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发布时间: 2020-07-08 12:35:53
A+ A- 关灯 听书

世人眼中的随州,仅是一处不甚起眼的穷乡僻壤,在当地世居的大族更是寥寥无几,而欧阳修最为熟识的,自是临近的城南李氏一门了。

在他更为幼小时,因同几名李氏子孙年龄相仿,便一同玩耍过,幸运地得到了不少借阅藏书的机会。

只可惜后来与他有过‘交情’的那几位好友,稍长一些后,就留在条件更为优越的族学进修了,不似他需去随州州学和私塾间两头奔波。

随着关系疏远,他越发不好开口继续借阅书籍,不知不觉间,就只剩点头之交了。

能这么痛痛快快地摸着丰富藏书,还随意取读,已是多年未有过的美事。

初入书房的欧阳修,一下就被琳琅满目的藏书晃花了眼,眼眸发亮地这也碰碰,那也翻翻。

他不好意思头回借阅,就显得贪得无厌,但着实有太多想看而舍不得放下的……

在做出头回借书的最终选择前,他蹙紧眉头,着实感到了万般纠结。

欧阳修还难以抉择时,那位慷慨大方的陆郎主,则已善解人意地先行回房了。

被留下来的众学子们,如何齐云般另存打算的,自是渐渐淡了兴致,很快也寻了由头离去;而当真对那汗牛充栋满是憧憬的,也纷纷选中了想读的书,迫不及待地借回家去,要去细细品读了;独剩欧阳修一人,手持两本,不知割舍哪本去,还是在旁瞧得有趣的下仆好心去陆辞处跑了一趟,回来之后,就笑着说道:“这位郎君,方才我已问过郎主,两本具可任你借去,不必太过为难了。”

欧阳修先是一愣,旋即脸上一片绯红。

……他方才‘左右为难’的姿态,竟是全叫人看去不说,还让那位慷慨大方的郎主也知晓了。

“多谢你。”

的确想要两本一道借走的欧阳修,因得偿夙愿,很快就收拾好了那点小尴尬,郑重其事地向这位好心的下仆道了谢,又诚恳道:“还劳烦你,替我好好谢过陆公。”

那仆从点了点头。

在客气地将欧阳修领出大门后,他便不再做片刻耽误,赶紧来到陆辞房中,将方才的对话,给原封不动的复述了一遍。

陆辞正懒洋洋地躺在摇摇椅上,目视梁上的一道寻常木纹,仿佛漫无目标地发着呆。

闻言,也不作任何回应,半晌只简简单单地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下仆近来常见他这意兴阑珊的模样,心下虽很是担忧,无奈说不出什么宽慰的话来,只好默默退去了。

仆从离去后,陆辞还保持着躺在轻轻晃动的摇摇椅上的姿势,似是无动于衷。

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缓缓闭上了眼睛,好似在静静地思索着什么。

而就在此时,背着两本沉甸甸的书籍的欧阳修,也难掩喜悦地回到了家中。

他的娘亲郑氏正在院中浣洗雇主的衣裳,听得木门处传来的轻微动静,不由笑着唤道:“修儿回来了?”

“娘亲。”

欧阳修听到招呼声,赶紧将书袋小心放在长凳上,然后寻声找去,心疼道:“你怎么又接了这些活来洗?我不是说过了么,冬日天冷,若是短了开销,我还可接些抄书的活——”

郑氏摇头,打断了他:“已过年节,便属春初了,哪还称得上冬日?修儿只需好好念书,我自心中有数,不会勉力为之的。”

她的修儿孝顺体贴,她却不是会躲懒的人。

虽然已经是初春,但天气还冻得很,修儿向来体弱,哪怕是燃着粗炭的屋内,手脚也是冰凉的。

若为读书,她还能勉强忍住心痛,道一句‘苦其心志’;可若为补贴家用,就放任修儿去抄些于科考无益的话本,倘若耽误了学业……那损害的前程,岂是区区几百钱就能弥补得了的?

见修儿想要上来抢她手里的衣服洗,郑氏目光一转,顺手把洗到一半的衣裳丢进干净的盆里,用脚往边上一波,眼角余光刚巧就看到了平日空瘪、现却鼓鼓囊囊的书袋,忙岔开话题道:“你怎将学里的书带回家来了?该不会是拿错了罢?”

“娘亲误会了。”

欧阳修却没那么简单被糊弄过去。在三言两语地解释了书的来历后,他无奈地看着夸张地露出一脸惊讶的表情、还要细问的娘亲:“娘亲,你……”

“哎,我竟忘了!”

郑氏这会儿,还真想起了一桩之前被她惦记着要说、却愣是被刚刚的打岔给赶跑了的事来,赶紧道:“你晔叔父趁着休沐日多,难得回来一趟,现正在家中,你快去看看。”

这话的效果,可谓立竿见影。

欧阳修在初初一愣后,两眼一下放出光亮来,倏地跑没影了。

“就知你与你晔叔父感情好。”

郑氏慈爱地笑着,等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处后,才又将偷偷藏好的木盆弯腰拨回来,抓紧时间继续洗衣。

若属欧阳修在这世上最敬重的人,除了他早逝的生父外,自是非欧阳晔莫属。

欧阳晔虽要凭一份俸禄供养自己一家和寡嫂孤侄,各方各面都很是不易,却从未有过片刻推辞。

除物质上尽可能地予以援助外,在偶有闲暇时,也常常过问侄子的功课,时常被这侄子年幼时即表现出的才华感到惊叹,于郑氏面前,对他褒奖有加。

只是在原先担任随州推官的叔父期满之后,就一直游宦各地,极少再回随州来。

严格算来,距离他上回见到郑氏母子,已有三年之久了。

“修儿!”

正低头与友人说着话的欧阳晔,余光瞥到一道疾步走来的身影时,下意识地抬眼看去。

几乎是眨眼功夫,他就从与亡兄年少时很是相似的眉眼,辨认出了这苍白瘦弱的青年的身份:“我正准备去你家一趟,却叫你捷足先至了。”

“叔父。”

气还喘得有些急,欧阳修走到欧阳晔跟前后,先站定了,旋即低头拱手道:“许久不见。”

“我便不打扰你们这对叔侄叙旧了。”那友人见此情形,知情识趣地一笑,干脆利落地当场告辞道:“只是在你回任上前,记得与我喝上几杯啊!”

“也好,”欧阳晔也不推辞,顺着这话来笑应道:“为谢你成全,一定一定。”

目送走友人后,欧阳晔笑着看向欧阳修,欣慰中又有几分感慨道:“上回见你,仿佛还是垂髫少年,这回再见,竟已是身长玉立的郎君了……”

看这眉目也好,举手抬足也罢,都能依稀见着兄长当年的风范。

若兄长还在,定会以此子为荣吧。

欧阳晔这么一想,不免略感伤感,在对上欧阳修满是慕汝的目光后,很快将这点情愫收敛起来,笑着询问起这打小就让他颇为看好的侄子的学业来。

“你才满十七不久,何必着急下场?”

在得知欧阳修已在去年秋天下过解试场后,欧阳晔怔了一怔,不甚赞同地摇了摇头:“欲速则不达,科考之事,亦是如此。”

欧阳晔回想自己赴贡举的坎坷经历,自是深知揠苗助长、下场过多的害处——财力、时间尚是小事,最严重的,是对原本意气风发的少年郎的打击。

那股锐气一旦被挫狠了,日后哪怕再有真才实学,在极度紧张和患得患失下,也难有好的发挥,那才是在根子上被掐断了希望。

欧阳修抿了抿唇。

他虽不以为然,却也不愿反驳了叔父出于关怀的好意。

对频下场而屡不第的害处,他如何不知?

然而常年家徒四壁,生活窘迫,除了日常开销外,还得添上一笔数额不小的私塾和纸笔等带来的花费。

现除了叔父一直未断的尽力支援外,就全靠娘亲苦苦支撑了。哪怕目前还撑得住,身体却早晚会被拖垮了。

本就入不敷出,更别提他的妹妹再过个两年,也到了要说亲的时候,家中却根本准备不起什么像样的嫁妆……

为改善萧条家境,他唯一的出路,就是尽快‘禄仕以养亲’。

欧阳修的面露难色,欧阳晔转念一想,也明白过来,顿时抑制不住的心痛。

少年急于立业,不正是出自一份淳淳孝心?

只是他纵使有心,面对自己被分薄开后、越发显得杯水车薪的俸禄,也只剩无奈的叹息了。

还是欧阳修不愿见跟叔父难得的相聚,却被沉重冷凝的气氛所笼罩,浪费了叙话的时间,便很快打起精神来,邀请对方来自家坐坐。

欧阳晔哪里不理解他的这份体贴心意,心里更是柔软,二话不说,一口应下后,就跟他一路有说有笑,走到了郑氏临时租住的住房前。

大门还未推开,二人已闻到了一股诱人的食物香气。

“嫂夫人的厨艺越发精进了,”欧阳晔笑着推门进去,果真看到了一桌子还冒着腾腾热气的好菜,毫不吝溢美之词道:“在外仕官久了,果真还是最想念家人做的饭菜。”

郑氏心里受用,嘴上还是嗔道:“分明只是粗茶淡饭,小叔这番盛赞,我可当不起。”

欧阳修不由得跟着露出微笑来。

一家人围着桌子坐下后,因难得相聚,并未去讲究‘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倒是有说有笑。

不过到底叔嫂、男女有别,为作避嫌,席间与欧阳晔交流最多的,自然还是家中唯一的侄子欧阳修。

听欧阳修很是害臊地说出落榜的缘由后,欧阳晔先是感到深深的惋惜,旋即安慰他道:“你初回下场,又乏有经验者指导,会犯落官韵的错误,可谓再常见不过了,你不必深想,只日后尤其尤其注意便是。”

类似的话,欧阳修已从友人口中不知听了多少回,但初次考场意外失手带来的失意,他还是一时间无法走出去,闻言也只是苦涩地勾了勾唇角,轻轻点头。

欧阳晔瞧出他还耿耿于怀,还要再说几句,欧阳修已先勉强打起精神,同他笑着说起今日下午遇到的好事了。

“——陆姓的郎主?”

欧阳晔困惑地回想一阵,摇了摇头:“不曾听说过。”

在随州这一偏僻州郡,鲜少会有毫无干系的外地人迁来,大多是为认祖归宗的。

更别说是一来就拥有购置庄园、广纳藏书的财力的书香人家了。

他好歹在随州任过三年推官,阅过卷宗无数,若真有曾过这么一户人家,他不可能毫无印象。

欧阳晔也被勾起几分好奇心来:“他具体名姓为何,你可知晓?”

欧阳修微微一愣。

经叔父这么一说,他仔细回想一阵后,才惊讶地意识到,自己竟是从头到尾,都不曾听那位慷慨的郎主自报过来历、或是名姓来。

“我只记得,何郎唤他为‘陆公’时,他未做任何谦辞,而是坦然受了……”

欧阳修翻找记忆半晌,终于翻出了多少能证明一点身份的这条线索。

他还能看出的一点,便是书架上摆的大多数书,都有被翻动过的细微迹象。

这足以证明,主人家不是什么附庸风雅、购置书籍就为当充门面的摆设、而是切切实实都翻看过的。

那么多的书,又是在那么短的时日……不管是仔细品读,还是走马观花,都非寻常之辈。

欧阳晔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就在叔侄二人默默无语地各自回想时,欧阳晔忽地想到了什么,当场被自己刚刚的荒谬猜想给逗笑了:“真说起来,最当得起‘俊美无俦’的陆姓饱学之士,天底之下,恐怕只有现在京中任职的那位天子宠臣、陆辞陆摅羽当得起罢。”

只是那样一位平步青云、炙手可热的新贵,又怎么可能莫名其妙来这不起眼的穷州远郡来,还终日足不出户,无所事事呢?

“若此陆郎主为彼陆郎主,”欧阳晔举起杯盏,随口自嘲道:“那我便将这连杯带酒一同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