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急奏

发布时间: 2020-06-26 13:05:12
字体大小 + - 关灯

哒哒哒……哒哒哒……

此时飞骑已风驰电掣一般闯入了岐州城。

人们纷纷避让,有人禁不住想要叫骂。

可随即,叫骂的人了个真切,见是自河西来的加急快报,本要叫骂的话便吞回了肚子里。

这可是有加急军情送来的快报,关系重大,因而百里加急,行人都需退让。

那快马丝毫不歇,已是飞快的往长安方向去了。

…………

陈正泰正伏在案头上修书,下意识的打了个喷嚏,此时他哪里想到,在那大明宫城里,有人在骂自己。

下意识的揉了揉鼻头,哎呀……来最近染了风寒。

这可是古代,还是少生病为,虽然自己的登山包里还有不少的青霉素,可能省则省,这可是随便一个病,都可能病亡的时代啊。

他这样想着,继续咬着笔杆子,低头修书。

既然送了自己的食谱去,想来皇帝已经吃了自己的靓汤了,靓汤是自己这靓仔送去的,哇哈哈……接下来,该修书去问候一下师父吃的怎么样。

他搜肠刮肚的推敲着各种用词。

冷不丁,这书斋门有人蹑手蹑脚的推开。

却是许久不见的三叔公微微颤颤的进来,他见自己的侄孙提笔修着什么,上前,眼睛一瞄,便见那信笺的抬头上写着恩师钧鉴的字样。

一下子…本是病怏怏的三叔公像一下子活了一般,龙精虎猛的打了个激灵,开口便道。

“正泰啊,你又修书去给那李二郎?啊呀,这是大事,关系我们阖族上下的荣辱,侄孙啊侄孙,你拜入了皇帝的门下,我们陈氏上下,与有荣焉。你修书可要心了,要知道那李二郎喜怒不定,可万万不要得罪了他,他可是自家的兄弟都敢杀的人,还有什么事不敢做?”

三叔公一面着,一面感慨,又激动的道:“不过……侄孙哪,论起这溜须拍马,老朽只恐你不擅长啊,老夫吃的盐比你吃的米还,来,老夫要教教你怎么溜须拍马,哄一哄那李二郎开心。”

三叔公红光满面,其实他本是心疼自己的孙子陈正德,寻陈正泰来求求情,别让自己亲孙养猪的,可现在一见到陈正泰在修书给皇帝,顿时便觉得手耳热,正泰毕竟太年轻了,老夫人生经验丰富,老夫也不是吹嘘……论起怎么捧那李二郎,这天底下……

他一面这样想,一面上前,脑袋伸过去,想要亲自指导。

可这眼睛一过去……骤然之间,身子打了个激灵,所有的思绪统统都打断了,干瘪的嘴下意识的张大,猛的发出了一个古怪的音节:“呀……”

陈正泰抬头认真的着三叔公:“三叔公教我啥?”

三叔公恍然之间,回过了头来,这老脸,随即便露出了一副无地自容的羞愧之色。

他……要跪了。

他本还以为,自己能用丰富的词汇来折服陈正泰,从而再哄那李二郎。

可现在……着陈正泰书信中的言辞,他有一种老夫一辈子活在了狗身上的感觉。

“正泰真是天纵奇才哪。”三叔公发出了感慨:“我不如正泰万分之一。”

“嗯?”陈正泰自己都懵了。

很奇怪吗?

自己不觉得自己的文笔很呀。

都只是一些平常的问候,当然,顺道也的吹捧了一下自己的恩师,写了几句什么文成武德,又或者是恩师恭俭爱民,自三皇以降,人君之德未有过焉者之类的话。

这……很普通嘛,有啥稀奇。

其实陈正泰并不知道,时代是进步的。

这溜须拍马,其实也是历史一步步的积累的。

就如秦汉时期吹嘘皇帝的话,在千年之后的唐朝,其实不过尔尔,而唐朝的马屁,到了宋明,那更只是一个弟弟,更何况,到了这溜须拍马集大成的清朝,那就更被那些节操碎了一地的文人们将溜须拍马发挥到了极致。

陈正泰犹如站在大清这巨人肩膀上,将这溜须拍马的文化糟糠,随便信手捏来,便足以秒杀众生了。

着陈正泰一脸平静的样子,三叔公身躯一震,垂下他高傲的头颅,在正泰面前,他就像一个刚刚开蒙的孩子。

“不不不,没什么可教的,正泰啊,你这玩意怎么想出来的,教教三叔公……”

陈正泰:“……”

三叔公捏着自己的山羊胡须,求指若渴的样子,一就很认真。

陈正泰心里却懵逼,低头了自己的书信,嗯?这书信……有什么不一样嘛?很普通嘛。

“叔公太言重了……”

三叔公却显得很认真,他眯着眼,眼里露出智慧的光,心里感慨,陈家有族谱以来,可追溯至西汉,至陈家高祖迄今,不曾有过这样的人物,这个子,大智若愚啊,上去傻乎乎,像书呆子的模样,实则深不可测,他咳嗽,竟一时忘了自己亲孙子的事,依旧笑容可掬道:“正泰啊,这个……这个,这书信,要赶紧发出去才,得让那李二郎早一日见。”

陈正泰摇头:“只怕要缓一缓,我听马周,皇帝陛下不喜欢我的书信,哎……真是落有意流水无情。”

三叔公顿时心思又开始活络起来,心里很是遗憾,李二郎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哼哼,老夫身边若有个这般体贴,话还这般听的人,只怕要活几年。

陈正泰心翼翼的将信笺收,他现在要顾虑很的事,首先,他得把陈家错综复杂的各种亲戚关系认全了,没办法,这个时代都是大宗族,人口太。除此之外,还有养猪的事,有制盐的事,哪一样都很紧要。

这三五日下来,都太平无事。

开春时节,淫雨霏霏,连月不开,陈家门前的青石板路,那砖石的缝隙间,也生出了苔藓,稍不留意,便让人脚滑,外头的行人寥寥,不过陈家里的来客门可罗雀,平日也没什么来客,这样的日子,已持续很年了。

家族的败落,想来就是从来客的寡开始吧。

在陈家人已习惯了。

陈正泰这几日都往城外的盐池跑,这精制的白盐,必须加大产量了,至于销路,却是不必愁的。

当然,他的心思还在李二上头,也不知得了自己的食谱,自己所献的老火汤,恩师吃了是不是要龙颜大悦,可是……为啥至今为止,也没什么消息来?

大明宫里……

连日的阴雨,却没有阻挡朝中君臣们欣赏这开春美景的闲心,一年之计在于春,此时正是春耕时节,乃是关乎国运最要紧的事,李世民连日召问三省以及户部诸官,这几日下来,事务繁杂。

只是……自打上一次吃了那汤引发了勃然大怒之后,李世民心里,却仿佛藏着心事。

一方面,是征讨梁师都军情连日没有后文,让他担心。

另一方面,令他心里空落落的却是……那陈正泰的书信……没有了。

其实……陈正泰每一次修书来,他都很嫌弃,里面的用词太肉麻了,而且无休止的问吃了吗吃了吗,很是厌烦。

可现在一下子没了音讯,却猛地让人不适起来。

李世民竟觉得,心底深处,有几分怅然,像每日忙碌之余,少了一些什么似的。

他本想去问问马周,却细细思来,又觉得不妥,索性缄口不言。

不过,他借故旁敲侧击的询问了门下省官吏,陈正泰的父亲陈继业的盐务,本想借着盐务的事,了解一些内情。

可谁晓得门下省的官吏回答更让他觉得奇怪,从前那陈继业天天上疏来叫委屈,现在也不上疏了,陈家父子一下子似销声匿迹一般。

这不是陈家人风格啊。

莫非……陈正泰……病了……

这倒让李世民心里微沉,要知道这个时代,任何一场病都是了不得的事,莫是寻常百姓,即便是皇家,因为一场大病夭折早死的也是不少。

李世民甚至已想命御医去给陈正泰病了。

可细细思来,终是忍住,他沉住气,决心收收心,想一想陈正泰的坏处,比如那混账子给朕的食谱,熬的那一锅坏汤,哼,朕还没有治他的罪呢。

这笔帐,李世民虽不提,心里却记得,他的心里有一本密密麻麻的账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