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发布时间: 2020-07-08 12:30:17
A+ A- 关灯 听书

认定了这是一场荒诞梦境后,赵祯不免感到意兴阑珊,未继续听下去,而是在群臣不解的注释中,神色淡淡地转身离去了。

他这一举动,不仅叫原本满是喜色的秦州军士疑惑莫名,也让上一刻还沉浸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离奇大胜的大臣们清醒过来,探究地看向太子的背影。

着实叫人捉摸不透。

殿下对有半师情分的陆辞,一直不都仰仗信重得很,甚至还不惜顶撞官家的么?

怎听闻这等喜讯后,却一反常态,冷淡起来?

赵祯浑然不知,自己的举动已在议事堂中掀起暗潮阵阵。

他一边心不在焉地往回走,一边纳闷这回的梦境怎不仅漫长,还逼真得不像话。

这么说来,他也不是没梦到过秦州来报,皆道援军到得及时,险险守住了秦州。

像这次这般离谱的,倒还真是头一回。

赵祯微微蹙眉,环视四周一阵。

花草精致,假山嶙峋。

……平日,不都在他意识到那是梦境的下一瞬,便将变得支离破碎,让自己幡然惊醒么?

赵祯刚隐隐约约地察觉到不对头处,下一刻就因履底陷入地砖上一处不起眼的凹陷,身形猛然往边上一歪。

“殿下!”

纵使紧随他后的内侍们眼疾手快,惊呼着将人给扶住了,不至于栽倒在地,也还是把脚踝处轻微地扭了一下。

只不过,正是这丝让他当场倒抽一口凉气的锐痛,瞬间使他清醒了。

在内侍和宫婢们的紧张告罪、小心查看下,愣在原地的赵祯,却是浑身石化,僵如泥塑。

半晌,他缓缓地、缓缓地扭过头来,重新望向议事堂的方向。

慢着。

……这岂不代表方才的那一幕,压根儿就不是梦?

电光火石间,此念甫一闪现,就深深扎根下来,再也挥不开了。

一抹狂乱的喜意,在赵祯起初茫然的面上骤然迸现。

他想也不想地拨开围在身边、正俯身查看那早已被自己忘至九霄云外的脚脖子的宫人们,径直朝才离开不远的议事堂再次狂奔而去。

于是,在太子以言行举止亲自进行了‘澄清’后,‘陆辞彻底失去殿下信重’的屁话还来不及流传开来,就已再无人肯买账了。

——若是不在意的话,一向尊规守矩、从不失礼的太子殿下,又岂会在众目睽睽下,一会儿跑得满头大汗,一会儿跑得鞋履都飞了一只还毫无察觉?

之后还亲自扶起那名的秦州骑兵,一句句细细问询,唯恐遗漏半分细节。

被李超派来给朝廷报信的,是在这次战役中,被他留下压阵的几名飞鹰营中精锐。

平日忠诚可信,实力虽不似狄青那般惊艳非常,却也稳打稳扎,十分可靠,才被选来委以重任。

毕竟能在殿下跟前稍露个脸,说不准会有益于日后前程。

现得太子这般亲切对待,这几名飞鹰营精兵都快惊傻了,好半天才缓过些许,磕磕绊绊地回着对方那宛若没完没了的追问。

赵祯心中充斥着多少喜,就有多少惊。

这才过去了几日?

那可是整整三万敌军——因对秦州势在必得,李立遵此回决意立威,军中并无滥竽充数,实打实的三万精锐骑兵!

赵祯激动地狠狠拍了拍案桌。

痛快,太痛快了!

小夫子怎地那般厉害!

他稍缓过神后,自是恨不得将一切细节都从对方口中掏出,奈何问来问去,却未能遂愿。

世间会讲故事的人不少,但寻常小事也能聊得绘声绘色、妙趣横生、引人入胜的,却是凤毛麟角了。

偏偏他这几年来,已被‘凤毛麟角’的小夫子给惯坏了去,这时听着识字不多、所知寥寥、又心绪紧张的兵士干巴巴地进行着讲述,不时还语句颠倒,不免着急地拧了拧眉。

饶是他最后耐着性子听对方讲完了,仍旧一脸意犹未尽,脑海中也始终盘旋着许多问题。

——弓和弩都是怎么改良的,竟能发挥这等奇效?

——那多出的万余箭枝究竟从何而来?

可想而知的是,那么多额外制造的箭矢,所耗钱财怕是不少,而秦州分明穷得叮当响,又怎经得起这样花费?

怕是小夫子自掏腰包,督人赶制的。

——而那一箭取得敌军项上首,惊才绝艳的射手狄青,究竟是同名同姓,还就是与小夫子同住的义弟?

——那么漂亮的箭法,又是怎么练成的?

哪怕犹如被百爪挠心,赵祯面上却未表现出来,含笑地对其进行了简单赏赐、又令其先作歇息后,便召请寇准等人回了东宫,好商榷此事了。

听到陆辞凭六千守兵,大败有备而来发动突袭的三万吐蕃精骑的喜讯后,让赵祯暗觉安慰的是,连寇准也被震惊得恍惚了片刻,旋即脱口而出道:“摅羽是如何办到的?”

比起太子单纯以为自己在做梦不同的是,浮现在寇准脑海中的头个念头,却是此事属假。

怕是怀歹心人要坑害陆辞,甚至觊觎大宋,而刻意布下的圈套。

莫不是吐蕃胆大包天,刻意伪造信件、再驱使已降的秦州兵,特意散播秦州大捷的喜讯来,好让朝廷信以为真后,不再向实已告急或沦陷的秦州进行增援。

若秦州当真已然失陷,庙堂却都信了这无论如何都不合常理的瞎话,而任由其余敌军长驱而入,直入中原腹地,后果可谓不堪设想。

“你可亲自一读。”

浑然不知一脸冷肃正经的寇准内心疯转的念头,赵祯笑得牙不见眼,亲手将那封由陆辞亲手写下、仅为第一时间传递喜讯用的军报小心展开,放至寇准跟前。

寇准拿起来,仔仔细细地读了几遍后,不得不承认,这的的确确就是陆辞的字迹。

他读过许多陆辞上递的文疏,对其的笔迹,当然是认得的。

但也存在着陆辞受俘,被敌军胁迫写下的可能。

寇准始终不愿彻底放下疑心,但看赵祯一身喜气洋洋,便知此时此刻不好扫了对方的兴。

他暗下决心,一会儿要利用枢密副使的职权,对那几名所谓的秦州兵进行问询后,只顺着赵祯的话又随意附和了几句,就急匆匆地离去了。

——只是寇准的这番阴谋论,随着几日后那份陆辞整理、编写完、经快马加急送来的厚厚上疏的到来,也不攻自破了。

丁谓面上不动声色,嘴中却急得生了个燎泡。

——这姓陆的小儿,运气怎这般好!

当汴京为这场来得突然、去得同样突然,只留下一场酣畅淋漓的漂亮大胜的仗而热闹庆祝时,几年前就瞄上这位三元风光才过去不久、就又名声大振的太子身前大红人的达官富户们,也忍不住再次起了招婿的心思。

这些年来之所以偃旗息鼓,不仅是因为竞争过于激烈,且之前的穷追猛打毫无成效,而自家小娘子却拖不起的缘故。

更是因陆辞屡受擢升,身价今非昔比,以至于他们所开出的、那些个对寒门登第的新科士人而言极其优厚的条件,都显得无比寒酸,根本看不得了。

也不是没有不惜下大手笔,都要与这位注定前途无限的郎君攀上姻亲的达官显贵,然而陆辞近些年来虽是春风得意,却没少被派去外地任职,真正留在京中的时日,并不算多。

之前又出了陛下厌弃陆辞,将其谪至偏远秦州的怪事,让一干有心人也只敢观望,不敢再召这看似要一落千丈的女婿了。

谁知峰回路转,现又成了最喜陆辞的太子彻底掌权,而官家则重病缠身,无法理政?

即使没这次的天大功劳,论起起用陆辞一事,恐怕也只剩早晚的区别。

正因如此,陆辞虽人不在京中,却毫不妨碍他名声达至鼎沸,重新成为所有人心目中炙手可热的乘龙快婿。

就连按理说当是最热闹的殿试名次揭晓,新科状元宋庠领着一干新科进士打马游街的盛况,都不可能与他这次出的风头比肩了。

虽不至于被衬托得黯淡无光——仍是极受家中有待嫁女的人家青睐追捧的——但在只是凑热闹的寻常百姓眼中,三四年总有一回的进士游街,又哪儿比得上一场叫所有宋人都为之长脸的大胜有意思呢?

真说起来,陆辞当年还是三元及第,模样也比这回的要生得俊多了。

对此心中最感不平的,自然是十年寒窗苦读,一朝进士及第,却被夺去大半风头的这班进士了。

状元宋庠向来温和内敛,对此虽微感失落,但更多的还是释然。

他本就清楚,自己论才学,其实是逊色于弟弟宋祁的,更多是占了‘长幼有序’的便宜而已。得这状元之位,他虽抑制不住的欢喜,却也掺和着复杂的心虚。

现不似想象中的引人注目,反倒让他在想明白后,好受一些了。

况且秦州大胜,以雷霆之势,仅用数日就彻底击溃来犯的吐蕃兵,使大宋军威远扬,乃是国家的幸事。

与这相比,不过是锦上添花的游街,又有什么值得骄傲、令人要紧的呢?

而一直强抑住内心失落和忿忿,还得在兄长勉强故作无事的宋祁,更是对此乐见,渐渐放松下来。

除此之外,还有险险挂在三甲最末,却挂在队伍最后的一个清秀文士,是毫不在意所谓‘面子’的奇葩。

——对从未骑过马的包拯而言,单是要在这匹临时租赁来的、不听话的劣马的背上维持背脊挺直的姿势,不狼狈掉下来,就已让他万般紧张。

路才走了一半,他却是身心俱疲,无暇旁顾,巴不得早点结束,哪儿会管百姓是否盯着他看?

见连身为状元的宋庠都‘装’出一副风度翩翩,浑不在意的潇洒模样,其他进士纵心里因这落差而酸溜溜的,也不好表现出什么来。

只是这么一来,也没人乐意在游街这一环节做任何拖延了,而是没滋没味地顺序走完了事。

神不知鬼不觉地就在汴京拉了一波新科进士的仇恨的陆辞,此时却正忙着与滕宗谅巡视新修的堡寨。

——眼下虽已无敌军可揍,但援军既已来了,陆辞也不可能直接打发人回去。

横竖要增加开支来暂时养着这群援军,在朝廷下达新的指示前,陆辞秉着‘这钱不能白花’的念头,直接来了个人尽其用。

秦州不是急缺修建堡寨的人手么?

安置流民,增加人口的工作虽也在进行,但到底不比现成的厢军来得好用。

一是身强体壮,二是主动上门,三是临时领兵的,正是离任前还欠下他一个小人情的曹玮将军……

若不趁朝廷反应过来,把人重新调走前,让这些厢军稍微发挥一下作用,那就实在对不起这份辛苦驰援来的好意了。

作者有话要说:宋氏兄弟的小渊源之前提过,这里不再重复啦。

他俩以后还会有戏份=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