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发布时间: 2020-07-08 12:29:55
A+ A- 关灯 听书

经陆辞心血来潮的这么一折腾,亲眼看着又一大波精锐骑兵惨死在箭雨之下的李立遵,饶是在过去经过不少大风大浪,未被当场气得吐血,仍是心悸气短了好一会儿。

待他抚着胸口,在亲兵的搀扶下缓过这口气,就毫不犹豫地下令撤兵。

——毕竟,他已为错估城中虚实,付出过极其惨烈的代价了。

李立遵这一声令下,被刚才那一幕震得肝胆俱寒、只因不敢抗令才不住前冲的吐蕃骑兵们,也打心底地松了口气。

显然,他们谁也不愿拿自己的性命,去赌宋军那没完没了的箭究竟何时用完。

得了号令后,他们想也不想地撇下一地痛苦哀嚎着,半死不活的伤兵,只勉强维持着前后秩序,就似潮水般往后营急速退去。

见到他们毫不恋战、爽快撤退的姿态,正杀得兴起的城墙守兵皆忍不住发出一声遗憾的叹息。

居高临下,撒箭如雨,竟是这般痛快!

往日嚣张跋扈、无往不利的吐蕃兵,总算有了被当落水狗般迎头痛击、不得不灰溜溜地撤退的一日!

狄青眉头微蹙,轻抿着唇,并未参与到周边人热闹的讨论中。

敌兵退走飞快,很快就离开了守兵的弓箭射程,却还在他的射程之内。

狄青自然不会放过这大好时机,一声不吭地拉弓搭弦,不住以箭枝‘欢送’。

直到吐蕃兵彻底退出他箭矢所能企及的范围了,他才恋恋不舍地收了手。

随着身体里那根一直紧绷、却也支撑着他不住作战的弦被猛然松开,他方意识到自己已经精疲力竭,居然连站立的气力都所剩无几了。

他也不挑剔,径直往边上一靠,就要就近歇在城墙的厚砖上。

——却落在了一个沁着淡淡熏香的温暖怀抱中。

狄青双目瞪大,悚然而惊,整个人简直跟着了火似地弹跳起来:“公、公祖!”

顺势让他靠住的那怀抱主人,可不正是他心心念念多时的陆公祖!

陆辞见他这般反应,不由揶揄道:“仅凭手中弓箭,连索近百敌首,艳惊四座的狄飞鹰,未被初涉沙场的鲜血淋漓吓到,怎却被我给惊了一跳?”

狄青却破天荒地没被他的话逗得脸红,而是下意识地将他腰身环住,往后边匆匆一带,又警惕地四下梭巡一圈,直到确定到安全地方了,才舒出口气来。

他虽亲眼看着吐蕃兵撤走了,但谁又能保证,敌军没有射箭好手,一直埋伏着等陆辞出来?

陆辞冷不防被环住腰身,当场有些意外,但看清狄青如此审慎后,就不禁失笑了。

他领会到狄青用意,并未当这是紧张过度、大惊小怪,而是温和致谢:“是我大意了,幸有狄弟小心慎重。”

狄青用力地点了点头,这才松开环在他腰间的手,一脸严肃道:“公祖安危至关紧要,万万不得掉以轻心。”

陆辞眨了眨眼,轻笑应道:“好。”

狄青说这话时,全凭本能,完全没注意到是否失礼冒犯。

等看到陆辞近乎乖巧地眨眼应诺后,他惊诧之余,脑子反而转为一片空白了。

等记忆恢复,他反应过来自己方才心急担忧之下,究竟做了什么,又说了什么失礼后,倏然抑制不住脸颊涨红。

对公祖说那些形同训斥的话,他怕不是狂妄得快上天了!

还擅自搂抱住了公祖的腰。

那腰……

那细腰……

狄青猛然意识到自己在回想刚刚手臂间的触感后,满脸倏然涨得红,手里紧攥的弓箭,也随着他的忙乱手脚而到处乱晃:“我,我刚刚那只是……”

陆辞笑吟吟地看着他,贴心地为他补上:“关心则乱。”

狄青疯狂点头,如鸡啄米。

陆辞见他这般慌张,顿时起了想逗他的心思,于是笑着加道:“也是发自真心,想训我挺久了吧?”

狄青听了这话,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头就已经又点了一下。

狄青:“……”

陆辞挑了挑眉:“果然如此,总算承认了。”

狄青急得不知说什么好,直到看着公祖面上那灿烂的笑意,才将满心慌乱,化作柔软的无奈:“……公祖!”

“不闹你了。”陆辞笑着握住他一手,亲自领着他往城墙下走,边走边道:“你当自己是铁打的人,都不知疲累?我看你的手都已经抖成这样了,可比你老实。”

陆辞虽站在高处,一直督看战局,但目光也没少落在狄青身上。

比起对那手让众人为之惊叹的高超箭法,他更关心的,却是狄青能否维持这厉害的准头,而是会否被流箭所伤,身体还吃不吃得消等问题。

吐蕃兵宣告撤退时,其他守兵们都已抑制不住地欢欣鼓舞了,唯有狄青还紧绷着一张脸,不到彻底射不到敌人了,根本没有休息的意思。

陆辞毫不犹豫地朝他走去,刚巧就接住了差点一头栽倒在冷硬墙砖上的人。

因握着狄青的手,他能更加清晰地感觉到手上筋脉的搏动、肌肉因过度疲劳而导致的发烫、以及不受控制的颤抖。

他难掩心疼,握着的力道立即放轻柔了几分:“赶紧回去泡泡热水,我再帮你按按。”

陆辞未发觉的是,话音刚落,一直心怀忐忑的狄青的眸光,一下就凝固了。

在一片虚无中,唯有公祖刚说的话语在不住回荡。

……按按?

狄青晕陶陶间,感觉发烫的不止是手心、指间,还有脸颊。

……还是公祖亲自帮他按按?

他脚底软绵绵的,脑子不受抑制地开始回想上一次仔细洗手,究竟是什么时候来着。

明明理智上想要推拒,但哪怕话已到了嘴边,他都舍不得说出来。

最后,狄青强压下不住骚动的良心,厚颜无耻地说服了自己。

横竖,他方才场上表现还可入目,那……即便受公祖的厚待为嘉奖,也、也不算过分吧。

狄青饱含心虚,小心瞟了陆辞含笑的漂亮侧脸一眼,心情一下又欢喜期待得飘了起来。

耳边回荡的是其他兵士对他方才表现的高声称赞,落在他肩头、后背上的善意拍击源源不断,似英雄般被簇拥着下来。

对于这些,狄青都不在乎。

他满脑子只想着这么一件事——不论上回仔细洗手是什么时候,等公祖给他按完,他起码在之后的一个月内都不想再洗了。

跟泡在蜜糖里,喜悦得不知今夕何夕的狄青相比,在草草建好的营寨中的李立遵,心情则是恶劣得无以复加。

“卑鄙无耻、奸猾狡诈的宋人!”

他一想到双方才打照面,甚至连城墙都还没真正靠近,就已因自己过于轻敌,而大有损伤的宝贵兵马,怒火就一阵一阵地不住上涌:“待城破之日,我定要亲手将他人头割下,城头挂上十天十夜!”

他原是想欺对面不过是个连沙场都未上过、纯粹是得罪了朝中权贵,而被放逐到这穷乡僻壤的文臣,才一上来就采取了攻猛之势。

却不料对方胆没被吓破,倒是自己这边的士气被捅了个窟窿,漏了大半。

原想着捏颗软柿子,谁能想到,他满怀雄心壮志而来,却是结结实实地踢在了一块铁板上?!

等温逋奇知晓了自己竟被个名不经传的文官打得丢盔卸甲,元气大伤,那何谈立威,分明是折兵又丢人来了!

李立遵怒火滔天地在帐中骂骂咧咧,亲兵也不敢靠近,只有埋头噤声,恐惧地等他发作完。

而愤怒得恨不得当场就将陆辞碎尸万段的李立遵没想到的是,宋军里也有个人,精准明确地盯上了他。

陆辞既承诺过要给狄青按手,果真就没有食言的意思。

在将从那酒楼里打包来的菜肴热好摆上之前,他先将狄青一身被汗水黏在身上的甲胄剥下,不顾对方有多害羞躲闪、面红耳赤,都亲自将他浑身上下检查了个遍。

确定没有伤口后,他也就安心了:“敌军再来时,也要这么小心,记得了么?”

狄青光着的身躯,此时就跟煮熟的虾子一样,浑身的感官都聚集到被那温温凉凉的触碰的一处背脊上了,不管陆辞此时说什么,他都只会无脑点头。

陆辞不知他已彻底跑了魂儿,当是听了进去,遂放心点头。

热汤很快备好,他看着狄青同手同脚地迈进木桶,泡住大半个身子后,就让他将双手伸出,浸在另备的药汤之中,轻柔地按了起来。

他也不是乱按。在现代时,他就有过因劳累过度,而手部肌肉损耗过大的病症,在理疗师那治疗了颇长一段时日后,他自然就跟着学会了一些简单手法。

他一边按,一边看向被蒸腾白雾所笼罩,一身通红的狄青,不时询道:“这力道可还合适?是否疼痛?”

然而狄青一昧点头,半张脸还始终埋在水下,叫他看不仔细,也分辨不出话的真假,唯有凭自己感觉继续按了。

不知按了多久,陆辞最后还是因李超前来通报,才不得不作了停止。

他笑着在狄青的手上捏了一捏:“你先休息,有事喊你。”

狄青含混不清地‘嗯’了一声。

陆辞转身向下仆吩咐道:“水太温了,添些热的来。”

下仆赶忙应是。

陆辞叮嘱狄青:“你既累了,就莫再热汤中泡太久,还是上床榻歇息合适。”

狄青胡乱点头。

陆辞再叮咛了下仆几句,才出了房门。

听得房门被合上发出的轻轻响动,狄青才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脸色微妙、羞耻、而古怪。

他不是不想起,而是身上不知怎的又……

暂不能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