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

发布时间: 2020-07-08 12:34:07
A+ A- 关灯 听书

甫一得知陆辞终将回京的消息,柳七既欣喜若狂,又感跃跃欲试。

自那日起,他一边精心算着陆辞的路程日长,一边热火朝天地筹备起得力工具来。

就住在隔壁院子里的晏家,便没少听到一墙之隔传来的‘乒里乓啷’的响动。

晏殊心里好奇,面上却滴水不漏,甚至还在用晚膳时,蹙眉点出了蠢蠢欲动的五郎六郎:“食不言。”

遭点破的两位小郎君心虚地将脖子一缩,灰溜溜地继续扒饭了。

但在用过晚膳,看着父亲施施然地回了书房的他们,听着陆宅传来的不止还大的声响,他们就如被百爪挠心般,怎么都坐不住。

索性由较为矜持的五郎放风,而年纪最小,身手更灵活的六郎则扒着最高的那棵树干子,三下五除二便窜上去了。

刚窜到高过院墙的那一截,他便赶紧停下,屏着呼吸循声看去——

却见自陆节度去秦州任职后,便一直住在这大宅子中的柳郎君,难得地穿着一身朴素耐脏的灰袍子,不顾形象地蹲在地上,对着一明显是捕捉大猎物用的陷阱苦思冥想。

晏六郎皱着眉头。

这位平时常同爹爹把酒言欢,吟诗作画的柳伯伯,怎么好似……不太聪明的样子?

他脸色古怪,感觉跟撞破了什么隐秘似的,到底不敢在这多加逗留,麻溜地就滑下去了。

然而双脚刚刚落地,就见五郎一副心虚忐忑的模样,低着脑袋道:“……爹爹方才来过了。”

晏六郎头皮一麻:“你怎么说的?”

五郎苦着脸道:“你我都忘了,这棵树不仅高,还正对着爹爹书房的一扇窗,被看个正着,我能怎么替你蒙混过去?”

……还真是这样。

六郎一脸了无生趣,无力地歪在树干上,五郎却还叹着气,扎扎实实地补了一刀:“爹爹让六哥你下了树后,去他那领罚,赶紧去吧。”

他这个只帮着望风的从犯,都被罚在十天内写二十篇文章呢。举动更嚣张出格的六哥,怕是要更加倒霉了。

自家爹爹有多严厉,作为最能上房揭瓦的晏五郎,自然是知之最详。

他不敢有片刻耽搁,小跑着来到书房门前,刚要叩门,门竟就从里头自己打开了:“进来。”

听着这喜怒不分的声音,宴六郎浑身汗毛一竖,夹着尾巴道:“……是。”

晏殊居高临下地看着这跟泼猴似的幼子,却未急着开口惩戒,而是慢条斯理地坐回木椅上,好整以暇地打量慌慌张张的六郎。

当屋内一片死寂时,六郎只觉脖颈上仿佛悬着一把利刀,随时都要落下来,偏偏一直没能落下,只让他更为煎熬:“爹爹。”

“不必过谦。”晏殊忽拍了拍掌,宛如真心实意道:“方才你为窥视邻人,那副灵猴上树似的英姿,实在漂亮得很,哪怕放归山野,六郎定然也能凭这一本事在那猴群得个一席之地。”

六郎只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晏殊还慢悠悠道:“刚你是看到什么了?”

“回爹爹,我知道错了。”晏六郎哭丧着脸道:“什么都没看见。”

“哦?”晏殊的眉心悄然弹动一下,又意味深长地问了一次:“什么都没看见?”

晏六郎摸不准爹爹的心思,只有壮着胆子,把方才所见来了个竹筒倒豆子,一会儿就说明白了。

晏殊乍一听闻,第一反应也是莫名其妙,很快就回过神来了,不免多了几分哭笑不得。

见幼子还愣头愣脑地杵在原地,他轻哼一声:“五十篇,二十日。”

五十篇!

平生最恨写文章,宁可舞蹈弄棒去的晏六郎一下垮了脸。

但他素知爹爹严厉,这回又被抓个现行,实在不敢耍赖,只有没精打采地应下出门去了。

柳七浑然不知墙后的这段小插曲。

为了‘迎接’这没心肺的好友归来,他这次是做好了完全准备的——专程购得猎人在山里抓野物的陷阱六套,放置在房屋各处,就等把这只来无影去无踪的可恶饕餮逮个严实,饱以老拳了。

等柳七终于准备就绪时,陆辞的归期也终于来到了,更巧的是,还刚好撞上了他休沐在家的这天。

“柳兄!”

正躺在后院里闭目养神的柳七,一听那道说熟悉熟悉,说陌生也陌生的嗓音时,瞬间睡意全无。

他自缓慢摇晃着的长椅上一窜而起,双眼精光大冒,三步并作两步地朝门口飞了过去:“陆摅羽!”

此宅的正经郎主归来,当然无需柳七开口吩咐,喜气洋洋的下仆们早就已将正门敞开,热情去迎了。

陆辞却不忙进门来,而是与身边的狄青说说笑笑,待见柳七连鞋履都顾不及穿,就这么赤着脚飞奔而来的模样,不由弯了眉眼,揶揄道:“柳娘子莫要太过心急,当心绊着,为夫在这等着呢。”

狄青:“……”

柳七嘴角一抽,欲盖弥彰地放慢了脚下的速度,口中则没好气顺着他的话往下说:“还想有娘子?被你这么一撂四年,早被我寄去一纸和离书了!”

话虽如此,当陆辞笑眯眯地张开双臂时,满嘴抱怨的柳七还是一下心软,哼哼着同友人紧紧地拥抱了一下:“你还知道回来!”

“说这些作甚?”陆辞温柔地弯了弯唇角,甜言蜜语张口便来,一下堵住柳七所有的话:“许久不见柳兄,甚是想念。你瞧着不曾清瘦,看来京中水土的确养人,那我当年将你哄骗来此,也不算做了错事。”

狄青无言观天。

柳七明知这饕餮狡猾得要死,话顶多信个两成,然而到底那么些年未见,对素来感情充沛、心思又极其细腻的他而言,已是足够不得了的冲击了。

再看友人身量高了不少,却也比当年离京时要纤瘦许多的腰身,不免心酸。

再一思及友人离京时看似平静、实则招朝中人幸灾乐祸的狼狈,以及之后全凭一己之力,在秦州闯出一番天地的辛苦,他实在气不出来了。

想着苦心布置的那些陷阱做了废,他不甘心之余,只低声嘟囔道:“算你还有点良心。”

“我待柳兄,向来真心一片。”陆辞眼都不眨地说着,满怀感激:“幸有柳兄替我看管家宅,我在外才无后顾之忧,放心施为。”

“好啊。”柳七竖眉佯怒,配合入戏道:“难怪只邀朱弟前往,却不肯唤我去,看来在你眼中,我就只是个替你看家护院的?”

“柳兄说笑了。”陆辞笑着又抱住柳七,抽空向满脸醋海翻波的狄青眨了眨眼,才矢口否认:“柳娘子如此温雅贤惠,为世间难得的贤内助,岂能自比看家护院的粗人?”

狄青:“……”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起初还只是故意作戏,陪公祖一唱一和,后来就真被哄得服服帖帖、浑然忘了追究这些年独守空屋的柳兄,心里油然生出一丝警惕来。

公祖太会说话,日后他可不能被那么轻易糊弄过去了。

等柳七毫不客气地拿陆辞的衣裳擦了擦溢出眼角的几滴眼泪,恢复了些许精神气,才惊然察觉门外还杵着十几个身着绿色官服的人:“这是——”

“便是柳兄看到的那样。”陆辞无奈道:“我虽有心同你叙旧,奈何有要务在身,只等在他们监看下随意收拾一些衣物和用具,就得被锁入院中了。”

他算是低估了防弊的力度:显然是为了防止他中途透题作弊,自他离开秦州的那一天起,一路上便一直有人‘护送’,与狄青未能歇在一间房中,私下里的一举一动,都在吏部官员的眼皮底下进行。

这会儿也不例外。

他纵想多年不见的柳七说说话,也不可能说多了耽误正事。

刚刚那几句,已是极限,他也不愿让吏部官员为难,只让下人准备好几个简单包袱,就把一路上也没能好好亲昵一番的狄青丢到家中,被‘赶’去锁院了。

徒留柳七跟狄青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

当柳七在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个眉眼清秀中透着几分眼熟,个头高得能够着门框,宽松袍服也遮挡不住劲瘦的一身腱子肉的轮廓的郎君,便是狄青时,那份惊讶,简直不亚于看到清减了不少的陆辞时的厉害。

“秦州作为边陲重塞,怎就光养了你,倒把好美食的小饕餮给饿瘦那么些?”

柳七忍不住绕着狄青打转,口中啧啧称奇——他原本以为,朱弟的个子就已窜得神速,令他百般嫉妒了,却不想人外有人。

拿朱弟跟青弟一比,可真是小巫见大巫啊。

“柳兄。”

狄青哭笑不得地看着刚还让他悄悄喝了一桶醋的柳兄,正要开口,就听身后又传来一阵动静。

二人同时回头看去,就见以不知何时换了一身剪裁得体、赏心悦目的常服,浑身上下还隐约透着一阵刚沐浴过的熏香,发冠打理得一丝不苟,讲究得让人挑不出半分毛病的晏殊,领着几个同样闻讯赶来的友人来了。

晏殊矜持地同柳七打过招呼后,奇异地看了狄青一眼,显然没能认出这身量高挑的白衣士子就是被陆辞视作义弟的那只小狸奴,旋即故作平静地把目光往内扫去,漫不经心地问道:“听闻摅羽回来了……”

怎他特意焚香沐浴,要来一聚时,却不见其踪影?

“原来是为摅羽来的?”柳七登时乐了,难掩幸灾乐祸道:“那你可来晚一步,他叫吏部的人紧紧跟了一路,连口热茶都没喝上,就被拖去锁院了。”

晏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