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发布时间: 2020-07-08 12:37:41
A+ A- 关灯 听书

狄青之所以能一路通畅,弱冠之龄便达成如今成绩,既离不开陆辞的指导,也脱不开他过人天赋,更得归功于他的勤勉不懈。

对练武习艺如此,对诗赋策论如此,对研究菜谱,更是如此。

在那日彻夜研习‘欢喜汤’这道难得菜谱后,他颇食髓知味,忍不住夜里不住缠着陆辞,陪他一回又一回地反复练习。

海棠花正值盛年,无需陆辞去精心料理,也有霸道味道,然而他也丝毫不觉轻松——狄青做事一板一眼,不肯让海棠干晾着闲置,硬要扯着软绵绵的娇贵梨花搭伴。

在雪白的梨花熬成香膏的过程中,狄青这一技艺日渐娴熟的厨子,非坚持将最后一点香甜汁液都榨出来,让这道汤完完全全入了味,才算满意。

如此连夜熬了好几宿的汤,备给唃厮啰的礼品还未好,自诩老人家的陆辞,已先吃不消,暗暗盼起了出发的日子。

人说小别胜新婚,别有情趣。但他这把老骨头,也经不起日日做新郎的折腾啊!

欢喜汤之味鲜美无比,然再精致可口的美食,也经不起天天食用,总得歇上一歇。

更何况要烹制此汤,极费体力,狄青的精力就如无底洞似的无穷无尽,他可快受不了了。

面对热衷于练习厨艺的狄青,陆辞在委婉拒绝数次未果后,终是忍无可忍,直接趁对方还未从兵营回来,由主人的卧房搬到了客房去睡,还将大门紧紧锁上。

即便如此,他也无法真正放心——果不其然,一到狄青回家的时候,只听门外窸窸窣窣地一些动静,安静一阵后,细碎的声响就转移到了窗口方向。

还真挡不住打小就在山里打猎、可谓野性十足的这头大狸奴。

陆辞默默坐起身来,无语地看着狄青利落翻进三楼窗户的矫健身影,眯眼道:“我不信你真不懂。”

他早发现了,狄青看似对自己百依百顺,唯命是从,其实不乏装傻充愣的时候。

狄青微赧一笑,也知自己近来是太不知克制了,才会惹恼公祖。

他低着头,带着几分期期艾艾道:“我……只抱着公祖,绝不做别的。”

他生得俊眉朗目,高大魁梧。平日只随便往某处一站,面孔即便板着,也是位赏心悦目、端的是英姿飒爽的青年。

这会儿他堪称低声下气,摆出几分可怜巴巴的乞求模样,那哪怕是铁石心肠的人,也要稍微软化一些。

陆辞睨他一眼,沉默片刻,到底是看在不久后又将分别的面上,勉为其难地把这只装可怜的贪嘴狸奴放进了被窝。

进到被子里后,狄青强忍住嘴角上翘的弧度,当真只将人温柔圈入怀中,就再无其他举动。

看他遵守承诺,表现老实,陆辞知他不会胡闹了,便慢慢放松了警惕,与他闲话起其他来。

狄青起初还残存了些许旖旎心思,然而随着话题的逐渐深入,那些婍念就跟着烟消云散了。

陆辞问起军营中事,他自是毫无隐瞒,同恋人说道起这几天与种世衡明里暗里的几场小小交锋。

对种世衡心中所想,陆辞虽并非十分了解,但一路同行而来,观其外紧内松的治军方式,多少窥出些许端倪。

一军不可容二帅,更何况二人还是制科同年中榜,榜魁与榜眼之间,在这摆在眼前的建功立业的机会,自然都会奋力争取。

在路途之中,陆辞与种世衡真正打照面的次数,其实并不算多,但凭他眼力,亦能看出对方固有野心,却是行事磊落,不会使出阴私手段。

眼见为实,见种世衡之行为举止,陆辞心里那点最后因其与那钓名沽誉、故弄玄虚的种放沾亲带故,而本能生出的几分反感,也跟着变淡了。

思及二人间碰撞着,彼此间进行良性竞争,相互锻炼,算是好事,陆辞才未采取任何措施进行干预。

史上出身寒微,晋身坎坷的狄青,尚能凭一身本事鱼跃龙门,功成名就,成为名留青史的大将军。

他心爱的小海棠,总不能因自己的过多插手,而落得连种世衡这一同僚都应对不来吧?

加之——种世衡的些许举动,若能稍微分散一下这头精力旺盛得厉害的大狸奴的心思,让他不至于天天盘算着研究菜谱,也算间接帮了自己个小忙了。

正因如此,陆辞才从头到尾连提醒都不曾,就揣着明白由狄青一人去发觉,再去设法破局。

而狄青这几天下来的从容应对,以及这会儿阐述时的轻松口吻,也让暗中观察着情势的陆辞全然放了心。

陆辞莞尔道:“种世衡面上粗豪骄横,实际上颇为心细,然多少有些心高气傲,锐气过头,你磨砺他时,不必客气。”

狄青耳尖一抖,品出几分话下之意来。

听公祖这话,莫不是过一阵子,朝廷就有意把种世衡调去别处?

屋内光线虽黯淡,但从狄青的沉默中,陆辞也明了他是听明白了,笑道:“就是你所想的那般。”

自辇官闹事那回起,赵祯的脑子就清醒多了。

在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的同时,连每日瞧着那些对他表忠心的禁军侍卫,都偶尔有些疑神疑鬼。

在世人眼中,国家安逸承平之时,最不缺的怕就是阿谀逢迎、蛊惑君王、祸害朝纲的谄臣。

而实质上,为害更深的,其实还是那些一身傲气,自认是文能□□,武能定国的栋梁之才,平日没少拿乔,甚至身居高位的‘能臣’。

疾风方知劲草,板荡方识忠臣,若非经此一出,被这‘能臣无数’的情景所迷惑的赵祯,怕是做梦都不会想到……狼烟未起,仅是备战时期,就已有些面上光鲜的‘勇士’吓得双股瑟瑟,想方设法不离开汴京这一繁华的安乐乡了。

而一些个只会逞凶斗狠的,倒是愿赴戎机,却当不起统御一路的良将之名。

若不赶紧将对君主忠心不二、又有勇有谋的真正将才尽快提拔起来,分布到各个重要战线上的话,仅依靠老将曹玮的震慑,又能撑上几时?

赵祯对狄青这个师弟的看好,已是毋庸置疑的了。

而对种世衡、杨文广和高继宣等经他与小夫子所主持的制举中,筛选出的儒将之才,他同样充满期待。

狄青想通这些关窍,点头:“好。”

如此再好不过:无需束手束脚,控制‘打压’力度,他倒是更方便了。

“我知你素日从无懈怠,”说完了种世衡的话题后,陆辞话锋一转,意有所指道:“但在整饬军务上,你接下来的日子,最好费上十分的心。”

狄青呼吸一滞,很快以笃定语气说道:“战事不远了。”

“若我未料错的话,战机便在来年金秋。”陆辞不疾不徐道:“避开春牧,避开夏雨……以唃厮啰的谨慎天性,还得有个稳定的就地取粮的补给处。”

在夏末秋初发兵,争取在冬日来临前速战速决,无疑最合宗珂与宋廷两边的心意。

但他们都能轻易预见的事,李元昊难道就会甘心坐以待毙吗?

其实在陆辞看来,以李元昊的狡诈多计,定然会设法自救——这回发兵拖如此之久,实在不是个称得上明智的决策。

唃厮啰虽精于防守,前些时日令李元昊吃了大亏,却不代表在接下来这攻守互换的远征战役中,他还能取得同样骄人的战果。

然而因路途遥远、军粮输送艰难,宋廷是既不会、也不适合成为此回西征的主力军,注定得将吐蕃军推在前头。

而唃厮啰一方虽确定发兵,但具体发多少,又在何时发,就得看陆辞与宗珂君臣们接下来的讨价还价,以及宋廷那头的商讨结果了。

“这回逼狗跳墙,铁定是一场硬仗。”陆辞先是叹息一声,又笑了:“不过,这次仅是小试牛刀,所有人皆是心知肚明——对你们而言,倒是个再好不过的磨炼机会。”

狄青点点头,眼底是快要满溢出来的跃跃欲试。

靠着朦胧光线,陆辞将这头充满朝阳般勃勃生气的大狸奴的神色尽收眼底,不禁笑了一笑,忽飞快凑近前去,轻轻在他侧颊落下一吻。

趁着狄青瞪大眼睛、还没来得及有进一步动作时,陆辞已难得敏捷地把被子一卷,赶紧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该睡了。”

狄青情窦初开,又是才尝欢喜汤的滋味不久,哪里知道,这世上还有勒令他老实听话、却肆意四处点火、之后理直气壮地耍赖的‘恶人’。

他咂了咂嘴,眼巴巴地望着陆辞,一言不发的模样,似在控诉。

若不是这几天都被拽着一道熬汤,熬得手脚发软的精力,陆辞怕是都要被看得心软了。

然而身上还酸软着,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纵容对方的了,既不能眼睁睁看着大狸奴的心机招数,陆辞……直接将眼睛给闭上了。

狄青安安静静地等了一阵子,确定公祖是当真不愿了,虽有些沮丧,但也不多加纠缠,只翻身下床,从柜橱里抱了床备用的冬被来,贴心地不去拆那自己团成可爱一卷儿的公祖。

在他忙活时,陆辞无声地睁开了眼,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在确定‘危机’解除后,他才慢悠悠地从卷里将整个脑袋钻出来。

他从未做过这很是幼稚的举动,也不知做起来颇为困难,更因自己动作显得笨拙,而有些懊悔和着恼。

他自是不知,不管是卷成一卷的模样,还是从卷里钻出来的动作,都快把面上强撑着正经模样的狄青的心……给可爱化了。

作者有话要说:接下来要快进了。

以及,我真快被**锁疯了……都完全没有脖子以下描写了,为什么359还要再次锁我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