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发布时间: 2020-07-08 12:29:28
A+ A- 关灯 听书

“……爹爹心意极其坚定,我实在说服他回心转意不成,唯有让小夫子受些委屈了。”

至于对自己这些天里如何费尽唇舌,同寇准李迪他们商议对策,哪怕让步也不住争取的努力,对陆辞仅怀满心愧疚的赵祯,则是只字不提。

辛苦奔劳这么些天,与姐姐相关的事办成了,却没能保下最大的功臣陆辞,他哪儿还好意思提这些徒劳的折腾,借此邀功似的,来减轻内心的歉疚呢?

他在干巴巴地阐述完最后结果后,就不自觉地垂下眼来,一时半会不敢看陆辞了。

然而他遮掩得虽快,陆辞却是为他讲学过那么长时日的人,又怎么可能瞧不出他负罪般的小心思。

“原来是秦州啊。”陆辞以轻松玩笑的口吻说道:“那我这些天来搜集岭南区域的风土人情的功夫,好像是不巧白费了。”

赵祯顺理成章地将陆辞半认真的话语,当做为安慰他说的胡乱话,当下心里更难受了:“小夫子,你且在秦州忍上一些时日。我将尽快,尽快……”

而这‘一些时日’究竟是多久,赵祯虽未点明白,两人却都是心知肚明的。

陆辞见赵祯误会了,便温声解释道:“殿下想岔了。我方才所言,句句出自真心,绝无半分勉强。现知秦州的,可是战功赫赫、为人爽直,亦是我神往已久的曹安抚使,此回接替他的职务,我是战战兢兢,唯恐自身不足,替不来曹安抚使,又如何会因担此职务而委屈呢?”

赵祯一怔,不禁反询道:“曹安抚使?莫不是小夫子你曾屡次提到的那位骁勇善战、屡建战功的曹将军?”

陆辞颔首,含笑道:“果然,殿下也还记得他。”

即使是从未踏出过皇城半步的赵祯,内心也藏着颗上阵杀敌、热血沸腾的男儿心的。尤其陆辞当初同他讲完课后,分享各地趣闻奇闻时,但凡涉及西北面敌国的,往往就少不了这位曹将军的登场亮相。

当初听得赵祯阵阵心驰神往,早想见到曹玮一面,好亲眼目睹这位英雄人物的风采了。

无奈大宋值当的将才少,老练沉稳、可独当一面的大将更是屈指可数,常有人蠢蠢欲动的边境,完全少不得他们坐镇。

哪怕是曹玮的娘亲于不久前病逝,他要停职丁母忧的请愿,都遭到了赵恒的夺情,不得不继续接受任职,镇守遥远的西北防线去。

好在这几年来,最需防范的李德明并无太多举动,表面上更是愿向朝廷屈膝,进行奉养,以至于曹玮思念身处汴京的家人的愁绪再次被勾了起来,屡发奏疏,哪怕调不回去,也想回一趟汴京省亲。

赵恒正思忖着将陆辞丢到哪处不碍他眼的地方处时,刚巧就再次看到了曹玮锲而不舍地请求回京的奏章,当下拍板,要将两人位置互调。

既如了这好似已派不上什么用场的老将的心愿,也能让不识好歹的陆辞滚到秦州去,老老实实守一块荒凉的破土。

赵祯还来不及终于要见到这位常出现在小夫子的一个个精彩故事中的传奇大将而感到激动,就重新燃起了忧心:“既然秦州局势莫测,若遇着凶险棘手、需人协助处,小夫子可得速速回报予我知晓,千万量力而行,莫要逞强。”

要不是秦州近些年来瞧着风平浪静,不似要再起战事的模样,赵祯几乎都要不敢放陆辞去了。

对于这项补偿,陆辞倒未辞谢,而是大大方方地点了点头,笑道:“臣先多谢殿下美意了。”

人在地方任职时,最看重的,自然是‘朝中有人好办事’这点了。

撇开他对秦州所知寥寥,的确需要帮手外,对于朝中局势,他也做不到彻底撒手不管。

不过可想而知的是,由于鞭长莫及,即使赵祯想让他出谋划策,等策略送达,只怕已然太晚,更多时候,就只是充当个心理安慰。

按理说,话说到这,该交代的也都交代完了,当放陆辞回家,准备收拾行囊,尽快出发,以免再次触怒官家才是。

但赵祯只要一想到,这次一别,也不知几时才轮得到自己做主,更不知何时能将小夫子召回京中,心里头就抑制不住地一阵阵悲从中来。

他垂着脑袋,眼眶热烫,一言不发地握着陆辞的手不肯放,半晌小声道:“……哪怕无事,也可常常写信来。”

横竖经过这回,他有多看重和信赖这位小夫子,都已完全叫爹爹知晓了。

两人的通信,也没必要再当做秘密保守,索性光明正大来。

——人都被赶到遥远荒凉的秦州去了,爹爹再不满,难道还能比这个更坏吗?

陆辞轻轻地叹了口气,忽地上前一步,对这位掏心掏肺地对自己、又一向最认真懂事的学生,径直展开一臂,用力地抱了一抱。

在云淡风轻地做了这个能叫旁人看到,定要大惊失色的逾礼举动后,陆辞很快将人松开,温和道:“殿下已经长大了。”

被突然抱住,又猝不及防地听了这话,赵祯一直强行憋着的眼泪,瞬间随着被击溃的心里防线,决堤般滚滚落下。

他从未像这时般清楚地意识到,在今天之后,他最信任,也是最为他着想的这位小师长,就要走了。

被爹爹狠心地赶到远方去,徒留他孤零零的一个。

陆辞莞尔一笑,并不替他擦拭,仅是在其微微发颤的手背上轻轻一拍。

“陛下保重,”他不急不缓地行了一礼,笑着说出最后一句:“后会有期。”

说完,陆辞再不看向泪流满面的赵祯,径直转身离开了。

等他回到家中,将这消息向焦急等待消息的两位友人宣告后,尽管对此有所准备的柳朱二人,亦是难以抑制地感到伤感。

尤其这回远调,还是出自官家之口,更让归期显得遥远漫长了。

柳七吧嗒吧嗒地掉了一会儿眼泪,就顶着红红的眼睛和鼻尖,一边清晰地哽咽着,一边嘟嘟囔囔地往陆辞已将提前准备好的行囊里不断塞自己的词集。

若非今日曝光,陆辞根本都不知道,柳七何时写了那么多关于他的诗词,甚至还偷偷摸摸拿去出版了的……

看在将要分别,向来情感细腻的柳七又如此伤心难过的份上,陆辞眼皮抽抽,到底是忍住了没问,而是纵容他给自己累重的行李继续增加重量了。

相比之下,朱说虽明显蔫了下来,仍还强作镇定。

他步履凌乱地在厅里转了几十圈后,深吸了口气,状似平静地向轻松含笑的陆辞询道:“摅羽兄这回前去任职,是要让狄弟留在京中,还是一同带去?”

同样也最关心这点,却一路上都不敢开口问的狄青,心瞬间被提到了嗓子眼。

陆辞却道:“是走是留,当然由狄弟决定了。”

说完,他转身看向一脸错愕的狄青,笑道:“狄弟是想留下,还是随我去秦州看看?先说好了,秦州我可未曾涉足,又为外敌欲犯大宋时的必争之地,是凶是吉,我也说不清楚。至于留在汴京的话,虽平和无趣了些,但有朱弟与柳兄照看你,定——”

原本忧心忡忡的狄青听到前头几句,已是心花怒放,双目放光,哪里愿听让他心情急转直下的第二个选项?

登时也顾不得是否失礼了,他更怕再沉默一阵,会叫公祖误以为他是在勉强,于是情急之下,打断了陆辞不说,还破天荒地在陆辞跟前大声嚷嚷了出来:“秦州!我愿随公祖往秦州去!”

狄青的反应,自然都在陆辞的意料之中。

他笑道:“也好。我亦认为,你既有从武的意愿,那兵书读得再多,纸上谈兵终是虚言。总归需亲眼一见。虽说不好曹将军是否会亲自与我进行事务交接,但有他一手操练出的军队在,你即便只得皮毛,也定能获益匪浅了。”

狄青拼命点头:“公祖思虑周全,正是如此。”

朱说安安静静地看着此时此刻、已幸福地浑身都在冒粉红泡泡似的狄青,心底竟也悄悄地产生了一抹前所未有的嫉妒来。

若非理智尚在,他在这份不知何时才能再见的伤怀不舍的驱使下,几乎都要脱口而出‘想跟去做主簿’的荒唐话来了。

……他依稀明白,柳兄平日三天两头把‘你这小崽子真走运’的戏言挂嘴边时,究竟是怎么个心情了。

就在朱说心情微妙时,陆辞忽叹息一声:“只是离开京城后,要有好久都没法尝到北街的茶果子,金灵巷的劝酒果子库十番,樊楼的砌香果子、雕花蜜煎……”

他一口气历数了三十多样,还有些意犹未尽:“……以及二陈馆的煎香茶了。”

朱说要是听不出陆辞故意只说了好存放的那些小食的话,也就白与他交往这么多年了。

“摅羽兄放心。”他哭笑不得地揉了揉眉心,郑重保证道:“我一定记得每月按时给你寄去。”

陆辞满意地点了点头:“等我出发后,过个十天,就可以往秦州官衙寄了。”

朱说不禁失笑。

不可思议的是,笼罩在他心头的那厚重的离愁,当真就被摅羽兄这刻意展现的熟悉的饕餮胃口,给驱散了大半。

朱说忍不住一脸认真地开起了玩笑:“若我晚些寄去,摅羽兄等不及,不得不写信来催,岂不更遂我心愿?”

陆辞:“……”

果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不然一向最正直的朱弟,又怎么会跟柳七学坏了?

作者有话要说:说起这个室友,我真是恶心透了。

她同房主朋友说的是,自己只是暂时找不到房子,所以来这里暂住一周。因为想着只是暂住一周,我每天都要早起,她一周课就一节还是晚上,我就主动去睡沙发了,让她占用了里头的卧室。

结果这一周我根本没看到她出门看房,一天天就是睡到下午2点,然后在共用的书桌上外放各种中韩综艺看得哈哈大笑,还把空气净化器开到最大档(噪音很大)对着没人的卧室吹,真的特别特别吵。

我忍了她几天,实在受不了了,这个人毫无自觉,我就说我要学习让她戴耳机。

她同意是同意了,也戴了,但只要我走开一下上个厕所,她立马就重新开外放,必须每次都要提醒她才不情不愿地戴上。并且她那不时爆发的疯癫笑声时不时就会吓我一跳!更别说还有空气净化器在吵了!

她还特别脏,上厕所后,粪便没冲干净也不管,黏在便盆上也不理。我第一次看到吓了一跳,顺手刷掉了,第二次看到了还是刷了,第三次我真的恶心到不管了,她硬生生地无视了几天……??还老自己煮一些黏糊糊黑漆漆的东西,锅子也不洗干净,外壁还是黏的。灶台也是被留下了擦都擦不掉的黑斑。

她制造的垃圾是最多的,偏偏还从不丢垃圾,垃圾回收处就在隔壁,对此她是清清楚楚的。然而她就是那种能眼睁睁地看着垃圾堆到垃圾桶外还不搭理的。我每天早上都去丢,但她整天就闲在家里没事啊。我最后决定不惯着,不理那垃圾了。结果我前天回来,一打开门,就发现一大塑料袋的垃圾在玄关堆着,直接堵住门口……我真是被她的无耻和恶心震惊了。

她随便拿我的洗碗布用,用完不洗,于是俩天后有气味,她问都不问我直接就给扔了。我还是找不到后问她,她才笑嘻嘻地说有气味她扔掉啦。

我靠。

我真的没见过这么贱还邋遢的人。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我就不提了,毕竟我想着,我和她都是房主的朋友,我也不想让房主难做。况且只是暂住一周,忍忍就算了。

然而我发现她大有长住的架势,而没有找房子的迹象,甚至越过越邋遢后,我昨晚就试探了一下。我故意问“你住到什么时候啊,走之前我请你吃顿大餐”。她才大意地透露了实话:“哎呀我还说不定呢,反正我也懒得找,之前找过几次,没看到合心意的,干脆就赖这儿算了。”

我可QTMD把,瞬间我心态就炸裂了,不给钱,仗着和房主关系是老朋友就赖着不走还理直气壮,作风还这么邋遢吵闹的,我还要继续相处那么久?

我没跟她吵,直接和房主说了。房主这才知道她一直在敷衍,一开始说只住一周,然后骗她说自己在努力找房子只是没找到要再住一周,实际上根本就是打算无穷无尽的赖下去。

房主找她摊牌一阵让她务必下周末前找到地方搬走,她才不情不愿地答应了。

目前看来是只需要再忍她一周了,然而这样的老赖,我十分担心这会不会又是她的缓兵之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