起手来,他赶到的时候,徐建国已经被打倒。张扬虽然认识洪月,可是他心底却是站在徐建基这一边,张扬挡在徐建国身前,提防那个名叫常彰的男子第二次出手,周兴国、徐建基那帮人呼啦一下全都围过来了,这些人平时并不喜欢生事,可是看到徐建国被击倒,其中不少人已经按捺不住火气,其中以袁新民为最,他怒吼着向常彰冲去:“我cāo你大爷,你丫不长眼睛啊!”冲到中途已经被徐建基拦腰给抱住了。

常彰也是个不好惹的角sè,冷冷看着袁新民道:“你他妈再说一遍?”

周兴国年龄最大,xìng情最为沉稳,他赶紧劝道:“都不是外人,干什么?让别人看笑话吗?”

徐建基望着洪月道:“洪月,至于吗?”

洪月听到他这么说,心中也是非常的委屈,怒道:“是你弟弟冲上来打人,反倒怪气我们来了。”

张扬扶着徐建国站起身来,徐建国想要去跟常彰拼命,被张扬一把拖住。

宙斯迪厅的老板黄善听到动静慌忙赶了过来,劝说双方消气,洪月遇到这件事自然感觉到意兴阑珊,和常彰说了一声两人离去。

黄善好不容易才把这帮太子爷请到包房,让服务员送上了两瓶陈年芝华士。

徐建国愤愤然道:“我非弄死那孙子不可。”

徐建基斥道:“你有毛病啊,好好的,你冲上去就动手,人家得罪你了?”

徐建国道:“什么叫我有毛病,那孙子把我嫂子给撬走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徐建基听他大放厥词,气得冲上去就像踹他,被张扬一把给拉了回去。

周兴国道:“你们兄弟俩闹够了没有?你们不觉得丢人,我们都觉得臊得慌。”一句话把两兄弟说得满脸通红。周兴国道:“洪月和建基也没定下来呢,谁规定就是你嫂子了,再说了,人家和同事跳跳舞也没什么,遇到了打个招呼就是,建国,你小子就是发神经,冲上去要揍人家,显得咱们多没风度。”

张扬道:“算了,事情过去了就算了!”

袁新民道:“不能这么算了,那个常彰什么东西?麻痹的,居然敢跟我们耍横。”

黄善道:“常彰是西北军区特种部队的,他刚来京城不久,说他你们可能不知道,他姑父秦鸿江你们一定知道。”

张扬听到秦鸿江的名字不禁皱了皱眉头。

周兴国道:“秦鸿江是他姑父?改天我找秦振堂说说,他这位表弟可不怎么懂事。”

徐建国道:“什么东西,我跟他没完。”

徐建基道:“够了!你给我回去!”

徐建国还想说什么,周兴国示意江光亚和袁新民先把他给劝走。

这群人也真是有些郁闷,本来这两天因为薛老的丧事都搞得心情沉重,专门出来放松,却想不到在这里遇上了不顺心的事情,徐建基现在更是一点玩的心情都没有了,他起身告辞道:“你们接着玩,我先走了。”

周兴国和张扬对望了一眼,他们都担心徐建基,张扬笑了笑道:“这儿太吵,换个地方喝两杯去。”

周兴国道:“我看成。”

查薇道:“张扬,你回头得送我回家啊。”

张扬笑道:“怎么着?赖上我了?”

查薇啐道:“德xìng,我还真看不上你。”

几个人一起离开了宙斯迪厅,周兴国取了车,等他们上车之后,周兴国道:“韩国烤肉,rì式料理,法国大餐,随便你们选,今儿晚上咱们不醉无归,当哥哥的请客。”

徐建基道:“算了吧,我看还是回家吧,知道哥几个对我好,其实我真没什么事情,女人不就那么回事儿,天涯何处无芳草。”

查薇道:“这话我可不爱听,你们一个两个的怎么都大男子主义啊。”她的话还没说完呢,周兴国的电话又响了,电话是江光亚打来的,他声音有些惊慌道:“周大哥,你们赶紧来啊,他们又打上了。”

这世上经常存在狭路相逢的事情,本来常彰走了也就没事了,可他和洪月两人开车出门不久就跟别人发生了剐蹭,按理说没徐建国这帮人的事儿,可袁新民和江光亚送徐建国刚好经过这儿,徐建国看到常彰那可谓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让江光亚停车,抄起一扳手就冲过去了。

袁新民也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看到徐建国上前,他赶紧跟上去帮忙,常彰正跟人家理论呢,冷不防这俩小子上来就跟他干上了。

徐建国并没有从刚才的交锋中得到教训,常彰是特种部队出身,对付他们几个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当张扬这群人匆匆赶过去的时候,徐建国和袁新民都被打倒在地,连江光亚也被常彰揍了一拳,捂着鼻子蹲在了地上。

张大官人本来一直抱着息事宁人的旁观者态度,可看到平时一贯老实的江光亚也被揍了,顿时火就上来了,别说他火了,徐建基也火了,常彰再牛逼也不过是秦鸿江的侄子,在京城,还真轮不到这号人耍横。徐建基想上前理论的时候,张大官人已经抢先冲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