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发布时间: 2020-07-08 12:31:36
A+ A- 关灯 听书

对于滕宗谅心里的纠结,王钦若自是不得而知。

他慌慌张张地骑上马,还未至城门,就猛然想起了什么,赶紧调转马身,临时在集市摊贩处象征性地买了点据称是‘来自海外’的香料。

既是突查,那为免打草惊蛇,他显然不愿太早在秦州官吏前暴露身份,遂起了伪装商贩的主意。

等他匆匆忙忙地带上一包袱香料,一路拼命催马,许久后终于缀上队列尾巴后,才真正松了口气。

倒不是担心跟丢,而是入场过晚的话,难免引起过多瞩目,说不准就令人起疑心了。

看到身后忽然多了这么一张生面孔,原本落在最后的那俩商贩对视一眼,和善地冲他搭话:“这位老丈,都到这来了,就不必慌慌张张了吧。”

王钦若扫了他们悬在马腹两侧、很是鼓鼓囊囊的布袋一眼,即刻明白,自己只草草购置这少许装样子的货,显得很是格格不入。

他长叹一声,埋怨道:“怪只怪我贪睡,起得晚了一些,等知道时辰后,几惊得魂飞魄散,备好的货都未来得及多取,只带了这么些许,能回本就不错了!”

“竟是如此,”两人闻言,即打消了心里的些许怀疑,投向他的目光,也转为饱含同情了:“闻那气息,我猜老丈你放包袱里的货,多半是香料罢?”

王钦若微怔,对方已凭丰富经验沽出价格,摇头道:“香气烈俗,连中品都称不上,应是下品,老丈啊,你这批货可没进好啊。”

王钦若面色故作颓丧,重重叹道:“哎!真得白跑一趟,怕是还要倒贴些银钱出去了!”

评估他货价那人不免有些讪讪,安慰道:“那应不至于吧。”

“香料还好,再次都有人买账,倒不必过于担心了。”另一人不以为然道:“过去不曾见过老丈,你怕是头一次来吧?你怕是有所不知,因有陆秦州在,这秦州的榷场,可与别处不同。”

——来了。

王钦若心中暗道句好,面上装出兴趣颇浓的模样:“哦?这话从何说起?”

“市他州榷场时,最能卖出高价的货物,无疑为瓷器茶叶。但因陆秦州去岁建了官窑,又专程去临近州县聘请了经验丰富的匠人,今年年初开窑烧制的头一批瓷碗,皆因物美价廉,在那月榷场上就已被哄抢一空,更何况是越烧越好的现在了!有秦州官窑的瓷在,辽夏商人又如何肯看我等的呢?”

见王钦若听得认真,此人更是说得津津有味:“至于茶叶,就更不必提了,你总不可能不知晓滕通判领头,让流民开垦的那些茶田罢?因……”

等王钦若反应过来,他已足足听够了此人的滔滔不绝。

尤其在这近半柱香的功夫里,其对陆辞的吹捧,简直到了要誉之为‘无所不能’的疯魔地步。

这也是个脑子不好使的。

王钦若暗骂:分明是官与民争利,坏了行商主要兜售的货物,怎还一副嬉皮笑脸的轻松模样,不见丝毫怨恨之情?

不过关于官窑之事,倒颇值得探究。

王钦若并不相信,陆辞会愚蠢到在售卖货物的账簿上留下把柄,但那笔本金,来迹就极为可疑了。

建立官窑,聘请工匠,无一不需耗费为数不少的财资,而凭陆辞俸禄,哪怕于为官这六年多来不吃不喝,也不见得能补得起这窟窿。

——这么一来,就八成是来自公用钱中了。

自认极有可能抓住陆辞一点狐狸尾巴的王钦若,为此心情稍好,甚至连此人令他厌烦的喋喋不休也可继续忍得了。

不过他也未再忍上多久,很快就看到了负责榷场审查的兵士,正严肃地板着脸,仔细对独个行走的商旅进行查验。

王钦若脸色煞白。

是了,他怎疏忽了?就因陆辞口中‘近来多股势力蠢蠢欲动,对秦州颇为觊觎,不得不加强防范’一说,让入城的百姓要被逐个细查过才可放入,又怎么可能对立场更为微妙的榷场存在疏漏!

依本朝榷场局所设条例,寻常行商需每十人结一保,经查实无误后,才可放入场中。

他既无保,也未带任何商贾应持的凭证,单凭这一包做样子的香料,那些个凶神恶煞的赤足莽夫,又怎么可能放他进去!

眼看着那几名兵士越发靠近,王钦若不禁打了个寒颤。

他难以抑制地忆起了,在秦州城门下发生的那场令自己痛苦不堪的牢狱之灾……实在是,再不愿冒这个大险了。

于是,当负责看守榷场的那几名兵士查到落在最后的王钦若时,他纵满心不情不愿,仍是将真实姓名与身份告予了他们。

当验看过他随身所带的路验后,几人面上不约而同地浮现出愕然来。

紧接着,就是整齐有序地后退一步,朝他行了一礼,又郑重其事地致了歉。

为首那人满面不解,目光炯炯地询问道:“王尚书怎会孤身来此?”

王钦若轻描淡写道:“不过是见商队热闹,闻有开设榷场,遂临时起意前来凑上一凑,无他事耳。”

既然身份已然败露,他也没有逗留此地的意义了,便坦然将香料赠予惊讶回望的那两位小商贩,施施然地在这几名军汉的引领下,往刚稽查完货物的专官走去。

见一气度不俗的老汉大大方方走来,负责监看此次榷场的王韶先是面露茫然,随后一被告知王钦若身份,就毫不犹豫地从座椅上起身,客客气气地迎了上去:“王尚书有意莅临,怎无不遣人提前告知一声……”

“不必多礼。”王钦若呵呵一笑,并未正眼看他,只从容地在其让出的座椅上落了座:“我身负皇令,岂能在馆驿虚度时日?只是方才偶闻榷场召开,才顺道前来一观罢了,想必陆秦州再有官威,也号令不了我罢!”

“尚书说笑了。”

王韶宛若未曾听出王钦若话里的明嘲暗讽,仅轻轻颔首后,就在一旁的木椅上坐下了。

随着榷场中商旅越聚越多,叫卖的喊声也越发震耳欲聋,王钦若仍是一派云淡风轻,手里翻着本次登记在册的货物清单,不时抬眼看向场中。

他有所不知的是,自己这副悠泰模样,不仅招来了不知情况的商贩们的偷看,也引来了一道不怀好意的目光。

领一百壮士伪装成一支大商队,实际上马车上暗藏兵器的李元昊,自然一眼就看到了大宋那边最为显眼的王钦若。

他眯着眼,盯着人仔仔细细地看了会,又在对方察觉到目光之前,飞速移开。

面对随侍的亲信,他毫不客气地如此评价:“传闻中的陆姓小子,可是位丰神俊朗、器宇轩昂的郎君,怎任我怎么看,都是位半截身子入土的糟老头子了?”

瞧着都快赶上他爹的岁数了。

哪怕宋人惯夸大其实,美化那些弱不禁风的士大夫,这未免也过于离谱了吧!

有幸见过陆辞一面的那位下属,见李元昊生出这极大误会,赶紧解释:“您误会了,那人并非陆辞。”

那还差不多。

尽管最理想的局面,是掳走近些年来行事最为嚣张惹眼的陆辞,既给这仇家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也好给大宋新帝一个下马威,但既然陆辞人碰巧未来,李元昊也就不再惦记这遗憾,径直观察起这老汉来。

从王钦若对旁人生疏冷淡、难掩傲气的神态,以及周边人对其小心翼翼的态度上,李元昊很快咬定:“若我所料不差,这多半是个宋廷大官。你们对他的身份,可有任何头绪?”

从汴京远道而来的户部尚书被兵士捉拿下狱的丑闻虽未传开,但下榻于驿馆的消息,却并非是个秘密。

对怀有诡心的党项一方而言,在刺探情报时,自然不会漏过这个重要消息。

李元昊眼前一亮,轻笑道:“这么听来,那老汉八成便是户部尚书了!”

捉不到最招人恨的陆辞,却逮着一条更大的鱼,要挟起宋廷时,岂不更有份量!

李元昊当即决定,机不容迟,当机立断道:“一会儿我信号一发,即刻动手。”

虽说事前同张元、吴昊二人商议好了计划,但具体如何,还是视当天情形而定的。

南人此番派驻的兵士颇多,要想大肆屠戮,即便外头尚有九百力士埋伏,亦要费上好一番功夫。

南边朝廷的大官,可是一个赛一个的贪生怕死,若是在拼死缠斗的时刻,叫那条大鱼在护送下趁乱溜掉了,那岂不得不偿失?

李元昊迅速更定计划。

先由部下在榷场多处纵火,制造骚乱,引走宋兵后,他再领十名精锐发起突袭,将那户部尚书掳走。

至于剩下的残局,是屠戮还是且战且退,就由他们自个儿看情况做定夺。

王钦若浑然不知,自己才出牢狱,就又被一头豺狼给盯上了。

他仍百无聊赖地翻看着账簿。

果然,陆辞颇为狡诈,在这显眼的上头,并未留下什么明显差错来。

不过,他也不指望靠可被随意篡改的账簿,就能对付得了有所防范的陆辞。

王钦若陷入沉吟还未有多久,耳畔便传来阵阵骚动,他不悦地抬起头来,询道:“何事喧哗?”

王韶不急不缓地起身,解释道:“有人报,榷场中忽起多处小火势,已派人前去督看了。”

然而即便如此,围在自己身边,好似对他虎视眈眈的这些人高马大的兵士,却并未少上一个。

王钦若不免生出几分被监视的不快,微微蹙眉道:“还不多派几人去,尽快将事处理了?我身边无需围着那么多人,也都去吧。”

王韶拧眉,劝阻道:“王尚书,此地人多眼杂,恐怕不妥。”

王钦若淡然道:“榷场中监管严密,何来险情?倒是火源若不尽快处理了,将在辽夏人前有损宋颜。”

见他如此坚持,王韶也无可奈何,只有随他之意,将四周卫士尽数撤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