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发布时间: 2020-07-08 12:28:53
A+ A- 关灯 听书

一晃眼,就到了年三十这日。

冬寒凛冽,在风平浪静的运河上,仅剩零星几艘船在缓缓前行。

船员们多少有些心不在焉,相比之下,跟随陆辞多年的下仆们则是安之若素,一如往常。

真算起来,距他们最初离乡已过去四个年头了,尽管对家人多有思念,但也丝毫不觉愁苦。

主家是个前程似锦的青年才俊,令下仆感到面上有光不说,还待他们极其优厚,这么好的差使,可真是这辈子都不见得能碰上第二桩的了。

正因清楚盯着自个儿位置的人在外头将有多少,哪怕陆辞逢年过节颇愿放归他们、表示可先从牙人处临时雇佣几人替他们一阵,他们都想也不想地选择了留下。

谁知那临时雇来替他们的是不是个特别机灵晓事的,届时叫郎主用顺手了,便将他们给真替了?

若只为同家人团聚这么几日,就丢了这份好差的话,不止自己要追悔莫及,就连家人也要气他轻重不分,得拿锄头把子锤他脑壳。

倒不如稳着这位置,再多挣一些,给家里捎带去,也就算心意到了。

横竖人是在郎主这,家里哪儿还有不放心的?

陆辞将诸人反应尽收眼底,仍似平时一般,先帮狄青将今日的课辅导好了,再在其对着一道时事策苦思冥想时起身出舱,将事前备好的红封交予两名下仆,着人一一发放下去。

待夜里船靠岸了,让各人挑一两件稍看得上眼的东西,也算弥补令人在大过年时陪他在路上奔波的辛劳、不得与家人相伴的遗憾了。

陆辞不欲让施恩感太重,也不喜欢听人对自己感恩戴德,便在让两下仆转交,径直回了舱房,继续督促狄青做功课了。

许是他动作太轻,也可能是狄青全神贯注在眼前课业上,以至于他这一去一回,都没能被狄青察觉。

这极轻的脚步声,只比趁狄青不备、放肆地趴伏其左腿上的小梨花给察觉到了。

它一双耳朵抖了抖,警醒地抬起头来,一见是陆辞,便讨好意味十足地软绵绵一声‘喵~’。

陆辞挑了挑眉,不假思索地走上前来,双手将这只极识时务的真狸奴温柔抱开,省得它扰乱了狄青的思路。

时务策一向是狄青的苦手,半晌一字未落,脑中草稿倒是打了无数道了。

陆辞将膝上狸奴抱走后,他才略微惊醒,也迅速抬眼,循声看去。

这一番举动,倒是与方才那只真狸奴的反应有异曲同工之妙。

陆辞被逗得微微一笑,也不开口,只怀里抱着那只热情撒娇的小梨花,尖尖的下颌朝着那一片空白的纸上点了点。

——怎都好一阵子了,还一字未写?

领悟出这未言之意,狄青倏然羞愧得满脸通红。

他将头一低,不敢再有片刻分神,接着对题目凝神琢磨。

在狄青聚精会神地钻研题目时,陆辞便坐他对面,悠悠然地一边翻着专为其编撰的辅导书册,一边以微微曲起的食指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挠着小猫儿的下巴。

小梨花自从被狄青制服后,就习惯了贴人冷脸,许久没能享受只在柳七身边时得到过的温柔伺候了。

尤其此时此刻‘伺候’它的,还是从前一直讨好不成、家里真正做主的陆辞,它不免感到既舒服又得意。

领悟出陆辞不让它多喵喵叫、以免扰了狄青学习后,它便机智地只软绵绵地摊开肚皮,活像一滩没骨头的猫饼。

如此方便了陆辞揉它下巴的同时,又能让它更轻易地用藏好爪子、唯剩柔软的爪垫子小心去拍陆辞的手指。

偶尔捉到了,就用粉粉色的小舌头舔上几下。

陆辞见那双圆溜溜的猫眼里满是讨好卖乖之意,不由失笑。

——若是叫柳七看着昔日得他百般讨好的小‘主子’这般谄媚,定要气得又写词一首,狠狠控诉其薄情不可。

陆辞有所不知的是,见到此情此景后,会吃上一缸浓醋的,可不仅是柳七而已。

狄青瞪得纸都快穿洞后,才好不容易有了灵感。

他生怕这灵感稍纵即逝,飞快打好了草稿,片刻都不敢耽误地尽数写下,完事儿也没来得及松口气,就耐着性子仔细检查。

来回检查三四次,确定不见什么疏忽大意之处了,他才定下心来,看向坐在对面一直陪自己的陆公祖,难掩高兴道:“陆公……”

话刚起头,在瞅着那只胆大包天的小梨花,竟厚颜无耻地赖在公祖怀中撒娇卖乖,得意得尾巴来回甩动的模样时,瞬间就没了声。

“嗯?”

陆辞懒洋洋地应了一声,未察觉到狄青话语的戛然而止,当即停下了逗弄小梨花的举动,将手向狄青一伸:“拿来。”

狄青也顾不上瞪小梨花了,忐忑不安地将自己忙活半天的策呈上。

见陆辞不再搭理自己,小梨花失望地“喵”了一声,满眼渴望地盯着他,又绕了几圈后,才颓然地踱到狄青跟前。

只可惜狄青根本不理这刚才占尽公祖温柔的狡猾小东西、此时所装出的垂头丧气,神情冷峻地将它拎起,冷酷无情地关在了门外。

等他将这烦人猫撵走了,火速坐回椅上时,陆辞也已将作品放下,笑吟吟地看他:“这么多天下来,你写过的策论,加起来也有上百篇了。在你看来,这篇写得如何?”

狄青为难又纠结地皱了皱眉,小心翼翼地看向陆辞,半晌才强忍着别扭道:“……还成吧?”

要让他说实话的话,自己写得那都是什么乱七八糟,与公祖的一比,那可真是云泥之别。

只是前几回,他据实相告时,却被公祖敲了敲脑门,道他待自己严苛太过,这才不得不略微‘宽容’一些。

“只是还成而已?”陆辞笑着摇摇头:“在我看来,若你在解试时能写出这水平的策来,取解应无问题。”

这一个多月的一对一特训下来,受他帮助下专攻的策论方面,水准可谓突飞猛进。

离省试所需的程度还有些距离,但只要稳定发挥,解试应是无甚悬念的了。

狄青一愕。

他哪儿有那么好!

见他着急地就要自谦一番,陆辞不急不慢地截住他话头,将资历压上:“怎么,即使撇开我侥幸中的三元不论,开封府的解试,可是我实打实地监试过的,难道话还不够作数?你何时听我说些好听话来哄骗别人了?”

面对那双笑盈盈的眼,听着温柔的夸赞,狄青只觉从耳朵开始,一路烧红到了脸颊,也不敢看陆辞了,慌慌张张地将头低了低。

结果就在下一刻,手里便被陆辞塞了一个鼓鼓囊囊的大红封。

单这份量,就远不是他方才赏给其他雇工的那些所能比的。

在意识到这是什么后,狄青只觉被塞了颗烫手山芋般,毫不犹豫地将手往回撤,却被陆辞眼疾手快地一把按住了。

陆辞一边慢条斯理地将他紧紧攥成拳、还不住往后躲的手指一根根掰开,将红封妥妥当当地放了上去,一边笑吟吟地道:“长者赐,不可辞。既给了你,就好好拿着,想存起来也好,想买些喜欢的物件也罢,总归就当是过年讨个吉利了。”

狄青使劲儿摇头:“不、不可!”

二人非亲非故,他欠公祖已太多太多,怎能还有脸面接受这么一个大红封呢?

见他坚持不肯受,陆辞故作伤感地叹了口气:“我娘亲做的衣裳你肯收,给我们装的吃食你也肯用,怎就厚此薄彼,偏偏不肯受我的一份红封,要与我生分了?”

即使知道陆辞十成十是假装,但看到对方面上流露出伤心失落的神色,还是……叫狄青立马就溃不成军了。

就当欠着的恩情里多加一笔,往后再慢慢想法子还。

他默默接过,小声道:“那,多谢公祖。”

“这时怎么能说多谢?”

话音刚落,目的达到的陆辞果然即刻就换回了笑模样。

在那如冠玉的漂亮面庞上,哪儿还有方才刻意装出来的黯然神伤?

又兴致勃勃地逗起无奈的狄青来了:“我先预先祝你学业进步,三年后金榜题名。你想说什么?”

狄青张了张嘴,差点脱口而出什么,又猛然意识到了不妥,险险打住。

陆辞这头却是半晌没等到他的‘吉利’话,不禁有些纳闷,正要俯身去看他试图藏起的小表情,狄青就猛一下,将头重新抬起来了。

他难得地直视陆辞,亮晶晶的眼底除了温柔,便是好不容易攒满的勇气。

他尚未到变声的岁数,嗓音还是少年特有的清朗明亮,一字一顿,无比清晰道:“一祝公祖千岁,二祝鄙人常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陆辞听得一怔。

半晌,他才回过神来,不可思议地眨了眨眼。

他习惯了狄青在他跟前老实巴交、腼腆羞涩的模样,可还是头回被对方堪称直白地‘调戏’了一把。

他哭笑不得地在狄青脸上不轻不重地捏了一把,调侃道:“刚还怕你见外,现在看来,你可不是什么闷葫芦,而是早跟着柳兄学坏了!”

呢喃燕语,缱绻情歌,以妇人口吻轻轻控诉‘陆薄情郎’,可不正是柳七的拿手好戏?

狄青虽是改编的前人之词,但这份敢拿他来打趣的调皮,可真是破天荒的第一次见了。

尽管陆辞捏了狄青的脸,以示‘惩戒’,但心里除了有趣以外,其实并无丝毫受冒犯的不快。

狄青微微笑着,不躲不闪,只安安静静地注视着陆辞。

——公祖当他是说笑而已,但他清楚自己不是,暂且也就够了。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久等了,搬家后也不是特别顺,因为同室的闺蜜很闹腾,天天练吉他或者大声放综艺,也不好意思说她,呜呜呜。

不过她下周就要去别的地方实习了,到时候就可以安静。唯一蛋疼的是,这一更在噪音下码得就很坎坷……