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发布时间: 2020-07-08 12:32:43
A+ A- 关灯 听书

——真,真是太可爱了!

望着陆节度那因不高兴而微微鼓起的侧颊,以及连带微微嘟起、往边上轻撇的唇,所有人一边竭力控制着面部表情,一边在心里不约而同地呐喊了这么句。

狄青更是欲盖弥彰地揪了揪胸口的衣衫,生怕一颗被萌得狂颤的心直接蹦了出来。

只是陆辞吃瘪,本就百年难见,会被气到无意识鼓脸这一步,更是千载难逢。

随着他很快平复下来的心绪,面上也就跟着恢复正常了。

陆辞根本不知晓自己方才一不小心就做了个鼓脸嘟嘴的小表情,自然也未察觉到,在周边人投向他的目光中,还悄悄添了点勉力抑制情绪的微妙光芒。

他破天荒地被张亢堵得哑口无言,既然无话可说,正事业已告一段落,索性转移话题道:“时候已然不早了,今日便先散会罢。”

各怀心思的众人,这才慢慢散去。

陆辞有些恹恹的,头个离厅,外出觅食去了;狄青军营中仍有事,便同李超副将一同先行回营;朱说忙着回房整理记录刚才听到的内容,走得急匆匆的;只有自知闯祸的张亢内心无比忐忑,磨磨蹭蹭半天,才挪动到门口。

他话说得过于直白,怕是将好脾气的陆节度给得罪了,这下怎么办的好?

张亢越想越后悔。

他就不该着急开口,甚至打一开始,就不该泼节度冷水的!

但凡伟岸丈夫,即使模样升得再俊,又哪会因听到自己许会遭人见色强夺,而感到欢喜的?

横竖这事已然尘埃落定,节度绝无可能再有亲身赴险的必要,日后事日后言,他何必操那么远的心,白做恶人,惹得待自己十分不错的节度不快呢?

心乱如麻的张亢飘出了厅室,正当他走到门口时,就撞上双手抱臂,悠然靠着门框,好似在等着他的滕宗谅。

来者不善。

张亢正想着要怎么打发走不依不饶的滕通判,懒得与其争辩时,结果还未来得及开口,对方已微微笑着先伸出手来,在他肩臂上一拍,发自肺腑道:“方才话有失礼处,还请公寿大度,莫同我计较。”

张亢:“……?”

滕宗谅却是真真正正佩服起张亢来了——他与陆辞相识相交那么些年,见的净是小饕餮‘坑蒙拐骗’,智计百出,直至今日,才见无往不利的对方吃头一回瘪。

简直是大快人心,令人拍手称和!

瞧着陆辞露出的那副‘委屈、不悦、却无法反驳’的可怜模样,滕宗谅好险才忍住没当场爆笑出声。

可不是么!公寿的确说的不错,小饕餮就算再闲得无事,又哪儿能往外瞎跑?

就算别人真认不出他身份来,就小饕餮那副好皮相,保不准还真能遇到个色胆包天的吐蕃贵女,一眼相中这俊郎君,找人直接掳回家中,从此夜夜笙歌去!

只要稍微幻想一下,向来无所不能般的小饕餮,被身强体壮的吐蕃贵女霸道掳走,囚于府中,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情景,滕宗谅就在心里止不住幸灾乐祸的偷笑。

经这么一出后,他再看向张亢的目光,自就截然不同了。

眼前这,可是头一位轻而易举就堵得小饕餮百口莫辩,只能气得鼓脸的勇毅之士!

他作为陆饕餮的手下败将,岂能不心服口服?

“呃……”

莫名其妙地得到了滕宗谅的欣赏,张亢稀里糊涂地道谢之余,仍是一头雾水。

在传达完握手言和之意后,滕宗谅并未留下作更多解释,而是心满意足地回家去了。

徒留张亢还茫然地杵在原地,目送他那意气风发的背影渐行渐远,最后也没搞明白他之所以这么做的意图。

张亢耸了耸肩,干脆不再去琢磨这些,也加快脚步回家去了。

令狄青和李超的副将匆匆赶回军营,连多的话都没来得及同陆辞说上一句的原因,是营中有一万胜营的兵士与几名其他营房的将士一同借探亲之名请假出营后,并未回家去,而是换上便服,就一起往秦楼楚馆放松去了。

他们家人的确都在城中,肯定会心疼他们近来训练辛苦,战事将近,愿意扯谎来替他们遮掩的。

他们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却不料被挑去服侍他们的妓子,还是个颇为清楚军中规矩的。

她们心知在有战事一触即发的此时此刻,兵营根本不可能放寻常兵士进歌馆来,着实蹊跷。

遂前脚还笑盈盈地伺候着他们,后脚就偷偷遣了下仆往军营跑一趟,找到人直接告了一状。

等满心以为做得□□无缝的他们,被得讯后气势汹汹赶来的纠察兵当场按住,抓了个人证物证具在时,险些被吓得魂飞魄散。

直到被捉拿回去,万般恐惧地等待惩罚时,也怎么都想不到告发他们的,可正是方才楚楚可怜地躲在一边的歌女。

狄青问清楚事态后,再处理起来,就变得很简单了——一切按军法来。

以探亲之名脱营,却去歌馆狎妓,虽不是杀头的大罪,但也得打个六十军棍,关上一段时间的禁闭了。

让狄青感到些许意外的,还是万胜营其他兵士的态度。

同数年前,万胜营刚被打发来秦州时,一个个吊儿郎当,闲散懒惰的状态相比,得狄青精心操练多时的万胜营,除了兵士的身份稍微特殊一些外,精神气貌上,已经跟其他营房的士兵相差不远了。

前不久,狄青、高继宣和杨文广三人,才在对党项的榷场迎袭上大放异彩,名声大振,叫万胜营也跟着得人另眼相看,颜面大增。

万胜营的兵士正一个个鼓足了劲儿,积极参加训练,不怕辛苦,就想着哪天抓到机会,也叫旁人刮目相看一番。

比狄青他们是不敢想的了,但跟之前与他们不过五十步笑百步的杨文广和高继宣比比,总还是可以的吧?

谁又知道,就在他们万众一心,想着建功立业的时刻,会出这么一颗败坏万胜营名誉的老鼠屎!

与最初来时唯恐天下不乱的不服管教、甚至故意一同起哄比,他们这会儿对做出这种混账事儿来坏他们名声的这个混球,哪里会产生半点共鸣,简直肺都快被气炸了。

在这种同仇敌忾的氛围下,等狄青同其他将官商量完,回到万胜营中,要将犯错那人提出来受罚时,就无语地看到,因为太丢万胜营人,对方已被愤怒的其他同袍打成了一颗瑟瑟发抖的猪头……

不管怎样,罚还是得罚。

狄青无视了对方充满了后悔的求饶目光,冷酷无情地将人送走了。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他对观看军法的施行并无兴趣,加上如今的万胜营空前地充满荣誉感和表现欲,也不必杀鸡儆猴。因此狄青并未强迫所有将士前去观看,引以为戒,而单纯地召开一回喊话后,就放人各回各地,该加练的自己加练去。

校场人多,狄青只简单看了一会儿,便先回营房里,掏出昨夜没来得及背第四次就歇下的那本军略,认真读了起来。

不一会儿,同样没去热闹,也不习惯在人太多的校场里练武的杨文广也回来了。

他沐浴完后,换了身干净衣裳,才翻身上塌,只看了专心致志地做注解的狄青一眼,未张口打招呼,而是安安静静地也读起了不久前从陆节度宅中借来的新书。

二人各据一边,安静而互不打扰,很是和谐。

只是这样的和谐没能持续多久,就被看够了热闹,心满意足地溜达回来的高继宣给打破了。

高继宣人未至声先至:“啧啧啧,打得可真是惨啊!”

他一脸难掩的幸灾乐祸,结果刚一窜进门,就被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大声谴责道:“你俩分明都在,怎连一句话都不说?唬我一跳,我还当没人回来呢!”

狄青抬眼,无语地睨他一下,未开口搭理他。

然而高继宣脸皮奇厚无比,哪里会被狄青的这点小眼神吓跑?

他当场笑嘻嘻地走了过来,不顾狄青嫌弃的目光凑近来,读了几行狄青所读的书后,就被枯燥的内容所击退了,意兴阑珊道:“我还当狄兄读的是什么秦楼趣本,原来还是这些。”

狄青淡淡道:“你难道还不记得军规?若是读那些,你也是得挨板子的。”

高继宣正撩着板着脸驱赶他的杨文广,闻言不以为然道:“挨几下板子算什么?我可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倘若一昧憋下去,哪天憋坏了,可就不是挨几下板子能弥补的可怖损失了。”

狄青嘴角微抽,似是被自称‘血气方刚’的高继宣的厚脸皮所恶心到,一时无话。

高继宣却不放过他,灿烂笑着又凑过来,笑嘻嘻道:“难道狄兄是害臊了?平日见你清心寡欲,横眉冷目,除了去节度宅中,几乎从不在外留宿,过得实在无趣,只怕是憋得很厉害吧!”

狄青轻嗤一声,蔑视了他的瞎话。

高继宣又绕着狄青打起了圈圈:“不过狄兄眼光高,庸脂俗粉入不得眼,也不奇怪——毕竟陆节度生得实在太俊,与那样的神仙人物朝夕相处,再看别人,眼神想不变刁都难。”

狄青微微蹙眉,警告地瞥了高继宣一眼,正要开口,忽想起什么,登时愣住了。

他突然后知后觉地察觉出,自己身体那些令人烦心焦躁、措手不及的小变化出现的时机,好像……永远都同公祖有关。

狄青的耳根唰地变得血红。

这一一直被他有意无意忽略过去的疑问,此时无比清晰地摆在眼前,就成了一道石破天惊的霹雳。

——难道他一直暗藏着那般大逆不道的想法,真如高继宣胡说八道的那般,把神仙一样的公祖当成了……可以那样的人来幻想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