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发布时间: 2020-07-08 12:35:21
A+ A- 关灯 听书

御史对官员发起弹劾,向来无需关白长官,放在对陆辞一直怀恨在心的韩绛身上,更是全无顾及。

翌日早朝之上,韩绛就揪住了这一点,毅然攻诘起‘陆大夫身为御史台之长,却唆使苏监进奏院卖公纸,召官妓,开宴席,会直龙图阁兼天章阁侍讲、史馆检讨王洙等宾客’的诸多罪状了。

原本偷偷在台上打哈欠的小皇帝,在听得小夫子又遭弹劾时,不由一惊,连打了一半的哈欠都给收了回去,下意识地看向了陆辞。

在韩绛一派的御史台官员慷慨陈词时,陆辞不仅好端端地站着,神色悠然又从容,嘴角还带着淡淡的微笑。

看他这反应,顿让作壁上观的文武百官感到几分微妙了。

陆辞究竟是不晓事重,还是破罐破摔,亦或是当真有恃无恐?

若换作他们,听到韩绛历数罪状时,恐怕都已经气愤地站出队列,不论是否有用,总归要自辩清白一番。

毕竟‘唆使’一词,用得很是刁钻恶毒,的确是难脱身的一个罪名——哪怕开封府真派人推查起来,在难有真凭实据,而是双方各执一词的情况下,也难有定夺。

虽包括上书的韩绛在内、都清楚典卖旧纸的真正主使定然就是苏舜钦本人,而根本不可能是自多年前迁走后,就极少涉足馆阁的陆辞指使。

可人心难测,更何况是危难当头:于身涉麻烦的苏舜钦而言,能有将脏水全泼到陆辞身上,换取自己逃过一劫的选择时,谁又能保证他还能保持本心呢?

哪怕他真有那高风亮节,将事悉数揽下,韩绛也肯定不会轻易放过拖陆辞下水的大好良机的。

陆辞不是没察觉到四周若有若无、还自以为很是隐蔽的视线。

他此时的云淡风轻,还真不是一些人揣测的佯装淡定,而当真是……没什么好怕的。

韩绛口中的所谓铁证,除了一些经不起推敲的有心人传播出去的流言、以及‘人证’外,真正能起一锤定音作用的所卖公纸,昨天已及时买回。

即便开封府在调查时,寻到人证,问出曾卖出的事实,也大可用一句‘粗心分错’来一笔带过。

一时的粗枝大叶与恶意去中饱私囊一比,所受的惩治看,可有着天壤之别。

等韩绛满是激昂地陈述完,狠狠瞪向陆辞,义愤填膺状时,陆辞才缓缓地迈步踏出。

赵祯眼里是满满的担忧,只在语气上装得公正无常:“事下开封府治前,陆大夫可有什么想说的?”

陆辞无奈笑了一笑,向官家微微一揖,风度翩翩地回答道:“下官当真不知,从何时起于韩中丞眼中,就连自掏腰包请新友故友稍作小聚,都得被扣上一顶唆使旁人监守自盗的帽子了。”

韩绛冷笑,正要开口相讥,直觉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的赵祯将眉一皱,迅速打断了他:“好了。台官所言,朕尽已知晓。至于是否真有其事,还需先由开封府治推鞫,而不当过早去下定论。”

韩绛在脑海之中,本能地将权知开封府尹的那人名姓过了一遍。

——王曾。

想到是个同陆辞虽有些浅淡交情,但一直铁面无私,在朝堂上也是不偏不倚的人后,也就稍微放了心。

他清楚不宜过速的道理,在官家当着百官面没公然偏袒陆辞,而是委派了何时人选去真正调查此事后,也就偃旗息鼓,安安静静地退了回去了。

接下来,陆辞自是不会专程回头看他。而从前常好从身后数列的位置、暗中留意陆辞神态的韩绛,可就做不到这么淡定了。

只是饶是他用灼烫的目光一直盯着陆辞的脑后,也没能烧出一个窟窿来,好让他将这狡猾人的应对手法看明白。

陆辞全然未去在意韩绛的想法。

在散朝之后,他果断无视了小皇帝满脸‘我有话要说’的好奇宝宝表情,径直随队列出了大殿,又趁腿脚较慢的林内臣赶上之前,加快脚步,行至御史台。

或多或少地对韩绛捏住了陆大夫的话柄、且要在早朝上发难的消息有所了解的其他台官们,都纷纷将目光投向了他。

陆辞安然沐浴在他们探究的视线中,手底下却一改前几天的慢慢吞吞,雷厉风行地处理了今日份的公务后,就倏然起身。

在四周偷看者受惊的注目礼中,他微微笑着点点头,随手把桌上的私人物件摆放整齐后,也就公然提前下班了。

之所以‘早退’,倒不是什么他要表达不满的肆意妄为,而纯粹是在开封府推查期间,为作避嫌或减轻影响,他都得‘退及私第’。

直到一切水落石出,尘埃落定,才能决定要以何等面目,重新现身。

对御史台的这份职事,由始至终都谈不上半分热衷的陆辞,自是丝毫没有新官上任才数日、就被台中官员弹得灰头土脸、不得不退避回家的沮丧的。

甚至对此感到几分求之不得——该别人头痛的由别人头痛去,他只需舒舒服服在家稍作歇息,俸禄却是照发不误的。

而且柳七在经历此事后,理应也能清晰地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日后遇到类似情形,不至于那么大大咧咧、‘不拘小节’了。

——陆辞所猜的确不岔。

馆阁不比朝殿,在经过昨夜的欢聚后,重回阁中,做休沐前最后一日的公务的官员们,但凡是出席了昨晚宴席的,都有轻度宿醉后的萎靡。

这些残存酒意带来的倦怠,在开封府的推鞫官们贸然而至时,一下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最先被带走问话的,自是韩绛弹劾的‘核心’,‘听陆辞教唆、贩卖官纸买酒’的苏舜钦等进奏院主监。

柳七看得心里一个咯噔。

还没等惴惴不安的他们把人盼回来,剩下的赴宴者们,也被一脸公事公办相的推鞫官们不卑不亢地传走了。

等涉及其中的人全被带走后,方才看得目瞪口呆的其他馆职官们,一下炸开了锅。

听着身边那些漫无边际、却无一个想到他头上去的猜测,一直装作专心抄写状的李定大感痛快,无奈不好明说以免惹了众怒,只有悄悄得意地笑了。

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李定悠然地在纸上勾了一比,心神还放在耳畔的小声议论中。

同苏舜钦较好的那些官吏们越担心,曾被苏舜钦当面赠了一回奇耻大辱的他,心情就只会越发的好。

至于被牵扯其中的陆辞……

李定冷笑一声。

若是真英才,岂能不遭妒?

他权当一回小人,也好让这一自出仕途来,就一帆风水的好命‘文曲星’吃一回苦头,知道知道厉害。

一群馆阁任职的清贵们,自是暂还未知,身边竟有李定这种心胸狭隘、睚眦必报的小人的。

等他们难掩不安地被开封府的推鞫官陆续请到府中,又各自隔离开来问话,同样的问题翻来覆去问了十数次,见答案无误,才稍有休息的闲暇。

得到清一色的口供后,作为参知政事,此时权知开封府事宜的王曾不由挑了挑眉,询道:“这,当真无人串供?”

这群理应毫无防备、又是被馆阁同僚揭发私售官物的要命罪行的年轻郎君,怎会全答出了‘昨夜宴饮,皆由陆节度私出,并无一分一文取自卖纸所得’的话?

反而是是否真有‘卖纸’之事上,还存在一些让他心下了然的小猫腻:有斩钉截铁回答未卖的;有回答说不清楚的;有回答说卖了又买了回去的;有说是卖错了的……

更有人言之凿凿道,苏舜钦原本已将纸卖出,是听了陆节度的劝说,才费了一番周转,重新将纸给买了回来。

王曾颇觉有趣地笑了笑。

他直觉这话的真实性最高,但陆辞此举的用意,就有待思量了。

难道这个陆狡童,还真有未卜先知,或是逢凶化吉、趋利避害的本事?

韩绛与陆辞很是不和之事,虽称不上尽人皆知,但也有够多人心知肚明了。

从陆辞走马上任的那日起,就多的是人等这场‘内讧’的好戏。

韩绛要针对陆辞发难,必定是打着一击必中,一中必伤的主意。

既要打个出其不意,又哪儿会让陆辞提前知晓?

虽说台官不当公报私仇,捏造流言祸害百官,但心中是否有怨,除天知地知之外,就只剩本人知晓。

韩绛真要一遍口口声声地自称不偏不倚、绝无私心,一方面死死盯着陆辞过错,动堪上书弹劾的话……

哪怕尊贵如官家,也不见得有办法应对。

不过韩绛也不是个蠢的:虽说御史行事可捕风捉影,但要是三天两头去寻些无力的由头弹劾的话,哪怕哪天是真有其事,官家恐怕也会敷衍了事,不予细究,只例行公事了。

将这一干弱不禁风的馆阁官员都问过数圈后,王曾并未放人回去,而是将人送去事前布置下的一间间庭室里,隔开躺下,稍作歇息,就等着明日再问。

毕竟还未定罪,且这里皆是清贵的阁中人,要是事没审出来,反而将人折腾出个好歹来,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王曾将又惊又饿的这群人安排好后,便派人将陆辞客客气气地请了过来。

陆辞一进屋,丝毫未察觉到预料中的剑拔弩张的气氛,倒是有一盏倒好的热茶放在木桌朝外的一面。

朝内的一面也摆着一盏,王曾心不在焉地将手搭在上头暖着,头微微侧着,望着窗棂的方向出神。

听到陆辞的脚步声,王曾才回过神来,淡淡地看他一眼,面无表情道:“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