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发布时间: 2020-07-08 12:34:00
A+ A- 关灯 听书

李元昊谨慎地等了一晚,容大军休整齐顿后,便不再耽搁,于翌日一早,对猫牛城发起了猛攻。

跟只以轻骑兵为主的苏奴儿不同,他所率领的中军不仅人数最多,粮草辎重、工程器械等也一应俱全。

且因知晓国主就在身后,会将他们一举一动尽纳入眼中,西夏兵士更是铆足了劲地表现,未有丝毫堕怠。

一方士气如虹,一方坐困城中,看似优势明显,但令所有西夏人纳闷的是,一晃眼一个月功夫过去了,他们筋疲力尽,这座看似寻常的猫牛城,仍旧屹立如初。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李元昊想不明白,这堵一个月打下来、已是满目疮痍的城墙,究竟是怎么牢固到这种地步,至今还顽强支撑着的。

更让他感到匪夷所思的,还是被困于城中的这些吐蕃人。

看似人数不多,每日上城头射箭、妨碍他们大部队靠近的,加起来也不过数千人。

但这些守兵却似不知疲倦一般,一天到晚都在城头值守,不见离开半步:李元昊曾亲自带人,试着半夜发起突袭,却被一直安静等在墙头的箭群射伤右臂,不得不铩羽而归。

一个月下来,哪怕是铁打的躯体,也该吃不消了。

他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李元昊想不明白,眼看着时间是一天天地过去,战死的党项兵越来越多,城墙始终一副要倒未倒的模样,他实在是不耐烦了。

并非是不能绕开这座城池,直奔前王城宗哥城去,但李元昊却是无论如何也不愿这般做的。

——仅仅是吐蕃一座不起眼的边陲小城,由他西夏兀卒御驾亲征,竟还连战一个月不破!

一旦传了出去,简直要让他颜面尽失,党项士气得到重创,也定然会使下了血本的契丹国主不满。

更何况,若是令他一度信心满满的这些攻城器械,连粗糙的吐蕃城墙都攻克不下的话,又如何去对付更为精良结实的大宋城池?

且随着时间推移,苏奴儿和那三万骑兵仍然踪影全无这点,也成了让多少知晓一些情况的其他吐蕃将领心中阴云。

苏奴儿虽好大喜功,性子难免招人嫌恶,可到底是为国主鞍前马后多年,领兵打仗方面的一把好手。

许久不曾有半点音信,多半不是他们原先猜想的迷路,而是全军覆没,连个能通风报信的都没能逃出来。

苏奴儿……究竟是中了什么要命的陷阱?

思及此处,再望向这座坚持了整整一个月,都还未倒下的猫牛城时,他们不自觉地在心里多出了几分畏惧。

不知疲倦的士兵,稀奇古怪的器械,数不胜数的箭矢……

猫牛城怪得让人生畏。

李元昊对将士们隐约生出的畏战心知肚明,却不点破,只面无表情地再次对猫牛城发起了新的攻势。

党项兵士面上难掩疲惫,但国主在后,他们不敢有丝毫懈怠,听得一声令下,便如潮水般朝城壁涌去了。

西夏国主亲领大军,对猫牛城发起征讨,双方陷入焦灼战况时,吐蕃的新赞普也未闲着。

他并未有意掩饰行踪,一举一动皆是光明正大,却让潜伏在新王城青唐的各方探子感到疑惑非常。

按理说,猫牛城作为一块最外围的墙砖,如今受党项强攻,若不及时驰援,沦陷不过是早晚的事。

猫牛城能支撑至今,已很是不易,更当快些派去援军,缓解压力。

怎么这赞普唃厮啰非但不去增兵支援,反倒将举国精锐调回新王城中,一副被吓得不知所措,只让所有精兵护佑自己,瑟瑟发抖的窝囊样。

同他们身先士卒,骁勇善战的国主相比,这赞普实在是废物一个!

初初探得这一消息时,这些西夏探子具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哪有放弃前线顽强死战的兵士,沿途的各大城池不理,净龟缩到王城之中,就为保自己安然无恙的?

要不是每日进入新王城的各地精兵源源不绝,浑然无法作伪,他们都不敢将这看似胡说八道的消息写入信中,让此刻心急如焚的国主知晓。

李元昊得知这一消息的头个反应,果然也是不信。

但探子们言之凿凿,且证据充分,他再想不通,也找不出疑点来。

难道唃厮啰叫温逋奇关这么些年,真关出了个老鼠胆子来?

那可奇了怪了。

真是这么个窝囊废,权倾朝野的温逋奇,又是怎么稀里糊涂翻的船?

李元昊思来想去,始终觉得蹊跷十足。

不论如何,这都是唃厮啰亲手封上的一把尖刀,正好拿去摧毁还在负隅顽抗的猫牛城人。

果不其然,当李元昊命人开始在城外大喊‘唃厮啰调走精兵,放弃此城’的话,还没过几天,约是设法验证了这句话真伪的城头守兵,就一下骤减了。

眼看着猫牛城已处于内外交困的强弩之末,李元昊再不犹豫,把最后保存的实力倾盆放出,瞬间就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猫牛城破。

终于领着大军突入此城的李元昊心火仍旺,当即命人将城中人屠杀殆尽。

就正是此时,他们才惊然意识到,猫牛城不知何时起已成空城一座:上至官员兵卒,下至平头百姓,具都跟人间蒸发,消失得无影无踪。

城中有密道!

密道,又是密道!

李元昊简直气得暴跳如雷,派人到处搜寻那足以掏空这座城的密道所在,结果才一搜到粮仓处,就被紧闭的仓门都挡不住的浓烈腐臭所震退了。

粮仓被塞得满满当当。

然而里头盛放的,却不是新收上来的粮食,皆是腐烂得面目全非,都能瞧出表情狰狞、死状凄惨的一个个吐蕃将士。

其中被砍得稀巴烂的、着大将服饰的不是别人,正是踪迹全无的苏奴儿。

“好奸毒的唃厮啰!”

哪怕历来看苏奴儿不顺眼,见其死得这般屈辱,不明不白,副将李坛也是怒不可遏:“他们全是中毒死的!”

李元昊双目赤红,半晌只冷冷道:“苏奴儿大意了。”

苏奴儿随他征战多场,皆是无往不利,攻无不克。

恐怕也正是这份势如破竹的顺利,让他不知不觉地成了骄兵,一个不慎,就踩中了吐蕃赞普精心设下的计谋。

哪怕取得了轻松的大胜,在庆功之前,苏奴儿也不忘小心地布下了值守的兵士,更没漏下检查水源的安全。

他唯独忘了的,是亲自缴获的那批新粮。

等大军中毒,无声倒下,值守之人还未来得及察觉异状,就被从密道中躲藏多时,一下倾巢而出的吐蕃兵士给屠杀殆尽。

最讽刺的是,城门还是由他们亲手紧闭的:当时是为了防止其他吐蕃军前来增援,这会儿,则成了彻底葬送他们性命的死门。

李元昊轻抚着覆了厚厚一层发黑血迹的门柱,双目出神。

而那三万党项好儿郎在或是因中毒动弹不得,或是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敌人砍杀,哀嚎凄厉的画面,则清晰万分地在他眼前浮现。

——唃厮啰。

不知过了多久,李元昊才勉强压下满腔凌厉杀意,轻轻吐出这个阴冷狡诈的新赞普的名字。

能想出这样杀计的毒蛇,又怎么可能是贪生怕死的窝囊废?

那看似被铺得平坦康庄、直通新王城青唐的路上,只不知已被对方埋下了多少阴毒陷阱。

“笑话。”李元昊忽然骂了句脏话,不屑道:“只靠玩弄这些雕虫小技,就想让我疑神疑鬼,被自己吓退?”

越是依赖这些旁门左道的玩意儿,就越是证明唃厮啰匮乏正面一战的底气。

他偏偏就要让这自以为脑袋灵光的新赞普看个清楚,靠只兔子刨出来的浅坑,可是绊不住飞驰的猛虎的!

党项与吐蕃交锋正烈时,赵祯也不光忙于观望。

既然契丹国主吃相难看,暗中给予这新女婿兵权做为嫁妆,那他作为吐蕃友盟,岂有袖手旁观的道理?

不过,对于唃厮啰最初提起的联姻之事,赵祯则不打算应承。

他年岁到底较唃厮啰还要小上许多,又才大婚数月,自然无女可嫁。

要在宗室中挑出人选,虽是不难,但总归不合适。

就像小夫子曾说的那般,两国相亲所涉事万,每一牵绊,都非同小可,而夫妻之间情感,则是阴晴不定。

两国间有百世修好的前例,但世间夫妇,又哪有一生感情和睦,从不吵架的道理?

一旦出现矛盾,真不知是一方忍气吞声,一方肆意妄为,还是双方相敬如冰,甚至闹得彼此间兵戎相见了。

况且联姻也绝非必要:跟无法相互信任,仅有未得利益相系的西夏与契丹不同,宋于吐蕃赞普,存在一份不曾明言的恩情。

再丰厚的利益,显然也抵不过救命之恩。

且这次西夏先对吐蕃发起攻势,虽是瞧准了‘软柿子’要下手,但好歹也是暂挡了大宋的‘灾’呢。

赵祯一边向边境守将发出指示,令他们必要时配合吐蕃,进行援助,一边深深意识到军中目前青黄不接的尴尬状态,带着雄心壮志,要培育起一批可用的军事人才来。

总不能老指望曹玮这枚日渐年迈的定海神针,也不能老想着有张亢那样肯弃文从戎的人才罢。

只是满怀激情的小皇帝刚对军制做出些具体了解,就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要靠他单打独斗,外加一群对军事睁眼瞎、只知吵架拖后腿的文臣,就想整顿犹如一团烂沼的军队,可真是谈何容易。

赵祯不甘心就此知难而退,对着当今局势思来想去,决定暂将小夫子召回京来,趁吐蕃与西夏酣战时期,紧急开办一场制举,选拔一批当得起临危受命的将才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不知不觉间,已经写了一百万了!

距离完结应该还有四五十万QAQ。谢谢大家一路陪我至此,只不知会有多少人能陪我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