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发布时间: 2020-07-08 12:37:16
A+ A- 关灯 听书

狄青虽不知公祖是如何做到这点的,却丝毫不妨碍他的信服。

二人相处的时光如此甜蜜而难得,他全然不想把这宝贵的功夫,给浪费在那些无关紧要的盘根问底上。

“好极。”

他终于放松地任由心底那满溢的欢喜肆意倾泻,原本紧抿着的唇角轻轻上扬,从背后环抱住心上人的臂膀,也卸去几分紧张的力道,变得轻柔而缱绻。

陆辞揶揄道:“方才那副善解人意的模样,怎么不装久一会儿?”

狄青脸颊滚烫,犹豫了很久,才厚起脸皮,低声回道:“横竖已叫公祖看穿,装也无用。”

陆辞莞尔一笑:“你倒是颇有自知之明。”

狄青跟着笑了笑,偷偷将下颌搁在陆辞肩头,亲昵地磨蹭了几下。

“你怎么总喜欢从背后抱人?”

陆辞倒未不许他在身上蹭来蹭去,虽觉得有些痒痒的,但也能忍,只好奇发问。

狄青被问得语塞。

连他自己也不知,究竟是从何时起,就养成这习惯了。

许是……

狄青炽热的目光,不动声色地落在了那一截宽松领口根本遮掩不住、朦胧灯光下越发显得纤细莹白的修长颈项上。

自后头抱着,好似就能轻易制服了怀中人,也好似——只消往前轻轻一探,就能凭借锋利的犬齿,在那皓白如玉的肌肤上,放肆地留下深深的噬痕。

陆辞不知身后这狼崽子的野心,没听到答案,也未在意,只好笑道:“这样一来,你至多能看到我的侧脸,而我要看清你的表情,还得专程转过身来,很是不便。”

被人从身后环抱着,他固然能偎靠在对方怀抱里,但这看似浪漫的表象下,却因狄青那一身腱子肉结实而硌人、且不论四季总是火炉般灼热,着实称不上多么舒适。

“摅羽说的是。”

狄青微微一愣,从善如流地松开胳膊,在陆辞含笑的配合下,笨拙地换了个面对面的姿势。

二人皆是手足修长,狄青想也不想地就让公祖坐在了他的腿上,两条既长又直、极漂亮的腿,便撩起了一大片袍袂,暧昧地搭在了他腰杆的两侧。

橘光柔美,乌发如瀑,白衣似雪,笑眸盈盈,淡淡香气萦绕的室内,透着说不出的旖旎。

狄青痴痴望着,似有几分醉了。

近在咫尺的画面,哪怕用最浓烈的色彩、再美好的画工,也难以描摹出半分神韵来。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屏住呼吸,定了定心神,重新将手搭在那让人极心动的窄腰上,半晌试探着问:“如此……可好一些?”

“尚可。”

陆辞懒洋洋地应了声。

因二人个头的差异,他需抬起一点下颌,才能看到狄青的脸庞,本是个显出几分柔弱的姿态,偏偏由他做来,气势上反倒更强一些。

陆辞笑吟吟地直视狄青的双眸,忽轻笑道:“我猜得果然不错。”

狄青的心神还全放在掌下公祖那隔着薄薄衣料、全然无法掩饰的细腰的柔韧触感,乍闻此言,并未能反应过来。

不等他开口,就听到恋人几句含笑的评价,随着几根在戏弄他滚烫耳垂的微凉手指的举动,轻轻响起:“通红,滚烫……以后唤你什么好?狄小羞涩?”

狄青缓缓地睁大了眼。

只是接下来的他,却没如陆辞预期的那样,露出羞窘好欺的表情来。

而是眸光倏然一暗,顶着那双纯情的通红耳廓,一手扯住他前襟,气势骤然大变,迅猛地将他扑倒在了榻上。

陆辞还没从突然颠倒的眼前情景里缓过神来,炙热而绵密的亲吻,就随着那轻松压住他的阔肩一起,铺天盖地地落下来了。

相比起初回亲吻时的呆滞笨拙,虚心好学的狄青在进步上可谓一日千里,通过研读些不好言说的书籍,很快便自学自通,掌握了些在陆辞眼中‘以下犯上’的技巧。

陆辞在最开始的惊讶过后,便想着以柔克刚,慢慢转守为攻。

却不料在他眼里这位情窦初开的愣头青,在舌尖撬开贝齿时,还悄无声息地腾出一手来,准确地按住了他的一寸脊骨。

明明不曾使劲,力道却拿得刚刚好,陆辞就似捏着软肋一般,腰身泛着苏软,只能任由索需。

在对方既有雷霆之威,又有春风化雨的绵密的攻势下……相比之下,许久不曾与人亲近,也鲜少寻思此事的他,居然不是对手。

在草草抵御几次后,陆辞在惊奇过后,索性在滚烫鼻息间安然合目,选择随波逐流了。

狄青虽被心上人撩拨得情难自已,近乎横冲直闯地掠夺着清甜,毕竟未失了理智。

他隐约中还记得,公祖仍处孝期。

因而哪怕已从书中得知过下一步当做什么了,也还是在即将彻底失去控制前,先将温柔由他攻掠的恋人放开。

再有一年五个月,便出三年孝期了。

落在不知情的陆辞眼里,不论是他的狼狈挣扎、还是仓促退开,就全被误会成了‘纯情少年不知如何继续’的铁证了。

陆辞的眼底略过一抹笑意,丝毫不知自己纯粹是凭着狄青的自制力才得以‘虎口脱逃’,一失了‘桎梏’,便很快恢复了轻松写意、潇洒风流的姿仪。

他优雅地坐起身来,一边往后拨了拨被扯松了系绳、披散下来的长发,一边慢条斯理地整理着被弄得一片凌乱的衣裳,一边带着几分游刃有余地调侃道:“你每要亲热,我从不曾相拒,何故回回闹得如此急切?再来几回,你可改狄姓为愣头,唤你愣头青好——”

话说至此,一直神色木楞的狄青却似没听到一般,甚至看也不看他,就利落地转身下了榻。

旋即几个箭步,便跨到屏风之后,就着陆辞之前用过、还未让人撤下的旧水,一言不发地冲洗起来。

陆辞先是一愕,再是哭笑不得的了然。

——方才那水,恐怕早已凉透了罢。

在凉水中闷头泡过一阵后,狄青终于是浑身上下都冷静了下来。

他一声不吭地捞起一条干巾子,稍作擦拭,就换回方才寝衣,若无其事地回了隔间。

陆辞出于对一贯脸皮薄的小愣头青自尊心的体贴,也未戳穿刚刚屏风后那漫长的沉重鼻息和淅沥水声后,究竟意味着什么。

他这会儿业已彻底整理好了自身仪容,重归无懈可击的优雅模样——只除了他眉眼弯弯地躺在床榻里侧,刻意空出足够狄青躺下的大半边床,明摆着等对方上来的举动。

狄青的目光微滞了滞,轻咽了口唾沫,便正色上前,熄了灯,伸手一揽,把陆辞松松圈入怀中,就安安静静地睡下了。

陆辞原还以为,经方才那番乱糟糟的宣泄后,血气方刚的小愣头青应还不会餍足,定会再忍不住再折腾一会儿。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狄青那一澡,仿佛真洗出了几分佛性。

搭在他腰间的那条胳膊自始至终都规规矩矩的,别说手脚了,就连呼吸都平匀得很,完全感觉不出纷乱的心境。

他这般反常地规矩,却让陆辞有些难以适从了。

或许是刚刚的小失利,让他略不‘甘心’,也或许是狄青一反常态的老实,令他捉弄对方的心思更盛。

他虽为陆母离世而哀痛,但到底不是真正的宋人,并不打算真守三年孝期——哪怕是真正的宋人,只要别明目张胆地在孝期折腾出子嗣来,众人心照不宣,也不会有人真盯着后院的床笫去弹劾。

情到深处,水到渠成,他只能在秦州逗留这么些时日,难免想多逗逗小愣头青。

在安然等待一阵后,见身边人就像雕塑一般纹丝不动,陆辞微弯唇角,往前贴近一些,几乎是贴着狄青唇畔地亲密无隙。

他眸光促狭,轻声试探道:“真睡了?”

狄青不答,也不动。

陆辞安静地等待片刻后,不急不缓地又往前蹭了一点,这回只要再往前挪动半根指节的距离,就能碰触到对方紧抿的唇了。

明显地感觉到那一直均匀的呼吸声忽迟滞了半息,陆辞印证了心里猜测,眸中笑意顿时更深了,变本加厉道:“真不想与我……再亲热一阵?”

不等狄青内心挣扎完毕,陆辞已先发制人,借着透过纱帐撒下的朦胧月光,在对方抿着的唇上轻轻一啄。

却不知就在他肆意逗弄的下一刻,一直毫无睡意、全靠默背《孙子兵法》忍耐着的狄青,便无声地睁开了眼。

——翌日,午时。

终于得以睡个饱足的懒觉,连着奔波了十来天的使团官员,在陆续起身后,相聚着在城中寻了香水堂,舒舒服服地泡了汤后,终于恢复了神清气爽、精神饱足的模样。

一想到这几日闲多难能可贵,又是多亏了柳七和晏殊仗义开口,众官员就一时对二人充满了真心的感激。

晏殊与柳七玩笑几句后,很快便听他们问起陆辞来。

毕竟在众人眼里,除去被吐蕃赞普‘霸占’那阵,三位好友、以及欧阳修这位弟子间,几乎是形影不离的。

而秦州城曾为陆辞治地,于情于理,也会尽几分‘曾经’的地主之谊,怎反而不露面了?

柳七哈哈笑道:“你们以为摅羽当时为何答应得那般痛快?他其实是也累狠了,只是能强撑罢了。不然我方才去陆宅探问,怎会被告知人还未醒呢!”

因柳七与陆辞情谊深厚,平日总爱拿这位好友开玩笑,哪怕众人明知他九成九是在胡说,也还是附和地笑了。

在泡过汤后,还未来得及寻店家结账,就被告知账已付过了——再一看,门口等着的,可不就是陆宅里服侍的仆从么?

不过他所奉的,并非是陆家主的吩咐,而是另一位狄小郎主的。

一听狄青自讨腰包,慷慨地让人领他们去城中酒菜要价最高昂的酒楼里,为他们由吐蕃回返而接风洗尘,柳七倒不似其他人一样忙于惊喜,而更多的是担忧。

虽说接待他们的花销,可从公用钱里支使,但……他们此回将多留数日,开销本就增了许多,更何况还要去酒楼吃喝玩乐?

有子京‘滥用公用钱’的前车之鉴摆着,青弟素来审慎,不该犯这样的错误吧。

柳七心里焦急,赶紧找了个时机,问了问那名陆家下仆。

这才知道,狄青压根儿就没打算把酒楼这部分走公账,而是准备自掏腰包,拿官俸来招待他们。

得知实情后,霎时把柳七感动坏了。

辞弟自汾州领回来的这小崽子,是真没白养啊!

待他们姑且如此慷慨感恩,更何况是待摅羽呢?

正似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

柳七浑然不知的是,作为他眼中那只被‘反哺’的乌鸦,因昨晚自作自受,导致浑身上下……都被啃了个干干净净。

作者有话要说:在这个接吻都要被锁的年头……只能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