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7

发布时间: 2020-07-08 12:39:40
A+ A- 关灯 听书

一听陆辞这话,赵祯的心头莫名就一紧,眉头也皱起来了。

他这会儿才后知后觉,每当小夫子捉住什么隐患,只要一开口,那事儿八成就得在不久后应验。

那场险些连累了馆阁的左藏库大火是如此,汾州蝗害是如此,吐蕃与夏出兵反叛,也是如此……

若换做别人开口,嫌此事棘手的赵祯,只怕还是倾向于沿用多年来的保守策略,但此话一旦出自小夫子之口,那严重程度可就大有不同了。

并且,刚打过这场持续了近三年了伐夏战役,国力急需修养恢复,实在经不起第二个李元昊的折腾了。

赵祯慎重道:“那依小夫子之见,当如何治理广南路的好?”

“臣粗浅拙见,仅作抛砖引玉之效,还望陛下莫要见笑。”

将北宋这段历史早忘得七七八八的陆辞,对不久后西南地区当真会出现一名叫侬智高的青年高举反宋旗帜、且结结实实地打下了好几座大宋城池之事,自是不得而知的。

但他也早非十几年前初入仕途的人微言轻的小文官,有了辗转多地、亲历战事的丰富履历,梳理治夷之道,不说得心应手,也是颇有一些心得。

尽管他的最终目的,是海外的广大疆域,但饭需一口一口吃,要想说服官家,当将重点先放在治理南疆上。

只有将南疆治理好了,才有余力继续朝外开拓。

“不妨参唐制,因其疆域,析其种落,大者为州,小为县,更小为洞,以此分类;再推其长雄者首领,籍其民为壮丁,以籓篱内部,障防外蛮……”陆辞徐徐道来:“同时以民官治理之,兵官镇压之,以诸峒财力养官军,以闵丁备招集驱使……”

最要紧的,不外乎是将权利与义务摆明。

之前是重心偏向北方,不得不对南端采取半放纵小动乱、半招抚当地土司,只求相安无事的政策。

这样漫不经心的政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长久的。

真正要加强联系,促进发展,单靠派去心不甘情不愿的选官是无济于事的,重点还是要让当地人参与进来。

只有权利与义务同具,其他族群才有可能因共荣辱,而渐渐生出归属感来。

赵祯很快听得入神,不时兴奋点头,每到激动处,还不顾形象地猛拍自己膝头。

陆辞还未讲完,他已忍不住了,起身道:“慢着慢着,我先将寇公、王公唤来!”

不知有意无意的是,赵祯忽略了身为参知政事的张士逊。

对那常针对自己的保守派同僚,陆辞虽不至于主动去寻他麻烦,也不可能大度到好心在此时提醒,是以只微微笑着点了点头,便端起茶盏来,边饮边等待。

才过了一小会儿,刚在自府用过晚膳的二位宰辅,就气喘吁吁地赶了过来。

在赵祯的示意下,陆辞将方才的话大致重复了一遍。

寇准听得连连点头,忽发问道:“摅羽所想不错,只是这人选——”

正中下怀。

早就在这等着的陆辞一笑,毫不犹豫地自动请缨道:“若陛下不——”

刚还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赵祯,闻言猛一激灵,不假思索地抢过话头,飞快道:“兹事体大,明日朝中商议过后,还劳烦三位卿家各列人选。”

他才刚把小夫子召回京中,人还没焐热,休想又跑远了!

不料意图被不知为何变得无比警惕的陛下识破,陆辞只得无奈地看了寇准一眼。

可惜寇准根本没打算帮他一把,反而露出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十分配合官家地应下了。

更别提王曾,第一时间便笑眯眯地附和了官家的话。

生怕陆辞又另生一计的小皇帝,充分吸取了过去的教训,当机立断地先将三人打发回府,待明日再计议。

一出宫门,王曾先冲二位同僚颔首致意,之后便潇洒先行一步了。

林内臣也极体贴地让内侍们远离有意放缓脚步的寇陆二人,让他们如愿有了简单交谈的机会。

陆辞半开玩笑地试探道:“不知晚辈是否有幸,名列寇公那份名单首位?”

“想得倒美。”寇准毫不客气地骂他:“连陛下都没上你这臭小子的当,竟还想叫我这一把老骨头去捋虎须?那虽不是甚么美差事,朝中也断无可能寻不着合适人选,你还是尽早死了这条心吧!”

官家费尽心思要留住的人,倘若在他手里跑了,可不得吃顿埋怨!

陆辞不甘心道:“只是——”

寇准瞪他一眼,难以理解道:“你在最年富力强之时,位列集贤相之位,正该大展抱负。若此番建议得以采用推行,不管底下派了何人去做,首功都当记你头上。怎你好似怀揣烫手山芋般,一门心思想着往那穷乡僻壤钻?那南边可不是甚么好地方,莫净顾嘴馋,去惦记什么荔枝鲜果的,单是那瘴气与不服管教的蛮夷,就够让你去半条命了,官家如何会舍得你去遭那罪?”

“官家如此看重于我,为臣者更当肝脑涂地,为君王效死力。”陆辞笑道:“朝堂有寇公坐镇,稳如泰山,又何须我锦上添花?倒是开拓南疆格局急需人去,又鲜有人愿去,我还勉强算得年轻力壮,一些小苦能吃的,再厚颜自荐一番,应也够胜任了。”

“这哪是‘一些小苦’?若运气不好,性命都得搭上!”寇准拧眉,不赞同道:“只需安顿好了,何须事必躬亲?”

“况且,”寇准重重地叹了口气,苦笑道:“你当我还能在这位置上再坐个几年?再有三月,我便要满六十九了!”

他长陆辞整整三十九岁,今年六十九岁,明年便是古稀之年。

——亦是致仕之时。

他自知恋权,仗着官家信重,仗着过往资历,一直不服老地占了这首辅位置,但最迟到明年,也要讲究臣体。

相比起壮志未酬身先死的王旦,几称得上扫空政敌,深得帝心的他无疑要幸运得多。

只可惜所谓臣体,就是纵使他再对手中权势,肩头重任怀有万千不舍,也要在七十岁时上表致仕,颐养天年了。

寇准眼底略过一抹遗憾与黯然,很快又恢复了气势汹汹的模样。

“总而言之,我是奉劝你莫再去想撂了身上担子,打远走南疆的馊主意,”他凶神恶煞地警告道:“攸关集贤相的告身,绝无可能不经中书省——哪怕你舌粲莲花,成功将官家糊弄过去了,也莫想着能过我这关!”

作者有话要说:下章就正文完结啦。

本来想今天我生日,直接完结的,但还没写完最后一点点收尾。

一些没交代的后续都会出现在番外里,不必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