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

发布时间: 2020-07-08 12:39:42
A+ A- 关灯 听书

经过六个月的漫长洽谈,宋辽、辽蕃间正式修订和约。

明眼人都能看出,北边的局势将迎来一段不短的稳定期。

至于和平的日子究竟能持续多久,就需看各自修生养息、蓄养军队的这三方,要何时再一较高下了。

不论是伐夏一战的大获全胜,还是让昔日趾高气昂的辽国低眉敛目、主动去除了每岁的贡币,都足够让刚及弱冠的小皇帝意气风发,也让宋人们打心底的扬眉吐气。

对赵祯而言,令他心满意足的,还有多年来都是他心头好的小夫子身肩集贤相位,终于肯老老实实自己长伴身畔了。

眼看着这股高兴劲儿憋了几天也未见消散,赵祯索性与百官一番商榷,大笔一挥,将原年号‘寻常’改为‘天威’。

毕竟在经历这么一番惊天动地的剧变后,再以‘寻常’年间冠之,实是过于谦虚了。

天威元年的头一桩大事,自属皇帝金口玉言,宣布增开贡举了。

此言一出,着实出乎不少人的意料。

距上回开科,满打满算也就过去了两年功夫,又刚出现了那般严苛的裁去冗员的新条例……官家的心意,难道不是要限制录科人选,减少冗官么?

也不怪学子们一边欣喜备考,一边暗存疑窦,对此一头雾水的朝官们也是大有人在。

除官家外,唯有参与其中的枢相曹玮和中书省的四位宰执,才称得上对其中关节一清二楚了:立下严规后,便要多纳选人,为将进行大动作的南疆做准备了。

一眨眼,时间便晃到了天威元年冬。

大雪纷飞的时节,街上却还是四处张灯结彩,人山人海,这几天更是尤其热闹。

不因别的,只因省试将近,来自各地的考生云集至此,让店家的生意变得尤其的旺。

而同样是首次赴京参考、却丝毫不显紧张的欧阳修,则在与同车的同乡学子分别过后,笨拙地寻人赁了匹马,亲自背着沉甸甸的书箱,其他的大包小包由临行前雇的小仆背着,就一路问着,一路往陆府的方向去。

叫欧阳修既吃惊也骄傲的是,被他叫住问路的行人们,竟都知那位仅任相职不过一年许的陆公所住何处。

茶楼老板尤其热心,当得知他是陆辞的学生,这会儿要前去陆府拜见时,赶紧让他等等,旋即扭头吩咐了伙计几句。

后者小跑着往灶台处,将一直温在上头的年糕给取来,再由店家亲自交到欧阳修手里。

“陆公这几日虽是休沐,但因天冷的很,过了午时才会来集市逛逛。我原想着替他留着的,”店家笑眯眯道:“看你如今顺路,索性托你帮着捎带过去,省得煨上太久,卖相不佳。”

欧阳修愣了一愣,下意识地就要往怀里掏钱付账,却被店家粗鲁地推开了:“快去快去!”

欧阳修被推得一个趔趄,只得将这硬塞来的年糕给收下了。

他好歹在前些年曾随恩师远赴吐蕃出使,沿途增长了不少见闻,大幅开阔了眼界。乍来了这繁华锦绣的京师,虽颇感目不暇接,面上好歹是绷住了。

只是他勉强能绷住架子,根本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小仆,可就憋不住了:一边紧紧拽住行李,一边双目大睁地东看西瞧,时不时还难抑惊叹的叹息。

欧阳修看他满脸惊奇,不免想到数年前初到吐蕃时的自己,宽容地笑了笑,便也不催他,只在拥挤的人流中慢慢前行。

当他们拐入相府所在的大街上时,车马人流骤减,刚回过神来的小仆,就又被这些威严庄重的府邸给震慑了。

这些达官显贵的宅邸虽是气派豪奢,在曾在屡经扩建、日渐宏大的陆氏义庄住过好一阵子的欧阳修眼里,并不足以叫他心生惊奇。

他谨慎地边走边瞧,每路过一处大门,便要对一对上头牌匾,没出三所,就找着‘陆府’了。

“郎主已然等候多时,”门前守着的,有一员是曾见过欧阳修的陆家旧仆,一眼就认出了他,热情迎接道:“行李请交给他们,郎君快随我往书房去罢。”

欧阳修不料恩师早已在等候着了,吃惊之余,也顾不得客气,忙不迭地依言放下行李,跟在他身后,快步朝书房的方向赶。

他此次进京赶考,除非是要自找麻烦,否则当然不可能住到相府里去。

但陆辞身为恩师,自将他稍嫌窘迫的家境充分考虑到了,老早就将他安排在早年购置的私宅之中。

且因陆氏义庄的开设,原本家徒四壁的欧阳家条件也逐渐有所改善,随着妹妹渐渐长成,随娘亲时不时接些轻松活计到家里来做,不说富贵,至少温饱得以保障。

而最大头的念书开销,则是全由陆辞给他免了。

因家里日渐轻松,总算能攒下些钱来,这次一概交到他手里,供他进京赶考。

而经过陆辞这些年的言传身教,本就天资卓绝的欧阳修早非昔日的穷乡小子比得,一回到家乡,即潜心苦读,为保证万无一失,他宁可错过了上回贡举。

此次赴解试时,果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竟是一举夺下解元之位,彻底将之前因落韵脚而与榜单失之交臂的耻辱给洗刷干净了。

欧阳修得知恩师这番周道安排后,心下自是万千感激,嘴上总算学会不做无谓推辞了。

他很是清楚,家人多年来的积蓄并不多,用来支付路费的,已是一笔庞大数额,若真要住到店里去,那怕是只能住最次的店,终日被吵闹声扰,歇都歇不好,更何况是做最后阶段的温习?

既已承了那般大的恩惠,日后奋力报答便是,就不必推辞这桩了。

在往书房去的途中,欧阳修猛然想起什么,赶紧从书箱里翻出这阵子做的几篇文章,还有两篇关于时策的心得体会,准备一会儿就请教陆辞。

刚将文章拿到手里,便已到书房了。

不等下仆轻叩门扉,陆辞的声音已从里头传了出来:“永叔到了?进来罢。”

许久未被点名的欧阳修不知为何,猛一激灵,赶紧推门入内。

“学生见过陆公。”

欧阳修将书箱放在脚边,恭恭敬敬地行了大礼。

“许久不见,我这关门弟子,却还是这一板一眼的脾性。”

陆辞含笑摇头:“来坐。”

欧阳修这才抬头。

一身紫色官袍的恩师斜倚在窗边,闲散地抱着双臂,面朝西南方向,微微笑着看他。

官服制式宽松,却丝毫掩饰不住他颀长偏瘦的漂亮身形,而鲜艳的袍服颜色,更衬他肤白胜雪,乌发如墨,眉目如画。

他显然在窗边站了好一阵子了,肩头都已落了薄薄一层的雪花,经灯火柔晕渲染,晶亮亮的一片。

陆辞随意一掸,便拂去肩头那薄薄雪水,再拿手中折扇虚点了点书案,朝发怔的欧阳修再次说道:“坐下吧。”

欧阳修下意识地听从了。

已过而立之年的陆辞经宦海与沙场的历练,一身气势越发沉凝,不怒而威。

当他微微笑着凝视一人时,哪怕心境平和,无意恫吓,也往往令人心生憷意,不敢轻犯。

欧阳修紧张地坐下许久,才猛然意识到来时的意图,手忙脚乱地将险些捏皱的文章从袖中取出,慌慌张张地按平。

陆辞信手接过,一目十行,很快就读完了。

今年省试,他虽非是主考官,但主考官的人选也在昨日于中书定下,此时此刻,人应已被捉去锁院了。

那位主考,还真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人。

以欧阳修既华丽又不失风趣,并具辛辣的文章风格……

陆辞莞尔一笑。

应很能对上柳兄的胃口吧?

欧阳修眼巴巴地等着他发表批阅意见,他便认真思索一阵,提出几条。

望着对方面露恍然,接着赶忙埋头按他意见进行修改的模样,陆辞会心笑笑,眼前浮现出十几岁的狄青尚显生涩的面庞。

当时的小狸奴,也是如出一辙的认真。

但明明是年岁相仿的二人,因境遇的改变,出路也是截然不同了:欧阳修连刚起步都还称不上,还在未金榜题名而奋斗时,狄青已是朝中新贵了。

思及此处,陆辞虽还凝视着欧阳修,心神却已不知不觉地飘回了一年多前的那天。

素来要强的寇准破天荒地主动开口示弱,无法令他不想起临终时还念念不忘家国前景,将重任托付给他的王相。

扪心自问,这趟西南,他的的确确是不必亲力亲为的。

与他初为参知政事时的束手束脚不同,集贤相的话语权也好,将致仕的寇准将带来的后续影响也好,都注定了他留在朝堂,将比再出外任要有利的多。

他之所以要奋力争取亲赴南疆的机会,主要为的,还是要与狄青多些相处的时候。

看来……是要食言了。

当晚,陆辞想明白这些关窍后,很快下定决心。

他不欲多加隐瞒,尽管有些难以启齿,还是向狄青微赧地承认了自己将要失信的事实。

“果然如此。”

让他始料未及的是,狄青却如释重负,没头没脑地说了这么一句后,由衷地松了口气,又调转头来,宽慰陆辞道:“青得公祖回应倾慕,已是三生至幸……若是为自己一己私欲将公祖带走,哪天说不得要误了家国大事,反倒让青罪孽深重了。”

“分明是我失信于你,”陆辞笑着摇摇头:“说甚么瞎话?”

狄青不由自主也跟着笑了,认真道:“若公祖非要这般做想,那作为补偿,青便斗胆请公祖坐镇后方,好让青好心无旁骛,征伐在前。”

他这些天患得患失,一直觉得此事难成。

眼下尘埃落定,见一直如神祗般算无遗策的公祖失算时,竟是无比轻松的。

陆辞一直专心观察他面色,见他当真是释然更多,不由欣然一笑:“必然。”

其实他与狄青正值年富力强,在长相厮守前,能各自再拼搏一番,方是此生无憾。

狄青咧嘴一笑,情不自禁地凑上前去,在心中挚爱的唇上,轻轻落下一吻。

——辞居庙堂,青处边关。

——山高水长,天各一方。

虽将受相思熬,受孤寂熬……

但等迎来真正太平之日,便是二人比肩,相聚厮守之时。

作者有话要说:此时的欧阳修于陆辞,就如当年的陆辞于王旦,之所以在完结章提起欧阳修,主要是想要体现一种传承的意思(虽然陆辞根本没意识到这点,顾着想狄青去了……)。

正文在此完结。

大家有什么想看的番外可以在这里留言点单了!番外应该是周更,最近太忙了。

有的是我肯定会写的(比如你们期待的后世评价论坛体),有的则看有多少人想看、再视具体情况决定是否写。

以后不会写这么长的文了,太累了,你们能陪伴我到这一步,真的是我坚持的所有动力,谢谢你们,我爱你们(鞠躬)

—————————————–

请购买正版书籍,感谢对作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