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

发布时间: 2020-07-08 12:38:42
A+ A- 关灯 听书

陆经抚,陆经抚。

狄青单是在心中默念着这三个字,眼前就浮现出让他日思夜想的面庞,带起一阵涟漪。

可惜他再想背生双翼、飞奔回去见陆辞,短期内也断然不可能成行的。

距他进驻清涧城还不到半日功夫,一直追在他后头的夏军也终于找到了路,陆续由大里河一带抵达此处,望着眼前这座不知何时忽然拔地而起的坚实城池……发起了愣。

半个月前,此处除了宽州旧城的残亘断瓦外,分明并无其他。

宋人竟就在他们眼皮底下,生生把偌大一座城池修了起来!

作为这支部曲的主将,谭营最为震惊。

能跟在狄青身后整整一路,始终未被甩拖的夏**队,显然都以骑兵为主。

其主帅谭营,擅长的即是闪击战,绝非攻坚对阵之法。

按常理而言,此时最好的决定,应是即可撤回夏寨,尽快调整,但锲而不舍地咬了宋军一路的谭营,却无论如何也不愿就此放弃。

他敢豁出去追狄青那么久,不外乎是笃定对方在这数月远征中,早已是人困马乏,士气低迷,处于强弩之末。

看似四处挑衅的嚣张下,应是一击即破的。

谭营坚信,只要让他找到机会,与之能正面决一胜负,那狄青哪怕是以一当百的猛将,也得命殒当场。

——谁能想到,狄青躲躲藏藏这大半个月,再曲折绕回此处时,竟就多了个藏身的军寨?

谭营阴着脸,绕着这座城池转了几圈后,虽看不出大破绽来,还是顶着城头上落下的箭雨,硬是命人强攻了一个时辰。

见拦住自己去路的城墙,非是他期望的徒有其表的敷衍工事后,谭营心知再坚持下去也是占不到任何便宜了,遂立即命人撤回。

一战未曾奏效后,他也不走远,只退出一射之地,就于延水河边扎了营。

之后每日,他便在营地上操练兵士,同时对城池中的宋兵虎视眈眈。

他在等。

等无法到河边取水的城中宋军粮尽水绝,让这城池不攻自破。

打着这一算盘的谭营,却是不知种世衡凭着天生的倔劲和一张天价账单,已经强行攻克了城中无水的千年难题。

更不知他的等待,注定要成为一场无用功了。

狄青淡定看着,自然不会‘好心’地提醒对方。

被夏军围住的清涧城,确实无法从外头获得军粮补给;但对同样在外行军月余,难以获得军粮补给,还连片遮身的瓦片都无从寻觅,只能露宿在外的夏军而言,更是场严峻的考验。

心细的种世衡在刚修成清涧城时,就未雨绸缪地向周边宋寨先‘借’来了大批粮草,囤放其中,仅需供狄青那数千人的话,小半年都是绝对撑得下来的。

谭营耐心地等待了小半个月,也不见固守清涧城中的宋军有半点动静,登时疑窦丛生。

即便一时半会地不缺干粮,水却因容器所限,注定囤放不了太多的。

城里人面对被他严密把守的延水河这一至关紧要的唯一水源,怎会那般无动于衷?

谭营油然生出几分不祥的预感来。

他察觉出几分不对,一边派人侦查这座来得玄乎的城池情况,一边亲领数百骑兵冲击附近羌人村寨,烧杀抢掠,以获得临时的军粮补给。

也就是从这些求饶不断的羌人口中,他才得知,这枯了数百年的城里,竟叫一宋将给生生挖出水来了!

难怪宋军不慌不忙——若换做是他,定也会将对实情一无所知、自以为胜券在握的自己,当个跳梁小丑看待!

狄青对守在外头的执着夏军,虽日日予以关注,却不曾有过丝毫受困的焦虑。

他一早就认出了谭营的旗帜:作为李元昊麾下倍受重用的强将之一,对方敢深入追击他长达月余,不可谓不自信。

——这份傲气从何而来?

自是出自对自身的实力,以及对他的轻视了。

狄青正因看透了这一点,也是为掩护建城的种世衡,才一直按捺着与其正面交锋的冲动,甚至在躲藏闪避的过程中,故显狼狈,显现怯战之心。

不知他是有意示弱,便更催长了谭营对灭除他的志在必得,连追到明显不利于对方的城池之下,也不肯放弃。

清涧城中副将也密切关注着夏军动静,每当看谭营数次亲自带兵,前去羌寨时,他都心急如焚,反复向狄青请求出兵。

趁其主将不在军中时发兵突袭,不正是驱散夏军的大好机会么?

狄青却摇头,再次否决了这一提议:“还不是时候。”

还不是谭营最气恼、最傲慢、最丧失理智的时刻。

谭营领一万五千精锐骑兵,而大宋这边,纵使算上留在清涧城中的一千精兵,也凑不足万人。

舍弃据守城池、以逸待劳的优势,去选择硬碰硬的打法,双方都将伤亡惨重,哪怕取得了最后胜利,也显然是不划算的。

狄青很是爱惜手下将士:他可还准备带着他们继续出征呢,哪里愿白白折损在这里。

更何况,谭营绝非轻忽大意之辈:从他驻扎清涧城外,却是除了头日对清涧城墙发起试探性的猛攻外、就不曾靠近半步,只专心看守水源的这份守株待兔的耐心……其城府之深、心性之狡诈,由此可见一斑。

不过,也应该快了。

狄青望向不远处山头冒出的狼烟,听着隐隐约约传来的金戈与哭喊声,若有所思。

——从羌寨中得到城中并不缺水的真相,应能成为压垮谭营耐心的最后一根稻草罢。

当晚,夏军军营中骚动频频,传出的声响之大,连清涧城头的兵士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狄青亲至墙头,沉默地等待一阵后,却见敌军军营猛然炸开一些响动,伴随着谭营的怒骂声,一小队夏兵急冲清涧城门处来。

就在城头宋军绷紧了神经,准备迎战时,那小股夏军却做出了让所有人意外的举动:在进入一射之地前,他们不仅抛下了兵器,还将护身的铠甲截了,就这么手无寸铁地继续靠近。

“这——”

副将摸不清他们意图,一时间没了主意,下意识地看向狄青:“狄铃辖,这是……?”

狄青轻轻地点了点头,猛一提声,以党项话喝道:“站住。”

那队夏军闻声而止,眼巴巴地望着上头,仿佛重新找到了什么主心骨,口中叽叽呱呱的,不知说着什么。

包括副将在内的大多宋军将士,压根儿就听不懂那由李元昊新折腾出不久的党项话。

他见狄青认真听着,不时回答几句,心里只剩佩服,暗道这制科魁首便是非同一般。

既听不明白,他便静静等着,一心只等着狄青下令。

狄青面不改色地听完,点点头后,那队夏军就安心站着,一动不动了。

在副将迫切等着答案时,就见狄青倏然一扬手。

他所给出的,竟然是立即打开城门、冲击下夏寨的信号!

副将诧异地瞪大了双眼,刚凭本能将军令传达,便听狄青沉声喝道:“夏狗竟如此嚣张,上门来妄言挑衅……还忍什么?立即出击!”

这话一出,顿如一滴冷水落入沸油之中,让原本一头雾水的宋军彻底炸开了锅。

在城里好吃好喝地养了大半个月,他们早已彻底恢复元气,不少人甚至还胖了一小圈。

面对敢围困他们的嚣张夏军,被堵在城里的他们可谓攒了一肚子火,若非军纪严明,早就有人要忍不住了。

如今刚被那小队夏军惹得一头雾水,经狄主将亲口解惑后,登时气得他们破口大骂。

于是狄青一声令下,所有人立马握紧手中兵器,跨上马背,随着城门迅速大开,就冲出了无数凶神恶煞、喊打喊杀的宋兵来。

那手无寸铁地站在城门前的小股夏军,根本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愤怒的宋骑踏成了肉泥。

谭营做梦也没想到,一直表现得畏畏缩缩、狼狈不已,叫他很瞧不起的狄青,竟会这般不按常理出牌。

他在羌寨中未能搜集出足够的粮食补给,而随军的那些军粮早被吃了个精光。

只勉强吃了个半饱的将士们士气低迷,而他眼中原本的依仗不过是场笑话……面对这一难破僵局,他再不甘心,也只能恨狄青这小子运气太好,不得不撤退了。

作为最后一搏,也是为防备宋军在他撤军时看出破绽、乘士气追击,他才派一小队兵士上前诈降。

他哪里想到,诚意十足的解甲之后,刚和颜悦色地应承了投降这一请求的狄青,就瞬间来了个翻脸不认人,亲自带兵朝他阵中杀来?!

原只想着靠诈降来迷惑狄青,好换取自己平稳撤离此处的谭营,就这么被这个一直被他小觑的宋将来了出将计就计,打了个措手不及!

于黑天大风之中,谭营固然反应够快,试图整顿队列,朝杀将过来的宋军进行迎击。

然而天不遂他愿:本就饿着肚子,又僵持了近两个月都毫无进展的夏军,在仓促下面对气势汹汹、养得膘肥体壮的宋军时,一时间竟只剩惊慌失措,四处窜逃。

页面: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