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

发布时间: 2020-07-08 12:35:50
A+ A- 关灯 听书

尽管未曾有人刻意宣扬,庄园原主的远亲们搬离时动静也不算大,但城郊那处小庄园易主的消息,还是在小范围内不胫而走,引来了一些好奇的议论声。

对此最为关注的,还属在距这处庄园最近的那家私塾中走读的学子们。

“永叔,永叔。”

在友人的迭声相唤中,一手捧书,一手撑腮,读着读着、却不自觉中神游天外的弱冠少年,才终于回过神来:“何事?”

李舒无奈地重复道:“我已唤你好半天了,方才的话,你肯定没听到吧?”

“对不住,”欧阳修不自在地放下了书,轻咳一声,辩解道:“只是,你刚刚不是在同齐云他们说话么?”

以何齐云为首的那些士子,多是家境较为优越,虽脾性不坏,但到底与家境贫寒的他交际较少,也难合得来,不过是身为同窗的点头之谊罢了。

两头都吃得开的,只有家中颇为富贵,却因竹马之谊,很是看重欧阳修的李舒。

李舒轻哼一声,到底原谅了他的走神:“他们可不只是寻我说话来的。”

原来是最为消息灵通的何齐云,不知从哪儿探听到了夹在州城和私塾间的那处小庄园易主的消息,便有意领同窗们前去拜会。

听到这里,欧阳修很是莫名其妙。

庄园易主,与他们何干?

不知那新主身份,未有半点交集,更不曾受过邀约,对方亦不曾召雅集聚会。

他们一行人就此贸然上门拜会,实在太过唐突。

“个中缘由,齐云也不曾细说,”李舒却另有想法:“只不过在我看来,原先住那处的人家不好相与,自是不必理会。不知新主如何,现有齐云带头,一道去打声招呼,应也无碍。”

听到领事人在原因上语焉不详,欧阳修蹙了蹙眉,更不想去了,开口便是推辞:“我想还是……”

“就当作陪我一趟,”李舒笑着堵住他话头:“你在家也只是闷头读书,不少这么半天吧?”

他可是清楚,自己这位学业优异、在随州城里称得上佼佼者的好友,自前几个月初下解试场,却因落了韵脚而不幸折戟之后,就有些郁郁不乐。

之所以会强邀永叔前去,倒不是真心想凑这热闹,而是不愿见他一人心郁难解罢了。

话既已说到这份上,欧阳修纵再不情愿,在长叹一声后,还是点头答应了。

两日后,不论何齐云的真实目的为何,这位长袖善舞的年轻士子,还是成功地集来了十六名同窗,在一日提早散学后,就有说有笑地朝那庄园走去。

在去的途中,何齐云也终于解释了之所以要拜访那不曾谋面的新庄园主的原因:“在那陆姓的新主迁入园中前,还派下仆到城中书肆走了一趟,将铺席上摆的所有书都买了一本回来……”

听到这里,这些年轻学子都不由发出了羡慕的叹声。

随州虽距京师汴梁不过千里,然而处境却颇为窘迫,只因几百年间,‘未出一士’,可谓‘山泽之产无美材,土地之贡无上物’的偏僻陋邦。

迁来的人少,迁出的人多,而在迁入的人中,要么是穷困潦倒不得不逃难来的,要么是与本地人有沾亲带故的远亲,可从来不曾有过达官显贵,或是士林中扬名的才智之士。

在这样的普遍认知中,忽然冒出个既有那财力孤身置办一处小庄园,又有那读书集书的雅兴的年轻郎君,难免让人生出浓重的好奇心来。

何齐云在成功引得同窗们纷纷议论后,便未再多言,心里却还揣着别的主意。

他家里有人在官衙中当差,虽官职并不算高,但正因如此,他在外行走,也能被客气地称个衙内。

他那位在衙署中担任官职的亲人,曾隐晦地提点过他,道是近期迁入那庄园中的新主,虽处事极为低调,但来头应是不小,可做不知情的模样,设法结交一二。

何齐云未尝没有独美的心思,只是他转念一想,对方自搬来此地后,一直闭门不出,并无与人结交的意思……若单他一人上门拜访,未免太过突兀和刻意,易让对方起反斥或怀疑的心思。

如此一来,反倒不美。

于是他一咬牙,索性将同窗们一道邀上,这便‘师出有名’了。

何齐云的这点小心机,确实将他的本意掩藏得极好。

正处娘亲新丧时期,对诸事都有些心灰意懒的陆辞,在得下仆通报,道有一群当地士子前来拜访时,除了略感意外之外,倒无意细究。

陆辞:“附近书院的学子?”

“郎主,可要我们寻个由头,将他们打发回去?”

哪怕再迟钝的人,也渐渐能察觉出较以往要沉默许多的郎主情绪不佳,是以说话时,都有些小心翼翼。

“无碍。”陆辞摇了摇头:“让女使沏几壶茶,请他们到正厅坐坐,我先去更衣,过后便来。”

在置下庄园,处理完冶丧之事,又将书信寄出后,他便终日于家中清懒,不曾同外界有过多的交集。

但他性情温和,对一群年轻士子主动释放善意的举动,也做不到冷漠至熟视无睹。

不过这身麻布孝服,制式极其简单,但对见外客而言,就不甚妥当了。

陆辞更换了一身仍是麻布所制,唯有款式上要来得繁复一些,再佩上腰玉、长靴,披着右侧长发,另一侧松松束着,才不疾不徐地来到了待客的正厅。

来时还有说有笑的一干士子,在被下仆们迎入正厅,依次落了座后,手捧热茶,等待主人家来到时,都不自觉地安静下来。

尽管他们欲要拜访的那位陆郎主还未露面,比这陈设要豪华的多的宅邸,他们中也有人出入过,但却莫名感到此地被一股难以言喻的威仪笼罩,令人不敢轻举妄动来。

欧阳修则要放松一些,在斯斯文文地抿了一口热茶后,他便从容地抬起眼眸,大大方方地打量起房门大敞、露出里头林立书册的隔壁书房来。

何齐云的消息,果真没错。

欧阳修抿了抿唇,半晌才遮掩性地垂下眼来,不好让旁人察觉出他眼底所流露的对那堆书籍的渴望。

他父亲早逝,自小随寡母投奔小叔,迁居至此,然小叔官阶不高,加上要额外抚养他们母子二人,家境更显清寒。

能供他去私塾念书,已是艰难,要额外购置书籍,就太过勉强了。

况且他自知寄人篱下,已是给叔父家添了极□□烦,又怎会厚颜无耻地提出要购置昂贵书籍的要求?

幸有好友李舒,李家较为宽裕,也愿让他借些书回家读去。

但这么多的书……

欧阳修喟叹一声。

他还是头回见到。

但愿这主人家是真心爱书、而非附庸风雅之辈,才不让它们明珠暗投。

欧阳修怀揣的这点忧虑,在陆辞现身之后,就被彻底打消了。

这位在下仆们的跟随下,步态优雅从容地迈入厅中,着素色麻布孝服亦是身长玉立的青年,容貌简直俊美得不可思议。

他虽披散着右侧长发,却丝毫不显狼狈,倒添了几分难掩的慵懒风流,与那身既温和、又威严的气质混杂在一起,令人移不开目光去。

与其他同窗一样,欧阳修不知不觉地被他气势镇住,直到对方在主位上落座,微微笑着开了口,他们才渐渐回过神来。

陆辞简单讲述自己新迁至此,且家母新丧,近来守孝,方一直无心会见外客。现得他们上门,心中欣喜,然服孝期间不可饮酒设宴,因而只得粗茶招待,还望莫嫌。

他和颜悦色地做出这么一番解释,让隐约担心着自己的突然到来会惹得主人家不快的学子们都纷纷松了口气。

比起其他人只是简单的倾慕陆辞气度,领头的何齐云,则更关心陆辞方才不曾提及的身份和来历。

然而他既不敢直白地问出来,也不敢当着那双温和的眼眸的面,把话题往那方面引,话语在口中酝酿半天,最后变成一句:“……闻陆……陆公近置书册百卷,不知我等可否厚颜,试一饱眼福?”

‘公’这一听似只经小小犹豫的客气称呼,实则为何齐云壮起胆子所做的一次试探。

如果这陆姓郎主不过一介布衣,加上与他们年岁相仿,那但凡是有些分寸的,都不可能愿当得起一个象征着年长尊者的‘公’字。

陆辞闻言,微微抬眼,淡笑着看向面色装作如常,实则万般紧张的何齐云,不仅坦然受了这一称呼,还顺口玩笑了句:“我便知凭着粗茶淡饭,引不来一室良才美玉,原来还是拖了一室汗牛的福啊。”

——果然如此!

何齐云这么想着,对上陆辞的温和目光时,心里不由咯噔一下,总觉得自己那点隐蔽的试探,已被对方看得一清二楚了。

他心虚难掩,不由自主地低下头来。

而在陆辞那句玩笑过后,在被逗得脸红的众人的期待目光中,他不仅应承了何齐云的请求,还大方地主动开口,许诺他们日后可随时上门借阅书籍。

不知何齐云那点试探心思的其他士子们,在得了这一做梦也不敢妄想的承诺后,简直高兴得不能自已,纷纷起身,向这位慷慨大方的陆姓郎君拱手行起礼来。

其中又以欧阳修最为激动,也属他所行的礼最大、最为诚心。

谁为真心,谁为心虚,陆辞又如何会分辨不出来。

不过他虽一眼看出了何齐云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却不打算揭穿令人难堪,更不觉丝毫反感。

毕竟说到底,士人寒窗苦读,奔赴考场,都是为出人头地。

而心思活络,门路较多的人,注定更擅长钻营仕途,若有与之匹配的才学,更将如鱼得水。

何齐云还是年轻,脸皮太薄,才会因此感到些许羞耻吧。

不过不反感归不反感,陆辞更愿来往,也更欣赏的,还是为人真诚爽直的小年轻。

他宽容一笑,目光不由在欧阳修那身在初春里显得单薄、还在极隐蔽处打了一补丁的长袍上多停留了一会儿。

在这些学子们欢天喜地地由下仆们领着,往书房里钻后,他随口问了管家一句:“那位蓝衫士子,名姓为何,家中是何情况?”

管家自然不知。

他被问住之后,便命人取来在诸人来访时,临时写下的名帖,对照好名姓后,一边派人出去打听,一边将那名帖交到郎主手里。

显是为了给他留下个好印象,各人都拿出了书法上的最好水平,那位蓝衫士子也不例外。

在看到那一目了然的‘欧阳修’三个字后,陆辞微微一怔,哑然地摇了摇头。

怎么会这么巧?

他上一刻还想着何齐云的醉翁之意不在酒,下一刻就得知了,这真正的‘醉翁’,竟就在眼前。

作者有话要说:注释:

欧阳修之父欧阳观于他四岁时去世,彼时为泰州军事判官。本来作为判官,薪资丰厚,不仅足够养一家人,还有余钱款待宾客,然而欧阳观花钱大手大脚,不善理财,以至于他离世之后,家里穷困潦倒,难以为继。并且欧阳冠在与郑氏成亲前,还曾跟毛氏有过一段婚姻,育有一子,但不知为何,与其关系十分恶劣,哪怕后来其长子上门拜访,也得到冷脸。那位长子倒是同欧阳修关系不错,后来在欧阳观去世多年后,得到欧阳修的亲笔承认,得以认祖归宗。

在欧阳观去世后,欧阳修与妹妹(后来嫁给了张龟正,不过很快就守寡了……),不得不跟母亲郑氏一起,去随州投奔叔父欧阳晔(二叔欧阳旦一生不曾做官,而且一直在老家生活,与欧阳修一家没有什么交集),之后一直受到他的诸多恩惠,言传身教。而郑氏也一直‘自力于衣食’,对儿子的教育也十分看重,对欧阳修的影响也很深远。

欧阳修第一次下场,是在十七岁的时候,也正因为‘逸官韵’而在解试落榜。(《欧阳修传》,陈铭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