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发布时间: 2020-07-08 12:38:18
A+ A- 关灯 听书

萧宗余同副将谋划一宿,翌日商定的新战术,果然与贺真早前所料的不谋而合。

保安这处便有叫贺真派夏兵不住滋扰,营造出夏军盛兵攻寨的假象,给守将施加压力的同时,蒙骗宋廷,使其从邻近寨子调遣兵马,朝此增兵。

而事实上,萧宗余所领的那两万余精锐,则将奔袭至位于延州北部的金明寨一带,利用宋人的大意心态,设法另辟蹊径。

金明寨作为延州北部门户,周边共有三十六寨相连可轻易呼应其,其都监李士彬虽不如曹玮威名赫赫,却也在多年戎边的生涯中,立下大大小小无数战功,是极难攻破的坚实壁垒。

萧宗余心知金明寨强攻难破,但在狄青这受了重挫,又明摆着同此处夏将心面具不合,他急需一场大胜洗涮屈辱,唯有从难处下手。

在他看来,李士彬麾下士卒中,以收拢的蕃兵为主,机要皆由蕃兵扼守。既非同一族类,便更容易利用李士彬对部下严酷、使部下生出不满的矛盾,由内部逐步突破。

若能拿下更要紧的金明寨,那区区保安的失利,再不会有人提及了。

萧宗余如此盘算着,翌日午时光明正大地卷走夏寨中近半物资充作军用,接着就走山后的小路,逐步朝金明寨的方向挺进了。

他将夏寨中大量物资强行据为己有的举动,再次激怒了夏军,然而有贺真镇着,他们皆是敢怒不敢言。

不仅如此,他们还需按下火气,听从贺将军的调配,冲保安山谷的寨门再次发动攻击,以扰乱宋军侦查的视线、掩盖辽军正逐步撤走的事实。

然而吃饱睡足、自大清早就在寨门箭楼上守着的狄青,只凭遥遥一眼,就由那敌军的阵型中,肯定了昨日的猜测。

狄青清楚记得,不论是几年前的那次榷场追袭,还是举家来降的赵山遇的供说,经李元昊整顿过的军队,都远不止于大多宋人所以为的、还停留在以弓骑兵为主、四处游走劫掠的程度了。

由敌军步态、装束以及所处位置来看,狄青分辨出了印象中的铁鹞子、擒生军、卫戎军、泼喜军,以及最能凸显出李元昊残忍本质的……撞令郎。

——这,才是货真价实的夏军。

狄青微眯了眼,一个利落翻身,仅蹬了五下,就轻盈地从高大箭楼上回落到地面上。

他将张亢唤来,低声交代了几句话。

张亢面露惊愕犹疑,犹豫许久,才重重地点了点头。

“便依你的做。”张亢吸了口气,斩钉截铁道:“只是日后若真要问责,你可不许一人担了。”

狄青不置可否:“日后再说。”

不等张亢再说什么,他已重登高台,亲自监视着逐步逼近的敌军的一举一动了。

寨门上的大宋守兵,手持箭矢,皆紧绷了神经,紧紧盯着来势汹汹的敌兵,准备迎来一场恶战。

然而随着敌军的越发迫近,让他们能清晰看清行于最前的兵士的面容了,不少人的脸上纷纷浮现出难以置信、惊惧,以及愤怒的神色。

他们哪里认不出,那裹着破烂衣裳,赤着脚、惶恐痛苦地行在最前的那百余人,全是之前被掳走的大宋青壮!

多年以来,位处边境的宋民频频受到夏国的游骑侵扰劫掠,其中又以擒生军下手最为毒辣:不仅夺走钱粮,连青壮劳力亦要一并掳走,既削弱了村寨的守备能力,也可充作奴隶使用。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夏军竟会如此灭绝人性,硬逼他们受尽苦难的同胞手无寸铁地行于大军前充当盾牌,无异于逼迫他们若要下手、便需先将同族杀害殆尽!

“真是……”望着夏兵得意的狞笑,张亢浑身气得发抖,咬牙切齿道:“灭绝人性、辱没伦常的畜牲!”

“畜牲?”狄青冷冷道:“你莫要侮辱了畜牲。”

狄青虽对此略有耳闻,也做足了心理准备,但在亲眼看到宋人被当做肉盾、驱赶于阵前的惨烈一幕,还是让他心中燃起了冲天怒火。

“先放箭。”狄青面无表情,稳声下令道:“瞄准第三列。”

最前头的是手无寸铁的撞令郎,第二列的,则是由夏国贵族子弟充当的卫戎军,唯有隐藏在第三列、看似最不起眼的泼喜军,是对寨门最有威胁力的石炮军种。

随着狄青一声令下,携裹着滔天怒意的箭矢如雨落下,然而相距甚远、又非所有人都能有狄青的准头与力道,以至于大多都未能捧着后列的夏兵,倒是被击飞的流矢,有不少命中了身着破衫、毫无抵御能力、还被夏兵恶意揪住挡在身前的撞令郎。

同胞惨叫声声,再亲眼看着这惨不忍睹的血腥一幕,尽管还未等到停射的军令,不少宋兵都面露不忍,下意识地收了手。

“接着射。”

狄青无情地下令,率先挽弓搭箭,吐息间拉至最满,箭如流星飞出,正中一泼喜军的颈项,让人惨叫坠地。

军令如山,经狄青这一路的严厉操练,即便心中万千不忍,军士们还是硬下心肠,继续前射。

只是这回的准头,显然比上一波的还要来得更差。

在狄青的强令之下,接着几波射下来,竟有足足十数名被夏兵充当挡箭牌的撞令郎惨死在己方箭下,尸首亦被凄惨弃于泥地之上,被继续朝前挺进的夏兵践踏成了肉泥。

撞令郎还剩下五十余人时,狄青终于下令,让众军士停下箭势,再一挥手:“将人带上来。”

话音刚落,亲兵们便黑着脸,把被五花大绑、口中还叫嚣不断的敌兵押上寨门高处,足以让夏兵看见。

坐镇中军的贺真见此情形,冷笑一声,冲副将不屑地评价道:“我还当他有多心狠手辣,这不还是坐不住了?”

他连猜都无需猜,狄青这是镇不住场面,无奈打起了交换俘虏的主意。

然而狄青失算的是,昨日被俘的兵士,全是辽兵,无一为夏人。

辽夏虽为盟友,却远不至骨肉相亲的地步,他对折磨保安守军之事志在必得,又岂会同意交换俘兵!

只是接下来狄青的话,却彻底出乎了贺真的意料。

狄青着一身戎装,头戴青铜面具,昂然立于寨头,哪里像个舞文弄墨的文臣,十足一气势摄人的沙场悍将。

他慢条斯理地抽出腰间佩剑,搭在还破口大骂的一俘虏身上,连话都未说一句,手下雪亮剑光一闪,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便是一条尚在挣动的胳膊坠地!

热血喷溅时,狄青从从容容地偏了偏头,便将那势头彻底避开,只让热血洒了一地,却未沾染他分毫。

又是一剑削下,另一臂膀也连骨带肉地坠地,鲜血如注般涌出。

接着,是左腿,右腿……

在那伤者痛苦万分、却渐渐微弱的惨叫声中,把人活生生削成只剩躯干的人彘后,狄青把那犹残气息的躯干一脚踢下寨头,又提了哭喊求饶的另一降兵来。

在见识到这铜面宋将的不声不响下的凶残后,这些俘虏再没了之前的嚣张气焰,在惨死的威胁下,他们纷纷凄惨讨饶,竟比寨门下的撞令郎还要来得狼狈。

狄青却对此无动于衷,仍是只需四下,便将人剐去四肢,仍在地上。

他目视面如死灰的撞令郎们,声音稍显低沉,却极具穿透力,声声撞入人耳:“我立誓于此——若哪日真要受俘,我必将先一步为国捐躯,也绝不会为苟全性命,反去害了同族弟兄。”

“明眼人皆能看出,倘若我们不忍伤了同族、而在与敌军为战畏手畏脚,一旦寨门洞开,外贼便可长驱直入,挥师南下,烧杀劫掠。届时,诸位手无寸铁的亲眷又将从何抵御。而国破家亡时,你活得今日,又如何逃过死局!”

“世无二全法,青无能,救不得诸位。”

“但我大宋,各个皆是顶天立地的好儿郎,绝无贪生怕死之辈!”狄青深吸口气,铿锵有力:“撞令郎每死一人,我在这寨头,便将活剐一人!”

听得狄青的话语,原本面色惨然灰白、如行尸走肉一般的撞令郎,眸中纷纷绽放出丝丝光亮来。

他们自被掳去夏国后,便受着毫无人性的奴役,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唯有靠着对亲人的思念,才能苟活至今。

如今故土虽尽在眼前,迎接他们的却只剩无情箭矢和紧闭的城门,和随之而来的那无穷无尽的绝望。

听得那宋将之话,他们方幡然醒悟——时至今日,死已不可怖。

更可怖的,还是受夏狗利用,成了捅向同胞的利器!

大多夏兵皆不知汉话,不知狄青喊了什么。

他们还沉浸在一贯绵软的宋人,竟会在寨头,于众目睽睽下活剐一人的震撼中,未能回过神来,不防身前一直似死人的撞令郎忽然暴起,竟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冲力,不顾一身受绳索困缚,直冲他剑尖而来!

“死啊啊啊——!!!!!”

随着“呲”一声裂帛响,那撞令郎的胸口被利剑刺穿,人仍忍着剧痛,发了疯般朝他撞来,直至把他撞得摔倒在地,人彻底没了气息,才瞪大双目,至死都压在了他的身上。

“疯子!”

那夏兵突逢此变,下意识地骂了这么一句。

然而这一突变,却惊醒了所有浑浑噩噩的撞令郎们。

当一直供他们奴役驱使的宋人变得奋不惧死、甚至主动寻死时,夏兵也就再没有要挟他们的能力了。

趁夏军军心大乱的这一良机,狄青强行压下声线中的丝丝颤抖,再次下令放箭。

见撞令郎这种能扰乱对方军心的利器、竟被狄青三言两语给化解不说,反而激起了宋人的求死心,反乱自身的贺真,怒得催马上前,亲自把最后几个嘶吼着的撞令郎斩杀后,以口音浓重的汉话,朝寨头狄青高喝道:“笑话!羔羊且能受你蒙骗而不惧死,你当虎狼会惧死?!你若有胆略,尽可全杀了——”

“贺将军,”狄青忽以一口极流利的党项话打断了他,冷然道:“恐怕你是在慷他人之慨罢!”

贺真一怔。

狄青所戴铜面仍然神色狰狞,却未染上半点血污。

他俯身,将被削成人彘的第四名俘虏提起,当着寨下所有人的面,撕开了这俘虏身上被血染透的战服,其背部便露出辽人特有的图腾纹身。

狄青轻笑一声,望着脸色阴沉的贺真,无情揭破了真相:“看来我这俘虏的,全是辽人。你们既为夏人,自然无需在乎这三百余辽人死活……当真不必在意么?”

作者有话要说:注释:

摘自:《如果这是宋史3》

从吐蕃人内乱开始,李元昊得以平静地整顿军队,不断地吞并回鹘人,不断地抢劫吐蕃战马,再加上汉人智囊团的指导,到这时公元1039年为止,他的军队不止是扩大,军种都开始分类,再也不能用原始的草原骑兵掠夺式、偷袭式的战斗力来局限了。

军种分为铁鹞子、擒生军、卫戎军、泼喜军、撞令郎等5种。

铁鹞子,又称为“铁林”,是西夏骑兵中最精锐的部队,配备最精良的战马、最精选的盔甲和最优秀的战士,只有3000人,还分成了10队,每300人是一个战斗团体,在纷乱纠缠的战局中用他们决战决胜;

擒生军,是西夏人的独创,专门用来在战争中掠夺敌方的百姓,有些像是契丹人打草谷。只是西夏人更穷,对钱、物的渴望让他们出手更狠。这支部队居然达到了10万人;

卫戎军,是西夏京城的禁卫军,共5000人,都是西夏的贵族子弟但任。战斗力怎样不好估算,李元昊用他们来守大门,还是当人质,要胁贵族们就范也不得而知

泼喜军,这是炮兵,炮弹就是石头,大小不一,大的用来攻城,小的,迎面而来的敌人要小心,拳头大小的石头一筐筐地砸过来,出什么事都很正常;

至于撞令郎,这是李元昊的标签,充分地证明了他是个怎样卑鄙无耻的东西。

撞令郎,是他从汉人中特意挑选出来的精壮男子,没什么武器给他们,每当打仗时就驱赶他们冲在最前面。会发生什么,足以想象了吧。如果想要把刀砍在党项人的身上,就得先把这些本族的兄弟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