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第二百三十八章

发布时间: 2020-07-08 12:31:20
A+ A- 关灯 听书

()包拯被陆辞三言两语打发走后,行在路上,神色淡然,心里却还在认真琢磨这桩巧遇。

不好在恩公不愿承他回报,也未说出宅邸所在,好容他登门拜访;

好则好在恩公为此地知州,需在衙署办公,正所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苗。

日后更是他的顶头上司,如有要紧公务需当面汇报的话,亦是避不开的。

……若是政绩亮眼的话,没准还能被多召来州治几次。

思及此处,包拯不禁有些跃跃欲试。

而回归眼前,先前那去香水堂的打算,自是变了。

既然方才碰上了恩公的面,足证其正值休沐。

即使前去衙署,也注定见不着人,办不成事。

索性先回到客栈,不慌不忙地做个休整,明日再以不失礼于人的清爽面目,正式见过恩公。

包拯如此计划着,就近择了一间客栈。

问过掌柜后,得知旅客众多,以至于仅剩一间上房,他不得不忍痛要下。

等洗浴过后,一身清爽,他赶忙要了一壶茶,旋即将未读完的那本书从包袱里取出来,放在桌上摊开。

然而盯着看了半天,却始终半行字都看不进去,心思全飞回今日刚见过的恩公身上去了。

等心绪由激荡渐渐转为平静后,包拯不由得想起那位行踪古怪的王尚书,这一路上所表现出的那份对陆秦州再明显不过的敌意。

可想而知的是,即使百姓安居乐业,秦州愈发富强的事实摆在眼前,对方也是不愿相信的,而是要铁了心对恩公不利……

包拯陷入了沉思。

而遭他无意地扰了生辰筵席的狄青,此时与陆辞并着肩,亲亲密密地坐在靠窗的一张矮桌旁。

他面上好似一派镇定,胸腔内却已乱如擂鼓。

夜还未深,但方才因天公不作美,忽地下起了大雨,原定的外出逛集市的计划,也就不得不遗憾地打消了。

陆辞起初还不死心,拉着狄青在窗边坐了会儿,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盼着它停。

然而半个时辰过去,雨势不减反增,大街上奔跑着匆忙收摊回家避雨的小经济。

看来,哪怕撑着伞外出,也没什么好逛的了。

“可惜了,”陆辞叹了口气:“明明是你生辰,却没能给你去成衣铺子里陪你挑上几身合适的衣裳,只能留在这枯坐。”

说着,他下意识地微微侧过头来,看向狄青。

令他意外的是,非但不见狄青面上有一丝一毫的失望,反倒嘴角那抹上扬的小小弧度,似是……窃喜?

因那抹浅浅的弧度转瞬即逝,陆辞眨了眨眼,当是自己眼花了。

只是许久没得到狄青的答复,他才挑了挑眉,凑过去小声唤道:“青弟?”

耳廓被那温热的气息一烫,狄青一个激灵,彻底从那些个不受他控制的心猿意马里回神:“公祖!”

陆辞打趣道:“我还当是你年纪虽小,却难得地沉得下心,陪得住我干坐。却不料你那神魂,早不知跑到哪家小娘子身上去了,根本就不在这呢。”

他本意只是开开狄青玩笑,不料狄青脸色骤变,斩钉截铁道:“绝无此事!”

他反应这般激烈,不免让陆辞一愣。

狄青见自己急于否认,反将公祖给惊到后,顿时更着急了。

他有些语无伦次道:“对不住,公祖,真对不住,只是我方才的确不曾——”

陆辞先一步回过神来,却是主动道歉了:“这如何能算你的过错?我不知你不喜我说那些玩笑,才轻佻了些,日后定然不会了。”

是他疏忽了:在狄青这一岁数的少年郎,往往处于两个极端。要么初初开窍、懂得少年慕艾了;要么还单纯得很,脸皮薄得开不起那些玩笑的。

狄青自离乡追随他后,除却从前在书院念书,或是受柳朱二人教导,以及如今在兵营随其他兵士一同训练外,基本都不离他左右,自然还单纯得很。

听出陆辞确无恼意,狄青是既感到松了口气,又感到无比的愧疚。

明明是他怀着见不得人的心思,却得了公祖这般体谅,实在是太不应当了。

不等他再开口,陆辞已笑着发问:“只是我要没记错的话,在对吐蕃大胜那回,你不是随飞鹰营的几位将士一同去花街柳巷做庆功,好歹也涨了回见识么?怎两年过去,当时还坦坦荡荡,现在反倒如此羞涩了?”

狄青:“……那回只是坐了一坐,就回来了。”

陆辞莞尔,在狄青紧实的肩脊处拍了拍,揶揄道:“看来我家狄郎虽生得人高马大,却还不解风情得很呢!”

解风情作甚?

嗅着那点从衣袍上传来的熟悉熏香,狄青近乎屏息地望着这张近在咫尺、只稍微往前倾上些许,就能碰上的似的……漂亮得令他头晕目眩的带笑面庞。

听了陆辞的话,他模模糊糊地想,比起解那劳什子风情,他更想解开一点眼前人的衣——

在这一能让清醒时的狄青面红耳赤的妄念继续往下蔓延时,下仆恰好敲响房门,小声道:“郎主,香汤已备好了。”

“好。”

陆辞不假思索地应道,起身就要离开。

看狄青还一脸恍惚,不知又梦游到哪儿去的模样,他无奈一笑:“青弟,你也趁汤还热,快去洗浴吧?”

“哦,哦哦!”

狄青面颊倏地绯红,一时间不敢看向公祖笑盈盈的脸,只低下头来,胡乱着了履,就匆匆忙忙地跟着去了。

让狄青略感深深遗憾、又感到几分安心的是,盛着香汤的两只大木盆,由两面屏风隔了开来。

还不是寻常的纸质屏风,在烛光晕染下,也透不过半点影子来。

狄青在屏退下仆后,就以迅雷不知掩耳之势脱光了身上的衣服,又飞快地窜入了热汤中。

真要命,怎么就这么不听使唤,总在不该起反应的时候起反应!

在洗浴时,他面无表情地在心里背诵着《春秋》,才让耳朵屏蔽了隔间细微的水声,又充分利用这一阵子,拼命让身下的躁动平静下来。

待陆辞悠悠然地换好寝服,先一步离了这间房后不久,狄青虽浑身泡得跟煮熟的虾子一般红,到底是恢复常态,能不遮不掩地走了。

当狄青来到陆辞先回到的寝房时,就见床铺已让下仆添了一张,又铺上了厚厚棉垫,既柔软又温暖。

床头坐着的,是穿着身雪白寝服,淡淡烛辉下,更衬得露出的些许肌肤如玉石般皎净的美人不似真人。

陆辞捧着一本薄薄的吐蕃话本,津津有味地读着,以此打发时间。

他虽察觉了狄青投来的目光,但并未多想,而是在读完这页的最后那段后,才不急不慢地放下了书,笑道:“你这就来了?我还当你嫌自己五成熟不够,要煮个八成熟才好呢。”

狄青有些狼狈地笑了笑,反应却半点不慢,三步并作两步地飞快走到床边,又在陆辞惊奇的注视下火速扯过被子,侧身躺下。

陆辞挑眉:“你在那两位小友来时,可是精力旺盛得,整宿都拖着客人练武去了。眼下你生辰,我还想好好同你说会儿话,你怎累得这么快?”

狄青心里正充满了许会被发现身上异动的恐慌,闻言一咯噔,面上还强作冷静,含含糊糊地说着,好似真累惨了:“为伏击……近来是操练得厉害了些。”

“我们已有定计,你不必操之过急,反而不美。”因狄青几乎从不撒谎的良好记录,陆辞对这话信了九分,便不再逗他,而是如其愿地将灯给熄了,笑着也躺了下来:“你别忘了,那最关键的人物,可还没到呢。”

秦州同汴京之间,虽是山高路远,但水路便利,要按正常情况,绝不至于大半个月功夫过去,人却还不见踪影。

从王钦若那明摆着的抵触态度上,陆辞已基本想好,要怎么将多少猜出前方有诈的这人,给‘骗’进圈套里去了。

他却不知,单是自己紧挨着狄青躺下这一点,就让这位初初开窍的小郎君慌上加慌了。

如若身体状况一切正常,狄青对这盼了一年才又来到,可名正言顺地同公祖同眠的最美好的日子,定要恨不得将一盏茶的功夫掰成俩盏茶的时间花,绝对不肯荒废掉片刻的。

谁料今日出师不利,先是午膳被人扰了,夜里自己身体又不争气,起些令人难以启齿的反应……

狄青心中满溢着无奈和懊恼,却无计可施。

更让他绝望的是,在他强迫下//身再次平静下来之前,耳畔已有好一阵子没传来公祖说话的声音,定是已经睡着了。

唉!

狄青望着雪白的房顶,郁闷至极。

不过,他也没郁闷上多久,很快就从中得到新的乐趣了。

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乌云散去,月亮重新高悬空中,而大敞的窗上,只糊了一层薄薄的防蚊虫的窗纸。

皎洁的月辉透过这曾薄薄的阻碍撒入,温柔地落在神色安宁的如玉面庞上。

在狄青眼中,此时的公祖,就如浑身散发着柔软光晕的仙人一般,直让他胸腔中充满了难以言喻的情愫。

过了许久,狄青谨慎地判断陆辞已然熟睡后,才壮着胆子,装作正常翻身,轻轻地挪近了一点。

刚挪了半寸,手指尖已经快要碰到了,狄青瞬间不敢再动,而是僵在原地,紧紧地盯着陆辞的侧脸,看是否有醒来的征兆。

万幸,公祖还睡着。

狄青略安心后,就再次鼓起勇气,把那本就极短的距离,一点一点地继续缩短……

等到指尖能轻轻触碰到陆辞的指尖后,他赶忙停下,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

就像孩提时,得到第一块精致漂亮的糕点时,一直揣在怀里舍不得吃,还将纸包放到了床上,在那只消轻轻一动,就能触碰到的距离。

装睡且等了半天的陆辞:“……”

还以为狄青是要仗着自己寿星身份,要趁他睡觉时,拿笔墨在他脸上胡涂乱抹,正准备装睡到人快得逞时,才猛蹿起来给人一顿好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