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一章

发布时间: 2020-07-08 12:37:25
A+ A- 关灯 听书

与恋人相聚的美好时光,总会飞快流逝。

十日功夫一晃而过,使团的其他官员在狄青‘别有用心’的热情款待下,不仅好吃好喝,还没少自掏腰包,购买看得上眼的秦州特产,预备连同在青唐城里买的那些一起,给家人带去做个纪念。

到了出发那日,彼此看看,都觉对方胖了一小圈,当然……也养足了精神。

狄青这回的表现,也比上回的要显得稳重自持得多了。

别人猛一看看去,只见他面色宛如平常,唯有离近了细看几分,才能清晰看到他眼底流露出的浓烈不舍。

陆辞却清楚,这乍一看很是无害的狼崽子昨夜里究竟是如何死缠烂打、紧搂着自己不撒手的。

自那日彻底开了荤,尝到肉味的狄青,就不知从何学会了丝毫不顾形象,似小狗崽似地呜呜蹭着他。

还趁他心软时,猛然露出獠牙来,把他按在榻上,狠狠要了一回。

直接导致他于今早起身时,始终感到腰身酸软乏力,连正常行走起来,都得比平时慢上几分。

若不是看在分别在即、且这大狸奴还记得些分寸,未曾得寸进尺地非要做到尽兴为止,而是浅尝一回即休的份上……

他可就不会那么轻易饶了对方了。

陆辞瞟了眼满是期待地盯着自己的那匹吐蕃良驹,不着痕迹地揉了揉刚受过□□的侧腰,还是放弃了骑马吹风的打算,慢吞吞地上了马车。

把一脸诧异的柳七和晏殊挤开后,他坐到靠狄青的那一侧,撩起布帘,轻而易举地就与狄青投来的炽热目光对上了。

他默默地与满目恋恋不舍的狄青对视一阵,缓缓地眯起了眼。

直到马车被车夫催动,从慢到快地开始前行时,望着情不自禁地往前踱了十数步的狄青,他忽唇角上扬,粲然一笑。

——谁让大狸奴这般沉不住气?

那便先不同他讲,自己将向陛下请求多多争取往吐蕃出使的机会,以便赴公差的途中,能与他频繁再会的这桩好事了。

车轴滚动,使团的车队很快便离开了秦州城。

陆辞自打上了马车上后,就是懒洋洋的模样,柳七则是兴致勃勃,非拉着他讲话:“摅羽不知,你虽离开秦州久矣,名头仍旧好使得很呢!”

陆辞挑了挑眉,意外道:“哦?你何时狐假虎威去了?”

柳七心情极好,未去计较‘狐假虎威’这词,仍乐呵呵道:“但凡是城中铺席,只消报上摅羽好友的身份,那些商家都争相上前闻讯,还主动予我不小折扣哩!”

同样没能忍住、也在集市里买了不少新鲜玩意儿的晏殊,闻言无声附和地点了点头。

陆辞嘴角微抽,默然地看着还滔滔不绝地讲述着的柳七,一时间不知如何开口。

按他对城里一些奸商的了解……看这群不了解当地物价、却出手阔绰的肥羊,应该是先把原价升了一截,再打上所谓折扣的。

但看到二位友人很是满意的模样,他决定保持沉默,不去扫兴地戳破这不知情下的快乐了。

在友人们叽叽喳喳的阐述声中,被人折腾了大半宿的陆辞,却越发觉地眼皮沉重。

没能撑上多久,他就合上了眼,不知不觉地打起了瞌睡。

原本还想继续跟他搭话的两位友人,都认定他昨晚未能歇息好,于是贴心地压低了声音,只偶尔交流上几句,大多时候,都是在安安静静地看沿途的风景了。

令其他使官们内心哀叹的是,陆节度对他们怠惰的宽宏容忍,果真只持续了那短短十日。

在接下来的半个月功夫中,再没有类似在秦州的悠闲出现过了,虽不至于像还在吐蕃境时披星戴月、马不停蹄地赶路,但最多也就在临近的县城里稍微宿上一晚。

翌日一等用过早饭,就继续出发了。

在这样高强度的赶路下,等众人终于看到汴京那巍峨的城墙时,都为终于到达目的地而一个个热泪盈眶。

——终于到了!

尽管前几天就先收到了陆辞在出发返程前,从吐蕃寄出的书信,但朝廷上下,都对具体情形极为关心。

等他们一行人优先受检、很快进城后,没走几步路,就让奉命而来的禁卫们客客气气地在半路‘截’住,将他们全请进宫里去了。

这会儿早朝刚过,一行人在被领着往大内走时,一路上便与一位位刚下了朝的升朝官们擦肩而过。

在衣着光鲜亮丽,神光饱满的这些京官们的衬托下,越发显得风尘仆仆的一行人灰头土脸,狼狈不堪。

唯有陆辞生得一副得天独厚的俊俏容貌,纵使沾染了途中霜尘,也依然是好看的。

甚至还因发丝和衣裳都稍显凌乱,无形中添了几分与他谦谦君子的气质反差鲜明的、不羁浪子的气息。

除却领头的这个‘异类’,沐浴在众人克制目光中的其他使节们,大多都不由自主地为此刻的仪容不整,而感到羞赧。

若非是官家实在等不及要听具体细节,非召他们立即进宫的话,他们本身是准备一道奔赴香水堂,先涤去尘土,焚香更衣,才做下一步打算的。

不过京官们投向他们的目光,倒非取笑,而是充斥着七分庆幸,和三分兔死狐悲的怜悯。

——那西域苦寒遥远,果真不是好去处啊!

得亏他们不曾被倒霉地选中,也不似晏殊临时犯了糊涂、自己讨了这出使的苦差事。

这不,才过去数月,出使的这趟差事,就把一个个原本好端端的人给折腾得这般憔悴了?

陆辞走得大步流星,潇洒在前,眼角余光却未曾将他们流露出的庆幸神情遗漏。

得到了想要的效果,他唇角不着痕迹地微微一扬,便迅速收敛,正色朝御殿去了。

而此时在御殿里的赵祯,也不甘心就这么坐着等候,巴不得似还是太子时那般,早早就迎接出去。

但他的身份今非昔比,哪怕愿意这般做,为了不让陆辞招有心人的弹劾,也只能强行按捺住,实在难耐内心激动,也只是在大殿里踱起圈来。

就在内侍们面面相觑,对陆辞所得帝心之深而咋舌时,叫赵祯千等万等的一行人也终于到了。

赵祯眼眸倏然一亮,不费吹灰之力地就捕捉到了最显眼、也是最熟悉的那道身影,当即迈开箭步,眨眼功夫近到对方身前,就理所当然地执起陆辞的双手,真诚道:“诸卿此趟前去,路途遥远颠簸,属实辛苦了——快,都赐座!”

如此热情亲善的官家,属实是不少在场人头回见到,哪里还记得沿途辛苦,一个个光顾着受宠若惊去了,待回过神来后,更是纷作谦辞,一时半会惶恐不敢坐。

柳七和晏殊相对而言,则要稳得多,在淡定道谢后,二人只在礼节上稍作推辞,就大方落了座。

他们好歹与陆辞作损友多年,于这位好友有多得帝宠之事,他们可是没少见识的。

自然也没忽略一个至关紧要的细节:官家嘴上虽把他们一视同仁地做了关怀,手却始终只握住陆辞的。

不但如此,还半天不肯放,哪怕被陆辞默不作声地看了好几眼,也权当未察,非把人连拖带拽地弄到身边去就了坐。

柳七哪里看不出,陆辞眼皮都忍耐地跳了好几下,不由在心里窃笑不已。

然而面上还得配合着官家,摆出一张正经脸来,认真听对陆辞始终不肯撒手的官家冲他们和善地嘘寒问暖。

见官家对最要紧的吐蕃出使细节只字不提,更为关心他们旅途艰苦时,众人更是感动得无以复加,几要泪盈于睫,哽咽不已,忙称不敢。

直到他们一个个都被仁善的小皇帝‘哄’得七晕八素,感激涕零地得了去偏殿沐浴、就寝小憩的恩典,纷纷离开时,唯有陆辞和柳七被留了下来。

陆辞被留下来这点,柳七丝毫不觉意外,但连身为副使的晏殊也被‘遣’走,却把他给一道留下这点,就让他疑惑不已了。

待众人都去了偏殿,殿门被重新关上时,刚还一脸笑眯眯的小皇帝就瞬间翻了脸,顶着一张还未彻底褪去青涩、带着些许之前包子脸的痕迹的面孔,故作凶恶地冲柳七‘要挟’道:“好你个柳鸳鸳,怎么,以为你离京前出的新话本,我便寻不了你算账了?”

柳七被骤然翻脸的小皇帝给整得一懵。

不过,赵祯虽因当皇帝多年,蕴养出了不怒而威的气势,这会儿针对柳七时,却明摆着是玩笑居多,并非是真正恫吓他。

于是在陆辞眼里,就跟小奶猫凶巴巴地挥爪似的,根本没把柳七真正吓到,只是那翻脸速度太快,才把人给惹呆滞了。

柳七脑子空白片刻,嘴上未能反应过来,下意识地反问道:“陛下所言为何……”

“休装糊涂!”见他还敢嘴硬,赵祯眉头一拧,把臂一报,恶声恶色道:“柳鸳鸳这一笔名,当初虽是你胡拈来的,到底有了不小名气,怎能为一时痛快,就让剧情不按常理发展,自砸了招牌?”

柳七傻乎乎地“啊?”了一声。

见他还是一副不甚明白的模样,赵祯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说破道:“你与摅羽吵嘴归吵嘴,怎能公泄私愤,非让柳娘子同陆三元和离了呢!”

当时他第一时间派内侍去抢到最新刊印出来的话本,又与郭圣人一道偷偷合读,当猝不及防地读到这对分分合合的欢喜冤家、因些许误会产生口角,竟当真闹到了和离这步时……

一直对他们命运牵肠挂肚的忠实读者赵某与郭某,简直恨不得把远赴吐蕃出使的罪魁祸首柳某连夜逮回,让侍卫们饱以一顿老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