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发布时间: 2020-07-08 12:29:21
A+ A- 关灯 听书

赵恒还不知一直对他谦恭孝顺的太子赵祯,已同两名宰辅一起商量着如何对付他了。

自那日与刘娥闹了个不欢而散后,他脸色便一直阴沉沉的,叫周边宫人连大气都不敢出。

却说赵恒与刘娥的情意足足持续了数十年,即使她人老珠黄,宫中娇娥不断,也始终动摇不了这位出身卑微的刘圣人的地位。

上回刘娥伸手过急,热衷插手朝政之事,被臣下点名后,赵恒一度待她疏离冷淡。

哪怕之后因她的柔情小意,再加上惦念二人间的缱绻旧情,赵恒未再追究,选择了重修旧好,可那颗小小的疙瘩,却始终存在着。

陆辞那刺耳之至的几问,非但打他一个出其不意,几近五雷轰顶,也叫他记得清清楚楚了。

如今刘圣人的一举一动,再落在他眼中,仿佛就添了些别的意味。

再看她口口声声‘乖巧可爱、聪明伶俐’的赵允初,心境也多了微妙的复杂。

一尚在襁褓,未曾牙牙学语的乳儿,还能比得几位太傅都交口称赞的赵祯更‘聪敏睿智’?

如此夸赞八哥之子,她究竟想打什么主意?

帝心自来多疑,赵恒一旦起了疑心,顿时一发不可收拾了。

因心烦意乱之故,赵恒自是无心早朝,随口抱病之后,就心安理得地将烂摊子丢予太子手里。

自己则置身大内,着人彻查刘娥的一举一动。

不论是太子还是朝臣们,对此皆已习以为常,甚至暗松了口气。

服侍一位时而清醒、时而混乱、喜怒无常的君王,可远不如培育一位英明睿智的皇太子,要来得让人安心。

对他们的想法,赵恒不得而知。

令他最为愤怒的事,还发生在这后头:不细查还好,一彻查起来,却不得了!

刘娥在干预朝中之事后,同他解释竟也避重就轻,将屡屡派宫人密会丁谓、王钦若等人,进行密谋的事都瞒了个密不透风!

皇后膝下并无子嗣,对所抚养的赵祯,也称不上疼爱,却频频密会外臣。

此番图谋,可不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赵恒上次并未想着细究,这回盘根问底,却不料居然查出这么一桩足够让他生出心病的陈年旧事来,登时气得一口气撅了过去。

待宫人惊慌失措地请来御医,赶忙予以诊治后,他还是整整过了大半日才悠悠醒转,却还是面红耳赤,深感心气难平。

“区区村妇,竟敢愚我至此!”

赵恒重重地将案上所有奏疏,给一下扫到了地上。

紧接着,他又狠狠地一脚踩了上去。

尤不解气,奈何体虚,抚着胸口,在内侍的搀扶下,好不容易才在椅上落了座。

他从未觉得,擅长搬弄些小心机,却也因此显得机敏讨喜的刘娥竟是如此奸邪狡诈,面目可憎,卑鄙恶毒。

——仅靠利用帝宠,就可将他玩弄于股掌之间,顺利图谋她根本不当沾手的权势。

被应是依附他的喜怒哀乐而活的枕边妇人所愚弄的羞恼愤怒,随着搜集来的证据的日益增多,也逐渐登上了顶峰,瞬间将陆辞给他带来的难堪给遮盖过去了。

数日后,当大病一场,颜色衰败的赵恒重上早朝来时,眸光已是前所未有的阴鸷。

当目光掠过宝座时,他意外地在太子的小金椅上停顿了片刻,便未放在心上,神色冷冷地落座了。

赵祯面色平静,唇角尤带着淡淡、与陆辞惯常所挂的如出一辙的微笑。

他到早朝的时间,显然比他爹爹的要早上得多。

即便是赵恒不打招呼地突然来到,让他不得不又退居一旁,他面上也仍是古井无波,淡定地起身,径直从龙椅上挪到事前就备好的、放在低一级台阶上的小金椅上去了。

若换在平时,赵祯可从未如此坚定地留下来,要求听政过,而是会乖顺地径直退出宫室,回到东宫。

不过赵恒满腹心思都放在如何同刘娥清算账目上,并未在意赵祯举动和态度上的小小变化。等在龙椅上坐下后,他就怒气冲冲地开始了陈述,历数刘圣人历年来的罪状。

小至擅聚宫妃,大至觊觎权柄,这些个在赵恒心里盘亘数日的念头,这下都被悉数倒出。

沉浸在宣泄的快感中的赵恒,未能察觉的是,群臣面上的表情,已是微妙至极。

前几天还是针对陆辞,今日就成针对刘圣人了?

天底下谁人不知,那手腕高明的刘娥,多年以来一直将帝宠抓得牢牢的。

当初连先帝整整阻挠了十年,也未能真正隔开这对有情人,怎就在几十年后的一天,无缘无故地幡然醒悟了?

李迪更是面色复杂——他可清楚记得,当初顺着陛下发牢骚的话,没忍住弹劾了刘圣人一句的自己,之后被刘圣人明里暗里使了不知多少绊子。

帝后感情如此深厚,连无子和色衰都动摇不得分毫,现谁又能保证,这次的发难,不是又一次皇帝的心血来潮,就等着第二个李迪信以为真,栽倒进去呢?

当然,更可能的是,陛下当真病得不轻,乃至于都疯得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了。

同理推断,陛下前几天无端端地发作陆辞,果然也只是因病所致,根本当不得真。

于是,当赵恒冲着朝臣们发完火,气喘吁吁地灌了杯水后,就极其不满地发现,臣子们竟是清一色的平平淡淡,冷冷静静。

“依你们看,当如何处置刘圣人?”

赵恒不得不挑明了问道。

再次出乎他意外的是,大臣队列中一片沉闷,竟是无人附和。

就连向来最懂他心思,擅揣摩圣心,给予他想要的反应的王钦若,也是低眉敛目,一派装聋作哑。

这对如胶似漆多年的皇家夫妻间的是非,外人还是莫要多加置喙的好。

然而这一幕落入赵恒眼中,无异于火上添油。

他气极反笑,指着为首几名首辅,尤其针对性地朝着将脑袋埋得比谁都深的丁谓,沉声道:“好啊!平日你们倒是吵得——”

话刚起头,一直沉默不语的赵祯,却忽然起了身:“陛下。臣有话说。”

赵恒对赵允初的的厌恶越深,对赵祯生出的愧疚感,也就跟着略有增长。

看着这沉默寡言,却从不曾让他失望的六子,赵恒略缓了语气,询道:“太子但说无妨。”

尽管刘娥待他冷薄,但赵祯却是个仁厚亲和的,若是为娘娘求情,也不奇怪。

赵祯恭谨地点了点头,这才抬起眼来,不急不缓地丢下一道晴天霹雳:“不知娘娘夺人子,且多年来隔绝骨肉不容相认,是否有违伦常?”

话一毕,赵祯就安安静静地又坐下了。

原是鸦雀无声的朝中,却在短暂的窒息后,瞬间被激起一阵阵充斥着难以置信的波澜万丈——!

这本是少数朝臣知晓、且彼此间心照不宣的秘密,就这么被赵祯得知了不说,还选择了这么一个称得上凶险的关头,轻飘飘地挑破了?

而且刘圣人纵有天大的过错,赵祯受其养恩十数年,是无论如何也不当选择这落井下石,给陛下递刀的人的!

即便对刘圣人的所作所为全无好感,但仅冲着赵祯方才所表现出来的凉薄,还是立即有台官看不过言,挺身而出,直言斥道:“人臣之于帝后,犹子事父母也。父母不和,固宜谏止,奈何顺父出母乎!”

此言一出,顿时引来了不少人的应和。

赵祯对于群情激荡,却是早有准备,只态度平和地回道:“敢问诸位,若我不为娘娘所夺,是否就将沦落至无人抚育、生活难以为继的窘境?多年以来,我纵偶与生母擦踵而过,亦只曾客气唤声‘李婉仪’。这样母子生隔的苦痛,我还应视若罔闻,不闻不问么?”

姑且不说,事到如今,他已为官家膝下仅存的皇子,即使不是,他身为天子血脉,也断不至于沦落至无人照料的悲惨境地。

与其说赵祯仰仗刘圣人所带来的嫡子身份,倒不如说,是夺来的这一皇子,皇帝的大力支持,以及群臣的心照不宣,最终成就了刘娥成为圣人的底气。

而纵养母之过失,岂不成了忽视生母之伤痛?

赵恒惊疑不定地看向过去还曾因太过绵软、而惹他无奈的赵祯。

如此锋芒毕露的尖锐话语,当真是出自六哥之口?

赵祯神色淡定从容,背脊挺得笔直,丝毫无畏地回视了过去。

赵恒浑然不知,正是他的步步紧逼,才将性情温和宽厚的赵祯生生迫到了悬崖边上。

赵祯如何不知,自己的这番话,会惹来一些士林中人的激烈反击?

他大可像从前那样,让东宫臣属在前冲锋陷阵,自己安居其后,适时打个圆场,适度谋取所图。

如此最能保全名誉,显是最妥当的了。

但在看到小夫子为了他,不惜抛弃大好前程,再看寇相和李相不住奋战的情态后,他不愿再保持缄默了。

他生母李婉仪之事,就是前车之鉴。

尽管无人怪他优柔寡断,拖泥带水地私下调查,才叫刘娥察觉,落得东宫一派臣属皆这般进退维谷,他又怎么会不清楚全是自己的责任呢?

——若他不态度坚定地站出来,敢于承担风暴的洗礼,又如何保护得了想要保护的人。

在这剑拔弩张的关头,寇准却清晰地嗤笑了一声。

在成功引来众人迁怒的目光后,寇准不顾李迪眼神的警告,懒洋洋道:“既已真相大白,容臣也添上一条——圣人多年无子,犯七出。陛下认为当如何?”

作者有话要说:室友外放看综艺……第二更不知道码不码得出来QAQ你们不要等。如果今天没有就明天尽量有吧。

注释:

1.历史上赵祯一直不知道生母身份,都被刘娥瞒得死死的,直到李妃死后才被人告知。

明道元年二月间,仁宗的亲生母亲李宸妃病死。当日,天子对自己的身世真相一无所知,只有少数知情者清楚死者的身份。太后当然不愿公开这个秘密,便打算以普通宫女的规矩隐秘治丧于宫外。

2.关于称呼:

“母后”一词与“父皇”一样,在宋朝只能用作书面语。皇子皇女无论是否皇后所生,在平时口语中,都得称皇后为“孃孃”或“娘娘”。但同时,“娘娘”也是太后的通用称谓。因此,皇子皇女们称皇后为“孃孃”的概率应该比“娘娘”大得多。在正式场合,皇子皇女们可以和大臣们一样,称皇后为“皇后娘娘”。

宋朝妃嫔的统一称谓是“娘子”,也可以直接称呼妃嫔的份位封号,比如淑女张氏,可称其为“张娘子”“张淑妃”或“淑妃娘子”

。对于身份是妃嫔的生母,皇子皇女们只能称其为“姐姐”,而不能用宋人对母亲较为普遍的称呼“娘”或“娘娘”来称呼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