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发布时间: 2020-07-08 12:32:56
A+ A- 关灯 听书

赵祯并不知道,他的小夫子正为送何新婚贺礼而发着愁。

在等待礼部筹备大婚的期间,他与郭氏不宜见面,又奇迹般地有了些闲暇,遂挂心起另外一事了。

于是,刚被提上来不久的新内侍,就忽然变得忙碌了起来。

其实是官家脸皮薄,不好意思在太多人面前暴露自己私底下的小小爱好,又着实惦记得紧,才自然而然地盯上了这张新面孔。

在一番恩威并施后,确定对方的嘴巴够严了,赵祯就开始安心地频繁使唤起那人来。

而在其他内侍充斥着羡慕嫉妒的目光中,得此青眼的那位新内侍,却是有苦说不出,肉眼可见地消瘦了起来。

官家每回交代他去办的差使,实际上一直都是同一件。

那便是让他出宫,去各大书铺逛上一圈,还每次都得亲口问问店家,是否有柳鸳鸳所著的,关于柳娘子与陆三元之间那点欢喜冤家般的趣事的新话本。

但柳鸳鸳根本没写新作,他哪怕每日去问个三回,也不会凭空变出来啊!

每次空手而归,都得看着官家由目含希望到彻底失望,还天天如此……他想不感到煎熬都难。

柳鸳鸳虽仅是一笔名,但还是有不少话本的忠实读者清清楚楚地知晓,真正的作者,正是以三步成词,七步谱曲的柳三变。

就连起初只为泄泄老被小饕餮捉弄和撇下的怨气、特意取个花名来,就为写些异想天开的话本故事的柳七,都万万没想到……如今这‘柳鸳鸳’的名气,已经不比他的大名要逊色多少。

当然,也与他多与同在馆阁任职的同僚聚会,又听从了陆辞从前的反复叮嘱,未再轻易应歌妓相邀,随意写些替其烘托身价的艳词去有关。

于雅集中所作的诸多诗词,总能得来文士的一致赞誉,令他的名气稳步上涨的同时,将口碑也保持在一个颇佳的状态。

但雅俗向来难共赏,柳词在市井之中的‘传唱度’,便不可避免地比不得陆辞所知晓的那段历史里的了。

反倒是柳鸳鸳这个柳七专为胡说八道而瞎起的化名,在短短几年里,就已凭借那十二部话本而积累下一大批忠实读者,甚至还被一些无量书坊偷制盗版,卖到了其他州郡,从中赚取了大笔利润。

在别地的读者,还不乏对此信以为真,既为柳娘子这一痴情女牵肠挂肚,又忍不住感叹薄情的风流浪子陆三元会拮取芳心,还有对这场缠绵悱恻,时分时合的恋情憧憬万分的。

反观京城里的读者,在明知这些纯属胡编乱造的情况下,却也被精彩剧情和刻意简化的流畅文笔所吸引,读得如痴如醉,很是挂心下文。

连少出门的闺阁女子,如郭氏一流的贵女,都有不少被这话本吸引,偷偷派婢女买来读。

只是这柳鸳鸳十分可恶,在轻轻松松地吊起他们的胃口后,却一直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懒散。

推出新话本时,毫无规律可言:有时一年出个三四本,有时一年出两本都勉勉强强,还拖拖拉拉到年底才来。

他们不得而知的是——柳鸳鸳的勤快程度,完全是由主人翁陆三元有多‘气人’来决定的。

一旦陆辞叫柳七吃瘪了,作为小小报复,文思泉涌的柳鸳鸳便会重出江湖,作出叫陆辞无可奈何,却让追捧者们如获至宝的新话本来。

令一些京中百姓很是不满的是,柳鸳鸳去年懒惰得令人发指,在七月出了一本后,就再无任何动静了。

现年也过了,眼见着冬去春来,踏青的人越来越多,他怎还是没有动笔?

柳七不知有那么多人正满腹牢骚,他之所以停笔那么长时日,可不是因为陆辞不再气人让他匮乏灵感,而是太过忙碌,无暇分//身的缘故。

单是为去秦州的事奔走,就已耗费了他馆职外的所有精力了,哪儿还有空写新话本?

柳七也实在不明白,怎么当年身为四品升朝官的小饕餮申请外任时,怎就那般顺遂,最近连朱弟都能一并带走。

轮到他身上时,怎就千难万难了呢?

人说进京难,却没说出京也这么难啊!

柳七自打眼睁睁看着朱说离开的那日起,就没停过东奔西跑,还豁下脸皮来,请有升朝资格的文友帮着递一递奏疏,美言几句,好替他促成此事。

结果几个月下来,他的这些努力,全都如石沉大海般,没有半点成效。

友人们倒是都爽快应承下来,也的的确确帮了不少忙,但结果却不如意。

——问题究竟出在哪儿?

柳七简直愁白了头,百思不得其解。

要是让他知道,自己的这一番奔走反倒起了反效果的话,怕是得懊恼得以脑袋撞墙了:见素来想一出是一出,天真烂漫的柳三变要闹着出京去,还非得往边关跑,那些爱他词作的文友们,具都被吓得不轻。

边陲重地随时战鼓擂擂,升起狼烟,是武将们奋死拼杀,挣功名,保家卫国的危险地方。

又哪儿是柳七这种才华横溢的精细文人能去的?

看他铁了心要走,更是让他们如临大敌,私底下聚起来商量了好几次,很快达成一致,决定将这事对外瞒得死死的,能拦多久就拦多久。

当然,不能叫柳七看出破绽,得统一口径,好好应付。

柳七则是痛定思痛,琢磨多日后,最后一狠心,四处托人,帮他次日递了份折子上去。

那位受他所托的友人,刚巧也是暗中妨碍他目的达成的人之一,为此正感做贼心虚,自无偷看的卑鄙心思。

在他看来,不论柳七再言辞恳切,情况也与张亢的截然不同。

刚为放走一个张亢而头痛不已的官家,是断无可能容其胡闹的。

果不其然,刚打开柳七的折子,正为等柳鸳鸳的新话本都快有大半年、还没半点音信而暗自着急的官家,当场就被气乐了。

好啊,一波刚平一波又起,连柳七也来凑热闹,非要弃文从戎?

赵祯忿忿一哼。

怎整天想些有的没的,怎不知体恤体恤没话本可看的可怜京师百姓,再去做点能做的正事!

就顾着学小夫子的做派,真是太不像话了!

赵祯偷偷生了顿闷气,将这张柳七写得既诚恳又漂亮的奏疏给狠狠地批了‘胡闹’两字,刚要送走,又没忍住,拿回来翻开下一页,再添几字‘想都莫想’,才痛快一挥手,令内侍送走了。

柳七不料那么快就得了音信,就在他满心期待地翻开时,便被那鲜红的批示给兜头泼了一盆冷水。

然而在对柳七进行了沉重打击后,赵祯还觉不够,为了在根本上解决问题,他派人将这位突发奇想的大才子给请入了殿中。

直接下令,让柳七赶紧以柳鸳鸳身份写新话本的话,显然是行不通的。

以柳七的古怪脾气,会不会听话还是一回事,更不妙的局势是倘若传了出去,叫台官知晓,他可得挨不少折子痛批,就连柳七也难逃一劫。

在等候柳七过来的这段时间里,赵祯板着脸苦思冥想一阵,目光掠过周边书柜,忽灵光一闪。

——有了。

当难掩郁卒的柳七,怏怏地来到殿中时,刚心不在焉地行完礼,一抬头,就正对上御案。

当看到光明正大地摆在御案上,一些极其熟悉的书籍时,柳七原本空散失落的眼底,突然凝滞起来。

他刚是看到什么了?

柳七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

那些写着逗趣的玩意儿,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柳七起初还未反应过来,待他不可思议地定睛一看,确定那堆不论是封皮也好,厚度也罢,最重要的是标题也与他所知的柳鸳鸳话本一模一样时……

他不由自主地反复眨起了眼。

见他已然懂了这份‘暗示’,赵祯暗舒了口气,面上仍是淡定自若,将目光从无比震惊、差点以为自己身在梦中的对方身上收回,慢条斯理地说起了场面话:“关乎此事,景庄可莫要再提了……”

口吻虽轻松,赵祯的心思却很坚定。

三年过去了,可怜他费尽心思,还是没能把乐不思蜀的小夫子召回来,哪能再放走一个?

真是想都别想。

官家接下来究竟说了什么,柳七脑子里混混沌沌的,根本没听进去。

他如梦游一般谢恩出了宫,从回到陆家,再到坐在案前,都还没回过神来。

不知过了多久,柳七才露出一脸的恍然大悟。

难怪一直不成。

有官家在那挡着,他要能成,那才是白日见鬼了!

——三日之后,苦等多时的小皇帝,终于盼来了柳鸳鸳的新作。

他心满意足地派人给郭氏也送去了一本,就压抑着心里的激动,镇定地将当日政务处理完。

等到夜静人深,他才屏退内侍们,安心享受起少有的放松时刻来。

他舍不得读快了,读了大半柱香的时间,才刚读到一半。

只是,当赵祯看到性子别扭的柳娘子,终于与难得敞开心扉的陆三元重归于好,快要过上红袖添香,蜜里调油的好日子时,一热心的昭姓姨父却横插一手,愣是送了一模样秀美,性情温婉的朱姓女去,平地再起风波时……他嘴角无意识挂着的欣慰笑,也瞬间凝固了。

读完之后,赵祯是既感到意犹未尽,又忍不住牵挂接下来的剧情,还更想把顽皮又大胆的柳七捉来打板子。

怎能明目张胆地这般刺人呢!

对于这等冒犯,可千万不能轻易放过。

——干脆就罚柳鸳鸳一年多写几本话本好了。

赵祯愉快地想。

作者有话要说:赵祯:你在想peach

陆辞:谢官家帮我大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