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发布时间: 2020-07-08 12:33:15
A+ A- 关灯 听书

陆辞虽靠及时甩锅柳七,达成了转移滕宗谅注意力的目的,但终归只是权宜之计。

在狂书数封,把胆敢肖想自己牙牙学语的女儿的柳七一顿臭骂后,滕宗谅很快又想起了陆辞那宛若无意一提的话来。

他甚至都顾不得缠着夫人了,直接将自己关在书房里,揪着这一可作突破口的疑点,托腮苦思冥想。

靠着多年来吃惯亏的经验,他敏锐地先做出了判断:那话背后,绝对有情况。

若放在旁人身上,倒真有可能只是毫无意义的随口一提,可一旦安在陆辞身上,那就非同小可了。

要知道,陆辞何止是不贪恋美色,而几到了清心寡欲的地步了:对冰人始终敬谢不敏,对满心痴恋他的小娘子们礼而不慕,连官家送上门来的美人,都能毫不犹豫地悉数送走。

得亏陆辞能言善道,心思灵窍,又总能折腾出些令人惊奇瞩目的动静来,才让这位天底下所有女郎的父亲眼里的乘龙快婿,硬生生地拖了这么些年未曾婚配,仍是孑然一身。

依滕宗谅猜测的是,要么是这狡猾的陆狐狸已然心有所属,要么是眼光过高,寻不着匹配的也不愿将就,再要么,就根本是还没开窍,才只醉心美食和公务呢。

这么一位不得了的人精,忽地说起‘老夫少妻’的话题,又怎么可能会是漫不经心的信口一提呢?

多半是遇着了心仪的对象,奈何对方年岁,怕还处于幼小得无法婚配的状况……

滕宗谅越想越觉靠谱,不由目放精光,恨不得直接冲到陆宅去,把那闹得他心难平静的元凶揪住问个明白,好验证一番猜想。

不过,在考虑到他与看似弱不禁风的对方之间的武力差距,还得算上一个绝对会拉偏架的狄青后,滕宗谅还是艰难地憋住了。

经过一宿的辗转难眠,翌日一早,他就迫不及待地换上官服,在下仆们疑惑的注视下,一改平日不到最后一刻不出门的常态,兴冲冲地提前离家,直奔陆宅去。

等他骑马穿过相隔的三条大街,赶到陆宅门前,就正巧赶上了陆辞出门的时机。

陆辞侧着头,正逗着小海棠说话呢,忽听得一阵急促马蹄声,循声看去,就见着左脸写着‘八’、右脸写着‘卦’,罕有地在清晨显得神采奕奕的滕宗谅了。

……该来的果然还是逃不掉。

陆辞嘴角微抽,没有错过滕宗谅眼底淡淡的乌色:“难得在天未大亮时见着滕兄。”

琢磨了整整一夜,对自己的猜想越发有把握的滕宗谅,此时虽听出这话的意味深长,却丝毫不觉尴尬,甚至灿烂一笑,迅速予以回击:“毕竟在寻思了一宿的‘老夫少妻’后,我想怕是千年铁树要开花,玉洁冰清的上仙要动凡心了,岂能不急?”

陆辞微微一笑,眉眼弯弯,明摆着刀枪不入,只淡淡道:“是么?”

唯有被蒙在鼓里的狄青对这番哑谜毫无头绪,左看右看一阵,仍是一头雾水。

滕宗谅好歹同陆辞共学兼共事多年,见了这般反应,哪里还瞧不出,自己方才那话十有八成是说准了?

不得了,不得了啊!

滕宗谅一时间简直激动得难以自已,连陆狐狸那隐约溢着杀气的目光都压不住他的亢奋了,看狄青还一脸茫然,赶忙走近几步,张口就道:“青弟还不知道罢?你家陆兄他——”

“滕兄,”陆辞淡淡笑着,径直打断了他:“你再多造一个字的谣,距你资满磨勘、调任前的所有外务,就都交给你去跑了。”

他昨日才明白自己心意,又下定决心,要等这兜白菜成年了再拱。

在这最为微妙的阶段,也能时不时逗逗狄青,彼此间多些相处,好让这份朦胧感情升温,到时水到渠成……

既然计划好了,他哪里容得这层连自己都没舍得捅破的窗户纸,被这只猜到一半就得意万分,却全然想不到另一半的滕二愣子给一脚踹开了?

滕宗谅:“……”

这话的威慑力奇大无比,堪称立竿见影,直接让滕宗谅一个寒颤,一下蔫了。

狄青虽因没等来下文,而或多或少地有些在意,不过他对公祖的话素来奉若天书,一听滕兄还未出口的话已被陆辞定义作‘谣言’,又思及滕兄偶尔也有胡说八道、就为跟公祖斗嘴的情况,即刻就不再把那才起头的话给放在心上了。

他微微抿唇,很快平复了两人难得独处的甜蜜时光,因滕兄的闯入而化作泡影的小小郁闷,重振精神,向陆辞说道:“公祖,那……我便先回兵营了。”

陆辞笑着颔首。

在滕宗谅看来,接着这陆狐狸又以与对他的暗藏杀气浑然不同、温柔得仿佛能滴出水来的口吻叮嘱:“往后常回来些。”

不等狄青应话,又含笑补充道:“以免我因过于惦记,不思茶饭了。”

狄青初初一愣,待回过味来,登时红透了脸。

公祖怎么能这么……

这么……

这么的好。

他羞赧地偏过头去,不敢与这么温柔的公祖对视,唯恐那点不可告人的小心思被瞧出来。

却不知这样害羞躲避的动作,正好能把他那蒸熟了般的红红耳根,给暴露无遗了。

陆辞忍住笑,记得见好就收,并未再当着已看得目瞪口呆的滕宗谅的面,继续逗脸皮薄的狄青,而是一挥手,大大方方地任魂不守舍的狄青走了。

滕宗谅默默目送狄青的背影远去,突然转过头来,悲愤地看向陆辞:“辞弟待我何其不公!”

待青弟就如春风拂面,待他却是寒风凛冽!

他忿忿不平道:“衣不如新,人不如故,怎在辞弟处,却是连待人都那般喜新厌旧?我可同辞弟你相识多年,比青弟要久得多了!”

“快醒醒罢。”

陆辞瞬间变脸,冷漠无情道:“一个是年方二八,朝气蓬勃,对我言听计从的小郎君,一个是躲懒成性,多嘴成瘾,多做点活就要叫苦连天的老损友……”

说到这,他认真地看着瞠目结舌的滕宗谅,无情地继续进行冰冻三尺的残忍打击:“连我都不得不服老了,滕兄年长我近十岁,又是何来的厚脸皮,还好意思同那么听话的小郎君比?”

滕宗谅哑口无言。

“那,”滕宗谅一阵恍惚后,还是艰难挺住了,小心翼翼地坚强问道:“那位令我眼前这位上仙动了道心的小娘子,究竟是哪家的?”

陆辞:“…………”

他终究还是低估了滕宗谅对他所怀的那颗执着八卦心。

“时机尚未成熟,即使是对滕兄你,”狄青现不在,陆辞便大方承认了,但具体为谁,自然是说不得的:“暂时也说不得。”

“我便知道!我便知道!”

尽管在看到陆辞方才反应的那一刹那,滕宗谅就已有九分笃定了,但陆辞的亲口回答,才是真真正正的一锤定音。

想了一夜的事有了板上钉钉的结论,还被他给洞悉了,滕宗谅如何能不兴奋?

把友人差点一蹦三尺高,在原地一边蹦蹦跳跳一边怪叫了好几声后,又是扶着墙开始哈哈大笑的一系列夸张举动看在眼里,陆辞眼皮一跳,简直被闹得哭笑不得:“滕兄,莫忘仪容。”

滕宗谅不假思索道:“连你这颗石头都要开花了,我还顾什么仪容?”

话虽如此,经陆辞这么一提醒,他还是略微收敛了些,眼珠子一动,又不死心地靠近,贴到陆辞耳边,鬼鬼祟祟道:“真不能说?”

陆辞无情道:“不能。”

滕宗谅深深地叹了口气。

不论如何,陆辞承认心有所属这一点,总归是解了他那心头大惑了。

见滕宗谅逐渐冷静下来,陆辞蹙着的眉,也就渐渐放松了。

幸好朱说这一两日正巧去代他验看底下县城的堡寨工事去了,未住在家中,不然滕宗谅这么一嚷嚷,又得多出个对此事好奇的人。

陆辞隐约感觉自己忘了件事,但因滕宗谅很快从八卦的状态里恢复过来,不断与他说起些不甚紧急、却颇为棘手的公务来,不可避免地叫他分了心,也就自然地忘了去深究那事。

直到半个月后,陆辞一脸懵逼地收到从汴京的其他友人们处不断飞来,那铺天盖地的书信堆时……

他死死盯着因心虚而安静如鸡的滕宗谅,才后知后觉自己究竟忘了什么。

——忘记给滕宗谅下达封口令了。

更‘不幸’的是,对历来对美色不假辞色,真如谪仙般无欲无求的陆三元的情感生活充满兴趣的,显然大有人在。

跟他最为熟稔的柳七、晏殊、小皇帝、寇准、宋绶……就不必说了,甚至连素来正经的王曾、李迪等人,都寄了信来,想问问究竟是何方神圣。

面对陆辞杀意愈发浓郁的逼视,从东窗事发那一刻起,就一直如坐针毡的滕宗谅终于顶不住了。

他清清嗓子,轻若蚊蝇地辩解道:“我……不过是告知了柳兄一声。”

陆辞面无表情,对此不置可否。

滕宗谅接着道:“真的,我连朱弟都忍住了没提,青弟更是没说过半个字……”

“无碍,事已至此。”

陆辞面无表情地打断了他,语气温和道:“你死定了。”

滕宗谅:“……”

他重新如鹌鹑般缩了回去。

陆辞在恐怖的信堆里轻松翻出属于柳七的那厚厚一摞信,一脸麻木。

——可想而知的是,让柳七那个会加油添醋写诗编话本,比大喇叭还大喇叭的没节操存在知晓,简直与被小皇帝一道诏书昭告天下一样毫无区别。

作者有话要说:因为对新工作还不够熟悉,加上搬家等事宜,最近更新都会不稳定哟。不能保证隔日更,隔俩日更应该阔以。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